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玲珑棋局(下)

第26章 玲珑棋局(下)

那日她回来后,径直走到孙汝的书房门前,抬手叩门。

“何事?”门那边传来孙汝冷淡的声音。

“先生,我心中有所困惑,想要与先生说一说。”孙安锦道。

门开了,门后站着一身白衣的孙汝。

“先生,方才我下棋了。”孙安锦对上孙汝的目光,一字一顿道。

孙汝双目微张了一下,随即恢复平淡,侧身让开门口,示意孙安锦进来说。孙安锦迈进书房,在孙汝方才读书的案前坐下。孙汝也坐回案边,等着孙安锦继续开口。

“先生,方才下棋时,我没有再想起娘。”孙安锦眼睛盯着孙汝案前摊开的古籍上的墨字,“其实,从去年开始,我看棋谱时就再不想起娘了。”

“我会不会是要忘了她了?”孙安锦犹豫片刻,又道。

“你今年多大?”孙汝问。

“十四了。”孙安锦回,并不意外孙汝不记得她的年岁。算来时间过得也快,就是仉清扬,也已经来了枣县三年了。

“十四,”孙汝喃喃着重复了一遍,才道,“要记得你娘,并非一定要用棋。”

“先生是说……”孙安锦隐约明白了一些,却也未能通透。

“用这里。”孙汝一根如玉的手指指向自己的脸。

孙安锦于是糊涂起来:“用脸?”

“用笑。”孙汝尝试着勾了勾嘴角,却并不像在笑,反而将孙安锦吓了个汗毛倒竖。

“先,先生不用勉强了,我明白了。”孙安锦赶紧别开视线,后怕地松了一口气。

于是孙汝收起了“笑容”,只是脸色似乎不大好看了。

孙安锦出了书房时,恰逢仉清扬从外面匆匆跑回来。一见孙安锦,仉清扬立刻奔了来,看住孙安锦,问她忽然离开的原因。

“那棋下得费神,我的头疼得受不住了,便先回来了。”孙安锦应付着解释,自然被仉清扬听出来是在说谎。

“那你快休息吧,天也不早了。”虽然听出孙安锦是在扯谎,仉清扬也没揭穿,只当是她现在不想告诉他。

孙安锦和仉清扬两人本以为棋局这事就算过去了,然而第二天一早,打算去买罗记买早膳的孙安锦一开院门,眼前立刻涌上来黑压压的人群。

“仉清扬仉公子可在?”冲在前面的一个人劈头盖脸地对着孙安锦问了一句,不等孙安锦回答,就要挤开站在门口的孙安锦闯进孙府。孙安锦纵然是惊讶不小,但反应确是迅速,立刻反手狠狠关上院门落锁,那人的鼻子险些被拍平。

“外面怎么了,吵吵闹闹的?”方醒的仉清扬听到动静,睡眼惺忪地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孙安锦听了门外的叫嚷声片刻,确认外面的人没打算破门而入,方才回过头来问仉清扬:“你欠人钱了?”

“没有啊!”仉清扬摇头。

“外面有好多人找你。”孙安锦指指门外。

仉清扬闻言也觉奇怪,抬脚走近门边,侧耳去听门外的叫嚷声。

“仉小公子,您昨日解了常青老人的玲珑棋局,口否与我们讲讲,那棋局如何解得?”听了半天,仉清扬才从嘈杂的人声中听清了一句。闻言,仉清扬回过头,看住孙安锦。

孙安锦没听清外面的人喊的是什么,莫名其妙地回看着仉清扬。

“昨日下棋的事,好像闹大了。”仉清扬说话时明显夹着些抱歉的意味。

于是孙安锦也明白过来,大约是昨日下的那一局能判断人是否有经天纬地之才的棋局被什么闲人传开了,如今人们都想一睹“天才少年”仉清扬的风采。

“这事你去解决。”孙安锦撂下一句话,转身回去自己的书房了。院中只剩仉清扬一个,仉清扬又转过头来,呆呆地看着大门。半晌,他鼓足了劲儿,朝门外大喊一句:

“诸位,解了棋局的不是我,是我姐姐孙安锦!”

外面的喧闹声有了一瞬间的沉寂,随即是更加热烈的呼声:

“仉公子!赏脸出来让我们看一眼嘛!”

“是啊是啊,仉公子,出来讲讲你是怎么解的棋局嘛!”

