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

即将过年了,京城书院里因着回来了一位“大人物”,也是忙出了一派年节的热闹喜庆氛围。书院的莫管事领着几个能干的伙计将书院里的碧和院、温玉院以及梨华院都细细打扫了一番。

京城书院极大,从前也是极富盛名,那时候京城里的一些达官贵族甚至跑遍京城走遍关系、千方百计地将自家的少爷们送进京城书院。皇家对这京城书院也是极为重视,每年下令拨给书院的银子数目也是足以让当时的度支尚书头疼了。那时京城书院几乎日日都有名家大师讲学,来往具是青年才俊、风流名士,书院中人所论不是家国大事便是高深学问;便是当个洒扫小厮,也是寒门子弟想法设法才能讨来的能入书院的法子。

当年书院的盛况,莫管事是亲眼目睹的。可惜自七年前孙汝离开后,京城书院就被新帝明湛下令废弃,书院中的学生全部通过考核转入太学。不少名士纷纷散去,各自归隐,京城好学之风甚至一度衰弱。

莫管事站在书院正中的俯仰楼楼前的院中,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捋着半白的胡须,观望着院中忙碌的小厮和侍女们。孙先生回来了,这书院,不知还能不能回去从前的盛况。

“爹爹,爹爹!”院门外跑进一个粉白衣裙的女孩儿,蹦蹦跳跳,活泼可爱。莫管事见了,略有忧虑的神情放松下来,俯下身去张开双臂,抱住扑过来的女儿。

“爹爹!你做什么呢?让我好找!”莫瑜扑在莫管事怀里,小女儿娇态尽显,撒娇道。

“眼看就是年节了,书院里的活儿可不少。”莫管事笑答,又见女儿是一人过来,便问,“你阿姐呢?”

莫瑜将头从她爹怀里抬起,嘟着嘴闹别扭道:“说是要照顾那个新来的什么孙小姐!她这是当小丫鬟上瘾了!”

“莫要对孙小姐不敬。”莫管事闻言,却是板起了脸教训道。莫瑜见爹爹变脸,立刻也收起了先前的娇气,乖乖站到了一旁。

莫管事原本还要再教训两句,但见这个平日里不老实的女儿此刻一副委屈乖顺的模样,倒也硬不起心肠来了。纠结一番后,莫管事最终又换回了笑脸,对莫瑜道:“孙先生是位了不起的,咱们给人家做事,不可议论人家。”

莫瑜垂下头,悄悄吐了吐舌头,嘟囔了一个“是”。

而另一边的梨华院中,孙安锦呆立在院门口,看着院门外站着的少女——凤目,高鼻,丹朱唇;头上高高地挽着少女发髻,银钗上坠着白玉珠;身着上好的樱色绫罗衣裙,臂间挽着薄纱罗披帛,裙裾下若隐若现一双精巧的绣鞋。孙安锦呆看了半晌,终于在少女扑过来抱住她时叫出了少女的名字:

“一叶?!”

“安锦!”百一叶扑过来一把抱住孙安锦,孙安锦身旁站着的绮罗慌忙退开两步,唯恐沾上了这个“疯丫头”的疯癫。

“我听说你也来京城了,就赶紧过来了!”百一叶松开孙安锦,盯着孙安锦的面孔看了又看,把孙安锦瞧得有些别扭起来。

“好了,进来坐吧,”孙安锦转过身去,示意百一叶到屋里来坐,百一叶顿了顿,抬脚向着屋子走去。

“你这院里的树怎么不精神了?”百一叶看着梨华院中的几棵“病梨树”,问道。

孙安锦笑道:“天气凉,怎么精神?”只是在她的印象里,这梨华院中的梨树在夏季里也确实是不怎么精神的,不过现下她也不必与百一叶多说。

绮罗让两个护院退回各自的位置,自己则跟在了两个女孩儿后面,一双细眼盯着百一叶,像是鹰盯住了猎物。

孙安锦察觉到绮罗跟在后面,回过身来对她道:“你不必跟着了,我们说些体己话,不会有什么事。”

“小姐,奴婢跟着,若是小姐有什么吩咐,奴婢也好马上去办啊。”绮罗明显不愿意离开,扁着薄唇,细目瞥到一边,两手在身前交叠着揉搓衣袖。孙安锦挑眉,她倒不知道自己在这院子里说话是这样没份量的。

“那你去给我们沏壶茶吧,”不等孙安锦有所反应,百一叶已经回过头来,抢在孙安锦前面对绮罗道,“我听说京城书院里好茶极多,你可不能拿什么东西随便应付客人。”

绮罗没想到这个姓百的小姐这般不见外,竟吩咐到她的头上来了,然而她隐约知道这小姐来头不小,于是抬头看向孙安锦,希望她这个当主人的能将百一叶的吩咐收回去。

“是了,我爹那里本就有不少好茶,”孙安锦却是笑笑,顺着百一叶的话道,“我记得他那里有上好的雀舌,绮罗,你去讨些过来吧。”

绮罗看着孙安锦面上和善的笑容,心却没来由地乱跳了一拍,嘴唇一哆嗦,一个“好”字便出来了。等到她再回神时,两个女孩已经进了屋子了。

原本候在门边的莫瑾将房门轻轻合上后,转过头来,冷冷地瞥了绮罗一眼,稚气未脱的小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这里有我呢,还不快去?”绮罗闻言慌忙低下头,缩了缩身子,应了一声,转头快步走开了。

屋内,孙安锦站在门板后,不动声色地听清了屋外的一切动静。百一叶已经坐在了屋内的红木圆桌旁,饶有兴致地拿起桌上摆着的糕点塞进嘴里。

孙安锦听到外面再没有动静,这才从门旁走到了桌子旁坐下,笑眯眯地对百一叶道:“还没问你呢,你在京城过得怎么样?住在哪里?跟着你二叔学些什么?”

百一叶口中塞着糕点,呜呜噜噜地说了半天,孙安锦一个字也没听清,倒是察觉到了百一叶还需要一壶水。孙安锦将桌上摆着的水壶向百一叶面前推了推。

百一叶提起水壶倒出一杯水,仰头咽下后终于缓过气来。

“不错不错,这糕点是哪个厨子做的?我得把他请到八面楼去!”百一叶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算是挖墙脚吗?”孙安锦眨眨眼睛。

“不算不算,”百一叶笑着摆手,眼里闪过一丝商人的狡黠,“我只是请他一天去八面楼做两个时辰的糕点,其余时间,他还是在你们孙府做饭!”

孙安锦闻言,垂眸笑笑,道:“这你可要问他自己了,现下这人估摸着还在我这梨华院的厨房呢。”

“真的?”百一叶闻言从木凳上跳起,抬脚就要往屋外走,走到门口,忽然又觉得不对,悻悻地坐回到圆桌旁。

“怎的回来了?”孙安锦倚着桌子,托腮笑着看她。

“不急,不急,我还是先与你叙叙旧。”百一叶道。

孙安锦扑哧一笑,道:“好了,不必这样,不如咱们一起去找那厨子,正好我也见见他,看他是什么样子。”说着,孙安锦从椅子上站起。百一叶闻言眼睛一亮,立刻就跑到了门边要打开门。孙安锦含笑望着百一叶,正要开口调侃一两句,忽然听到了门外一阵细微的响动。

“慢着!”孙安锦快步走到门边,按住百一叶要开门的手。

“怎么?”百一叶疑惑地转过头来望着孙安锦。

孙安锦侧耳听了一阵,门外却再无任何响动。孙安锦不禁皱了皱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章

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