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最丑陋的鼠民

第917章 最丑陋的鼠民

果然,当俘虏们再次启程,路过铸造工坊、粮库、修筑到一半的兵营时,便有监工上前,在人群中指指点点,挑选他们心仪的奴工。

捕俘队的武士们,却和监工们讨价还价。

他们撬开俘虏的嘴,让监工看到俘虏的牙齿是多么锋利和漂亮。

又用力揉捏俘虏的骨头,把俘虏的骨头捏得“咔咔”作响,捏得俘虏龇牙咧嘴,以此证明俘虏是多么健康和强壮,以便从监工手里,多索要几个图腾兽骸骨打磨而成的骨币。

但最强壮或者最机敏的俘虏,却是不卖的。

武士们直接在这些俘虏的脑袋上,套上了一个个曼陀罗树叶编织而成的口袋,表示“非卖品”的意思。

很快,叶子这个小队,就有七名伙伴,被铸造工坊和建筑工地挑走。

叶子听到身后的伙伴传来轻轻的叹息,知道被挑走的伙伴们是凶多吉少。

在光芒万丈的荣耀纪元,他们注定要用自己的累累尸骨,搭建起氏族老爷们通往祖灵圣殿的辉煌征途。

断角牛头武士却拎着一个曼陀罗树叶编织而成的口袋,笑嘻嘻地走过来。

叶子的心砰砰直跳。

对方果然将口袋套到了他的脑袋上。

叶子眼前一片黑暗,最后看到的,就是断角牛头武士充满鼓励的目光。

对方还在他的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低声道:“加油,活下去,我很难杀的。”

叶子昏昏沉沉,在别人的牵引下进入黑角城。

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用耳朵听,用鼻子闻。

他听到武士们喷出雷霆般的响鼻;听到铁锤和铁毡敲击出刺耳的轰鸣;听到成千上万的图兰勇士正在训练,成吨重的魁伟身躯狠狠碰撞在一起,激起惊涛骇浪般的喝彩声。

他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恶臭的汗酸味;刚刚出炉,烧得通红的兵器,没入尿液中激起的腥臊气;以及,如同蟒蛇般朝他鼻腔里钻的,油炸曼陀罗果条的味道。

黑角城的油炸曼陀罗果条,似乎添加了七八种不同的图腾兽油脂和更多香料,气味非常浓郁。

吸进肚子里,简直像是有人在他的肚子上,狠狠轰了一拳一样。

不过,还是妈妈做的油炸曼陀罗果条好吃。

他想妈妈了。

叶子听到自己微弱的啜泣。

感觉有咸咸的液体,滑过自己的嘴角。

幸好四周尽是震耳欲聋的轰鸣,他又被曼陀罗树叶套住了脑袋。

没人发现他正在哭泣。

否则,如此软弱的鼠民,肯定会被勃然大怒的老爷们,第一时间丢出黑角城,丢到图腾兽的血盆大口里。

不知在迷宫也似的黑角城里走了多久。

前面的血蹄武士,用羊角枪轻轻戳刺叶子的胸膛,命令他站定。

叶子急忙深吸一口气,用力摇晃脑袋,将脸上的泪痕甩干净。

有人用匕首割断了深深嵌入他手腕的牛筋绳。

粗暴地撕开了套在他脑袋上的曼陀罗树叶。

正午的阳光格外刺眼。

叶子双眼刺痛,头晕目眩了好一阵子,眼前的画面才重新稳定和清晰。

长途跋涉时,和他捆在一起的伙伴们全都不见了。

能坚持到这里的俘虏,全都是最高大,最狡黠,最凶残的鼠民。

除了叶子之外,很多人身上都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疤痕,掌心和尾巴上结满了厚厚的老茧,显露出熟练使用武器的痕迹。

他们的气息也和普通鼠民不同。

倒是和血蹄武士们有些相似。

那是……掠食者的气息。

而在他们面前,是一栋高大巍峨,金碧辉煌,如同宫殿般的建筑。

层层叠叠的圆拱,支撑起了十几层棚屋那么高的弧形外壁,黑黢黢如同一座坚不可摧的堡垒。

每座圆拱下面,都悬挂着一枚天然烙印着图腾,形态狰狞而威猛的图腾兽颅骨。

成百上千个圆拱,就有成百上千枚颅骨。

他们用黑洞洞的眼窝,盯着手足无措的鼠民们,就像是巨大的风铃,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而在建筑正中央,最大的一座圆拱下面,悬挂着一枚通体猩红,颅顶生长着七支大角,图腾格外华丽,仿佛火焰永恒燃烧般的巨大颅骨。

看着这枚血色巨颅,叶子瞪大了眼睛。

就算生活在穷乡僻壤的鼠民少年,也知道这枚标志性的颅骨,代表着什么。

血颅角斗场!

黑角城里规模最大,档次最高,最残酷也最荣耀的圣地之一!

