第18章 身份暴露

第18章 身份暴露

“呼,累死我了,”陈阿四自外面进来,黝黑的脸透着几分红色,汗珠从鬓角一路淌到下巴,挂在那里颤巍巍地就要掉下来,“水,水!”

孙安锦将水壶递到陈阿四手上,陈阿四接过,对着嘴就喝。

“你怎么不钻进去喝?”孙安锦笑骂道。

“钻不进去。”陈阿四一口气灌下大半壶水,抬手将嘴角的水连同汗一起抹了,放下水壶,道,“我叔来了,要把小六接回去安葬。”

“落叶归根,这是好事。”孙安锦见陈阿四说起这事时面上仿佛已不再感伤,知他是将感情都憋在了心里,只希望时间过去,他真的能淡忘。

“一叶那边怎么样了?”陈阿四问。

“已经找出最开始跟着杨七闹事的那几个人了,”孙安锦微微一笑,“大多是行商,和李家有过过节,也有想抢李家生意的。”

“我就说钱多了也不好!”闻言,陈阿四莫名地得意起来,“给人惦记,招不来好!”

“是,是,你最有先见之明了。”孙安锦见他又犯傻,也不多说,只连胜应付。

二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个丫鬟从门外进来了。

“孙小姐,我家三小姐有请。”那丫鬟规矩一礼,道。

“好,带路吧。”孙安锦回给她一个微笑,应道。

“一叶在来风堂!”看着二人走出去,陈阿四忽然在后面高声道。

“知道了。”孙安锦听了,知他是想来个“未卜先知”显得自己聪明,不由笑出声来应道。陈阿四听不出这笑中意味,只道是孙安锦也觉得自己聪明,更加得意起来,在屋里找了椅子坐下,晃着腿,哼起了调子。

来风堂是从前百世华接见宾客和处理家中事务的地方,百世华走后,李老爷和百一叶先后掌家,都在来风堂前面的乐远堂办事,来风堂一度闲置,直到近日才又被百一叶启用。

孙安锦跟在丫鬟身后,从百一叶所居的闻山阁出来,经过鱼池,穿过垂花门,从回廊到了来风堂。来风堂的匾额据说是李老爷请了大家所书,龙飞凤舞,大有被大风刮过的意思。

孙安锦进了来风堂,见堂里的木椅上除了百一叶,还坐着位老者。老者鹤发童颜,尤其一双眼睛铜铃一般大,目光炯炯。孙安锦进来,向老者行了礼,方才转向百一叶。

“这是林伯伯,林家与我家是世交。”百一叶介绍道。

“林伯伯好。”孙安锦只得又向老人行礼。

“伯伯是你能叫的?”老人瞪着眼睛,怒斥道,显然不喜欢孙安锦。

孙安锦想不到这老者会是这样脾气,一惊之下忙道了歉,改口叫“林老先生”。老人听着似乎还不大满意,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白须抖了抖,眼睛始终瞪着孙安锦。

“林伯伯这是做什么?安锦她是我的朋友。”百一叶忙从中调和,却也不知这位林伯伯为何对孙安锦动怒。

“你的朋友?”老人轻蔑一笑,似乎对这个称呼嗤之以鼻,“你年纪小,什么人才能当朋友,还得日后细细去知道。”

这话就是不认同孙安锦和百一叶交好了。百一叶闻言想要反驳,但似乎碍于这老人的面子,只是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孙安锦则是真的心里有鬼,生怕自己追问会惹怒老人,万一他真的知道些什么,抖了出来以后吃不了兜着走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林伯伯,那几家行商我已经处理了,只是有一家姓孟的,似乎不好办。”百一叶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希望能缓和气氛。

“姓孟的?”老人捋着胡子,眯起眼,似乎在回忆有哪家姓孟的狠角色李家也动不了。

“是京城的孟家,”百一叶回答了老人正在思索的问题,“本来咱们两家的生意做得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几年前咱们家西楚那边出了事,不巧把他家的货给阻了。”

百一叶说得含蓄,但这件事情的的确确就是百年心所讲的那件。李家将药材卖去了那村子和附近的县城,当地官府因着那富户的关系封了所有商道以绝百年心和闹事者的路,不想那边原是孟家的主场,这一拦,亏损更大的是孟家。孟家知道事情原委后,这仇就算是和李家结下了。

这林姓老人是李家家中比百一叶长一辈中的人物,原本跟在李老爷身边办事,李老爷觉得家中幺女年少无知,遇事难免会手足无措,故将他遣了回来做个帮衬。老人自然也知道当年的事,长叹一声,心道难怪李大哥不将家中事务交给二闺女,反而交给年少好栽培的小闺女。

“这孟家的事先不提,”老人沉思片刻,道,“那杨七的伪证,做好了?”

