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薛家秘密 内奸身份 危险舞马 红玉之变 智云瓶颈(39)

第210章 薛家秘密 内奸身份 危险舞马 红玉之变 智云瓶颈(39)

舞马是躺在马车的硬床上被带回长安城的,一路上李红玉好几次问他有没有听到她对他讲的最后一句话。

“就是那时候,薛仁杲让人冲上来眼看要抓住我的时候,我说的那句话啊。”

舞马说没听到,真没听到。不久之后,李红玉问了一遍,又问了一遍。

舞马也很好奇李红玉那时到底说了什么。

李红玉说别问,问就是骂人的话。

至于舞马在那几乎要万劫不复的绝境中驭使的强大觉术叫什么名字,怎么来的,多久能使一次,李红玉未曾给予丝毫的关心。

舞马躺在床上,除了应付李红玉不时拷问似的对话以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思考此次西秦之旅,关于薛举和薛仁杲父子身上未解的谜题了。

舞马将【大秦霸王塔】唯一幸存的觉醒徒宗罗睺请到马车详谈一整个上午,所问问题细致入微,让在一旁旁听的李红玉耐心快要消磨光才请宗罗睺回去。

继而,他确定了薛家父子在李世民第一次攻打西秦之前,还恪守着【觉者不帝】的规矩。

李世民大军的到来带给了薛举巨大的压力,恰巧那时,薛举机缘巧合得知了印刻在大夏窦建德手里的那块陨石碎片上记载的某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凡帝王相者,入觉皆三阶】。

在那个令人振奋的夜晚,薛举以为自己找到了延续大秦王朝命脉的密码,兴奋地揪掉了自己脸上一半的胡须。

第二天早晨,薛举决定将帝位传于薛仁杲,他自己则抱着实验和决死的心态入籍【大秦霸王塔】,奇迹般地让【大秦霸王塔】未耗费任何一颗神旨星而直接晋级三阶觉醒塔,他本人则直接晋级为三阶觉醒徒。

不久之后,在与刘文静的对战当中,薛举第一次驭使了三阶觉术,轻而易举让近万人马在光天化日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又像鬼兵神差一半出现在了刘文静大军后方。

薛举因中了舞马的觉术而暴毙之后——这是源自宗罗睺的说法,也是薛仁杲在出发赶往兰州奔丧之前得到的可靠消息。

在为亡父报仇雪恨迫切渴望的驱使下,薛仁杲以大秦皇帝的身份满腔怒火入籍【大秦霸王塔】,很快追随先皇的脚步成为了大秦第二个三阶觉醒徒。

薛仁杲收获的第一个三阶觉术便是那个像一个巨大锅盖模样的罩子,被罩子罩住的所有人都将失去驭使觉术的能力。

听到这里的时候,舞马下意识将神识潜入自己的图鉴中观察。

很遗憾,薛仁杲的本命妖怪没有因为与舞马发生重大生死关系而出现在图鉴中可以利用的方格中。薛举的本命妖怪就更不必奢望了。

只是在图鉴最下方并列着的那些似乎只为凑足一百零八天罡地煞数目的妖怪画像之中,有几个由灰白色变成了黑白色。

从宗罗睺口中探得了薛举父子覆灭的秘闻之后,舞马很快联想到了杨广。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个走到末日穷途的暴君在被宇文化及逼迫到千古名君塔的那个夜晚。

或许,在夜幕降临之前,杨广还只是一个凡人武道的绝顶高手。而当他抱着心爱的女人走进【千古名君塔】的时候,便凭着大一统皇帝的身份成为了天底下最恐怖的三阶觉醒徒。那时的杨广是否和面临着大秦颠覆困境时的薛举相似的从绝望中看到希望的心情呢。

这么听起来,三阶觉醒徒其实是一个隐秘的诅咒。

关于杨广的秘密已经无从考证,知情者已全部葬身金蛇狂舞之中,除非有一天舞马与萧皇后再度相逢。

鉴于萧皇后离开前舞马赠与她的忠告,这个天下第一美女恐怕终其一生再也不会以原本的面目示人了。所以杨广的秘密还是无从考证。

无论是关于杨广的秘密,还是关于薛家父子的秘密,舞马的好奇心已得到满足,决定止步于此。

李红玉曾与舞马探讨两个人此次前往高墌暗杀薛仁杲的行踪和计划被泄露的问题。

他们一致认为绝不会是军神李靖出了状况,但又无法准确说出究竟是谁将只有他们在场三个人才晓得的机密泄露出去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向薛仁杲通风报信的过程中,李智云绝对是主谋,但直接证明李智云参与其中的证据却是丝毫都没有的。

在薛仁杲被【血色祭炼】吞噬之后,李红玉曾以远超常人的冷静在一片血肉湖泊中找到薛仁杲手中高高扬起的那封信。

可惜,信中的内容已被血水泡的模糊不堪毫无继续追查的价值了。

“那么,到底是谁把消息传给李智云的?”

