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章

孙安锦第一次看见仉清扬,是在深秋的一个午后。那时她正在庭中的老树下品茶,端着茶杯呆呆地望着孙府的门口出神,一个穿着藏蓝布衣的小少年忽然就这么大大方方地闯进来了。

孙安锦本是一惊,却又立即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跟在少年后面缓步进了院中。那身影不算伟岸,甚至有些瘦削,但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孙安锦一年以来从未彻底放下的心忽然就放下了。

“哎,你在喝茶吗?”穿藏蓝布衣的小少年跑到孙安锦面前,伸手去摸孙安锦摆在石桌上的茶壶,好在壶里没有茶水,否则他一定会被烫得惊叫一声。

孙安锦见那熟悉的身影在她和小少年几步处忽然停下不动,便有所领悟地将目光缓缓从那人身上收回,落到眼前的小少年身上。少年身形瘦小,面色却极好,一双眼睛也是炯炯有神。少年身穿一套藏蓝布衣,衣上绣着祥云与飞鸟图样,只是图样的风格怪异,大抵是山里人的图样。孙安锦看着少年兴奋地翻弄着茶具,估摸着少年的年纪,该是比自己小上一两岁。

“这是仉清扬,”孙汝走上前来,衣袍蹭在院中的杂草丛上,留不下半点痕迹,“清扬,这是孙安锦。”

“孙安锦,你好!”还未等孙安锦有所动作,仉清扬率先大大方方地一笑,对孙安锦问好。这声好问得没讲半丝礼节,只是平平常常打个招呼,但对于自幼生长在山里的仉清扬来说,这已经是生人见面时的礼仪了。孙安锦看他的模样,大约知道他是个没什么讲究的,故也只是回给他一个笑容,道了句“你好”。

随后孙汝便将仉清扬带去了一间闲置的屋子,安排他在孙府住下。孙安锦坐在院子里,呆呆地看着孙汝两个往屋里走,一时竟怀疑自己置身梦中。孙汝回来了,就像没出去过一样。

恍惚间,孙安锦脑中忽然闪过一件事,立刻回了神去追孙汝的身影——敬观月还在孙府呢,可别把孙汝惊着。然而她担心得实在晚了点,在孙安锦追上孙汝前的一步,孙汝已经推开客房的房门,看到了正躺在屋内的榻上看书敬观月。孙安锦站在孙汝身后无奈扶额,心想着不知孙汝会不会因见了多年不见的师弟而高兴傻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孙汝在微微睁了下眼后,其余的动静一概没有,只是站在门口被定住一般望着敬观月。敬观月原本以为是孙安锦找他有事,正要责怪一句“为何不敲门”,眼睛却已先看向门口,见是个白衣书生,一愣之下竟没立刻认出人来。

两人就这样相互望着,仿佛目光被彼此黏住了。

“孙先生,怎么了?”正在这时,仉清扬追了来,越过孙安锦,跑到孙汝身后,探出个脑袋向屋里张望。仉清扬一出声,两人立刻回过神来。

“师兄,别来无恙?”敬观月终于认出面前的人,或者说终于敢认这人了,从榻上站起,走到门口迎孙汝,“请进,请进。”

孙汝将走近的敬观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似乎要确定不是自己认错了人。身边的仉清扬却已一马当先地进了屋,在屋里东逛逛西逛逛,自己玩了起来。

“记得做饭。”这是孙汝迈进屋里之前同敬观月说的唯一一句话。

孙安锦想着孙汝和敬观月是师兄弟久别重逢,定不想有人去打扰,于是便没有继续跟过去,而是拐回了前院继续沏茶。

现在是秋天了,古树落叶便不再是稀事。其实那树的叶子只管慢悠悠地落,不管什么时节。孙安锦坐在树下的石凳上,闲来无事,抬头望天。秋日天高云淡,雁也远得很。雁鸣似乎是有的,只是在雁阵过去后悠悠地响,听不真切似的。

“嘿!”眼前突然冒出张鬼脸来。孙安锦一吓,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跌到石凳下,手里的茶碗扣在地上,茶水烫了手指。好在那碗里的茶水已不是滚烫了,故而孙安锦的手指只是有些泛红和刺痛。

正在孙安锦恼怒地想要站起来责备那个吓了她一跳的人的时候,面前却伸来一只手。孙安锦顺着抬头看去,正是之前被孙汝带回来的仉清扬。

孙安锦正要伸手过去受了这个人情,却忽然想到方才吓了她的也是这个仉清扬,顿时不悦地转头到一边,自己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仉清扬见她不高兴了,顿时紧张起来。

