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9章 庞橹

第1709章 庞橹

“杀!把戎贼畜生赶出大楚!”

“杀了戎贼畜生,让他们血债血偿!”

整个陇安府城外,全都回荡着这样的喊声。

许大将军亲自带着几十万大军追了上来,跑在最前头的除了数万骑兵以外,还有几千辆战车。

战车锋利,像是一群巨兽,直接朝着那些跑得慢的戎人步兵冲去。

嘶啦,嘶啦,嘶啦!

戎人步兵被战车两侧锋利的大刀削成两半。

“骑兵放箭,射死这群戎贼!”许大将军下令,亲兵立刻击鼓,用鼓声传达军令。

嗖嗖嗖!

箭雨铺天盖地的朝着戎人射去,射死一大群跑在最后的戎兵。

又是调过弓弦的强弓!

铁赫见状,怒不可遏,想要整装杀回去,却被殳堂等心腹拦住:“天可汗,大势已去,如今贱楚兵将气势正盛,咱们赶紧离开陇安府,到刀口沟去。刀口沟有咱们留守的兵马镇守,到了哪里咱们就安全了。”

又道:“只要守住刀口沟,就能抱住咱们占住的三座大楚城池,那咱们就不算太丢脸~”

最后半句话是压低声音说的,只有铁赫跟附近几个心腹听得到。

铁赫看着来势汹汹的贱楚兵将,让他有种卫国公一系再次掌管西北军的错觉。

“走!死守刀口沟,占据贱楚三座城池!”铁赫喊着,骑着汗血宝马,一骑绝尘,朝着刀口沟的方向奔去。

拓古德是带着麾下大军紧随其后,他本来可以超过铁赫,或者跟铁赫并驾齐驱的,可他心眼多,一直在防着鹰食帮……鹰食帮的骆英可是真正的西北先锋军出身,带的匪贼大半是兵,一个个是深恨戎人,瞧见他们被打得后撤,估摸着会在半道上伏击他们。

骆英那畜生最喜欢的就是伏击他们戎兵。

拓古德估算得没错,鹰食帮的悍匪确实在半道上设了埋伏……是一个极其简单又没新意的埋伏,就是在戎兵回撤的必经之路上撒上腐虫。

等大戎的步兵跑过之时,腐虫就爬到他们的身上去,戎兵们只顾着逃命,根本没有注意脚下,有不少戎兵是感染了腐虫也不知道。

远处的一片山林里,高大的树木上,鹰食帮众匪像猴一样趴在树上,看着路过腐虫路的戎兵。

“池爷,戎贼跑过咱们的陷阱了,这回定要把这几十万戎贼畜生给祸害死!”鹰食帮的马五是摩拳擦掌,欢喜的道:“等这群畜生死得差不多了,咱们的兵马就能打过去,收复失地。”

收复失地?

池爷笑了:“别做梦了,咱们能做出诱虫药来,戎贼也可以,他们那个大巫师可不是吃素的。”

再说了……

“还有刀口沟,那地方最是易守难攻,乃是咱们以前用来抵御戎贼的,如今被戎贼占了,就轮到戎贼占了这易守难攻的便宜,咱们想要攻破刀口沟,把戎贼赶出大楚,夺回失地,怕是得个几年工夫。”

几年都是好的,最怕像是陇山山脉的青马郡一样。

青马郡是大周朝的疆土,可在大周末年之时,被戎人占去做了牛马场,原本戎人想要打到西北来的,可陇山山脉太大太深,那时候的戎人没法子过来,这才没能进攻西北。

前朝建立后,鼎盛之时曾经出过陇山山脉,夺回过青马郡,可在前朝末年,青马郡又被夺了。

如此周而复始,几百年多去,青马郡还是未能收回。

马五听到池爷说去青马郡的事儿,粗狂的脸上漫起苦涩,抱怨道:“池爷,您可真是会聊天,哪壶不开提哪壶。”

又嘿嘿笑道:“不过没事,等毒虫病传到大戎后,怕是整个大戎都会被毒虫祸害死,那时候咱们不但能收复青马郡,还能把戎人的地给占了。”

有鹰食帮的悍匪听罢是不乐意了,道:“戎贼畜生的地,我们才不稀罕要,把青马郡收回来就成了,免得一直被他们用来养牛马羊的,把好好的地都给弄丑了!”

池爷听得无语了,怒道:“都给老子闭嘴,让你们来打仗的,你们却在这里跟老子说八卦!”

“是~”鹰食帮悍匪们是诺诺应是,不敢在胡扯。

不过……

“池爷,前方有情况,有大批人马杀来了……看穿着,像是庞橹!”爬在最高处侦查敌情的悍匪突然朝下面喊道。

“庞橹来了!”池爷大惊,这个庞橹不是别人,正是戎山帮的匪首,一个戎人跟大楚人所生的混血。

因着亲娘是南方美人,就给他起了个橹字为名,原本有念着故乡之意。

可庞橹却是个不扎不扣的杂碎,竟然为了能得到戎人父族的承认,做起戎山帮匪首,带着戎山帮在大楚境内烧杀抢掠。

陇山府会被破,全是因为他!

“池爷,瞧那尘土滚滚的样子,庞橹是带了不少人来,咱们该咋办?是打还是赶紧跑?!”

有兄弟听得怒了,骂道:“娘的,胡十二你啥意思?跑就跑,用赶紧两字做啥?你是觉得咱们不如戎山帮那群杂碎不成?!”

放风的胡十二道:“要是鹰爷带着所有鹰食帮的兄弟在这里,那老子肯定不用赶紧跑三个字,可现在鹰爷不在,咱们就这么几百号人,不赶紧跑,等着被那群杂碎剁肉酱吗?”

戎山帮的悍匪可是比他们还厉害的。

马五吼道:“都他娘的别吵了,听池爷怎么说?”

又看向池爷,问道:“池爷,咱们该咋办?眼瞅着就快到了,您给个主意。”

池爷身形一动,爬上大树最高的枝丫,朝着远处眺望,看清楚戎兵、戎山帮的位置后,下了树,喊道:“推上强弩,带上咱们所有的毒药,别管是迷药还是砒霜的,总之是个毒药就成,给他们送一波贺礼后,咱们就撤!”

瞧瞧池爷这用词,撤,听着就比逃的跑的有面子。

“是!”众匪应着,是纷纷下树,去把藏在林子里的弩车推了来。

马五还道:“可惜咱们把毒虫都撒路上去了,要是留下一点,给庞橹射点过去也不错,那畜生太不是个东西了!”

庞橹这些年可在西北造了不少孽,屠杀的村子有几十个,还带着匪贼屠过县城,把所有恶事儿都做过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农门小福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农门小福妻 重生农门小福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09章 庞橹

9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