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玲珑棋局(上)

第25章 玲珑棋局(上)

最近仉清扬出名了。

孙安锦看着每日等在孙府门口只为看一眼“少年天才”仉清扬的人群,默默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姐,怎么办啊?”仉清扬抱着书本不知所措地站在院中,回头望孙安锦。

“自己解决吧,少、年、天、才。”孙安锦一字一顿道,随后淡然地呷了一口茶。难得孙府门口不是门可罗雀的,只是人太多了些,将门堵了个严实。

“可是我答应要把书还给李家的。”仉清扬低头对着怀里的书,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该管那个什么‘玲珑棋局’!”

孙安锦饮尽盏中茶水,复又端起壶,沏出一盏来,默不作声。

仉清扬来了枣县后一直低调行事,跟着孙汝埋头苦读。他学得怎么样,与他同窗的孙安锦自然知晓——只能说,常青山的人的确名副其实。仉清扬将该学的都学了个通透,尤其在诗书与棋艺上的天赋更是惊人。孙汝曾与她说过,仉清扬日后或许会在诗书棋艺上胜于他。孙安锦本想着这是件好事,常青山和孙府都后继有人,但彼时她没想到仉清扬会用棋艺堵住了孙府的大门。

前几日不知从哪里来了个看着疯癫的邋遢老头儿,在西市街头摆摊算命。那日恰逢孙安锦去学堂,散学时天色已晚,仉清扬便来接她。因着从孙府到学堂要经过西市,仉清扬便遇到了那摆摊的老头儿。

“贵人好福气啊……”仉清扬路过摊前时,那老头儿突然道。

“承您吉言。”仉清扬不想搭理他,客套着回了一句,匆匆想要走开。

“贵人留步!”老头儿不知从哪里拿出跟木拐杖来,伸出拐杖一勾,竟将仉清扬拦了回来,“老朽这里有一棋局,乃当年常青老人归隐前所留,传说解得此局者惟可经天纬地之人。老朽观贵人……”

“我解不开!”仉清扬推开拦着自己的拐杖,又想要走。哪知他刚一碰到拐杖,那老头儿忽然“哎呦”一声,向后一倒。

“老人家!”仉清扬手疾眼快地去扶他,可谁知老头儿似带着千斤力道,将仉清扬一并摔倒了。

“哎呦,哎呦!”没等仉清扬缓过神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老头儿呻吟叫唤个不停,“摔死老头子了!大家快来看看!摔死老头子了!”

他这一叫唤,立刻围过来不少看热闹的人。

“这老头儿是谁啊?”

“不知道,新来的要饭的吧?倒是那小伙子,好像是孙家的……”

仉清扬从地上爬起来,缓了缓神,就听到人们的议论纷纷。他忙去扶那老头儿,可谁知这老头儿赖在地上不起来了,只一个劲儿地喊“哎呦”。

“老人家,您没事吧?前面不远就是李家医馆,我带您去看看……”仉清扬执着地想要拉老头儿起来,奈何老头儿像块千斤铁疙瘩一样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不去,不去!”老头儿孩子似的躺在地上乱蹬腿,看着精神倒是好得很,“你解了棋局我才去!”

这下仉清扬才知道老人是故意闹了这一出,目的就是让他去解棋局。想着一位老人家就这么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久了总会伤身体,于是仉清扬应道:“好,我解,老人家您先起来吧。”

话音刚落,那老头儿一个鲤鱼打挺起了来,笑呵呵地走回他的摊子旁,嘴里喃喃着:“早答应不就好了吗?还得老头子耍赖……”只是这话说得小声,只仉清扬和几个站得近的闲人听到了。

老头儿从摊位的木桌下翻出个包袱来,在里面找了又找,半晌居然拿出个玉盒来。玉盒一现,周围立刻有了抽气声——有这东西,怎么想也不是个穷要饭的或是街头算命的。老头儿麻利地打开玉盒,翻折几下,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俨然就是一张棋盘了。众人齐齐睁圆了眼睛,又见老头儿从棋盘的夹层里取出翡翠的棋子儿,一颗一颗摆在棋盘上,犹如天官布星,纷纷傻了眼。老头儿摆好后抬起头来看仉清扬,见他神情自然,仿佛只是见了再寻常不过的物件,眼中划过一丝欣慰和得意,笑呵呵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仉清扬得了示意,便埋头去解这棋局。看热闹的人里有几个懂棋的,也跟着凑上前来解这棋局,却不过片刻就挠着脑袋退开了。后来的人见这地方围了里三圈外三圈,以为有什么大热闹可看,又纷纷围过来,最后直闹得西市的路被堵了个严实。