“杨七昨夜带着银子到了陈家,想叫陈家人将这件事报官,陈家人没应。”孙安锦回道。

老人登时瞪了过来:“要你多嘴!”孙安锦知道他不喜自己,只是闭了嘴,也没往心里去。

“安锦说的可是真的?”百一叶却有些责怪老人的意思了,毕竟孙安锦是她叫来一同商议此事的,到了这里,不知是何缘故受了不少白眼,也叫百一叶心里过意不去。

孙安锦不想再被老人斥责,沉默着点了点头。

“陈家人不动,那是最好了。”百一叶微笑,想要缓和堂内的气氛,“也不知那杨七做了什么伪证,咱们的人竟查不着。”说着,看向孙安锦。她知道孙安锦的师叔敬观月也有些本事,说不定孙安锦能从她师叔那里知道些什么。

孙安锦对上百一叶眼神,正要开口,却又被老人一瞪。孙安锦毕竟年少,这平白无故地受气多了,心里自然老大的不乐意,索性闭了嘴,赌气想着自己就不帮这个忙了,左右也不是她孙家的事。

“林伯伯!”百一叶分明看见孙安锦要说话,却被老人瞪了回去,终于对老人露出不满之意。老人虽不想看这娃娃脸色,但念及她是李大哥的女儿,也就忍了,不再去看孙安锦。

“安锦,你可有什么消息?”百一叶这才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问孙安锦。

百一叶这样,孙安锦自然也不好意思隐瞒了,回道:“杨七找的不是什么见死不救的证据,是些医馆高价卖药的证据。”

“高价卖药?”百一叶一听奇了,“医馆何时高价卖药了?”

“说起这事,要问那个阿长了,”孙安锦想起此人,不由厌恶地皱眉,“他高价卖了几种药材给外地游人,游人有些不清楚行情的出了银子,正好叫杨七知道了。”

“呵,他还管这事?”百一叶只觉得听了个天大的笑话,“他自己就开个黑店,还来看是不是天下商家都同他一般黑?”

“但阿长高家卖药一事是事实。”孙安锦提醒道。

“行了,那是李家的私事了,”老人听了二人言语一会儿,颇不耐烦地打断道,“你这丫头,没事就回去吧,李家事李家人自己解决。”

孙安锦原本同百一叶讲了一会儿,心情略有好转,这老人又是一棒子打下来,顿时孙安锦再没心情掺和这事了,朝着老人一礼,转身出了来风堂。

“林伯伯!”百一叶嗔怪一声,抬脚要去阻拦。

“三姑娘,你年纪还小,以后就能明白伯伯的用心了。”老人手臂一拦,挡住百一叶去路,苦口婆心道。

“安锦是我朋友!”百一叶更是恼怒,也不顾什么礼仪了,推开老人就要往外去追。

“那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老人再次拦住百一叶,语中带了丝轻蔑。原本以为这三丫头是个明事理的,却原来一股冲动劲儿照她那个二姐差不哪儿去。

百一叶素来知道父亲身边有些人物,故对这位林伯伯很是尊重,再加上她本也不傻,如今听他这么一问,隐约知道了些意思,住了脚步不再要去追。

“伯伯知道?”百一叶转头看着老人,却不老实回答,反问道。

“自然。”老人似乎觉得百一叶的反问十分可笑。

“那她是谁?别告诉我她就是普通的书生家的养女。”百一叶听出林伯伯话中的轻蔑之意,想着这人也是个性子急的,索性激他一激,将个少见世面的任性小姐装到底了。

“哼,说起她,你可站稳了,”老人果然不觉有他,径直钻入百一叶的套中,“你爹一早觉得她有问题,这些年来一直派人查,最后查着,她竟是那个废帝的女儿!”

百一叶闻言,只觉得这事太为荒谬,忍不住笑道:“林伯伯别逗我了,这笑话太离谱些了。”

“没逗你,”老人见百一叶不信,将脸凑她近了些,像给小孩儿将怪奇故事的老头儿一般,“那个孙家的书生,之前在京城,你知道吧?”

百一叶看着老人神情认真,却觉得好笑,又不好直接笑出来拂了他的面子,故忍笑点点头。

“他其实啊,是废帝以前的伴读!”林老头瞪着眼睛,说话声压得很低,仿佛自己真的在讲一个惊天秘密,“他有个妹子,当时女扮男装也跟着做了伴读,谁想竟和那年少时的废帝生了情,最后还产下个女孩儿来。”

百一叶心里是不信的,只是碍着林伯伯的面子听着,忍笑忍得十分难受。

“既是个女孩儿,对那废帝来说就只能是个让他脸上无光的累赘了,故也不想与那孙姑娘再有联系。那孙姑娘没名没分的,怕丢了脸,不敢跟家里说,只告诉了她哥哥。”林老头讲着,还瞪了瞪眼睛,以示自己所讲的故事的真实性。

“她哥哥,就是孙家那个书生,就悄悄帮妹子把孩子养大。后来那妹子得了急病死了,那书生可怜妹子,又可怜这孩子,还将这孩子带去本家给她入了族谱,算是了结自己妹子的心愿。”

百一叶等了一会儿,见老人是讲完了,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老人捋着胡子,“你别不信,你哪日问问她,看老头子我讲的是不是真的!”

百一叶只是笑个不停。

此时此刻,遥远的某条驰道上,坐在车里的孙汝忽然连打了几个喷嚏。

“先生怎么了?”正在一旁和乌龟玩耍的少年抬起头,望向孙汝的眼睛里写满担忧。

“无事。”孙汝沉了沉气息,道。

“先生,我们还得走多久啊?”少年手里逗弄着乌龟,问道。乌龟趴在盆里,定着不动,一双眼睛对少年不停在它面前移动的手指理也不理。

“走到初秋。”孙汝望了望车外景象,算着日子道。

少年心道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又低下头,企图让乌龟理他一理。

车行着,路过的一个村子里,几个孩子蹲在地上数着马蹄印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身份暴露

1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