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福儿

第21章 福儿

仉清扬来到枣县的第三天,终于有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哎,安锦,这是你弟弟?”清晨时分,百一叶来到孙府,一进门就看见院里的古树下有个少年在对着棋盘冥思苦想。百一叶心下好奇,快步走到仉清扬面前,上下打量这个瘦小的少年,“长得不像啊。”仉清扬长这么大还没被陌生女孩主动靠得这么近打量过,顿时红了脸。

“是先生要收的弟子。”孙安锦关上院门,转身走了来,看出仉清扬的局促不安,不着痕迹地将百一叶拉远了些。

“孙先生要收弟子?”百一叶看眼前的少年也没什么特别的,便没把他看在眼里,“就是他?”

“你别看清扬年纪小,他会的不少呢。”孙安锦笑道。仉清扬乍看上去是没什么特别的,可一旦相处得久了,他身上的机敏好学显出来,可是讨人喜欢得紧。

“好吧,你说的是了,”百一叶也不在意仉清扬是否真的年少有为,此次来到孙府是另有事情的,“你陪我走走吧,我爹回来了,我可轻松了。”

“李老爷回来了?”孙安锦知道李老爷一回来,百一叶就不必像之前那样忙碌,心里也是一喜,“你可以好好玩玩了。”

百一叶脸上自然也是笑得开心,可忽然想起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顿时又笑不起来了。

“过段时间……我是说过完年以后,我要去京城了。”百一叶神色黯淡下来,语气很轻。

“什么?”孙安锦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岔了,“你去京城?”

“对,跟着我二叔。”百一叶微微颔首,“我二叔会做生意,我爹让我跟着他学。”

“可是你爹不是最会做生意的吗?”孙安锦不想百一叶离开,急着想要问明原因。要说南梁首富,自然是李老爷,怎么百一叶却要跟着李家的二叔了?

“我爹说,他教我东西,我是学不会的。”百一叶苦笑道,“需得上京城去,跟着二叔见见世面。”

孙安锦沉默下来。这样的解释多少有些无力,但却也说得通。况且李家一定是不简单的,百一叶此去京城,很有可能不只学做生意那么简单。但是这些事情和她孙安锦有什么关系呢?因此她既说不上话,也帮不了百一叶。

“好吧,这也是好事,”孙安锦终于抬起头来,对百一叶笑道,“你走那日可要告诉我,我去送你,别学你二姐那样不声不响地走了。”

“那是自然!”说起李家二姐,百一叶似乎就气不打一处来,“他们两个好啊,大半夜的翻墙走了!幸亏没给人瞧见,不然叫人以为我李家进了两个贼呢!”

“哈,怎么这么说你姐姐?”孙安锦笑着打趣道。

“不是贼是什么?”百一叶却愈发气起来,“他们拿的盘缠可够从枣县到西楚跑个三年了!”

原来敬观月和百年心二人都是平日里金贵惯了的主儿,于钱之一字实没什么观念,只是看着拿了些银两财物,却不知实际拿了多少。二人一走,李家这月的开销可要削减不少了。百一叶管着家里的账,点清了敬观月和百年心二人拿走的财物后气得险些摔了算盘。好在李老爷及时回来了,家里的账本转交给李老爷,百一叶不用犯愁。

孙安锦又与百一叶说笑一阵,二人打算去西市逛逛。谁料孙安锦刚抬脚迈了一步,脚下被个东西一绊,重重摔在地上。百一叶惊呼一声,忙去扶孙安锦。两人对视一眼,知道双方都没事,方才向刚才绊了孙安锦的东西看去。只见那东西有脸盆大小,正转过身来似乎想要看看自己被个什么东西踢了一脚。孙安锦和百一叶二人惊呆了,只是愣愣地看着那东西转过身来,用一双眼睛盯她们。

“福儿!你终于出现了!”不等孙安锦和百一叶反应过来,仉清扬从石凳上跳下,扑过来一把将那东西抱住。那东西被抱住后定了一定,仍是盯着孙安锦和百一叶。

孙安锦定下心神,心道哪里来的大乌龟,看样子是仉清扬的,只是前两日都不见踪影。

“这是什么?”百一叶回神后试探着上前一步,伸出手来想要摸一摸乌龟,“你叫它福儿?它是你养的?”