孙安锦等不到仉清扬来学堂接她,便自行离开来,路过枣县,见着这“盛况”,顿时也起了好奇。只是孙安锦单凭自己是不可能很快挤进人群的,于是只好从人群最外围开始一点一点向里面挪动。

“老人家,这棋局我解得。”此时,在人群包围的中心,仉清扬从沉思中抬头,目光坚定地看向老头儿。

老头儿一改先前的疯癫,抱着膀子立在一旁,笑得似乎有些意味深长。

“只是老人家方才说的‘经天纬地’,我可没有那样的能耐。”说着,仉清扬拈起一枚翡翠子,稳稳落下,“啪”地一声,翡翠敲击玉石板的声响倒是轻脆。

老头儿抬手落子,没有丝毫犹豫。

仉清扬没想到自己冥思苦想的翻盘棋路被这老头儿看似随手的一子就堵了个干净,顿时愣在原地。

“清扬?”正在这时,孙安锦挤过人群,见到呆立在人群中央的仉清扬,不由奇怪。

仉清扬没有回头,石人一样立在哪里。孙安锦彻底从群中挤出来,快步走到仉清扬身前,看到他一副失了魂的样子。

“清扬?”孙安锦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仉清扬这才猛地回神。

“这是怎么了?”孙安锦见他尚有反应,松下一口气,一偏头看到摊上的棋盘棋子,不由吃了一惊,“你不会是弄坏了人家的东西,赔不起了吧?”

“不是。”仉清扬摇头,却也没别的答复,复又埋头去研究棋局,不理孙安锦。孙安锦见他对这棋局的执念如此之深,也生了好奇,垂首去看。

老头儿站在一旁,淡淡看了孙安锦一眼,没说什么。

半晌,孙安锦缓缓抬手,拈起一子,落在棋盘上。仉清扬被棋子与棋盘碰撞的轻响一惊,再观孙安锦方才那一手棋,顿时若有所悟。

老头儿没有吭声,复抬手落子,没有丝毫犹豫。“啪”一声脆响,孙安锦两姐弟只觉得是那棋子是砸在了心里,齐齐地一个心悸。

又过半晌,仉清扬抬手执子,却不复起先落子时的果断。

老头儿一子。

半晌,孙安锦又是一子。

三人这样反反复复落了几十子,周围的人渐渐觉得无聊起来,散去大半。孙安锦和仉清扬却没察觉,唯独老头儿扫视四周,眼中划过一丝笑意。

“啪!”一声,仉清扬落子,却较方才的那几子果断许多,似乎有了把握,身旁的孙安锦则是抿了抿唇,眉头蹙得愈发紧了。

老头儿冷哼一声,抬手又是一子,仉清扬的脸顿时又僵了。

孙安锦却在老头儿下了这一手后微微吐了口气,缓缓执子,落在棋盘一点。那棋子悄无声息地一落,仉清扬的神色立刻亮了起来。这回轮到老头儿的表情僵了一僵。此局必败了,老头儿心里清楚。

仉清扬自然也瞧出了胜局已定,正要与孙安锦庆祝,一转头却发现孙安锦已经走离了身边。周围只剩三两人观棋,却都是棋艺不精的,还瞧不出什么名堂,只以为是那小丫头怕输,早早溜了。

“下啊!”老头儿见孙安锦离去,却也不动声色,复落下一子,要给棋局一个交代。老头儿落子后,仉清扬因着想不通孙安锦为何忽然离去而在原地出神,于是看热闹的人里便有人催促了。

仉清扬回神,匆匆落子,此时落子已不用多想了。老头儿与仉清扬你一子我一子地下,棋子与棋盘撞击发出的声音几乎响成一片。不过多久,老头儿叹了一声,将手里的棋子扔到棋盘上,砸毁了一局棋。

“老先生,天色已晚,家姐独自回去只怕有个万一,恕晚辈先走一步。”仉清扬知道老头儿这是认输了,便应付一礼,抬脚去追孙安锦。只是这局棋在别人眼里,却是仉清扬最终胜了这怪老头儿,解了常青老人的玲珑棋局。

“不过,”事情已经过去两三天,仉清扬依旧想不明白,“姐你当时为何先走了?明明胜局已定了。”

“我?”孙安锦垂眸看着茶盏里漂浮的碎茶叶,“不过有件事情想不明白,所以回来静一静。”

“什么事?现在可想明白了?”仉清扬追问。

“嗯,或许吧。”孙安锦将视线从碎茶叶上移开,闭眼,一仰头饮尽盏中茶水。

“哎,你就这么喝下去了?”仉清扬惊讶,还暗自可惜这上好的茶叶就这么被牛饮下去。

孙安锦咽下茶水,将茶盏放回石桌,抱歉地朝仉清扬笑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玲珑棋局(上)

2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