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往事如梦

第23章 往事如梦

孙汝说,罗婶是积劳成疾,具体的只将罗姑娘叫到一旁细说,没给孙安锦等三个孩子听见,但是孙安锦看着罗姑娘脸上的悲戚神色,心里知道罗婶的情况是不容乐观的了。这时她又不由想起百年心来,不知若是换了百年心,罗婶这病是否会有救。

“安锦,你爹他到底是谁,你知道吗?”百一叶忽然凑到孙安锦耳边,轻声问。

“我爹就是我爹啊,”孙安锦将头微微偏开,看向百一叶,“你听到什么事情了吗?”

百一叶闻言盯着孙安锦的眼睛深深看了一眼,一瞬间叫孙安锦几乎以为自己被她从外到内看了个通透。

“没什么,”百一叶只是那样看了孙安锦一眼,就移开了视线,“有些无聊的人聊了几句,听着倒是个传奇。”

孙安锦“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爹倒真是适合写进传奇里的人物,县城里的神秘白衣书生,拐走了县城里卖粥姑娘的芳心……”

百一叶也“噗嗤”一声笑出来,仉清扬则是先前不知道孙汝和罗姑娘的这一出,一头雾水地看着两个女孩儿在那边笑成一团。

孙汝在开了方子以后就拎着药箱离开了,孙安锦则拉着仉清扬同百一叶一起留在西市闲逛。今日的西市与往常年节前的西市没什么不同,该走的走,该留的留,留下的那些见了百一叶都会笑呵呵地道一声“过年好”。

仉清扬自来了枣县倒是鲜少出来闲逛,再加上觉得自已一个男孩子不好与两个姑娘家走得太近了,故一个人蹦蹦跳跳走在孙安锦和百一叶两人前面,见着店铺里的新鲜玩意,便兴奋地跑过去看。

“他是真没见过这些东西?”百一叶看着仉清扬拿起的都是些普通玩器,不由奇怪道。

“或许吧。”孙安锦含糊地应道。仉清扬自幼长在山里,再加上是跟在祖父常青老人身边,估计这些东西是很难见到的。

“这小子到底哪里好?”百一叶看着前面像个猴子一样蹦着的仉清扬,“你跟着孙先生这么多年了,他都不说收你为徒。”

“怎么,你很希望我爹收我当徒弟?”孙安锦觉得百一叶这句话的道理有些说不通,“他教我的东西不少,我何必要这‘徒弟’的名号?”

百一叶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看着孙安锦,神情认真:

“你当真不知道你爹的身份?”

孙安锦被百一叶这么一问,忽然怔住。

她从前的的确确是听过孙汝的名号的,大约是多久以前呢?久到她还在宫里,在母妃身边当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的时候。

惠敏公主明华音在六岁前一直默默无闻,六岁时,明华音在当时的皇帝明澄的寿宴上献上一幅她亲笔所绘的祝寿图。祝寿图绘得栩栩如生,甚至使得当时在场的一位皇家画苑的画师在瞧见祝寿图后叹了一声,从此封了笔。当时明澄大喜,立时破了规矩,赐年仅六岁的明华音封号惠敏,又赐了封地,从此惠敏公主明华音聪慧善画的名声便传开了。惠敏公主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儿,一时之间风头甚至比当时的太子明华严更胜。可惜好景不长,一年以后如今的皇帝明湛夺权,惠敏虽没有被废除公主身份,然而被禁足落鸣宫,从此外界再无与公主相关的传闻。

而惠敏公主的经历到底为何,或许只有明华音自己最为清楚了。

六岁前,孙安锦,当时是叫作明华音,一直跟在娘亲许贵妃许芸身边,由许芸开蒙。许芸出身将门,虽然不通武功,然而也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明华音虽说对她从前的事不是一清二楚,但大约也知道自己的娘曾经做过女扮男装“大闹”皇家书院的事,并且就是因为这件事和孙汝扯上了一些关系。许芸在女子身份暴露前曾主管过宫室修缮,清楚宫中的一切布局和密道,这也是明华音能够在宫变中顺利逃脱的原因。而许芸擅长的,其实远不止宫室修建。明华音跟在娘的身边识了字、学了琴棋书画,而在画上,明华音的确天赋异禀。许芸发现女儿善画后,便将明华音扮成个男孩儿,想法子让她悄悄进了皇家画苑跟随一名画师学习,这画师就是后来在寿宴上看到明华音的祝寿图后封笔的那一位,至于他到底为何封笔,明华音也想不透。

明华音第一次听说孙汝就是在画苑。那日她跟随师父学画,隔着窗子听到路过的画师在谈论一个从常青山来的年轻人,说那人昨日来了画苑,一提笔就惊动了画苑里的多位老先生,老先生们对他是赞不绝口,说不愧是常青老人的高徒。那时明华音只是想着何日能够见上这人一见,好看看能得那几个古板的老头子赞赏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待那日学完后回去落鸣宫,将这件事与娘提起,娘分明神色微动,却只说了一句“孙先生是个了不得的人”,便将话题岔开了。