“不是我养的,是云雾山养的!”仉清扬摇头道。方才百一叶对他的态度明显是有些轻视的,可仉清扬也不恼。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他在意的人轻视了他,他都不放在心上的。

“云雾山?是哪里的山?”百一叶不知道仉清扬的来历,问道。

“那是他自己起的名儿,到底是个什么山,咱们也不知道。”孙安锦赶紧出生道,生怕百一叶说出什么“常青山”的名字来,叫仉清扬知道自己的身份。

其实这担心实属多余。一来常青山对于百一叶并没什么了不起的,顶多是个读书人多的山头;二来天下之山何其多,百一叶只当是自己见识少,没听过这么一座山罢了。

正在三个孩子聊着时,屋里急急走出一个白衣男子来,正是孙汝。但见孙汝手里捧着只小瓷罐,一阵风似的过了来,停在三个孩子前面,宽袍大袖的衣服犹自迎风舞着,缓缓落下。

“先,先生!”孙安锦从没见过他走得这么急,再看他脸色铁青,多半是几人中有人做了什么让他崩溃的事。

孙汝一言不发,一只手伸出来托起福儿,举到眼前。这么一来,仉清扬也慌了,忙上前一步,一面叫着“先生”,一面伸手要去接过福儿,无奈他年纪尚小,实在够不到孙汝举着的福儿。百一叶在一旁看着,心想这孙书生真是越来越不正常了。福儿则是伸着脖子不甘示弱地瞪着孙汝,仿佛二人是多大的冤家。

“先生您快把福儿放下吧!”孙安锦看着孙汝同乌龟瞪眼睛,兼之仉清扬在一旁上蹿下跳,这场面实在有失孙府颜面,出声劝道。

孙汝本不想将乌龟放下,但余光瞥见百一叶一副看戏的模样,终于还是把龟放到了石桌上。龟一感到自己不再凌空,立刻神气起来,蹬着腿在石桌上乱爬,伸着脖子耀武扬威。仉清扬却是惨叫一声,原来福儿将桌上的棋局尽数打乱了。

“啊呦,这不是解开了吗?”正在仉清扬急得不知所措时,却听孙安锦慢悠悠地说了一句。仉清扬一愣,再一想,是啊,原本的败局成了无解之局,不也算解了局吗?随即转头看向孙汝,想得到他的答案。

孙汝倒是没想到孙安锦会这样帮仉清扬,目光在已被打乱的棋局和石桌上趾高气昂地瞪着他的乌龟上落了一会儿,最终看向仉清扬。仉清扬小心翼翼地望着孙汝,眼里的期盼之情自不必说。

“来我书房。”孙汝扔下四个字,转身往屋里去了。仉清扬大喜之下却仍不敢相信,只是又望向孙安锦,想从她那里得到证实。

“还不快去?”孙安锦瞧着他这副样子,忽然想起先前的陈阿六,心中不由一软,“以后你可是先生的徒弟了。”

“谢师姐!”仉清扬得了肯定,大喜之下却不忘孙安锦方才的相助之情,当下便学着下山以后看来的拱手作揖的动作,朝孙安锦一揖。只是看来的终不是有人教过的,总不是那个样子。

孙安锦被他这样子逗笑了,一边纠正了他行礼的动作,一边笑道:“叫什么师姐,我可不是先生的徒弟,你直接叫我‘姐’便是。”

“哎,这就‘姐姐’‘弟弟’地叫上了?”一旁看热闹的百一叶虽不知仉清扬同孙汝之间的约定,但瞧了这么久,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此时看孙安锦同仉清扬之间和睦,又想孙安锦本是个傲气的,能同这小子处得来,定是因为这小子有过人之处,于是也跟着套近乎,“你管安锦叫‘姐姐’,是不是也该叫我一声‘姐姐’?”