“死不了。”孙安锦没好气道,拍去身上的灰尘,坐回石凳。

“喂,你今年多大了?”少年没听出这还是不高兴地意思,只以为她是和孙汝一样不爱说话,于是一屁股坐到对面的石凳上,继续同孙安锦聊天。

孙安锦一听这话问得没礼貌,再加上本来就有气,故没有搭理他。

仉清扬等了半天不见答复,于是又问:“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不想说。”孙安锦硬生生道。

“哦,你是生我的气了吧?”仉清扬听出话里的怨气儿,终于明白过来,“对不起,我只是看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发呆,想和你开个玩笑。”

孙安锦点头,算是接受了道歉,但依然不想搭理他。她还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什么身份,只是方才孙汝介绍他时神情如常,应该不是什么亲生子。这小子又姓仉,若没记错的话,她曾在宫里的一个什么阁看过一个姓仉的官员的画像,说不定这小子的情况和她差不多,都是被孙汝从什么凶险地方领出来的。

“孙安锦,你今年多大了?”仉清扬见孙安锦还是不理他,于是细细回想了自己到底还有哪里得罪了她。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下山以后听别人说的话都是拐弯抹角的,于是便想要学着换个含蓄些的问法再问,可惜酝酿许久,只是换了个称呼。

孙安锦听他依然问得无礼,本不想回,可转念一想,毕竟以后要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于是还是耐着性子回了:“十一。”

“那你比我大,”仉清扬道,“我今年九岁。”

孙安锦抬眼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少年。少年一张圆脸,五官端正分明,倒也算是个眉清目秀的。只是看着仍是块璞玉,不及孙汝出尘,不及敬观月贵气风流,也不及穆云深……孙安锦摇摇头,心想怎么突然想到那个家伙。不过眼前这个仉清扬确是带着丝灵气儿的,那是常青山的云雾润出来的灵气儿,无可比拟。只是此时仉清扬初出常青山,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故而在孙安锦眼里只觉得他似傻非傻,说不出的古怪。

“你从哪里来的?”孙安锦想着还是要知道这小子的来历,于是问道。

“云雾山!”仉清扬回道。这其实是他自己给常青山起的名字,至于他曾住过的那座山到底叫什么,他才不在意呢。

孙安锦琢磨着这名字没听过,估计是哪座不知名的山头吧。

“我们山上有好多树林和竹子,还有小溪,溪里还有鱼呢!”仉清扬一想起从前的生活,顿时喋喋不休起来,“有一种鱼你肯定没见过,是长着腿的,会学娃娃哭!”

“鮨鱼吗?”孙安锦顿时起了好奇,“还真有这种东西?”

“我不知道叫什么,不过我见过的!”难得有人愿意听仉清扬说话,仉清扬顿时得意起来,“当时可把我吓了一跳,它长得好丑!我问爷爷那是个什么东西,爷爷说是什么鱼,我没记住……”

孙安锦也是少听到有人讲这些奇怪东西,于是追问了许多。仉清扬有问必答,但若是孙安锦问了他不知道的,仉清扬也只能挠着脑袋说不出话。孙安锦见状就知他也答不了这个问题,于是赶紧换了别的问。二人毕竟还都是孩子心性,聊着聊着就全然忘了方才的不愉快,一直聊到黄昏。

黄昏时分,炊烟起了,熏不透余晖与晚霞,低低地附在枣县上头,像在哼着什么歌谣。鞋底踏碎枯叶的声音惊断了孩子们的谈笑声。孙安锦和仉清扬两个忙回过头去,见是孙汝同敬观月一起从屋里出来了。

“先生,师叔。”孙安锦起身,对着敬观月一礼。平日里若是只同孙汝或只同敬观月见面,她自然没这礼节的,只是现下孙汝和敬观月同在,怕孙汝怪她没规矩,故孙安锦给敬观月行了礼,并着和孙汝问了好。仉清扬犹坐在石凳上,响亮地叫了一声“孙先生”。

“安锦,我明日就要回西楚了。”敬观月对孙安锦道。

“师叔不多留几日?”孙安锦想不到敬观月真的是孙汝一回来就离开。这么多日相处下来,敬观月如同兄长般照顾着孙安锦,时不时还指导她念书习字,心情好时还会拉着她下盘棋。孙汝毕竟和孙安锦年龄相差太多,很多事都是站在长辈的角度去讲,再加上性子冷淡,不似敬观月这般亲切温和,故而孙安锦是喜欢敬观月多留的。

“不了,路途遥远,需得早早动身。”敬观月道。又转头对着仉清扬,笑道:“这小兄弟跑得够快,前一会儿看着还在窗口,一眨眼又跑到院里来了。”

“翻窗嘛。”仉清扬道,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跟着这位孙先生好好学,将来可有大出息。”敬观月已从孙汝那里听来了仉清扬的身份,只是师父遗命,不可告诉仉清扬自己的身份,故敬观月只能拐弯抹角地嘱咐仉清扬。