后来,明华音便再没得到过与孙汝有关的消息,直到宫变的前一日。那日娘把她叫到面前,细细与她说了宫中的密道分布,再三叮嘱她记牢,最后只叫她从藏书阁的密道走,那里会有人等她。彼时明华音听得懵懵懂懂,不知道娘到底要做什么,只是乖乖地点头。待到第二日从藏书阁顶楼的窗子望见大殿起火,方才明白是发生了不好的事。她立刻就要从藏书阁跑回落鸣宫,但贴身丫鬟善珂突然拿着匕首袭击,明华音只得被逼到了密道里。密道潮湿黑暗,她摸着墙壁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不知过去多久,前方出现了烛火昏黄的光晕。光晕打出的影,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明华音犹豫片刻,脑中忽然响起娘的嘱咐:“有个人在等你,你跟着他走。”于是便向着那光亮跑去了。跑得近了,才发现那是个穿着深紫色官服的男人。男人五官阴柔,像是这阴暗潮湿的密道滋养出的妖魅。

“明华音?”那人看到明华音跑过来,出声问,声音不算低沉,却甘醇。

“是,”男人看到明华音点头,迈着两条小短腿跑来,一双眼睛盯着他,似乎想要将他的相貌清清楚楚地刻在脑子里,半晌,她问,“你是谁?”

男人微眯了眯眼,对上明华音澄澈的目光,再看到拥有这目光的一双烟雨朦朦的眸子,眼前仿佛忽然出现了另一双氤氲着雾霭迷蒙的眼。

“我叫孙汝,从常青山来的。”男人说。此话一出,吃惊的不只是明华音,还有孙汝自己。孙汝将视线从眼前小女孩儿的那双眸子里移开,心想果然是魔障了,方才竟以为回到了从前。明华音则是觉得这人说话有些童稚之感,许是将她当成了小娃娃才会如此,心里立刻生出几分不服气来。

“你是我娘说的在等我的人吗?”明华音问,说话时因着那几分不服气而少了初见孙汝时的拘谨胆怯。

“正是,”孙汝似乎并不计较明华音那有些无礼的问话,只是态度淡漠道,“从今以后你跟着我,改了名姓,便叫孙安锦罢。”

“凭什么?”明华音立刻跳起来。哪有一上来就给人改名换姓的?不过惊怒之余,明华音也暗自奇怪于“安锦”这个名的含义。娘给她的乳名是“谨儿”,叫她说话做事要谨慎;如今这人说的“安锦”却不知是什么意思。

“你娘将你托付给我,若你不想跟着我,大可现在回去,”孙汝转过身,手里擎着的烛台发出的光便被挡住些许,“你娘的苦心经营多年只为保住你,不知见到你此时回去会作何感想。”说完,移步便向暗道更深去走去。

明华音感到身边的光正逐渐远离自己,心下立刻慌了起来,原本脑中的计较统统不见,只想追上那光源。于是,她抬脚去追孙汝,孙汝在前面大步流星,孙安锦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没有追丢。

白淡的月光拂过脸上时,孙安锦才发觉自己已经离开密道了。环顾四周,除了孙汝的身影,只有树和黑暗。孙汝站在不远处,背对着她,似乎在等她。于是明华音赶紧跑了过去,小手紧紧抓住孙汝的衣袖,生怕他再次走开。

“跟我回去。”孙汝垂下头,望着孙安锦紧紧抓着自己衣袖的小手,说了四个字。

“我为什么叫‘安锦’?”明华音没有回答,只是问了这个问题。

“你的乳名是谨儿,你娘希望你做事严谨,”孙汝回答道,神色依旧淡漠,“如今离了宫,你娘只要你顺着自己的心意活,要你年华似锦。如我孙家族谱,该是安字辈。”

“那你是我爹吗?”明华音又问,目光如清透的寒泉水。

“你要叫我‘先生’。”孙汝没有否认,只是做了称呼上的更正。

“是,日后要麻烦先生了。”明华音,不,此刻已是孙安锦了,应道。

她为什么应了孙汝,恐怕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她只记得,那日在那座山丘上,远远望见了皇宫里冲天的火光。

“安锦,安锦!”百一叶的惊叫忽然闯入孙安锦的回忆,将她拉回到枣县西市。孙安锦眨眨眼,方才回神。

“终于有反应了,”百一叶放开两只抓着孙安锦双臂的手,松了一口气,“你是被什么魇着了?我们差点要去找孙先生。”说着,目光转向一旁的仉清扬。孙安锦的目光自然也就随着看过去,看到仉清扬连连点头。

“昨晚没睡好罢了。”孙安锦垂下头,用手轻柔双目,在手背的遮掩下露出个疲惫的笑来。往事如梦,往事如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章 往事如梦

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