在图兰人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只有两件事。

战斗和赌博。

角斗场却将这两者完美结合到了一起。

成为图兰勇士趋之若鹜的英雄之地。

就连以种植和采集为生的鼠民们,在半山村和周围几个村子之间,都会轮流举办角斗大赛。

每次角斗大赛,都是鼠民们最盛大的节日。

体内流淌着战斗之血的氏族武士们,在大战间歇的繁荣纪元,更是将角斗场当成了最好的埋骨之所。

黑角城里大大小小,至少有上百座角斗场。

血颅角斗场,绝对能排进前十。

无数血蹄氏族的英雄,被战歌传颂了上百年的勇士,都是从这枚血色巨颅下面,一路厮杀出去的。

叶子和哥哥从小就听过血颅角斗场的传说。

并在无数个梦里,畅想过自己在血颅角斗场荣耀登顶,净化不洁之血,获得图腾之力,成为万众瞩目的图兰勇士的场景。

获得洞中洞里的神秘壁画后,两兄弟各自觉醒了奇妙的“能力”。

有那么几年,梦想似乎变得触手可及。

没想到,哥哥还是死了。

反倒是“能力”比哥哥更弱,更加无法控制的自己,真真切切,站在这里,站在血色巨颅的前面。

叶子的满腔热血,统统化作燃料。

令无比黯淡的复仇之火,再次明亮起来。

耳边响起了爸爸还活着时,给两兄弟讲过的故事。

在角斗场里,赤手空拳,杀出一条血路。

从奴隶到将军,甚至从奴隶到氏族之王的故事。

“哥哥,你看到了吗,这就是血颅角斗场。

“我发誓,我向你,妈妈,爸爸,还有所有的祖灵发誓,我一定会在血颅角斗场活下去,活下去变强,变得很强很强,最终,为你们,还有全村人报仇的!”

少年的眼神,变得无比坚定。

但在下一个呼吸,坚定的眼神,就被血颅角斗场里传来惊天动地的咆哮,砸了个粉碎。

——如同坚硬的水晶,被更加坚硬百倍的铁锤砸个粉碎一样。

“这是……金毛吼的叫声!”

叶子脸色煞白,不敢相信。

金毛吼是一种极其凶残的图腾兽。

骨骼之上,天生蕴藏着三副不同的图腾。

意味着它能改变三重形态,拥有截然不同却同样致命的杀戮技能。

鼠民远远隔着三五座山头,听到金毛吼的叫声,也只能找条地缝钻进去装死,祈求金毛吼已经填饱了肚子,瞧不上自己一身又脏又臭的烂肉。

以前甚至发生过,整个鼠民村落被一头金毛吼幼崽屠戮殆尽的悲剧。

没想到,血颅角斗场里,角斗士竟然要和金毛吼搏斗。

更没想到,三五次呼吸之间,金毛吼威风凛凛的咆哮,就变成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很快,在一声清脆悦耳,角斗场之外都能听到的骨骼爆裂声中,彻底没了声音。

“冰风暴!战无不胜的雪豹勇士!连赢九十九场的冰女皇!金毛吼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冻结一切的冰焰,撕裂一切的利爪!谁来挑战?谁敢挑战!”

角斗场里传来了亢奋至极的鼓舞声。

以及山呼海啸的喝彩声。

但声浪再高,都抵挡不住刺骨的寒意,被风暴也似的杀气裹挟,溢散到了角斗场之外。

令所有鼠民都心脏冻结,瑟瑟发抖。

“这就是……王牌角斗士的实力吗?”

叶子感觉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气,再度被残酷的现实砸得粉碎。

复仇的希望,犹如渺茫的火星,再次奄奄一息。

但他别无选择。

只能和其他俘虏一起,被血蹄武士们鞭挞、戳刺着,驱赶进了一条不断向下,犹如竖井般陡峭的通道里。

通道深入地牢。

两侧都是囚笼。

不少囚笼里关着狰狞丑陋,凶残暴虐的图腾兽。

图腾兽周围和囚笼角落里堆满了嚼烂的骸骨。

——鼠民的骸骨。

更多囚笼被鼠民挤得满满当当。

越深入地底,空气越污浊,地面越潮湿,囚笼里关押的鼠民越多,环境也越恶劣。

叶子他们被驱赶到了地牢最深处。

这里的血腥味几乎在空气中直接凝结成块。

污水没过了鼠民们的膝盖。

每个囚笼里都关押着上百个鼠民。

他们在黑暗中浸泡太久,被污水和臭气刺激,变得猩红的眼珠子里,散发出叶子在繁荣纪元从未见过的饥饿光芒。

沾满血污的笼门,“吱呀吱呀”地开启。

叶子被人在腰眼上狠狠捅了一下,捅进最深的地牢里。

原本就关在里面,双眼通红的鼠民们立刻围拢上来。

他们眼底的凶芒愈发浓烈。

大口吞咽着唾沫,用力摩擦着牙齿,还伸出瘦骨嶙峋的爪子,在叶子身上摸来摸去。

叶子吓得抱头鼠窜,在红眼鼠民们脚下乱钻。

红眼鼠民们哈哈大笑,像是找到了天大的乐子,能尽情发泄他们的绝望和恐惧。

“妈妈……”

叶子扑倒在冰冷的污水里,呛了满嘴血腥味。

抬头看时,透过锈迹斑斑的铁栅栏,竖井般的通道最上方,遥不可及的地方,只剩下针孔大小的光明。

既看不到复仇的希望。

也看不到生存的希望。

连一丝一毫都看不到。

一路苦苦支撑到现在的少年,终于濒临崩溃。

“妈妈,救救我!

“告诉我该怎么活下去,该怎么变强,该怎么帮你和哥哥,还有大家报仇啊!

“给我一点希望吧,亲爱的妈妈!”

他在心底哀嚎。

却又觉得诡异。

那些目露凶光的红眼鼠民们并没有逼上来。

反而不远不近,围成一圈,给他在墙角留出了非常宽敞的空间。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挡住了他们。

又好像他们期待和畏惧着某个东西,某个……蛰伏在叶子身后的东西。

叶子有些毛骨悚然。

却还是鼓足勇气,僵硬扭头,扫了一眼。

他发现,自己身后的墙角,齐膝深的污水里,原来还蜷缩着一个半死不活的鼠民。

眨巴了半天眼睛,叶子适应了地牢最深处的昏暗光线,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他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祖灵在上,这是一个何等丑陋的鼠民啊?

他的头发和眼睛,竟然都是黑色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7章 最丑陋的鼠民

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