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风波平

第19章 风波平

“且说那杨七家里,世代都是名医,奈何到了他这辈,竟成了个无赖……”

“说书的,别磨磨叽叽了,后来到底李家赢了,还是那个杨七得意了?”

京城最大的酒楼八面楼里去年来了个说书的,故事新鲜,讲得也不错,给酒楼招来不少新客。

要说这说书的,他称自己姓唐,说自己是靠着一张嘴走遍天下的“第一说书人”。这名号在京城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嘴皮子利落的中年人,你说一句,人家回给你十句,这回来了个年轻看着又老实的,大伙儿不免打趣一番。

“说书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娶媳妇了没有啊?”有人朝酒楼堂里站着的姓唐的年轻人喊道。

“人家这一张嘴厉害着呢,还怕哄不来媳妇?”又有人笑道。酒楼一楼大堂里坐着的听书的闲人都笑起来,目光不怀好意地落向台子上站着的年轻人,想看他尴尬的神情。

“且说那杨七找了陈家人,要陈家人去报官,可他哪想到陈家人一身正气行得坦荡,绝不会为了银子做那样的亏心事……”说书的竟不理,仿佛没听见一般,手上扇子一开,上面赫然书着“天下第一说书人”几个大字,继续讲道,“杨七没法子,只得找了李家医馆里一个伙计坑人银子的事来告李家……”

“结果搬来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有人嗤笑道,“李家可是富户,官府还不向着?”话音刚落,那人旁边的人马上捂了他的嘴,低声怨道:

“说什么呢?这可是京城!”

被捂着嘴的人猛然醒悟,忙猫腰下去,盼着自己刚才的话没被人留意。

“官府接了状子,立刻传了那个伙计。不过,大伙儿可知这伙计是什么来路?”说书人将扇子一合,右手持扇,扇骨轻敲着左手手心,“可惜,这伙计还真没什么来路,只是个胆大妄为的货色。”

下面为这吊人胃口的多余叙述喝了一片倒彩。

“那伙计被带上公堂,直接傻了,”说书人也不在意,斯文的脸上不见一点尴尬之色,“什么罪都认了,连句冤枉都没喊。”

“于是官府判了,将这伙计下了狱,李家医馆又给那几个上当受骗的人家赔了银子。”

“李家此时掌家的不过一个幼小孩童,还是个女娃。”说书人说到这里,端起茶碗呷了一口。众人好不容易听到个有趣的,他这一停,又是一阵倒彩。

“喂,说书的,不带这样的!”有人嚷嚷道,“没用的啰哩八索了一堆,有趣儿的不讲!”四下里自然一片跟风。

“别急,听我讲,”说书的放下茶碗,又慢条斯理地打开扇子,“那孩童今年不过十一,是李家老爷的幺女。要说这孩童为什么掌家,那还得从去年说起……”

京城八面楼里的人听着故事的来龙去脉,想着普天之下还真有传奇的故事,而说书人故事里的角儿们此刻却是另一番风景。

“下这儿,听我的!”孙府院里,孙安锦正和敬观月对弈,百一叶同陈阿四则站在一旁,喋喋不休。

“一叶,观棋不语……”

“是傻蛋!”陈阿四接得飞快,“安锦,走这个,这个!吃他的子儿!”

“那是我的棋子。”敬观月笑道。

院里乱成一团,却又透着难得的静好。也许是因为先前的急迫和愤怒刚刚得到了了结,现在的一切才显得格外美好。

高价卖药的伙计阿长被捕入狱,原想借着这件事败坏医馆名声的杨七几乎是傻眼地看到百一叶亲自领着人到上了阿长的当的人家去道歉,还给了人家多于被骗钱财的赔偿。百年心的义诊也没有停,她的妙手回春是没人能够否定的。对于陈阿六一事,百年心也给众人了一个解释——的确是自己学艺不精,无法医治陈阿六,但医馆从未做出阻止陈家人来就诊的事,同时也希望众人不要讳疾忌医,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悲剧。

