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愿长华

第7章 愿长华

枣县的人原本以为百世华只能招个入赘的夫婿,守着李家过一辈子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一个京城贵族到了枣县,上门提亲,李家答应了!这下百世华去了京城,李家这家大业大的,不可能交给一个对持家一窍不通的二小姐和一个半大孩子三小姐看管。李家万贯家财将何去何从,一时成了枣县人热议的话题。

孙安锦一路听着闲人东侃西侃,有的说李老爷要从别家收养义子,有的说李老爷要给二小姐招个精明的夫婿。孙安锦听着,实在提不起什么驻足听下去的兴趣。将别人家的家事当作闲话来谈,真是让人厌烦,这样想着,孙安锦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往李家走去。

李府里的人个个忙碌,都在为大小姐的婚事准备。下人们一边做着活儿一边笑谈大小姐的婚事,年轻的丫鬟们还互相打趣着姐妹心中对如意郎君的幻想。红绸花球虽还没挂上,但喜气洋洋的氛围已足够让李家像一锅即将沸腾的水了。孙安锦看着几个和自己同龄的丫鬟抱着各式珍奇簇拥着百世华走来,忽然有些恍惚——当初娘入宫,府里也是这般景象吗?

“小安锦,”百世华注意到站在廊下发呆的孙安锦,附身向身边围着的小丫鬟吩咐了几句,独自走了过来,“小叶该是在我房里看嫁衣呢,你要找她吗?”

孙安锦仰头看着百世华。百世华容貌极美,美得让人愿意一天什么都不做,只静静看着她。

“小安锦?”百世华看出孙安锦在盯着自己发呆,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孙安锦眨眨眼,方才回神。

“我刚见过一叶了,”孙安锦发觉自己竟盯着百世华出神了,不由有些尴尬,“我是来找长姐的。”

孙安锦与百一叶关系极好,在李家走动得多了,百世华便让她直接称自己为“长姐”。孙安锦没有姐姐,第一次听到这话时眼眶一热,险些哭出来。

“找我?”百世华显然很是惊讶。

“我有话要问长姐。”孙安锦目光坚定。

几年的相处,百世华也隐约知道孙安锦这孩子不简单,只是稍作犹豫,便屏退了附近的下人,给孙安锦和自己留出说话的空间。

“长姐为何答应了?”孙安锦开口便问出了自己最想不通的问题。几日前她从百一叶那里得知这门婚事,当日便同她一起来李府想问百世华的意思。二人刚走近百世华的房间,就听到百世华同李老爷说自己同意这门亲事。因着长姐的意愿,百一叶也没再闹,一心一意帮着置办长姐的嫁妆。然而孙安锦却想不明白,百世华为何答应得如此痛快,甘愿终老深宫。

百世华闻言,轻轻笑了,如花苞在一瞬之间轻绽。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百世华俯下身来,轻轻抚了抚孙安锦的脸,“小安锦一样,以后会嫁人的。”

孙安锦凝视着百世华的眼。那双眼里除了长姐望着幼妹时的关爱,还有更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长姐走了以后,你可要帮长姐照顾小叶。”百世华看着孙安锦,似乎犹豫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

孙安锦自然觉出这话有些不对,可一时也说不出哪里不对来,只得点头应下。想了想,又道:“一叶很好,哪里需要我照顾?”

百世华身形一顿,缓缓站直,目光投向庭中的假石,却没有在看那假石。

“她还小,遇事容易慌,”百世华语气里有些无可奈何,“你心思细,可要帮着她些。”

孙安锦听得一头雾水,本想再问,但见百世华神色黯淡,只得应道:“是,我一定尽我所能地帮她。”

