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秦家废婿

第1章 秦家废婿

秦家宴会,人声鼎沸。

今天是秦氏公司七十周年庆典,诸多外宾和秦家子孙都献上豪礼。

“潮汐集团董事长,特送百万夜明珠一颗,祝贺秦老生意红红火火。”

“秦家长孙,秦铭,特奉明代古铜钱一枚,祝爷爷和我秦氏万古长青。”

“好,好!”秦老爷子笑容满面,望着这些豪华独特的礼物,心中极为满意。

但就在这时,一道嗤笑般的吆喝声响起:“秦家女婿,周毅,送豆浆一碗!”

话一出,整个会场差点没被笑翻。

在这么盛大隆重的宴会上,居然送一碗豆浆,这个人是来送礼的还是来搞笑的?

“周毅,原来是他,这不是秦家那个鼎鼎大名的上门女婿么。”

三年前,有位神秘老者带着周毅前来提亲,当年秦家老爷子曾受过这位老者恩惠,为了报恩,便将孙女秦韵许配给周毅。

当老者离去后,入赘数年的周毅毫无建树,便坐稳了废物之名。

见秦老爷子脸色发黑,秦家老大之子秦铭,忙训斥道:“周毅,谁让你进来的,我秦家宴会也是你这废物能进的?”

“还敢拿一碗破豆浆,你是来丢人现眼的吗?这种垃圾东西只有狗才配喝。”

入赘秦家这三年,秦铭一找到机会就会羞辱周毅,而周毅也早就习惯了。

今天周毅只是来给秦韵送热豆浆的,谁也没告诉他今天是秦家盛宴。

而让他来这里的人,就是秦铭,看来秦铭是故意想看自己出丑,让人耻笑。

这时,一位身穿包臀裙的绝美女子急忙走了过来,皱眉道:“周毅,谁让你来的?”

这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正是周毅名义上的老婆,秦韵,素有青藤市第一美女之称。

周毅举起豆浆,无辜道:“你胃不好不能喝酒,我来给你送碗热豆浆。”

“还送豆浆?要不要我送你一口钟,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秦氏公司七十周年大典,你居然敢端着一碗豆浆就进来了,你不要脸,我秦家还要。”

秦铭嗤之以鼻。

整个宴会更是瞬间哄笑成一片。

在嘲笑中,秦韵涨红了脸,一股委屈涌上心头,不由得红了眼眶道:“周毅,你是故意来让我丢脸的么?”

三年前,秦老爷子突然把她许配给穷光蛋周毅,任谁都觉得青藤市第一美女毁在了一个废物手里,无不为之惋惜。

结婚三年来,周毅虽然默默无闻,但却从未越雷池半步,对她也是言听计从,关怀备至,每天晚上都给她洗脚按摩捏背,从来都毫无怨言。

她并不是讨厌周毅,只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有劲儿使到棉花上的感觉。

倘若周毅能争一口气,有些真才实学,她又怎么被嘲笑这么多年?

秦家盛宴,七十周年庆典,还有众多尊贵宾客在此,周毅这时候出现不是摆明了故意让她难堪,受尽耻笑么?

见周毅不说话,秦铭道:“秦韵,瞎不是你的错,但让周毅出来丢人那就是你的错了,我秦家的脸都让他给丢尽了。”

“就是,周毅可是全青藤市头号废物,最是没用的,你还嫌他的名号不够响亮么?居然还敢带出来在这丢人?”

“这要换做是我,早就没脸再活下去了,干脆一头去撞死算了。”

一众秦家亲戚满是嫌弃,更有一种浓浓的厌恶,似乎看见周毅就觉得晦气。

秦韵蹙眉沉声道:“秦铭,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周毅怎么说也是我老公,今天是秦家宴会,大好日子,我不想和你计较。”

秦韵和秦铭一向是死对头,羞辱周毅就是在羞辱她,虽然她对周毅很失望,但也不能看着周毅被其他人肆意羞辱。

众人见秦韵维护周毅,都是一脸吃惊,太阳居然打西边出来了?

就连周毅也都无比错愕,这是这三年来秦韵第一次帮他说话。

秦铭一听,却气极反笑道:“怎么?你的老公难道还说不得了?他就是一个废物有错么?吃软饭的还有假?”

放眼秦家这一代,最出色的莫过于他和秦韵,自然也是竞争对手,有任何能将秦韵往死里逼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未来家主之位一定是他的。

“秦铭,你还有完没完。”秦韵气愤道。

看到秦韵如此庇护自己,周毅眼眸尽是柔意,内心更是升起阵阵暖流。

他知道结婚这三年来,秦韵对他很失望,却从未将他嫌弃。

见秦韵还在维护周毅,秦铭怒了,气急道:“秦韵,你把我秦家当什么了,因为这废物我秦家在青藤市折损多少颜面?他就是一个祸害,毒瘤。”

随即,他又冲着周毅鄙夷道:“你就是一个垃圾,吃软饭的懦夫,满身晦气的废物,要不是因为你,我秦家说不定早就跨入青藤市前十的大集团了。”

“就你还有脸出来丢人现眼,怎么不在路上被车给撞死,活着有什么用。”

周毅一挑眉,活着有什么用?

殊不知,十年前周毅被大哥陷害,遭京华周家无情驱逐,但周毅却忍辱负重,亲手打造出全球第一大地下珠宝界,他便是全球最富有的珠宝皇。

是整个地下世界唯一被封“皇”的男人!

在全球,他麾下有八大银行,汇聚十二跨国大集团首脑,统揽人才无数。

如今的亚洲武圣、南美的拳王、欧洲第一大圣骑士等世界级巨头尽是由他亲手资助培养,这些人尽以周毅马首是瞻。

之所以在这儿,是因为周毅三年前拜一个神秘高手为师,为了考验周毅,便让他来秦家上门入赘磨练心性,煅其韧性,炼其品性,方为圆满。

就在这时,一位司仪突然焦急闯了过来,擦着冷汗道:“秦老先生,您之前拿出来展览的秦家镇族之宝,那块和田玉佩,不知何时被人给偷走了。”

“什…什么?是谁干的?”秦老爷子惊怒,那可是他的宝贝,秦家的传承。

“和田玉佩?”秦铭闻之色变。

众人也纷纷惊呼,那可是秦家镇族之宝,究竟是何人敢在这儿偷东西?胆子也太大了。

“应…应该就在刚才,但您放心,那小偷肯定还没走远,请大家配合搜查。”那司仪气愤道。

要知道,那枚玉佩可是价值不菲,要是丢了把他们卖了都赔不起,要是抓到那个小偷,打断腿都是轻的。

在众人都没注意时,秦铭突然靠过来,往周毅兜里塞了一块东西。

“什么东西?”周毅一愣,下意识就将那兜里的东西取出来一看。

那是一块古旧的玉佩,材质乃是极品,上面还刻画着栩栩如生的鸟语花香,充满了艺术性。

就在这时,秦铭突然指着周毅义愤填膺道:“小偷在这,是周毅偷了玉佩!”

这一喊,顿时让众人都齐刷刷望了过来,秦老爷子更是一愣,竟是周毅。

“爷爷,就是他,你看他手里拿着的就是赃物,人赃并获,铁证如山啊。”

“吃着我秦家的饭却还偷我秦家的镇族之宝,这吃里扒外的本领肯定是秦韵教的,这要把公司放到她的手里,您如何能放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神级豪门女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神级豪门女婿 神级豪门女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秦家废婿

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