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诗会请柬

第47章 诗会请柬

京城虽与枣县离得不远,但毕竟是南梁京城。临近年关时,全然是与枣县年关时不同的景象。枣县因为处在进出京城的必经之路上,临近年关时往来行人络绎不绝,罗记的生意也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只卖一天,便能让罗家母女俩维持三日生计了。

京城前几日里下了雪,梨华院的梨树上规规矩矩栖着积雪,这景象在枣县倒是少见。仉清扬从前在西南常青山住着,到了枣县也没见过这样的景象,倍感新奇,指着树上的积雪问孙安锦:“阿姐,这雪和树枝白的白、黑的黑,真好看。”

“这就是雾凇。”孙安锦笑着答道。

进了腊月,书院便停课了。一来,临近年关,哪里的事情都多,就如孙汝,这几日已忙得不见人了,据说是常常宿在宫中;二来,到底谁都要过年的,给书院的上上下下放个假,也好让大伙儿收拾收拾过个好年。书院这几日已经可以等同于“孙府”了,除了莫管事等便是以这里为家的老人儿,其他人早已领了年货、各回各家过年去了,因此,此时书院里的几乎都可算作是孙家的自己人。

有莫管事在,孙府过年所需的一切都不必孙安锦费心,孙安锦每日除了看梨花部的文书,便是在梨华院看看书作作画,倒也惬意。梨花部的新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大多数已经学会了如何搜集并上交梨花部需要的情报,孙安锦的工作量也随之少了一些,但是……

“催雪,去把俯仰楼的涂说给我叫来。”某日,孙安锦在夜半时分的烛灯昏黄下,阴沉着脸吩咐道。

一会儿的功夫,涂说跟在催雪身后来了。催雪进到孙安锦的屋内,涂说却是停在了房门外,扶着门框向里面探头。

“进来,做什么呢?”孙安锦看到这个正在探头探脑的小子就火大。

涂说这才一个跳步跳过门槛,进到屋内。

“你到梨花部多久了?”孙安锦沉着脸问。

“半年了。“涂说看着她的脸色,知道没好事,挤出一副委屈又可怜兮兮的表情回答道。

“这半年是谁教你做事的?”孙安锦冷漠地看着他的娃娃脸,无动于衷。

“没人,属下是无师自通、自学成才。”涂说小心地笑着。

“哦,是吗,那你还真是天才。”孙安锦灿然一笑,却叫涂说打了个寒颤。孙安锦将桌上的文书递给涂说,道:“你自己来读一读,你写了些什么?”

涂说双手接过文书,悄悄抬起眼看了孙安锦一眼,看到的还是那一张阴森森的温柔笑脸,慌忙低下头去翻开文书。

“‘腊月初三,皇后宫中的花面为了烤炭火盆烧焦了自己屁股上的一块毛……’”

涂说一面念着,一面留意孙安锦和催雪的神情,见孙安锦无奈扶额,催雪忍俊不禁,依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涂说,我问你,”孙安锦见他不开窍,坐直了身子,伸出手来示意涂说将文书交还给自己,“你可知晓梨花部的情报是用来做什么的?”

涂说将文书交给孙安锦,回答道:“搜集情报,交给小姐。”

孙安锦对他的回答还算满意,微微点头道:“既然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怎么就不想一想你家小姐我想要什么样的情报呢?”

“难道小姐不喜欢猫?”涂说果然“天资过人”,惊讶过后又将头低下去,道,“属下会找找皇后宫里有没有狗的。”

孙安锦彻底无语了。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家伙搜集皇后宫里的情报呢?他其实是被皇后买通了的吧?

“放心,他不是。”第二天,孙安锦和莫瑾说起涂说的事时,莫瑾斩钉截铁道,“以他的脑子,根本想不到这些。”说着,将涂说今日交上来的文书扫了一眼,果然又是些没用的消息,于是莫瑾干脆地将那份文书扔到了一边。

“梨花部当初怎么招了他进来?”孙安锦疑惑道。

“皇后宫里,不能有太聪明的人。”莫瑾回答道,似乎话中有话。

孙安锦没有说什么,继续翻阅堆积成山的文书,心里却不知不觉地冒出来一对姐妹。上官姐妹似乎与皇后走得很近,不知她们是不是聪明人呢?

