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鸦叫

第28章 鸦叫

孙安锦回去自己房间后,小心翼翼地将银盒放在临窗的案上,生怕一个磕碰触发了这个本就不稳固的机关。出人意料的是,盒子触碰桌面时并没有像过去一样发出弦绷紧的声音,而是安安静静地落在了桌上。

难道师伯是将这东西改造了?孙安锦疑惑。

正想着,那银盒忽然又有了动静。孙安锦怔了怔,赶紧退远了些。银盒自己“噼噼啪啪”轻响一阵后,“咔”地一声弹出个更小的银色盒子来。孙安锦站在一旁等了一会儿,确认那银盒不会再有反应,这才又靠了过去。

银盒里弹出的小银盒是无盖的,像个小抽屉,里面铺着一层细密的黑色粉末。孙安锦不晓得那是什么,自然更不敢用手去碰。寻思半晌,她还是决定去请孙汝来看看这盒子。

“似乎是木炭,”难得孙汝也有不确定的时候,“只是还混着些硝。这东西先放在我这里。”说完,孙汝迅速将盒子装回去、拿走了。孙安锦自然没有异议,更何况还听到了硝的存在。

几日后,近端午的时候,孙安锦收到了百一叶从京城寄来的信。百一叶在信上除了与孙安锦说些女孩子之间的体己话,还说想要从孙安锦这里求一幅画枣县的画。孙安锦想着百一叶也许是思乡了,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东奔西跑地作画,最后做出一副枣县夏日图来给百一叶寄了过去。

又几日后,京城八面楼里,四个少年公子在堂里悬着的一幅图前停住脚步。其中一个着青莲色衣服的更是拧起了眉毛,看起来像是这画让他极为困惑。

“穆兄认得这画?”站在他身后矮了他半个头的瘦削少年公子问道,“画得不错,尤其孩童嬉水这里,最是传神。”说着,手里的折扇指向画的一角。

“是认识这画师吧?”四人中穿玄色衣服的那个细看着画,似乎是瞧出了什么名堂,目光一侧,看向身边的穆云深,“这笔法,酷似你府上那一幅雨打梨花图。”

“霁瑞,你能不能别总动你的眼睛?”站在长孙霁瑞身后的许忱打了个寒战,“看着像个姑娘家的在送秋波。”

于是长孙霁瑞回过头来对着许忱灿然一笑,眼波流转,情意绵绵。许忱又是一个寒战,吓得后退一步,险些撞了跑堂的小二。长孙霁瑞似乎觉得好玩,一步步朝许忱逼过来,许忱连连后退。

“没什么,该是认错了。”穆云深却在这时收回目光,负手往楼上走去。王异尘叫了还在“纠缠不清”的长孙霁瑞和许忱两人,自己也跟着上楼去了。

“唉,作这画的画师估计要了不得了,一下得了几个公子的赞誉。”堂里坐着的其他客人议论纷纷。

“可不是,赶紧问问掌柜的这画从哪里来的,去求上几幅。”

“哎,小掌柜,”有人对着正站在柜台后面打算盘的少女招手,“那画从哪里来的?”

少女抬起头,凤目只一瞟那人,回了一句“朋友那里得来的”。

“小掌柜,你这可就不对了,”那人挑挑眉,语气里颇有几分轻蔑玩弄的意思,“做生意,得用笑脸,知道不?”

那少女拨算盘的手顿了顿,又抬起头来,对那人甜甜一笑,当真是豆蔻少女才有的烂漫,仿佛春阳下花朵齐绽,直叫那人看得呆了。

“客人说的是,”少女笑意盈盈,说出来的话似乎也柔情脉脉,“只是若要有姑娘陪笑,客人这一桌菜可就要翻上一倍的价钱。”说着,少女拍拍手,立刻从后面出来了几个美貌女子,对着少女服了服身。

“这位客官想看笑脸,你们且去陪着吧,”少女对那几个美貌女子吩咐道,“赚着什么,算你们自己的。”

话音刚落,原本有些慵懒的几个女子立刻来了精神,柔着藕臂百媚千娇地朝那人靠了过去。那人转身想跑,却被一个其中一个女子拦了回来。

“诸位可还有想要看小女子笑的?”少女环视堂内,笑意盈盈。原本打算看个热闹的众人纷纷低下头去,大口大口扒着碗里的饭菜。一时之间,堂内只剩那几个美貌女子的娇笑声。低头扒饭的人里有几个悄悄地斜了眼睛去看,不巧正对上其中一个美貌女子的目光。那女子嫣然一笑,轻飘飘地过了去。

柜台后的少女早已低下头去,继续拨弄算盘。

楼上的雅间里,四个少年公子已经入座,点好了菜肴。

“云深,那画当真不是?”长孙霁瑞笑着问坐在旁边位置上的穆云深。

“自然不是,”穆云深饮了一口茶水,淡淡道,“听书那位如今已经是个痴傻的了,怎么可能作画?”

“那位?哪位?”许忱听得迷迷糊糊的。

“是惠敏公主吧?”王异尘接口道,“穆兄曾经去画苑学画,该是见过公主的。”

“正是。”长孙霁瑞对王异尘点头。

“的确见过,还说过两句话。”穆云深将茶盏放回桌上,似乎不想再谈这个话题,“过几日北疆的魏小将军回来京城,你们可要去迎?”

王异尘歪头疑惑道:“皇上不是已经把这件事交由你负责了?还要我们去?”

“全看你们想不想见这位北疆的小将军。”穆云深回道。

“自然要见!”许忱迫不及待道,“我早就想见他了!”

王异尘摇头:“我就不去了,我对武道兵法一窍不通,怕是和那小将军说不上什么话。”

只剩下长孙霁瑞没有表态,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长孙霁瑞。

“自然要去,”长孙霁瑞见几人都在看自己,笑道,“听闻镇远将军的独子十四岁就能带兵,这样的天才怎能不见?”

“姐,北疆的镇远小将军你听过没有?”同一时间,从西市买了吃食回来的仉清扬一边将碗筷摆在院中的石桌上,一边同坐在一旁看书的孙安锦说话。

“没,是最近新出名的什么人?”孙安锦翻了一页书,头也不抬。

“我听人说,是个十四岁就会带兵的,如今被人叫成‘小战神’呢。”仉清扬将自己方才从西市听来的话告诉孙安锦。

孙安锦闻言扬了扬眉,视线却依然不离书本:“是吗?那还真是挺厉害的。”

仉清扬含糊地应了一声,又道:“师父说今日不回来吃了。”

“哦?”这次,孙安锦立刻抬起了头,看住仉清扬,“他怎么说?”

今日晌午时分,孙安锦是在自己房里犯瞌睡时隐约听见外面有孙汝和仉清扬的说话声的,不想竟是向来深居简出的孙汝出门了。

“师父说是去见一个老朋友。”仉清扬答。

闻言,孙安锦又挑了挑眉。孙汝的老朋友?真想不到他那样一个整天窝在家里的人还会有老朋友。

日头斜到远处的屋檐后去了,几只鸦对着它唱了几声。

“都说乌鸦叫凶。”孙安锦忽然来了一句。

“在我家那边,乌鸦可是喜庆的。”仉清扬接了一句。

二人再无话,各自执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鸦叫

2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