“叫你一声‘姐姐’,你日后可就得帮着他了,”孙安锦打趣道,“姐姐是要照顾弟弟的。”

“那是自然。”百一叶想着这小子看着老实得很,谅他也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来,一口应下。

仉清扬这边听着孙安锦同百一叶两个打趣,句句说着自己,却全然没管自己的意思,不由有些恼了,张口道:“我只认孙姐姐一个姐姐!”说完,竟头也不回地追着孙汝离开的方向去了,剩孙安锦同百一叶两个面面相觑。

“你家这小子瞧不上我这个姐姐呢。”百一叶一笑,对孙安锦道。

“咳,小孩子脾气,别往心里去。”孙安锦掩唇轻咳一声,试图缓解尴尬,“这孩子嘴上硬,心里说不定已经认了你了。”

二人又聊一阵,一齐又去逛了西市,说说笑笑,直到黄昏才分开。分别时孙安锦一想到百一叶过不久也要到京城去了,心里一酸,脸上的笑容也勉强起来。

“好啦,我又不是现在走,”百一叶虽说心思不及孙安锦细腻,但也是善于观人颜色的,此时瞧出了孙安锦难过,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出言安慰道,“日后你可以去京城看我啊,到时候我带着你逛京城的集市,说不定更加热闹。”

孙安锦心里想着,自己这辈子怕是不能回去京城,却又没法同百一叶解释,不由更加难过起来。百一叶只当自己不会安慰人,见孙安锦愈发难过,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匆匆与她道别,约有空再一起来逛。孙安锦看着她渐渐离开了眼前的暮色,眼中的泪终于流了出来。

想她从宫中逃出,今生再想到哪里去都不是不可能的,唯独回去京城是想都不敢想。偏偏身边的人一个个又都往京城去,这不叫她与人诀别吗?

“喂,你哭什么?”正在伤心时,忽闻旁边有个少年的声音。这声音很久没听过了,以至于孙安锦没立刻认出这少年来。

“伤心了就哭,有什么问的?”孙安锦抹了眼泪,循着声音看去,只见矮墙边坐着个衣衫破旧的少年,少年身侧摆着一只旧碗,还摆着几本已被翻烂的书。

“你是……张粟?”孙安锦许久没见到张粟,一时不敢认。自从他二人那日争论后,张粟就一直不愿意见孙安锦,故而每次孙安锦来西市,他都是躲得远远的。孙安锦本有心找张粟讲个和,但一直寻他不到,到后来心里也有了气,不再找了。渐渐的,二人也不再刻意相避,只是成了陌路人,就算对方在眼前走过,也全当没看见。说来二人到底还是少年心性,都觉得对方当初并没什么大错,既想和好,又碍着面子不与对方说话,是以拖到现在,二人才算是再次说上了话。

“孙小姐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这小叫化也对。”张粟不明白孙安锦为何站在街上落泪,本是想安慰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又成了另一回事。

“你是张粟,”孙安锦近来多历了些事,又得敬观月和孙汝教导,心性较从前已有改变,故并不在意张粟方才那句似乎是在嘲讽的话,“好久不见了,你……过得如何?”孙安锦看着张粟身上的破衣和地上旧碗里的沙土,就知道他过得并不如意,可二人许久不曾交谈,一时也不知从何处聊起。

“叫花嘛,虽然吃穿没你好,但自自在在的也没啥烦心事儿。”张粟颇不以为意道,“你哭什么?大街上抹眼泪儿,丢不丢脸?”

“你过得自自在在,怎的我就不能自在了?我想哭就哭,又没人管得着。”孙安锦虽说心性有所成长,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听张粟讲话不客气,立刻反唇相讥。

“行行行,没人管你,”张粟却不愿与个女孩子争,摆摆手,向后一仰靠在了墙上,打起盹来。

孙安锦看他这副样子,也是气不过,心想这人这些年过去真是愈发无赖了,一转身就走了。

方迈进孙府大门,日头已沉,天色昏暗,孙安锦一个不妨又被横在门口的福儿绊了个跟头。从地上爬起后,孙安锦愤愤地回头看去,却见乌龟的头上套了个小罐,那龟却也不缩头将管子掉在地上,偏要直着脖子把小罐甩下去,只是行动缓慢,那小罐在乌**上晃悠着,就是不下去。

“你这是在做什么?”孙安锦看得好笑,走上前去将小罐取下,“身体力行地表演瓮中捉鳖?”