其实若论相貌,上官元媛可以说是毫无出色之处,反倒是上官寸寸颇有几分弱柳扶风的姿态;若论性情,上官元媛直率自信,上官寸寸则城府更深、更适合深宫之中的生存之战。但是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上官元媛必然是未来的太子妃,而上官寸寸……孙安锦实在是想不出到底谁站在上官寸寸身边才最般配。

“小姐,仉少爷来了。”绮罗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今日天气严寒,孙安锦便命人将文书移来了梨华院,在自己屋内翻阅。莫瑾奉命辅助孙安锦一年光景,自然今日也来了梨华院。

“快请进来。”孙安锦将案上的梨花部文书压到书堆最底,道。

仉清扬从梨华院外进来,穿着厚重的冬装,走得费力。孙安锦从窗子望见他走得笨重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姐!”仉清扬恼火地嚷了一声。常青山四季如春,枣县气候也比京城养人,他还是第一次穿如此厚重的冬衣。

孙安锦咳了两声,止住笑意,对他道:“外面冷,快进来。”绮罗打开了房门,屋外的冷气立刻在门口成了白茫茫的雾气,奔涌进来。仉清扬跑跳两步,进了屋来。

这几日孙汝忙得不可开交,书院里的其他先生又都回家去了,孙安锦因着比仉清扬大两岁、多读了两年书,便成了仉清扬的“教书先生”。

仉清扬进来,绮罗立刻令两个丫头上前服侍他脱下大氅。仉清扬平日里甚少有侍女服侍,两个丫头一碰他,他立刻就红了脸。孙安锦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微微一笑,没说什么。

“姐,你看这个。”脱去大氅,仉清扬拿出一张裁得规规矩矩的纸,交给孙安锦。孙安锦接过来,一眼便知道这是一张请柬。

“诗会?听上去不错啊,”孙安锦看了看请柬上的内容,“冬日里,难得你们还能找到能曲水流觞的地方。”

这腊月里的诗会是京城里年年都有的,邀请的都是平日里有些声望的京城青年才俊,由一位王爷做东,在王府里与众人吟诗作对。以往都是由各个王爷轮流来办,但当今皇帝只有一位兄弟了,便只能由这位王爷来办。

“静王爷最好诗文山水,诗会办得据说是开国以来最好的。”莫瑾在一旁笑着补充道。

孙安锦对于这一位皇叔倒是没什么印象。这位静王爷与他的两位皇兄年龄差得多些,又不爱权术,喜好游山玩水。孙安锦尚在皇宫时,这位王爷不晓得在哪里游玩,等到他回来,宫变早已经结束了。也难怪他能活到现在,孙安锦暗自想着。

“我听云深兄提起过,”仉清扬想了想,道,“云深兄的长姐是静王妃,她让云深兄邀请阿姐你也过去凑个热闹。云深兄托我问问你的意思。”

孙安锦身形一顿。穆云深的姐姐是静王妃?还邀请她去诗会?

因为静王远离朝政,皇帝又不知为何对这个弟弟十分信任,故梨花部几乎没有与静王有关的消息报上来,孙安锦自然也对与静王相关的事知之甚少。

“云深兄说上官姐妹也被邀请了,”仉清扬怕孙安锦担心她自己会混在男人堆里,又补充道,“还有云深兄的妹妹,还有其他的京城闺秀……”说着说着,却不知为何红了脸。

孙安锦将他通红的面色瞧在眼里,忍不住打趣道:“‘京城闺秀’这四个字可真是被你说得韵味无穷,怎么,有意中人了?”

“没有,怎么可能!”仉清扬脸颊更红,立刻回嘴道。

孙安锦和莫瑾相视一笑,也不再打趣他,倒是他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脸色越来越红,到最后索性一个转身,出了房门。

“外面冷,穿上点儿!”孙安锦赶紧吩咐人拿着他的大氅追出去。

仉清扬离开后,孙安锦命人叫来催雪,又打发了附近的下人,只留莫瑾、催雪与自己说话。

“小姐唤奴婢来,可是为了衣服的事?”催雪本在为孙安锦筹备过年的新衣,忽然被唤了来,以为她是对自己的新衣有了什么新的想法。

孙安锦愣了愣,她倒是快忘了,过年是要有新衣的。一面暗暗庆幸府内有人打点,一面不忘了问正事,道:“京城腊月的诗会,你可知道些什么?”

催雪闻言立刻抬起头来看向孙安锦,脸上是藏不住的惊讶:“小姐受邀去参加诗会了吗?”随即又喃喃道,“也是,以小姐的年龄和身份,自然是要去的。”

听到这里,孙安锦忍不住问道:“我的年龄和身份怎么了?”

“小姐是京城书院院首的千金,又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催雪后面说了些什么,孙安锦全都没在意,只“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一句在她脑内回响。是了,自己过了年就是十五了,照常来说是要及笄了。但是……但是……眼下自己掌管着梨花部,又有自己那个不能为人知晓的身世,甚至自己也还有想要做的事,难道就这样开始谈婚论嫁了吗?

“……所以小姐您一定要好好准备,这关乎您日后在京城的身份地位。”催雪说完一番话,发觉孙安锦在走神,拔高了声音唤道,“小姐!”

孙安锦一惊,立刻回神,对上催雪恨铁不成钢的神情,抱歉地笑笑。

“左右诗会定在腊月中旬,还有旬日,姑姑不必太紧张了。”莫瑾帮着孙安锦说话。

“小姐若是要去诗会,就得再备一身行头……”催雪却已经听不进其他话,自顾自地念叨,“穿什么颜色好呢?不能太艳,也不能太清淡……”

孙安锦和莫瑾相视一笑,笑容里都有几分无奈的意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章 诗会请柬

3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