仉清扬发觉根本没有人理自己的喊话,站在院内欲哭无泪。孙安锦则是在书房也听到了外面的喊声,忽然就想起传奇本子里那些纨绔子弟喊花楼姑娘出来时说的话来,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不出片刻,这声音就惊动了正在书房看书的孙汝。孙汝将翻窗支起,向着院门的方向望去,正好对上仉清扬求助的目光。

孙汝看看仉清扬,又看看身前案上摆着的一壶茶,犹豫片刻后默默将窗子放下,选择了继续陪着茶在屋子里看书。

仉清扬站在院中,只觉得清晨的风真凉爽。

出乎孙安锦意料的是,这次枣县人对仉清扬格外执着,如今已过去了三天了,堵在门口的人仍不见少。好在他们倒是没从天亮堵到天黑,否则孙府就要断了粮了。

第四日清晨,门外又传来熙攘的人群汇集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孙安锦想。

“姐……”仉清扬揉着眼睛从房间的窗子里探出头来,他对这人群声音适应得倒快,“还早呢,再睡会儿……”

“卯正三刻了,该起了。”孙安锦回过身来,对仉清扬灿然一笑,仿佛晨露映光。

这一笑却让仉清扬的睡意顿时去了大半。

“姐?”仉清扬知道孙安锦每次这么笑都没好事,立刻警醒提防。

“起吧,不早了。”孙安锦一边笑着,一边向仉清扬的窗子缓缓移步过来,倒真有几分巧笑倩兮、莲步轻移的意思。仉清扬却只是愈发惊慌,向后仰着身体,只想要将窗子推上。

“躲什么?靠近点儿!”孙安锦走到窗前,却发觉仉清扬后仰着身体,离自己越来越远,于是也不再装作亲切,变脸似的换了副凌人脸孔。仉清扬一个激灵,忙将身体朝窗口靠过来。

“你一会儿收拾收拾,出去,这样说……”孙安锦贴近仉清扬耳边,轻声嘱咐着。不远处孙汝书房的翻窗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同样被人声吵醒的孙汝看到两个孩子在耳语,微微愣了愣,随后又悄无声息地关上了窗。

少顷,仉清扬穿戴妥当,面色沉重地在孙安锦笑盈盈的注视下推门。

门外的人听到了木门被推开时发出的沉闷声响,忽然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齐齐盯着两扇木门间缓缓扩大的缝隙,唯恐是等得久了出现了幻觉。

门打开了,仉清扬深吸一口气,抬脚迈出孙府。

“仉公子!”沉寂过后,终于,一个人率先喊了出来。

“仉公子!仉公子!”四下里于是跟着起了一片喊声,直喊得仉清扬想往后退步回去孙府。

“咳——”仉清扬脚下方才一动,身后响起孙安锦的一声轻咳。仉清扬将将收住脚步。

“诸位——”仉清扬勉强定住心神,想起方才孙安锦说的话,于是照搬出来,“不才仉清扬,劳诸位挂心,甚是过意不去,今日不才便为诸位讲一讲那‘玲珑棋局’的解法——”

“好!”人群里立刻有人欢呼。

仉清扬将手伸进袖袋里,掏出份泛黄的纸卷,举过头顶,顿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那纸卷上。

“不瞒各位,‘玲珑棋局’的解法就在这上!今日不才便将它送与……”仉清扬说着,环顾四下,找出个看着壮实能跑的,猛地将纸卷塞到那人手上,“送与这位仁兄了!”说罢,仉清扬一转身,迅速回去孙府,“砰”地一下关上门。

门外的人被这变故惊得一时找不着北了,直到有人喊了一声:“那傻大个儿跑了!”众人这才纷纷醒悟,人群拥挤着去追那接了仉清扬的纸卷后跑走的壮汉。孙府门口这下可清静了。

“姐,他们都走了。”仉清扬扒着门缝儿朝外看。

“好了,读书去吧。”孙安锦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要回去自己的书房。

“姐,等一下!”仉清扬叫住孙安锦。

孙安锦站住,回头,感到莫名其妙地看着仉清扬。

“姐,那棋局不是我解的,”仉清扬垂着手臂,袖子下的手紧紧拽着衣角,“应该和他们说明白,是姐你解了……”

“这事不要再提,”出乎仉清扬意料的是,孙安锦用一种近乎冷酷的声音打断了他,“记住,棋局是你解的。”

仉清扬呆怔片刻,只觉得眼前的孙安锦不是平日里那个平易恬然的孙安锦,而是个高高在上的统领。

“是。”半晌,仉清扬应了一声。

孙安锦这才又抬脚回去了自己的书房。经天纬地之才吗?无论是不是真的,都不能出现在她的身上。孙安锦勾起嘴角,挂起一个不给任何人看的毫无笑意的笑来。

只是此时此刻,孙府里却还有个孙安锦和仉清扬都不知道的来客。

“那两个孩子都不错,”苍老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尤其那个小子,很识大体。”

“安锦得罪你了?”孙汝淡淡地接上一句。

“那孩子,”苍老的声音复又响起,这次没了什么笑意,“你竟敢把她带在身边……罢了,你也大了,自己做主吧。”说完,叹了一口气。

“恭送师兄。”孙如下了逐客令。

“你这小子!”这次那苍老的声音里多了丝无可奈何,“好罢,此处不留人,我走便是。”

少顷,孙汝的书房恢复沉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玲珑棋局(下)

2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