李红玉有心开展一次彻底的锄奸行动,却被舞马制止了,理由是既要避免打草惊蛇,又要留带日后加以利用。

接下来的日子,是在李红玉精心照看下返回长安城的日子。在此期间,李红玉保持了那天在高墌城外埋伏薛仁杲时对舞马的奇怪但不疏远神秘但不客气的态度。

直到抵达长安城,在走下马车的那一刻,李红玉似乎又回归本真,疏远而客气的目光再次从她的眼睛里飘出来落在舞马身上,她在转瞬之间与舞马拉出了一千里地足够从长安到兰州的距离。她就是有这样的能力。

在舞马卧床养病的期间,李靖曾携妻子红拂女一同探望。

离开伤员的马车后,红拂女告诉李靖:舞马非常危险。

这种危险并不是对敌人和对朋友那种危险,而是一种天然的、对于这个时代所有顶漂亮女人的致命吸引力。

这种吸引力就像大海中急速打转的漩涡一样,会将所有靠近舞马的漂亮女人卷入其中越陷越深。

李靖深深知晓自己这位充满神秘感的妻子所发出的预言从来没有未曾实现过的,于是当天晚上安排一骑快马将妻子连夜送回长安城自家宅邸,并作出了终其一生都不会让妻子与舞马再见一面的郑重决定。

看着妻子在马蹄扬起的灰尘中缩成拇指大小的背影,李靖仍然无法安心。

在送别妻子之后,他暴力掀开舞马的车篷帘子,没头没脑警告对方永远不要接近自己的妻子红拂女、女儿李贞英,以及他的那些花容月貌的姐姐妹妹,和未来有可能降生的女儿们。

直到舞马没头没脑答应了,李靖才喜笑颜开地离去。

……

高墌大捷和西秦覆灭的消息赶在舞马和李红玉之前传回了长安城。

埋伏在李渊家门口的刺客以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消失掉,尸骨无存。但李渊依然睡不好觉。

李智云在对舞马那晚毁灭性觉术威力的深深恐惧中想尽包括像鸟儿一样坠入深不见底的峡谷在内的各种办法,近乎疯狂地试图触发足以使自己迈入三阶的最后一个个人神旨,但直到舞马返回长安城他依然卡在突破三阶觉醒徒的最后一步。

而在大唐塔,除了李智云之外,刘文静和戴胜也陷入了类似的困境。

这一仗给全天下的争霸者提了个巨大而震撼的醒——一个拥有强大三阶觉术的觉醒徒足以毁天灭地颠覆整个战局。

觉术界对类似于舞马在高墌使用的那种大规模高威能杀伤性觉术起了一个统一而威严的名头——禁咒觉术,并一致认定禁咒觉术是觉醒徒所能掌握的终极奥义。

觉术界很快形成了一个关于禁咒觉术的共识,即,所有的禁咒觉术至少都是三阶觉术,但三阶觉术却未必能有禁咒的威力。比如,杨广暴毙那晚出现的雷暴肯定是三阶觉术,而薛家父子掌握的三阶觉术一个可以让千军万马消失不见,一个可以让敌军所有被罩住的觉醒徒武功全废,虽然威能的确不小但绝对不能纳入禁咒觉术的范畴之内。

所有的争霸者都向三阶觉醒塔和禁咒觉术发起了不顾一切的冲刺,那是源自对生存权利和称霸伟业的渴望,却不晓得让他们背后发凉的舞马短时间里已无法再度驱使【血色祭炼】。

他们有人也曾试图人为地制造三阶觉醒徒。

比如,刻意将某个战斗力低下的觉醒徒踢出觉醒塔,再将他的个人神旨光球转交给即将突破三阶的旁人,却最终发现这样制造出来的三阶觉醒徒竟然会因为光球气息驳杂的关系而无法学习任何三阶觉术。

再没有一个人可以复制舞马那样海纳百川的奇迹。

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另一条历史轨迹上李世民二战西秦获胜班师凯旋回朝的同一天,李红玉大军抵达长安。她带回了薛仁杲与旁人混杂在一起的血肉碎片,洒在长安城西边的城墙下,以告慰在首次讨伐西秦中战败而死尸体被薛仁杲垒成小山的大唐将士们。

李智云认为这是赤裸裸的讽刺和挑衅,将李红玉在复仇名单中的位置又往前调了一个。

李世民则于当天晚上无人所知的夜里来到西城门下,偷偷点燃了愧疚、遗憾和超度的香火。却不知在另一条历史轨道上,另一个自己骑着高头大马沐浴大胜而归的荣光将活捉的薛仁杲于闹市中央干脆利落地砍头,实现了对战士亡魂不必假手于人的亲自告慰。

李红玉因功被李渊擢升为太尉,这个荣光原本也属于李世民。

而同样被李红玉或者说是被舞马剥夺走的,是李世民在隋末乱世中展露自己杰出军事才华的第一个舞台。

但舞马毫不怀疑,李世民迟早有一天会以王者的姿态在乱世争雄中展露峥嵘成长为只比李靖略输一筹、在整个历史长河中也极为罕见的顶级统帅。

因为暗夜中那个震撼觉术和单人屠杀万人军队的恐怖战绩,舞马被李渊擢升为红玉塔府长使。

李红玉曾在李渊下达对舞马的授命前提出由舞马担任红玉塔府大将军的建议,李渊未曾采纳。

李红玉的耳边还回荡着李渊以永远不得任命舞马在大唐塔任职为条件设立大唐塔府的忠告,此时尚无旁人知道此事,但在李红玉的心里君无戏言已经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不久之后,围绕着东都城的养蛊大战也有了最终的战果……

————————

追更的道友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唐妖怪图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唐妖怪图鉴 大唐妖怪图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0章 薛家秘密 内奸身份 危险舞马 红玉之变 智云瓶颈(39)

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