百世华得了答复,终于向着那假石所在的方向露出个安心的笑来。孙安锦望着那个笑容,知道今日这个承诺自己这辈子是忘不了了。

三日后,百世华出嫁。那日枣县十室九空,人人都想看一眼天下最美的新嫁娘。孙安锦由陈阿四拉着挤进人群,一直挤到最前面,一抬头,便是走在毡席上一身艳红嫁衣的百世华。百世华步步生莲,一步一步稳稳向前踏着。孙安锦注视着她走过自己眼前,目光又追随着那一抹拖到地上的艳红裙裾直到那被人群淹没的远方。孙安锦忽然想着,那样艳的红色,即使穿着它的人已鲜血淋漓,大概也不会有谁知道吧。

“喂,安锦,你还要不要看了,我带你去追啊?”眼看着百世华的身影淡出视线,陈阿四拽了拽孙安锦的衣袖。

孙安锦缓缓收回目光,垂下头。去追吗?追上了又如何呢?

“喂,安锦?”陈阿四以为她是舍不得百世华,难过了,拽起她就要继续往人群里挤,“走,我带你去看!”

“不用了。”孙安锦站着不动。陈阿四回头望着她,听出了她声音的哽咽。然而他不会安慰人,只能傻傻地站着,手足无措地望着孙安锦。

别人的喧嚣似乎渐渐远离了,人群里静止着的两个孩子却听不到。

“走吧,听说方记今日还是开着的,”不知过去多久,孙安锦忽然抬头,眼里并无泪光,朝陈阿四微笑一下,“咱们去尝尝新出的糕,今日总不会有人抢了。”

陈阿四盯着孙安锦的面孔,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没找着一丝哭过的痕迹,方才放下心来。

“走吧,我去叫上阿六。”陈阿四拉起孙安锦,进出人群。

二人跑出几步,孙安锦忍不住回头。他们刚站着的地方已经被人群挤没,只能看见一张张喜悦的面庞。那边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依稀传来一句句吉祥话。孙安锦忽然笑笑,回过头,追上又停下步子等她的陈阿四。

是啊,今天应该是个大喜的日子啊。

几天后,孙安锦站在李府门口,望着李府大门上书着“财源茂盛”四个大字的匾,犹豫着要不要去叩门。算起来,她和百一叶起码有十天没见了。

自从百世华大婚,百一叶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孙安锦本以为她是不愿意看到长姐出嫁,故在大婚那日没有露面,在大婚后的那几天里也没有出府。可谁料十天过去了,她居然还是连学堂都不去,甚至一丝消息也没有。

“孙小姐,要不小的去通报一声?”门口的守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孙府的小姐以前进李府就跟进自己家一样,怎么今天磨蹭了一刻钟了还不进去?

“不用,不用。”孙安锦赶忙阻止。其实她今天来也是有求于李家,要不然也不会犹豫着不敢进门了。

一想到自己来李家的原因,孙安锦气就不打一处来。昨夜她正要就寝,一抬眼却看见孙汝搬着一摞高出他一头的书从窗外经过。出于“为人子女”的本分,她自然不能任孙汝一个人干累活儿,于是匆匆披了外衣,推开门追着他的身影去了。

然而令孙安锦没想到的是,孙汝是将书进了她的书房,而在她推开门跟进去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堆得遍地的书。

“先生……是要把这里改成库房?”孙安锦看着一身白衣一脸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做的孙汝,忍住一口气。

孙汝放下手里的书,成功地占领了书房里最后一块落脚的地方,直起身,拍去手上的灰尘。

“我要离开一年,你把这些看完。”扔下一句话,孙汝转身走了。

孙安锦瞪大眼睛望着一地的书堆,怀疑自己是在做梦。然而翌日凌晨的门响告诉她,昨夜不是做梦,孙汝真的把她扔在书堆里就走了!接下来的一年里,她需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努力地活下去。

在经历过愕然、怀疑、绝望、冷静、重拾希望后,孙安锦走到了李家,寻求帮助。

然而站在李家门口,她又开始不知所措起来。怎么和李家说?孙汝因自觉辜负了罗姑娘的大好青春到外地反省去了?还是孙汝在古籍上看到个藏宝地寻宝去了?或者……发现自己喜欢的其实是百世华于是追去京城了?事发突然,孙安锦是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安锦?站在门口干嘛?”身后突然传来百一叶的声音。孙安锦带着几分愕然回头,见百一叶正站在自己身后挑着眉疑惑地看着自己。

“没事出来走走……”孙安锦想了想,还是没把自己的状况说出口,“你怎么从外面回来的?”

