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友好的态度

第2章 不友好的态度

夏去秋来,转眼就到了八月底。

院子里火红的石榴花和海棠花开始凋谢,变成了树枝上挂着的大大小小的果实。

搬家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杨振兴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环境和生活。

每天早上杨兴盛骑着三轮出门,进菜卖菜,早出晚归干活打工赚钱,杨振兴按照嘱咐每天在家里做功课看家。

因为卖菜的关系,每天杨振兴都能吃到新鲜的蔬菜,手头上有了钱,杨兴盛也会十天半个月偶尔买一些荤腥回来给孙子补补。

原本营养相当不良的杨振兴,也随着调养,身体逐渐得到改善。

至少现在脸色不会像之前一样没有正色,除了黄就是白。

干涸的皮肤也有了一些弹性和光泽。

除了身体得到了调养,自己孙子的学习,杨兴盛也没有落下。

在搬回来的时候,他就去拜访了周围小学,帮杨振兴报名上学。

这年月距离实施义务教育还差好些年,所以上学就必须要自己上门找学校交钱报名。

马上要九月份了,九月一号是开学的时间,自己孙子也该去学校上学了。

在知道自己要去上学后,杨振兴很高兴。

他知道上学可以学习知识,更重要的是能够有机会认识更多的同学,交到新的朋友。

这些都是原来在城外的时候,其他年纪大的孩子炫耀过的。

为了他上学,杨兴盛专门去买了铅笔橡皮,还买了一个帆布书包和新毛笔作为礼物。

杨振兴对新书包爱不释手,甚至比新毛笔更喜欢。

哪怕这个书包十分简单,掀开后只有一个大兜,别说拉锁,扣子都没有一个。

但他最近连睡觉的时候一直都抱着睡。

就算在院里做功课,也时刻背着书包,里面装上铅笔橡皮和新毛笔,模仿以后上学的样子。

九月一号,新学期开学,学生们到学校正式上课。

一大早杨振兴穿着新衣服背着心爱的书包,装着铅笔橡皮,最重要的是那支新毛笔,牵着爷爷的手,一蹦一跳的来到了离自己胡同不远的东四三条小学。

学校门口有很多家长和学生,大多数身边有家长的都是今年新入学的孩子。

刚进学校门,杨振兴就左顾右盼好奇的打量。

小学地方不算大,操场是砖铺的,中间有个小台子,台子上竖着旗杆,旗杆上飘扬着五星红旗。

操场的角落零零散散有几个单杠之类的运动器械。

四周的墙面还有校舍都刷的雪白雪白的,墙上用红色写着一些标语。

什么“时刻警惕着”“人人学讲普通话”“为中华之崛起读书”之类的。

后面的几句还能看懂,前面的一些标语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上学为什么要时刻警惕?到底要警惕什么?’

杨振兴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看到周围人不少,最后他忍住好奇,并没有问自己爷爷,打算放学回家后再说。

在宣传栏找到分班信息,把杨振兴送到班级里,杨兴盛便离开了学。

他还得赶着去赚钱,主要是对自己从小听话的孙子很放心。

杨振兴坐在班里左瞧右看,一切都觉得十分新鲜。

墙上挂着伟人画像,黑板上头贴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中间位置是一面红旗,屋里的课桌和椅子全是木头的。

教室里窗户不大,稍显昏暗,前面是讲桌黑板,一角的门后还有扫把等清扫工具。

几个明显认识的学生在屋里嬉戏打闹,也有不少孩子跟他一样,坐在座位上或是聊天或是好奇又带着一点紧张的四处打量。

“你好,我叫杨振兴,住在四条胡同,你叫什么?”

收回目光,他主动跟坐在旁边的另一位小男孩打招呼。

“我叫孙闻,也住在四条,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跟爷爷今年夏天刚搬来的。”

“夏天刚搬来?你姓杨?和你爷爷俩个人?是不是单独住大院里?”

“对啊对啊!”杨振兴很高兴,发现对方居然知道他。

“就是我,你认识我吗?我家院子很大,以后你可以经常来玩啊!”

“原来是你啊!呸!封建余孽!大地主!我才不去你们家玩!”

没想到对方张嘴就骂他,而且还收拾自己的东西,换去了别的桌子上坐着。

同时嘴里大声的在教室嚷嚷:“大地主来咱们班了!姓杨的大地主来咱们班了!”

原本在教室里不管安静坐着的还是四处乱窜的学生,男生还是女生全都把目光看向了孙闻。

孙闻手指一指,继续对着大家大声说道:

“就是他!他就是那个姓杨的大地主的孙子!害很多人搬走的罪人!”

