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彼此都放下

第1330章 彼此都放下

谢玧在茶座一边落座,江意便在另一边坐下,他温声道:“此前阿意一定是对我失望透了吧。”

江意道:“我只是想不明白。皇上和苏薄不同,皇上是天下之主,从小接受的便是治国之道的洗礼,身上肩负的是天下苍生的责任,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而苏薄只有我,他可以为了我拼尽全力。

“所以我不明白那么做对皇上百害而无一利的事,皇上为什么还会做。但是现在我明白了。皇上要试的不仅仅是他对我的情意。”

谢玧道:“我总归是要亲眼看看,他到底值不值。如若是我的所作所为让你难过了,对不起阿意。”

江意摇了摇头,道:“不用说对不起,你有你的考虑。从皇上的角度来看,是为了以后更好。”

谢玧莞尔叹道:“你又怎知我没有一点私心呢。”

江意想了想,认真道:“好歹认识了这么些年。从相识之初,皇上就从未强迫过我伤害过我,如果真的有什么改变,我也愿意相信皇上直到确认皇上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的那一刻。”

谢玧微微一怔,随即道:“与你相识一场,是为幸事。”他思忖着,缓缓又道,“往后身边有人爱你护你,我也可以放心了,总有一天,是可以释怀的吧。”

江意沉默片刻,道:“还是很谢谢皇上为我考虑。除此以外,我不知还能再说什么。”

后来,谢玧问:“阿意,我们还能做朋友么?”

江意愣了愣,抬头对上他干净清澈的眼神,他又笑:“我的朋友不多,有一个当珍惜一个。”

江意亦是缓缓笑道:“君臣之下可为友。”

谢玧眼里漫开些许笑意,道:“那我便也算作是你的娘家人吧,往后苏薄要是欺负你,我替你做主。”

江意勾着唇道:“皇上许是没这个机会,他待我极好。”

谢玧道:“你们大婚的时候,我不得过去亲自观礼,原本也备了一份贺礼,今时补上应该不算太晚吧。”

他一边说着,阿福就一边挽着拂尘到门口去传话。

因为是一早就备着了的,只看江意什么时候来,那份贺礼便什么时候送。

故而很快,一行太监便捧着东西从外面鱼贯而入。

苏薄在外面看见了,不待他问,顾祯就主动替他解惑道:“这是皇上赠的一份迟来的新婚贺礼。你们大婚那日皇上还问起过要送什么好,只不过当日送过去的话显得太过刻意了,所以就推迟延后了。”

阿福走到一行太监身边,一一揭开锦布时便向江意介绍,金盏八宝瓶,龙凤明釉瓷器,珐琅金器银皿等等,一共三十六件,件件精美绝伦。

阿福介绍到最后,再道一句:“以上,另赠礼金黄金千两。”

这些宫廷之物,任哪一件拿出去都是价值不菲,江意实在觉得过于隆重,道:“皇上,大玥历经战乱,百废待兴,不如还是用于朝廷吧。”

谢玧温声道:“诚然百废待兴,可这些对于朝廷的支出而言无异于杯水车薪,家国富足本身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何况你这成婚礼,一辈子就此一次,过了可就没有了。阿意,收下吧。”

江意不再推拒,道:“既是赠与我们夫妻的贺礼,理应由我们夫妻向皇上谢恩的。”她询问谢玧的意见,“我能去叫苏薄进来吗?”

谢玧不宣苏薄,苏薄是不会主动进的。之前局面闹得那么僵,除非必要,约莫谢玧也不会主动召见。

所以还是得有人从中缓和才行。

江意这么一说,阿福亦在边上道:“定国侯说得有理呢。”

谢玧这才点了头。

江意便转身出门去,看见苏薄仍在外面等着,就伸手拉了他的手,带他一同进来。

苏薄相当配合,面上也没有一点异样神色,仿佛先前压根没有争锋相对过。只是江意主动牵了他的手一起进去之后,再想松开也就难了。

苏薄扣着她的手指不放,两人一直相携着走到谢玧面前。

谢玧看了一眼两人相牵的手,他们二人如今已结为夫妻,也没再有他心意难平的余地。只不过苏薄还是护食一般紧紧护着,还不忘向他宣示所属。

阿福道:“那就请大将军和定国侯一起收下皇上的这份迟来的贺礼吧。”

两人揖首谢恩。

随后也没再多留,江意和苏薄便退下了。

只不过临踏出御书房门口之时,江意脚下略一停顿,还是回头道:“小时候阿瑶便喜欢跟在顾祯后面转,那丫头活泼可爱,又总是笑嘻嘻的,很是讨人开心。皇上,阿瑶是个好姑娘,还请皇上善待她;往后有她相伴,皇上定也能开心。”

谢玧提笔正准备批阅折子,闻言笔锋微微一顿,淡然笑道:“我知道。我的皇后我自当善待于她,也是善待我自己,阿意不必担心。”

而后江意便和苏薄一起离开了。

出宫以后,两人乘坐马车回府。

宫里送的贺礼另外派了一辆马车载着随后同行。光是那千两黄金就挺沉,得好些个宫人一盘盘地搬上车去。其他三十六件精美物件也是轻拿轻放、小心翼翼。

江意歪头倚在苏薄臂膀上,听着窗外悠悠的车辙声,两厢沉默了一会儿,她道:“苏薄,你不高兴啊?”

苏薄应道:“没有。”

江意抬头就看见他不苟言笑的样子,虽然知道这是他的常态,还是道:“之前的事就放下了好么。”她心头一动,蹭起身便亲了亲他唇角,又道,“现在我不是嫁给你了么。”

苏薄垂眸看她片刻,应她道:“放下了。”

江意眉眼微弯,道:“那你现在心里高兴不高兴?”

苏薄道:“高兴。”

江意道:“你笑一笑我便相信你是高兴。”

苏薄:“我心里高兴。”

江意鬼使神差,就是想要见他笑,便又蹭身去蜻蜓点水般亲他下巴。见他不为所动,她便继续不厌其烦地亲。

就好像她总能化开他身上那层平静的假象。

于是她便看见他平缓的嘴角被她亲得似有似无地牵起一抹弧度。

江意再接再厉唤道:“苏薄夫君。”

他听后,终于就挑起嘴角,低低溢出一声笑,又似不想让她如愿看见一般,微微偏头转开了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0章 彼此都放下

9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