这个解释并不算太合众人心意,然而其实众人也不清楚到底怎样的解释才能合了自己心意,左右这话听着挑不出大毛病,也就罢了。

因着孙汝还未归来,敬观月觉得放心不下孙安锦,于是同百年心约好在孙汝回来后就启程前往西楚。百年心只想暂时离开枣县散散心,却也没什么细致打算,再加上手头还有几个方子没开完,自然也没什么反对的。

而此时敬观月等人等待着的孙汝,正在行在土路上颠簸得摇摇晃晃的马车上同一个少年还有一只龟说话。

“孙先生,福儿饿了。”少年期待地看着孙汝。

“嗯。”孙汝回答得冷漠。

“先生,福儿不挑食的,”少年见孙汝毫不动摇,立刻摆出一副更加可怜巴巴的样子,怀里抱着那只笑面龟,望着静坐不动的孙汝。

“嗯,这很好。”孙汝表示自己知道了,但也仅限于知道了。

“先生那真的没有吃的了?”少年只好把话说明了。怀里的龟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着脖子,一双不大的眼睛盯着孙汝。

孙汝没说话,想着自己从常青山附近带来的当地特产茶叶已经被这龟吃得一干二净了,气就不打一处来。然而孙汝性子冷淡,故脸上瞧不出什么怒色。

少年抱着龟求了半天,也不见孙汝有一丝松动,无奈之下只好坐回去,将自己的饼子掰了点给福儿吃。饼子凑到福儿头旁边,福儿看都不看一眼,自顾自地伸着脖子。于是少年将饼子拿到自己眼前,仔仔细细看了一圈,发现饼子已经发霉了。

“不愧是福儿。”少年赞了一句,收起饼子,想着过几天路过个湖啊河啊的,谁不定能用这东西钓条鱼上来。

车继续行着。夏日已在尾声了,溽热像是回光返照似的尽情地跑着,沿着扬水,跑过几村几甸,路过枣县,行到京城,又从京城出来,跑到东海,便不知去了哪里了。孙汝坐在车里,思绪则随着溽热的足迹,早早到了枣县,到了那个长着古树的院落。那院子里还住着个女孩儿,或许在树下习字,又或许跑去了朋友家里玩耍……

风拂过古树的树梢,拾上几片黄叶,又不小心将它们落在了树下。树下的青年同三个孩子嬉笑着,四人脸上尽是夕阳的暖晖。

“以后敬大哥走了,阿四又要被笑总和女孩子玩在一起了。”几人说笑着,百一叶看着敬观月的脸庞,忽然来了一句。敬观月年纪比孙安锦等人长了约十岁,虽说已过了弱冠之年,但听到百一叶几个管他叫“先生”时还是觉得自己被叫老了,故让百一叶他们称他为“大哥”。只是孙安锦这里毕竟还有孙汝这一层关系在,孙安锦坚持叫他“师叔”,故敬观月也就没强迫她改口。只是这样一来,百一叶他们似乎就和孙安锦差了一辈,但孙安锦不介意,百一叶他们也想不到这一件事。

“哎呀,别提了!”闻言,陈阿四很是郁闷似的,“我爹成天担心我长成个娘娘腔!”此话一出,又是一片笑声。

“在一起玩的开心就好了,何必在意什么男女?”孙安锦笑道,“再说,我们一叶哪里像个女孩子了?”

百一叶闻言,眉毛一挑,佯怒道:“我怎么就不像个女的了?明明你才是写了一手的男人字吧?”

“写字是写字,自己觉得好看就好了嘛,”孙安锦好笑道,“快看,这咄咄逼人的样子,可真是个小家主了。”

“你……算了!”百一叶自知说不过孙安锦,放下手臂,两手叉腰,对陈阿四道,“你放心,我们绝对把你教得爷们儿得不能再爷们儿!”