看着一屋子人齐刷刷的看着自己,表情各异,杨振兴发愣之后,立马憋红了脸,生气的站起来反驳道:

“我家才不是地主家!我也是刚从城外的窝棚搬来自己家的!我要是地主家为什么原来住在窝棚里面!

还有我没有害别人搬走,那里本来就是我家,住别人家房子主人回来了难道不该离开吗?”

“哼,就是地主才住窝棚!”

“居然还觉得自己有理儿还敢嘴硬?”

“一块好好收拾收拾他!给他点厉害瞧瞧!”

周围一些学生逐渐围了上来,摩拳擦掌要要给他一个教训。

虽然心里害怕,但从小一直跟爷爷练习摔跤,杨振兴有信心在打架的时候不吃亏,把对面所有人全部撂倒。

好在冲突还没爆发,他们的班主任来到了教室。

“都站在那干什么!全都给我会自己座位做好!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嚷嚷!”他们的班主任有些严厉,拍着讲桌冲一群孩子瞪眼。

原本一群孩子想说点什么,结果看到自己老师凶狠模样,咽了口吐沫没有开口,赶忙坐回自己的位置,挺胸抬头一动不动。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文胜,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而且我还是你们的数学老师,希望你们以后可以好好学习,不要在学校里惹什么麻烦!”

接着他拿起一张表格,按顺序一个个点名,顺便对对号,记住谁是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事情的影响。

杨振兴发现自己班主任在点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脸上表情明显和别人不一样,就好像原来在城外一些人看到讨厌的东西后那种嫌弃厌恶的表情一样。

“好了,接下来先老实待着,我点名的同学跟我去教导处搬书。”

这样的体力活显然都是男生干,点到名字的学生里面也包括了杨振兴。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当他们搬书回到教室后,杨振兴发现自己的书包被人翻了,被随意的丢在地上,里面的东西也都被人倒了出来。

尤其是那支新的毛笔,已经被人从中间瘸断了。

他眼睛直接红了,把书往地上一扔,冲到自己桌子前,捡起满是脚印的书包,还有断成两截的新毛笔,生气的大喊:

“谁!是谁干的!是哪个狗东西干的!站出来!看我不弄死你!”

不少孩子戏谑的看着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承认。

一些内心善良的学生,尤其是女生,本想站出来说话,但看到其他男孩子的表情,也诺诺的低下了头。

听到自己班里传来怒吼,还是骂人的脏话,走在后面的王文胜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教室里。

“刚才谁骂人?谁骂人?给我站出来!”

“老师,就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回到教室把书扔地上,然后就开始骂人!”

听到几个学生指着杨振兴,加上王文胜现在在气头上。

二话不说,他怒气冲冲的走上去抬脚就踹,没想到居然被杨振兴灵巧的躲了过去。

觉得自己脸上没面子。

王文胜直接伸手抓过杨振兴的胳膊,使劲儿的掐着,厉声呵斥:

“躲?你还给我躲?第一天就敢在教室里骂同学,你真的了不起啊!弄死人?想弄死谁啊你?我先把你弄死!”

“他们翻我书包!还把我的文具扔了!我爷爷送我的新毛笔也被弄断了!我书包都脏了,上面全是鞋印。”

“这就是你骂人的理由吗!啊?不就是一支破毛笔吗?”

孙闻突然在一边添油加醋:

“王老师,杨振兴上学书包里只有毛笔,没有其他文具,您没来教室之前他就说想和封建社会一样上学写毛笔字,读圣贤书。”

“我没有说那些话!你污蔑我!我爷爷昨天买铅笔给我了,我也带来了!我不光带了毛笔,铅笔也带了!地上的就是我的铅笔橡皮!”

“你还敢顶嘴!你冲着谁嚷嚷呢?了不得了你!”

不知道为什么,王文胜似乎有意拉偏架,刻意针对杨振兴。

感受到胳膊上的力量越来越强,自己的老师看样子也不打算放过自己。

杨振兴一咬牙,用尽全身力气把王文胜推了出去,王文胜没想到对方居然敢推他,脚下不稳摔倒在地,还带倒了身后的课桌。

班里的孩子同样没想到杨振兴这么大胆,纷纷惊呼出来。

趁着王文胜摔在地上没起来,杨振兴捡起散落的几支铅笔和断掉的新毛笔,抱起书包跑出了教室。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你不配做老师!”