百一叶上前一步,拉起孙安锦走进府,解释道:“我家在外地的生意出了点问题,家里人都在忙着长姐大婚,就让我去看看。”

这个解释让孙安锦一愣。怎么李家上上下下几百人,居然要百一叶一个孩子去管生意吗?

“等我二姐回来就好了,”百一叶似乎看出了孙安锦的想法,“我爹前几日已经给我二姐传书,叫她回来了。”

“你二姐?”孙安锦又是一愣。传说中的“杏林仙子”百年心,终于能见到了吗?

“就是她,”百一叶却似乎没那么高兴,“多少年都不回来,如今长姐也走了,才终于有个信儿了。”

孙安锦听出其中不满,却也不好说什么。传言百年心跟随师父云游,三年五年都不着家,就连当年李夫人病重逝世都没回来。也难怪百一叶会对她有怨。

“对了,这个给你。”百一叶似乎不想再提自家那个“不着调”的二姐,从怀里掏出个小巧的玩意儿,拉过孙安锦的手,交到她手心里。

是个银制的小盒子,不过巴掌大小,看不出什么名堂。

“这是?”孙安锦将盒子端到眼前,仔细察看。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这么精致的银盒也弄得到。

“哎!别离眼睛太近。”百一叶赶紧拦下,“万一弹出来,你的眼睛可就没了!”

孙安锦闻言一骇,赶紧放下手臂,将脸离得远些。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孙安锦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甚至开始怀疑这里面封印了个小鬼。

“叫什么……什么针?”百一叶摸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东西的名字,果断放弃了继续回忆,“总之能防身的,你带好啊。”说完,大步流星朝自己房间走去。

孙安锦站在原地,无语地看着自己手掌上躺着的银盒。她真的很感谢百一叶送给她这个能防身的东西,但至少告诉她这东西怎么用啊!万一没防着别人反而伤了自己怎么办?

孙安锦收起银盒,跟上百一叶的脚步。二人在百一叶房中聊起这几天各自的经历和见着的趣事,许是这次分别时间创历史新长,二人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说了一阵后,二人都觉得口干舌燥,于是孙安锦自告奋勇去沏茶。百一叶告诉她自己房中博古架最上层有一罐明前茶,孙安锦算算日子,也快一年了,然而百一叶坚持要喝,孙安锦也只好将就。谁料孙安锦走到博古架前刚一伸手,一道银光闪过,架子上的瓷罐应声破碎,碎片散落一地。

孙安锦整个人顿时呆了,僵着手臂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啊……就是这么用嘛。”百一叶震惊后倒是先缓过神来,轻咳一声,“一盒里只有一根,我再给你一盒吧。”

孙安锦呆了半晌,才想起之前百一叶送给她的银盒来。慌忙拿出银盒察看,盒子已瘪了,一侧打开,刚才的银光正是从打开的一侧射出去的。

“那个,你要是觉得不够用,我把这个给你吧,”百一叶忽然举起自己的胳膊,露出腕上的一只手镯似的东西,“这个有三发。”

孙安锦感觉自己在颤抖。

“哎,你怎么不说话?”百一叶以为孙安锦没看上自己的防身暗器,“我这暂时没别的了,以后再有……”话音未落,一道白光冲天而上。一声闷响后,二人在房梁上看到一根铁制短箭。

“不,请离我远一些。”孙安锦憋了半晌,吐出一句。这哪里是防身武器?分明是自杀利器!“还有,刚才那个瓷罐,我不用赔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朱颜谋:凤归京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朱颜谋:凤归京华 朱颜谋:凤归京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愿长华

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