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默契

第44章 默契

自从孙安锦进入书院念书,她的名字便在京城的大街小巷传开了。这个年代虽说女子读书识字不是稀罕事,但同男子一起在书院念书,全京城也就只有上官姐妹和孙安锦了。

“要我说,就是因为那个孙小姐是孙院首的千金,不然书院里哪有她的地方!”京城最大的酒楼八面楼里,这样的闲话这几日里不知响起过多少次,“念几天,管她认得几个字,都能被叫一声‘才女’!”

“人家生得好,你还不让人家有个好爹了?”

“去去去,你才嫉妒……”

“啪,啪!”柜台后的百一叶狠狠地拨了两下算盘上的算珠,算珠撞击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可惜掉落进嘈杂的八面楼大堂里,找不见一点痕迹。百一叶将算盘整个翻过来倒过去了几次,心中的烦闷却愈发上涌,索性扔了算盘,转身踏着木楼梯“咚咚”地跑上楼了。

“这小掌柜也够厉害的,一个姑娘家。”方才议论着孙安锦的两个闲人注意到百一叶的动静,话题就又换了一个。

“嘘,八面楼里,说人家的小掌柜!”另一个赶紧又将话题岔开。

且说孙安锦自从开始与仉清扬穆云深等人一同念书,便觉出事情有些不对来。

那日她与几人一同前往这几人平日里念书的清畅轩,一进门就见着屋子里孤孤单单在书案旁坐着一个少年。孙安锦只瞧见那少年的侧脸,隐约竟觉得那轮廓与身边的刘山有一丝相似。

“华业,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孙安锦正扭头想要再看一看刘山,刘山已经三步两步走到那少年身边了,“你瞧瞧,我们这次带来了谁?”

少年闻言回头,视线正好与孙安锦的视线相撞。只那一眼,孙安锦便认出了他是谁,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身后的穆云深轻轻扶住她。孙安锦感受到身后有人轻轻地推住自己,忽然定下神来,想要悄悄回头看时,那人却已经将手收回去了。

“这是……”那少年的眼神有些木然,望着孙安锦出声问道。

“这可是孙小姐!”刘山炫耀似的拔高了声音,“日后与咱们一同念书。”

那少年于是站起身来,朝着孙安锦点了点头。孙安锦望着他木然的神情,忽然疑惑起这人究竟是不是她方才认出的那人了,赶紧回了礼,只是平常的礼节。

“这位是太子殿下,”上官寸寸凑到孙安锦耳边,小声与她讲,“不过陛下和殿下的意思,大家都是同窗,不必时时讲那么多礼节。”这下孙安锦彻底确认了他的身份——的的确确就是自己从前那位堂兄、当今的太子明华业。

从前明华业与孙安锦、当时的太子明华俨一同玩耍过几次,但因为当时的王爷、如今的圣上常年驻守北疆,三人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当时孙安锦是极喜欢这位真性情又有些愣头青的堂兄的,喜欢他身上与宫中不同的自由率真的气息,如今再见到他,却只能从他的脸上瞧出“愣”,再没什么少年灵动了。

“人家孙小姐赏脸与你一起念书,你这是什么反应?”旁边的刘山没心没肺道,丝毫不怕什么“君臣”与“犯上”,仿佛在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同窗讲话,“好歹对人家说句话啊!难不成是因为元媛在,你不敢啊?”

“刘山你说什么呢!”上官元媛的脸立刻红透了,抬脚追着刘山就要打,“就你话多!你话多,你去说啊!不教华业点儿好!”

“和孙小姐说话怎么就不好了?孙小姐,元媛说你不是好人!”刘山一面四处逃窜,一面朝孙安锦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上官元媛的脸更红了,不知是跑的还是气的,“季天,帮我抓住他!今天我要好好教教他如何说话!”

魏季天得令,立刻一个箭步上前拦住逃窜的刘山,一手铁钳似的抓住刘山的胳膊,稍一用力,刘山立刻叫痛:“停手,停手!你怎么偏帮着她!”

“她比你弱!”魏季天回答得毫不犹豫。其余人除了孙安锦早已习惯了魏季天的行事准则:扶弱,哪个弱他帮哪个,这也是他为什么执着于照顾王异尘;然而孙安锦却是与他不熟,站在那里为他的这句话惊住了。

眼见着这三人又要闹成一团,孙汝径自走到自己的案边,将案上堆列的书整理了,清了清嗓子。原本闹成一团的三人齐齐扭头看向孙汝,下一秒又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撒了手,走到自己的案边坐好。其他看热闹的人也都向着自己的书案走去,唯独新来的孙安锦没有位置。

“叫莫管事添一个位置。”孙汝朝着门外吩咐。孙安锦扭头往门开看了看,空无一人。

“是。”正在这时,不知从哪个地方传出灵戈的声音。孙安锦恍然大悟,心想日后需得习惯身边有人跟着了。

书念了约半日,孙汝便走了,留下一班少年男女自修。穆云深、长孙霁瑞、王异尘、仉清扬四人围坐一起温书,魏季天拉着许忱要去院子里过招,刘山和明华业寻了个借口也跟着去院子里凑热闹,上官姐妹便与孙安锦闲聊。上官元媛在习字,只偶尔插一两句话,大多是上官寸寸在与孙安锦聊。孙安锦不过与上官寸寸聊了几句,便听出了她言语间对自己身世的探问之意,一面小心应付着,一面琢磨孙汝到底为何要将自己安排进这清畅轩。这几个少年明显就是为太子培养的心腹之臣,上官姐妹算是太子日后后宫里的人,但自己算是什么呢?

