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隐忧与机遇

第六百二十一章 隐忧与机遇

“快逃……”

灵寂大修士刘震山,尸身仿若破布袋般跌落半空,一众严阵以待的守山弟子,瞬间绝望崩溃,四散而逃。

可惜,当陆川到来之时,结局早已注定。

吼吼吼!

数十金尸狂啸而起,纵掠如风,眨眼之间,已是将近百神造峰弟子撕碎,血腥气漫溢开来,使得此间仿若地狱。

尤其可怖的是,数十金尸在其中,隐隐透着舒适的呼啸,吞吐着散逸的血气,更牵引了尸身的血肉精华,沽泌沽泌没入七窍之中吸收。

至于刘震山的尸首,同样也是大补之物,但现在却并非是最好的炼化时间。

而且,必须镇压在炼狱塔之中,才能防止被神造峰之人追索。

轰隆隆!

陆川只手擎天,硬生生将地下矿脉挖出了一截,塞进了炼狱塔之中。

不仅如此,炼狱塔更是施法出自身虚实相间的空间界壁,笼罩了方圆百里,牵引其内的地脉之气,近乎蛮横破坏性的掠走了其中最为精华的部分。

虽然算不得顶级珍矿,但能让神造峰派遣弟子专门看守,显然也并非凡品。

陆川已经动了心思,准备炼制一件本命宝器,使得自身杀伐威能再增一筹,自然不会放过这座矿山。

说来话长,前后不过几息时间。

嗡!

刹那间,陆川已是投身炼狱塔,眨眼便既破空而去,消失无踪。

但就在短短十数息后,一道恐怖威压横扫而至,瞬间方圆千里的生灵,乃至草木,都为之隐隐瑟瑟发抖,哀鸣不止。

“好狠辣的手段!”

只见一尊高瘦人影,话音未落,便出现在遍地狼藉的矿洞前,面色阴沉到了极点,探手一抓。

嗡嗡嗡!

道道隐晦的气息,仿若乳燕投怀,没入其掌心之中,最后化作一团金蓝灰三色光影。

“这么稀薄?”

高瘦人影眉头大皱,摸出一个八卦牌状的宝物,将光影投入其中,嗡的一声轻响,仿若投影一般,映照整个矿山。

但见一道道光影,在其中纵掠横行,更有两道最为凝实的身影,厮杀成团,最后陨灭。

若陆川在此,定然能够认出,这正是他和刘震山交手的情形。

“刘震山师侄乃是灵寂大修,怎么可能不是神藏人仙的对手?”

高瘦人影电闪阴沉的扫过周围,可事实俱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偏偏溯本归源所成的光影上没有呈现。

若他看过陆川和刘震山的交手过程,便会知道,少了的正是炼狱塔。

洞天灵宝,神物自晦,若是不想的话,即便强如这尊已经掌握了溯本归源力量的灵寂大修士,也休想看出端倪。

这也是灵寂显圣境大修士的力量之一。

只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能掌握,在寂灭生死之中,有所得是先提条件之一,亦或至少灵寂后期。

当然,也有天赋才情超凡者,初入灵寂,已能完美掌握自身。

但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这尊出现的灵寂大修士,显然不是易于之辈。

可即便如此,依旧找不到丝毫端倪,就连线索都就此中断。

尤其诡异的是,凭他的修为实力,竟然没有发现,炼狱塔破空而去时,留下的空间涟漪波动。

“哼,不管是谁,都已经很近了,只要你再次出手,本圣定要将你镇压!”

高瘦身影冷眼扫过遍地狼藉的矿洞,并未在意这点损失,便既隐身而去。

神造峰家大业大,这矿山不过出产些许铸炼宝器的辅材,损根本算不得多珍贵。

至于百十号弟子和执事长老刘震山,于神造峰而言,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堂堂顶级势力,若不做出表态,丢不起这脸而已。

……

与此同时,搅弄起腥风血雨的始作俑者,此时却是远离了神造峰所在,一口气遁出了数万里,离开了中州古域中心所在。

“呼……那股紧迫感,终于消失了!”

陆川踏出炼狱塔,好似享受般,深深呼吸了几口空气,眉宇间的郁气,似乎也随之消散一空。

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如现在这般,轻松过了。

即便是陆川知道,久绷之下,自己的心弦,总有断裂的一天,却依旧迫使自己,憋着那一口气,死命的往前追赶。

未曾想,这根线没有绷断,却提前松缓了下来。

并非是陆川自己所为,放下了一切,而是此番修为突破,带来的好处,实在太大太大。

自身规则的凝炼,内天地已然铸就了基础,《山字经》化作壁垒巩固,秋风未动蝉先觉的伪神而明之!