福儿陡然见了光亮,大喜之下将头上下摆动庆祝,配着它天生一副笑相,活像听了孙安锦的话在点头,惹得孙安锦哈哈大笑。

“姐,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啊?”仉清扬从孙汝书房出来,怀里抱着本书,天色昏暗,孙安锦看不清是什么书名,也不在意。

“你上哪里找来这么个好玩的东西?”孙安锦指着福儿笑。福儿犹自庆祝着,全然不管孙安锦笑得肚子疼,仉清扬担忧地望着它怀疑它是抽风了。

“云雾山上捡的。”仉清扬答,上前几步走近福儿,想要看看它是不是真的抽风了。仉清扬一靠近,福儿立刻停住,转身往院子东北角爬去。院子东北角放着福儿来时的木盆,福儿现下就住在里面。其实这盆一开始是连同福儿一起被孙汝放在了后院,但福儿明显更喜欢这前院的东北角,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将“家”搬到这儿来了。

“云雾山真是养好东西。”孙安锦觉得福儿甚是有灵性,不由赞道。

“方才它怎么了?”仉清扬虽见福儿若无其事地爬开了,依旧是有些担心。

“我方才进来时,看它头上套了个小罐,就帮它摘下来了,摘下以后它就那样了,”孙安锦将手里的小罐拿到仉清扬面前给他看,“说起来,这小罐好像是先生用来装茶叶的?”话一至此,孙安锦一怔,似乎想到了什么。

仉清扬看着孙安锦手里的小罐,想起孙汝今日在给他讲书的时候望了眼窗外,然后出去了片刻,回来时脸上虽然波澜不惊,但神情明显是愉悦的。仉清扬抬起头和孙安锦对望一眼,两人立刻就明白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当晚,孙安锦叩响了孙汝的房门。

“先生,您和福儿置什么气啊?”孙安锦说这话时很是哭笑不得,只觉得简直不像是自己会和孙汝这位常青山上下来的高人说出来的。

孙汝看着自己桌上摆着的六只空茶罐,手指轻轻叩打着桌边。

孙安锦自是明白他的意思,愈发哭笑不得道:“福儿它初来枣县,人生地不熟,找不到吃的也是可以体谅的嘛……”

孙汝沉默着打开了一旁的柜子,里面赫然是被翻得东倒西歪大大小小形色各异的茶叶罐,柜内凌乱不堪。

“这……福儿它会开柜子也是难得的,先生您也是爱才之人,就原谅它吧。”孙安锦苦笑着,心想常青山果然厉害,连个龟都会翻箱倒柜。

孙安锦见到柜内惨状,本已不抱什么希望让孙汝日后不再与福儿置气,谁料第二日一早,只听院内一阵敲敲打打的声音,竟有人正在院里东北角做工。

“这是怎么了?”孙安锦方才睡起,揉着眼睛将身子探出窗子再看,生怕是自己活见鬼了。

“师父说要在那里给福儿修个池子。”仉清扬正巧路过,站在孙安锦屋外窗边回答道,“姐,你可真厉害,这么快就说服师父了。”

孙安锦闻言,揉眼睛的手停住,心里想着到底昨晚自己那句话让孙汝变了主意,难不成他还真的敬福儿是个人才?

福儿却因为自己住得好好的地方被人给动土动石的闹得很不开心,在仉清扬房里窝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爬出来找孙汝的茶叶吃。孙汝早防了它,将柜子上了锁,福儿打不开柜子,愈发生气起来,爬到院里那个长得张狂的蒿草下,三口两口就将蒿草啃倒,吃下去一大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章 福儿

1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