仉清扬自然没听懂,只是想着为什么要和孙汝学?这一路孙汝不是看书就是睡觉,简直是个呆子嘛。

敬观月今晚前往李家同百年心商议离开一事,也就直接在李家过夜了。孙安锦想着明日早些去李家,说不定还能送一送师叔和李二姐,于是太阳一落下去就换了衣服,想着点着灯看会儿书,困了就歇下。正在书翻到第二页时,忽然响起敲门声。

孙安锦放下书,想着这孙府里不是孙汝就是仉清扬,也就懒得再换衣服,直接去开了门。门外站着孙汝,看神情是有话要说的。

“先生?”孙安锦侧身将路让出来,“先生请进。”

孙汝迈步进来,直接在孙安锦案前坐了。其实除了案前,这屋里也没别的可以让他坐着的地方。

孙安锦将灯又点起一只,恭顺地走到孙汝面前。

“你觉得仉清扬如何?”孙汝开门见山。

“挺好的,”孙安锦实话实说,“挺聪明的,就是不太会说话。”

“他是常青山最后一代弟子。”孙汝道。

孙安锦一愣,没想过仉清扬竟是这样的身份,更没想到的是孙汝会将这件事告诉她。

“他是常青老人的亲孙,老人病逝,将他托付给我。”孙汝继续说道。

“先生既是常青山人,这也是合乎情理的事。”孙安锦不明白孙汝想说什么,只是顺着他的话接道。

“我要收他为徒。”孙汝顿了顿,“听观月说你棋艺不错。”

这两句话简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但孙安锦伶俐,还是隐约听出了孙汝的意思。刚要说一句“我可以给他讲一讲”,但一转念,留了个心眼,装傻道:“先生是要我和仉清扬对弈?”孙安锦和仉清扬聊了一个下午,觉得这小子人其实很不错,也很机灵,学东西极快,“但他恐怕不会棋。”她孙安锦虽说算不上什么善棋,但棋艺确实在同龄人之上,何况仉清扬还小她两岁,若此时与她对弈,结果可想而知。

“不必,”孙汝道,“你只将平时看的棋谱给他。”

孙安锦一惊,道:“这会不会有些难为人了?”她平日看的棋谱具是孙汝从前找给她看的,是些古棋谱,虽然带着些当下大师的讲解,但绝对不适合一个对棋一窍不通的人。而孙安锦之所以能看懂,全凭从前在宫里时母亲的启蒙教导。

“给他就是。”孙汝坚持道。孙安锦不知道的是,仉清扬既是常青老人的孙子,对琴棋书画一类是不可能一窍不通的。仉清扬自幼由常青老人带在身边教导,对于这类东西的掌握程度远远高于同龄人,只是他极少下山,年龄又小,对于些人情世故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所以才是一副风风火火的傻小子模样。

当晚,孙安锦将自己的棋谱通通交给了仉清扬。仉清扬一看就欣喜得不得了,钻进自己屋里看了个昏天黑地。要不是孙安锦起夜时发现仉清扬房里还有灯光,赶紧催了他睡觉,估计这小子是要熬个通宵了。

翌日清晨,孙安锦急急赶去了李家。李家大门紧闭,门口值夜的男仆正打着瞌睡。孙安锦心想该是自己来得早了,师叔与李二姐还未起,于是直接拐去了西市罗记,想要碗粥喝来暖暖身子。秋日的清晨寒露重得很,附在人身上,叫人直打寒颤。罗记也是刚刚开门,罗婶正在门口拖弄长凳。孙安锦赶紧上前搭了把手。自从那日罗婶站出来给孙安锦说话,孙安锦对罗婶的态度就变得恭敬起来。两人将门口收拾好,孙安锦走进店里,一抬头居然看见了罗姑娘。

罗记生意红火,但罗婶将罗姑娘养得娇贵,罗姑娘自然极少在店里干活儿,大多时间都是在后屋做她的女红。当然,这几年的女红功夫多是用在了给孙汝绣荷包上。今日冷不丁见罗姑娘出现在前屋的店里,一袭素色衣裙,正拿了抹布抹桌子,面上淡淡笑着,像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初次干活儿,正觉得新鲜有趣。