一路没停,杨振兴直接从学校跑回到了自己家里,用脖子上挂着的钥匙打开院门,从里面锁上门后,抱着书包落魄的往院子里走。

一边走一边不争气的留着眼泪。

“我不是地主,我们家不是地主,为什么连老师都那样对我?带毛笔怎么就成了封建?我不过想跟大家交朋友,把爷爷买的新毛笔带给大家看!”

杨兴盛晚上回家,发现家门口有两个人影,再看到大门的门锁从里面锁上了,心里感到了一丝不妙。

在听到家门口的两人是学校的主任和班主任,得知杨振兴今天在学校里居然打老师。

杨兴盛怒发冲冠,气的浑身哆嗦,一双手砸的大门直响。

“开门!小兔崽子给我开门!我费劲供你上学读书,结果才第一天就给我找事,看我不抽死你!”

坐在院子里哭了一天,没吃没喝的杨振兴吓了一跳。

听着爷爷的怒骂,他只打软腿,但想到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就壮起胆子跑到前面把门打开。

还没等他说什么,杨兴盛手上直接招呼过来,打的他眼冒金星。

一路拖着往里走,不顾杨振兴吓得哭喊挣扎,杨兴盛脱下腰带就把他吊在了院子里的树上。

“教育孩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咱们先把今天的事情交流一下,把事情搞清楚。”教育处主任拦住了要执行家法的杨兴盛,示意先不要冲动。

这年头打孩子是家常便饭,或者说是大家认同的教育方式。

有时候不但家长打,在学校遇到一些老师,也会动手打学生。

回头家长非但不会怪罪老师,还会再揍一遍自己孩子,甚至称赞老师负责任,告诉老师如果自己孩子在学校里犯错了使劲儿打就行。

不过他们好歹是教育工作者,家里家长打孩子教育孩子他们管不着。

但是当着面打,多少还是要劝一劝的。

“学生家长,先不要着急,大家先把事情说清楚,回头您再教育孩子不迟。”

王文胜看到主任要他讲明前因后果,上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是经过修改,全部有利于他的内容。

他甚至连身上的灰,都没打扑干净,为的就是留下更多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你骗人!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杨振兴听到班主任居然睁眼说瞎话,直接急了眼。

也不顾吊在树上,他不停的蹬腿挣扎,眼睛瞪得老大,盯着王文胜,仿佛下一秒能喷出火来。

杨兴盛看到自己孙子居然不知悔改,还是这么一副态度。

再也忍不住,伸手折断一根树枝玩命的往他身上抽打。

“你还敢顶嘴!你还敢不认错!反了天了你!”

“啊!呜呜!我没有!教之以事而喻诸德,你撒谎,你没有德行,你不配做老师!”

疼痛之下,杨振兴声音有些撕心裂肺,一边哭一边尖声叫喊。

“好啊,我教你读书,你居然拿来这么顶嘴,我今天抽死你!”

王文胜被一个小孩子借着古文不带脏字的当面这么骂,本就心里有鬼,脸上表情没控制住一时有些讪讪,也十分生气。

教导处主任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立马上去抱住了杨兴盛,把他拦了下来。

“孩子的爷爷!您先别着急!打官司还得听两边的说法,咱们先别直接把事情定性,听听孩子怎么说!”

“呼呼!是我教育错了!老师难道还能说瞎话?您放心,我今天绝对给老师给学校一个交代!”

“我没错!同学说我是地主,是余孽!爷爷送我的新毛笔都被弄断了!班主任他听了不管,还掐我打我说要弄死我!我胳膊都被他抓肿了!他还踹我,不过被我躲过去了!”

杨振兴一看有空挡,哭着把事情经过一股脑全都喊了出来。

这下子院子里三个大人脸色都变了。

王文胜脸色变白了,教导处主任生气的脸色通红,杨兴盛既有误会孙子的内疚,也有对他班主任撒谎欺骗,还有对自己孙子做法的气愤。

同时想起这些年的家破人亡的遭遇,悲痛也随之而来,眼圈直接红了。

“王老师,事情是不是跟杨同学说的一样?”

事情走到这一步,其实教导处主任心里已经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尤其是看到王文胜嘴唇哆哆嗦嗦的不说话,更是心下明了。

“王老师!那场浩劫才刚刚过去,你就闹出这种事情来!我希望你现在能回家完完整整的如实写一份报告,明天一早交上来!作为人民教师的一员,记住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王文胜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杨家,教导主任又回头对杨兴盛表达了歉意。

“希望明天早上,您能带着孩子来一趟学校,这件事情我今天晚上会原原本本汇报给校长,明天学校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特级厨师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特级厨师 特级厨师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不友好的态度

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