“嗯,一叶是主力。”孙安锦在一旁笑道,依然在打趣百一叶。打趣归打趣,孙安锦在看向百一叶的时候,忽然看到了百一叶身后门口的位置,站着一个着浅碧色衣裙的人。

“李二姐,进来坐呀,”孙安锦认出那人,跳下石凳迎了过去,“怎么站在门口?”说着,孙安锦轻轻挽住百年心的胳膊,半拉着将她领进孙府。树下的敬观月、百一叶和陈阿四三个见百年心来了,也都纷纷迎过来。

“李二姐,这阵子累坏你了吧?”陈阿四拘束扭捏道,“我家给你添麻烦了……”

“喂,姓陈的,明明我也很累好吧?”百一叶嚷嚷起来,轻推了陈阿四一下,“你怎么只看见我二姐?”

陈阿四虽不至于被百一叶推一个踉跄,却也吓了一吓,立刻转头对百一叶怒道:“你能累到哪儿去?”

“我为了李家可是殚精竭虑,日日夜夜不知忙了多少事!”百一叶见自己的辛劳被忽视,顿时也觉不悦。

“好了,大家都没闲着嘛,”孙安锦赶紧打圆场,“一叶管着整个李家十分不易,阿四你这些日子不是也为了医馆这事跑了不少地方吗?不如今日师叔下厨,咱们一起好好吃上一顿。”

敬观月的注意力本来都在百年心身上,隐约听到孙安锦提起他的名字,也没听清是什么事情,一口应下,却忽然看到百年心的目光落向了自己,掩唇笑得很是开心的样子。百年心很少对着如此他笑,敬观月一时晃神,却也感到了不对劲。

“那师叔赶紧去准备吧,我们就等着吃了。”果然,孙安锦一句话飘入耳中,分明是要他去做饭,“你们想吃什么尽管提,我师叔很厉害的,什么都会做。”

“真的?”陈阿四最先兴奋起来,“我要肉包子!”

“切,没追求!”百一叶撇撇嘴,“要就要平时吃不到的嘛!”

陈阿四却是挠头。他见过的吃食统共也就那么几样,要说什么东西是他没吃过还想吃的,他一时是真想不出来。

“西楚该是有些特色菜的吧?”孙安锦的笑容里透着几分不怀好意,“我记得有道‘红豆伴’,甜甜糯糯的很是好吃。”说着,眼神飘向了百年心和敬观月二人。

“啊,我吃过,”百一叶察觉出孙安锦的用意,接口道,“还有道菜叫‘心依依’,也好吃!”

“这都是什么名字啊,怪里怪气的。”陈阿四自然更听不懂,嘟囔道。

“不如师叔给我们做这两道菜?”孙安锦望着敬观月,看到他面上因听懂了两个女孩子的调侃而略显拘谨。不得不说,孙安锦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敬观月这样心思一被说破就害羞的人。从前在宫里各宫妃嫔争宠自然不用提,到了枣县以后,孙汝冷冰冰的好像从来就不会喜欢什么人,而罗姑娘则是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孙汝。

其实若将敬观月这心思说破的是别人,他倒也不介意,只是说破的是两个小女孩子,其中一个还算是他的师侄女,小了他一辈,这就有些尴尬了。

“做吧,我也想吃。”正在敬观月想摆出长辈的架子将此时搪塞过去时,百年心忽然开口了。这一开口,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噗嗤!”一阵沉寂过后,还是孙安锦最先反应过来,伸手扯了扯敬观月的衣袖,朝他挤挤眼睛,笑道:“师叔还不快去?”

敬观月原本听了百年心的话以后怔在原地,只疑心是自己听错了,直到被孙安锦扯了衣袖,方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手忙脚乱地向厨房跑去。孙安锦挽着百年心的胳膊,站在原地陪百年心看着敬观月跑走,脸上笑意更盛。

“好啊,我看你是巴不得把我二姐卖了吧?”百一叶指着孙安锦的鼻尖儿笑骂。

“哦?刚才是谁说要吃‘心依依’来着?”孙安锦笑着调侃。其实百一叶也早就认可了敬观月吧,只是别扭着不想表达出来。

“谁?谁呀?”百一叶装傻,不承认是自己先提起了这么一道菜,“哦,是二姐!二姐,你这是答应人家了?”

百年心倒是出人意料地没有忸怩,点了点头,随后不管身边三个孩子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章 风波平

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