“罗姐姐早。”孙安锦朝罗姑娘道。

“早。”罗姑娘甜甜一笑,像新蕾初放。

孙安锦走到空桌边坐下,叫了一碗白粥,看着罗姑娘在一旁忙碌。罗姑娘其实俏得很,人长得甜,从前不知是被哪本传奇册子拐去了歧路,总将自己化成副娇艳模样,可惜与她气质差得太多,瞧着总也不顺眼。现下不知怎的想开了,妆容清丽起来,合得她年轻姑娘的模样,虽比不过李家百世华那般颜色倾城,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孙安锦正看着,忽然面前“哐”一声,一碗粥被端到桌上,碗落在桌上时力道不小。孙安锦微缩着脖子看罗婶沉着脸走到别处去干活,心里苦笑,想着孙汝实在是害人不浅,害了罗姑娘一腔痴情错付,害了罗婶一直为闺女操心,还害了孙家人在罗记都不怎么受待见。听闻之前有个外地人来,嫌罗记店里看着不利索,罗婶起初不做理睬,可从他人口中听得那人姓孙后,直接抄起擀面杖将那人赶出去了。孙安锦初闻这事一阵后怕——其实她也觉得罗记店里暗沉了些,给人感觉不利落,但想到孙家和罗家之间本就有一笔划不清的债,就没将这想法说出口过。

太阳升起时,晨露渐渐地干了。孙安锦坐在罗记店中最里侧的一桌,但凡有人进来喝粥,她都看得一清二楚。是以李家的小厮阿丁进来时,孙安锦立刻就将他叫来了身边。阿丁是个腼腆少年,人虽机灵,但和别人说起话来总是动不动就脸红。

阿丁一见是孙家姑娘叫他,登时红了脸,慢悠悠地低着头走了过来。

“阿丁,你家二小姐走了没有?”阿丁也总在百年心的医馆帮忙,孙安锦去得多了,自然知道他爱脸红的毛病。若换成平日,见着他这副样子难免有心逗逗他,只是今日孙安锦心里惦记着师叔和李二姐的事,也就没多说什么无关紧要的话。

“早,早走啦!”阿丁红着脸,神态扭捏。

“什么时候走的?”孙安锦顿时急了,手在桌子上一撑,“腾”地站起。

“天没亮就走啦!”阿丁向后面缩了缩,想离孙安锦远一点,“说是怕家里人送,两个人翻墙走的。”

孙安锦闻言一愣,随即哭笑不得。想到自己从前离开京城也是在天没亮的时候就上路的,不由好笑地想,这难道是常青山弟子的必修课?

既然人已走了,孙安锦也就不等在罗记店里,回去孙府了。孙汝昨日说过要问她的功课,她这么一大早地跑出来,可别叫孙汝以为是临阵脱逃了。

孙安锦回去孙府时,孙汝正和仉清扬分别坐在古树下的石凳上,像在等什么人。

一见孙安锦回来,仉清扬两腿一蹬,从石凳上跳下来,跑来孙安锦面前,拉起她就往树下去。孙安锦以为是孙汝要怪她出门也不说一声,或者是要问她功课,故而走得不大情愿,拖拖拉拉的。

“安锦姐,你快出题吧!”走到古树下,孙安锦正要开口解释自己清晨外出一事,仉清扬却突然开口道。

孙安锦顿时摸不着头脑:“什么题?”

“我和孙先生打赌,要是我能解得你的棋局,就能拜他为师了!”仉清扬道。他一路上见孙汝无所事事,本不觉得孙汝有什么厉害,方才与孙汝对弈一盘后,只觉得孙汝棋艺精妙无比,顿时生了敬佩之心,又闻孙汝说只要他解得孙安锦一题,就收他为徒,自然喜不自胜。

孙安锦问清事情原委后却难住了。要说孙汝收徒,干她何事?顶多是家里又多了个人罢了。只是孙汝既然把这出题的权力给了她,她身为先于仉清扬住在孙家的人也不好不接,于是苦想一阵,缓步走到石桌前,将桌上散着的棋子一一拾起,重又摆局。仉清扬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盯着,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难看。

“安锦姐,你不会是要我解这棋局吧?”棋局摆完,仉清扬脸上的神情已是紧绷了。

“正是,”孙安锦微微笑道,“你既是善棋的,便来解这局。”她看方才的棋局,仉清扬和孙汝对弈,能成为那局面已是不易了,心知这小子在棋艺上定是有两把刷子。又想孙汝将出题的权力交到她手上,定然是想着一来仉清扬若解了他出的题,还拜入他门下做什么;二来她虽然不是孙汝弟子,但也早仉清扬入孙府,此番举动也好叫仉清扬知道先后。于是孙安锦便没客气,直接摆了死局。

仉清扬低头研究棋局,只觉得局势已定,再无可解之法,抬头却见孙安锦兀自笑盈盈站在一旁,孙汝也只坐在对面没有动作,于是想着必是自己棋艺粗浅,才解不了此局,当下便向孙汝和孙安锦道:“我要再想想,孙先生,安锦姐,你们忙!”说完,又埋头下去研究棋局。孙汝起身,叫了孙安锦上书房问她功课,孙安锦急忙跟上,留仉清扬一人在院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1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