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恶作剧

第27章 恶作剧

夜,灯火已歇。枯枝野草勾勒出来的孙府承受着凉风吹骋。安居阁墙边半人高的枯草猛烈地晃动几下,又归附于凉风的节奏。

窗开了,窗棂撑着窗纸,复又一声不吭地合上了。

黑暗中寒光一闪,映着的是月的清寒。

“听说,走窗子的,是死人呢。”少女清甜的声音忽然在门边响起。

烛火闪了闪,亮起来,灯光晕黄了屋子,蔓延到床边。

床边站着的人影定了定,缓缓回身,正是几日前拉着仉清扬下棋的老头儿。

“老人家,原来是个‘鬼差’么?”孙安锦吹灭了火折子,擎起烛灯,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妆台前,将烛灯放在自己的左手边,面朝老人坐在了妆凳上。

老人看着她一步步走近自己,甚至在离自己仅几步的妆台前坐下,白须动了动,勾起个轻蔑的笑来——娃娃胆子够大,只是不要后悔才好。

“听说鬼差勾魂是用铁链子的,”孙安锦坐得端庄优雅,对着老人轻笑,“老人家怎么是用匕首?”

老人闻言,呵呵一笑,将藏在身后的匕首拿到身前,另一只手从身侧摸了鞘,两臂端到与眼同高的位置,当着孙安锦的面,缓缓将匕首插回鞘中。

“多谢老人家。”孙安锦含笑点头。

“娃娃,我知道你是个聪明的,”老人收起匕首,“离开孙家,我不再难为你。”

孙安锦闻言,低头嗤笑一声,复又抬起头对老人道:“老人家,你我非亲非故,为何要赶我出孙家呀?”

“哼,”老人冷哼一声,话里容不下半丝商量,“今日时辰已晚,我也不用你现在就走,最迟三日后,别让我在孙家再看到你。”

“老人家说这话是为了什么?”孙安锦眯起眼睛,对着老人歪过头,一副好奇神情,但却是嘲讽多于疑问,“为了我爹?为了孙家?还是——为了常青山?”话到最后,已经有了一丝阴邪狠戾的意味。

老人闻言微怔,终于像是叹了一口气,垂下头冷笑道:“果然是明家的种,能耐得很。”

“老人家才是厉害,不愧是常青老人的大弟子,”孙安锦不理睬老人话中对南梁皇室的鄙夷,站起来对老人拱手示意,“比起我那位师叔,真是果断勇武得多了。”

“只是——”话至一半,孙安锦忽然转了调子,对着老人的笑脸多了几分真意,“这爱吓唬人的毛病,师伯真是和师叔如出一辙。”说着,目光转向门口,果然看见孙汝因躲闪不及而露出的一片白色衣角。

“哈哈!”老人闻言,顿时抚掌大笑,“妙啊,这丫头!师弟,你还不进来?”话音刚落,孙汝便从门外进了来。

“先生。”孙安锦对孙汝恭敬一礼。孙汝颔首,算是回应。

“仉清扬不在外面?”孙安锦朝孙汝身后看去,不见人影,奇怪道。

“那小子,昨夜被我吓得不轻,今天本想来看你的笑话,不想却被比下去了!”老人捋着胡须笑道,“想来是不好意思进来了。”

门外的仉清扬闻言,这才扭扭捏捏地进了门,心不甘情不愿似的对老人一礼,叫了声“师伯”。

“丫头,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老人看着仉清扬气鼓鼓的样子,心里好笑,伸出手掌在他的头上抚了抚,却也没忘了问孙安锦话。

“老人家前几日摆的‘玲珑棋局’,是从常青山的棋谱里变来的。常青山的棋谱从不外传,老人家是故意让我们知道身份,”孙安锦笑笑,解释道,“昨日帮先生收拾茶具,见桌上有两只茶盏,便知道是来过客人了,”说到这里,孙安锦目光从孙汝身上经过,又回来对着老人,“先生从不在书房会客,能到了先生的书房还不被我和清扬发现的,定是与先生相熟且对孙府熟悉之人。之前听师叔说常青老人的嫡传弟子共有三人,师伯在师叔上山前就已经出师了,想来年岁该是和师叔相差不少。”

“再加上——”孙安锦视线移到老人腰间挂着的匕首,“老人家方才将匕首举到晚辈眼前时,匕首尚映出了门口的先生和清扬。”说着,孙安锦忍不住笑出声来,慌忙掩了唇免得自己在长辈面前失态。当时通过匕首反光看到仉清扬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别提多可笑了。

“可是,姐,你真的没有一点害怕?”仉清扬在一旁不甘心道。昨夜他可是被师父和师伯两个联手吓了个半死。

孙安锦沉默一瞬,道:“本来是有些怕的,所以才把烛灯放到了妆台上,把影子投到窗纸上,想着或许你们能看见。”

“我就说这丫头心眼儿多,”老人点头,对孙汝道,复又转回来看向孙安锦,“但若是真有贼人进来,你这法子未免冒险。”

“那么,晚辈就只有这一招了,”孙安锦无奈地笑笑,从袖袋里掏出只银质的小盒子来,正是从前百一叶送给她的防身武器,“幸亏从师伯的匕首尚看到了先生和清扬,否则多少要闹出些事来。”

“这是……”小银盒一出现,老人顿时失了笑,从孙安锦手中拿过银盒,放在掌心仔细察看。

“是我的好友送与我的。”孙安锦道,“是个小机关,师伯可小心些。”

“你的好友可是李家人?”老人问。

孙安锦愣了愣,随后想到李家生意遍天下,被常青山的弟子知道也没甚意外的,便应了一声“是”。

“那家人可是男的姓李,女的姓百?”老人追问。

“是。”孙安锦点头。

老人于是沉默下去,一双眼埋没在花白的长眉下。室内陷入沉寂,静默像要压死人。

“好了,不早了,休息吧。”孙汝出来打圆场,推着仉清扬走到门边,回首示意老人也离开孙安锦的房间。老人也没他话,只是没有把小银盒还给孙安锦。孙安锦自然不会去要,毕竟那是她的师伯,她不好开口的。

老人第二天凌晨就走了,临走前将银盒给了孙汝,请他帮忙转交给孙安锦。孙安锦从孙汝那里领回盒子时,无语地想着,难道在凌晨出发是常青山人的规矩?

孙安锦一拿到银盒,就感觉到分量不对了,只是当着孙汝的面也不好细细察看,只得匆匆离开了孙汝的书房,回去自己的房间再细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恶作剧

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