如此种种,使得陆川做到了以巅峰神藏,硬撼灵寂大修士的传奇战绩。

不错,只能是硬撼,而非是斩杀。

之所以能够杀死刘震山,并非是陆川一人之功,多半还是炼狱塔的力量太强,不说完克对方的神念和火之规则,却能在关键时刻作为杀手锏硬碰硬。

如此一来,使得刘震山这尊灵寂大修士遭受反噬,再被陆川趁机斩杀,再无翻盘的机会,可谓死的窝囊憋屈。

可以说,时至今日,陆川在此界,才算勉强有了自保之力。

“现在,是时候跟琅琊十三家碰一碰了!”

心中念头一转,陆川取出一枚地图玉简查看起来,很快便确定了自己的方位,“接下来,就去……嗯?”

突然,心头微微一跳,一股隐晦的危险之感涌上心头。

虽不如此前,在矿山之中时,却也相差无几,而且还隐隐有着一种特殊的意味。

“与我有关的事情,亦或者人,出现了危险吗?”

陆川并非洞天大能,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明,只能凭借伪神而明之的心境和自身特殊规则之力,去推演种种可能。

可惜,线索实在太少,即便是神明,也不可能做到无中生有,只能约莫感受到,有自己有着些许微妙关系的人或事物就在不远的地方。

虽说是不远,但也绝对不近,否则以他现在的神识强度,足以真切感受到些许波动了。

“到底是谁或什么事呢?”

陆川寻思少顷,身形一闪,向远处飘飞而去。

没有动用炼狱塔,实在是此宝乃洞天灵宝,一举一动,消耗之大,不说将陆川抽空,于他而言,也是不小的负担。

这还是因为,玄瞳虽然沉睡,却依旧凭着本能,供陆川驱使的同时,为其提供便利。

否则的话,别说洞天灵宝,哪怕是极品宝器,陆川动用一次,也会在瞬间被抽干,甚至当场陨灭也有可能。

这也就是陆川的真元雄厚远超同阶,神识也异常强大,再加上不化骨的特殊,才让陆川能够勉强不被如湮灵锁这等上品宝器反噬。

而丰灵秋之所以能够动用,那是因为宝物不是他的,其识海中有灵寂大修士的神识烙印,相当于玄瞳这等器灵,助其御使宝器。

否则的话,丰灵秋这等巅峰神藏或半步灵寂,至多就是催动下品宝器无碍,勉强御使中品宝器而已。

至于上品或极品宝器,单单是里面强大的规则之力,也足以让神藏人仙束手无策,哪怕是同出一源的规则之力,也是极为排外。

某些邪门宝器,甚至有反噬的危险,以吞噬主人的规则之力强化自身。

曾几何时,便有这样一件魔兵,在皇天大陆掀起了滔天劫数,最后不知多少强者付出了血的代价,才将之打碎。

当然,这就是题外话的了。

陆川并不着急赶路,一来是冥冥中的提醒,其间可能有危险,再者于自身并无太大的帮衬。

而陆川在此间,并无什么朋友,甚至一个也没有。

若是身外物的话,陆川也并不怎么在意。

接连杀了那么多拥有神造峰传承的宗门势力,被其抽魂炼魄的不在少数,再加上陆川早年所得的《千仞绝》,隐隐与神造峰也有所关联。

当年在下界,陆川隐居羊山县,也做了几年打铁的活计。

此番所得,已然足够陆川消化一阵子,甚至不需要再谋取什么密炼法门,足够自身锤炼本命宝兵之用。

甚至于,就连如何解决妖煞之祸,陆川都隐隐有了眉目。

当然,此事关乎整个人族,乃至皇天大陆万族,陆川虽然也想将之彻底决绝,却也知道急不得。

当务之急,陆川自然是要以自身的事情为重。

否则,出师未捷身先死,那才叫笑话。

这并非是无的放矢,而陆川根据自身此番所得,冥冥中得到了警示。

而且,异常猛烈,近乎十死无生。

在早先,陆川便知道,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纰漏,否则必然会被妖族所针对。

毕竟,解决妖煞,就算不是挖妖族的根基,也算是撼动了其气运。

陆川心境修为如今只是达到了伪神而明之的境界,便能隐隐做到趋吉避凶,可若是妖族中的天妖呢?

强如妖皇,这等盖世强者,即便不像人族这般注重心境修持,怕也是不遑多让。

陆川若真正成功解决了妖煞之祸,必然会成为妖族的绊脚石、眼中钉,届时难道指望人族或各族强者保他一命?

别开玩笑了!

两世为人,陆川看的很明白,到了洞天大能那等境界,就如前世的政治家一样,就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甚至于,可以说是世上最肮脏的职业,没有之一。

若能拿他换地足够的好处,哪怕是资敌,怕也会被毫不犹豫抛弃,而且是以最为光明正大的正义口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万古第一武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万古第一武神 万古第一武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一章 隐忧与机遇

9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