“安锦,你这玉佩好精致啊。”讲话间,上官寸寸似乎不经意地提起了孙安锦佩在腰间的梨花佩,“哪里来的,哪天我和姐姐也去问问。”

孙安锦警觉地望住上官寸寸的神情,除了平易近人的恬淡微笑,并没有任何异样。但她越是如此,孙安锦便越是警觉。

“是我爹给我的。”孙安锦答道,“我也不晓得哪里来的。”

“这样啊,”上官寸寸面上流露出遗憾的神情,转而又换回了和善面孔,“说不定是你爹娘的定情信物了。”

娘?孙安锦乍一听到这个字,仿佛是在耳边炸了一下,搭在案上的手紧了紧:“别说笑了,我不信你不晓得先生是我的养父。”

“啊,原来你不介意的,”上官寸寸低了低眉,一手轻轻按上孙安锦搭在案上的手,“我怕你不愿说这事,一直不敢提……”

“看得出先生对你很好。”上官元媛写完一个字,轻呼出一口气,道。

“这个自然,”孙安锦弯起眼,笑盈盈道,“我从前在家中没人照顾,幸亏有先生愿意管我。”

“你父母为何不管你?”上官寸寸蹙着眉,似是焦急地追问。

因为他们死了,孙安锦在心里默道,嘴上却是将孙家为她准备好的话讲了出来:“我爹娘帮着做生意,留我一人在家里,祖母年岁高了,只管得了我那位父母早逝的堂兄,对我是照顾不来了。我堂兄玩心重,有时与我玩耍没个轻重,那日不小心伤了我,恰好被先生看见了,先生便训了堂兄一顿,去祖母那里说要将我要过去。”

“感情还是英雄救美了?”上官元媛忽然调侃一句。

孙安锦和上官寸寸两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孙安锦佯装生气道:“去你的,什么英雄救美?写你的字去!”

“说到这写字,”上官元媛提着笔,对孙安锦道,“你来写一个给我看看,想来书院院首的千金一定是写得一手好字的。”

“书院院首?”孙安锦愣了愣,方才想起孙汝现在的身份,又想起他从前在枣县时的无所事事,忽然对书院的未来有了一丝担忧。

“怎么,还要润笔?”上官元媛拉过孙安锦的右手,将笔塞入她手中,“回头请你吃八面楼的招牌菜。”

八面楼?一叶……孙安锦抿了抿嘴,忽然有些好笑——怎么这上官姐妹的话全戳在自己心上?

孙安锦接过笔,想了想,写了自己的名字。上官姐妹在一旁看着,上官元媛倒是在夸,上官寸寸却是将眉毛拧了起来。

“写的什么样子,也给我们看看!”刘山和明华业在外头看得累了,走进来时正巧听到上官元媛夸孙安锦的字。

“你们来瞧,安锦这字倒是大气。”上官元媛招呼他们。刘山和明华业走了过来,低头去看孙安锦的字,二人却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瞧。

孙安锦看他们两个瞧得认真,正觉得这两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竟也懂得赏字,却忽然察觉到身后上官寸寸周身气场的凝重。再看面前这两个倒着看字的家伙,猛然醒悟——自己从前与皇兄一同习字,再加上她还曾帮皇兄抄书糊弄过太子太傅,两人的字迹十分相似。如今明华业成了太子,教书的先生说不定也是从前的太子太傅,字说不定练得也相似……这下可是坏了事了!

“华业,你看安锦这字是不是与你的有些像?”孙安锦正在心里暗叫不好,上官寸寸却已经开口了。孙安锦顿时身子一颤,冷汗直流。

“我瞧着不像啊,”好在明华业似乎于辨认字迹一道不算灵敏,孙安锦闻言正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却听到:“要说像,倒是极像废太子。”废太子,就是孙安锦的皇兄明华俨。孙安锦原本微微安下的心立刻又悬了起来。

“我来瞧瞧。”正在这时,几人之外又走来一人,却是穆云深。孙安锦看着他过来,从来没觉得他如现在这般伟岸。

“的确是像,”穆云深点点头,又道,“听说太子太傅从前于先生是同窗,看来练的是同样的碑帖了。”

“是呢,”孙安锦被穆云深点醒,忙笑盈盈地接道,“从前在枣县,别人总说我的字像男人的字,原来竟是与太子练了同样的碑帖了。”说着,向穆云深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穆云深微微一笑,孙安锦忽然觉得像是被光亮晃了一下。上官姐妹和刘山注意到了二人的交流,不约而同地愣了一愣。

当日几人各自回家前,上官姐妹和刘山分别把孙安锦和穆云深叫到一边。

“老实交代,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上官元媛直截了当。

“喂,你行啊,这么快就和孙小姐勾搭上了?”刘山依旧是一副欠扁的神情。

“是啊。”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难得孙安锦和穆云深两个还有如此默契。

这下问话的人都愣住了。

“他欠我一箱子名家画册。”

“我拿了她一箱子名家画册。”

“就只这样?”这次问话的人也有了默契。

“我猜他还不了那些画册了。”

“我不小心把画册丢了。”

“所以呢?”问话的人追问。

“他就欠我很多人情啊。”

“我得想办法还债啊。”

“那你怎么办?”又问。

“看他怎么还喽。”孙安锦笑盈盈道,说完,与二人告别,向着梨华院去了。

“想个一劳永逸不用还债的办法喽。”穆云深微笑,与刘山道别,回到府中。

上官姐妹面面相觑。刘山一个人抬头望天。

这俩人绝对有猫腻,三人纷纷想着,从未像今天这般有默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 默契

3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