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最后的追逐(完结篇)

第361章 最后的追逐(完结篇)

她想到了之前化学学到的知识点。

开始准备制造一场小小的爆炸事件,然后趁机进入别墅。

她想,听见声音,杨靖会下来,到时候她进去就有机会了。

于清澜被催眠了,还在深度睡眠中。

她要抓紧事件。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韩泠悦准备的一场小爆炸也完成了。

现在是上午的十一点……

晏寒笙他们的直升机也在岛屿的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

晏寒笙,温凌浩,以及另外两个军人,全副武装的下来了。

可是他们刚下直升机,就听见了爆炸的声音。

“砰……”

“啊……”

韩泠悦没想到威力会那么的大,她立刻喊了一声,然后捂住自己的耳朵。

她快速的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砰……砰……”

听见了声音,杨靖立刻从别墅里下来了,他发现门口一处的栅栏那里,已经被炸坏了。

他知道岛上只剩下了他和于清澜以及韩泠悦,在等艾瑞克回来。

可是现在的情况,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看着爆炸,也不会危及到楼上,但是为何会有这样的爆炸声呢。

杨靖立刻下楼来查看,韩泠悦捂着自己的耳朵,猫着腰,来到了别墅的后面。

她看着杨靖。

“砰……”

“啊……”

杨靖刚要到楼下的时候,又爆炸了起来。

杨靖吓得立刻往回走了。

“该死的……怎么又回去了……”韩泠悦咬着牙,咒骂了一句。

杨靖不下来,她不好过去。

晏寒笙他们听见了爆炸的声音,立刻冲了过去。

“是你……原来是你……”

杨靖忽然站在上面,看见了韩泠悦,她抬头,和杨靖对视了几秒。

韩泠悦立刻跑了出去。

该死的杨靖,居然发现了自己。

“你站住……”

杨靖喊了一声。

“砰……”

又是一声爆炸的声音,杨靖直接从一处跳了下去,没有从门口经过。

韩泠悦不停的跑,也不知道自己跑去了哪里,她想,她对这里不熟,杨靖也一样。

她跑,但是记住了自己跑出去的路线,她想万一杨靖追来了,自己把她给绕开,然后在回去找电话求救。

但是她跑着跑着,一回头就愣住了。

她的不远处,迎面来了四个男人,别的不认识,但是晏寒笙不管什么打扮她都可以认识。

“寒笙……”韩泠悦立刻对他挥舞了一下手,然后朝着他跑了过去。

“是她……”

晏寒笙惊喜万分,他对温凌浩说了一句,朝着韩泠悦跑了过去。

杨靖追了半路,看到了来人,想着大家都撤离了,晏寒笙肯定会把他抓回去,还是立刻逃走才是。

他立刻往回跑,赶去了小木屋。

“寒笙……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韩泠悦被晏寒笙一把抓住了手。

“是有人匿名给我信息,我才知道这里,但也是冒险来的……那爆炸是……”

“我干的……商祺已经回S市了,你没事,那就是商睿……糟了,商睿有危险的……”

“他回去,就是为了对付你们……”韩泠悦一把攥住了晏寒笙的手。

“还有杨靖……他……”她回头,却没有发现杨靖的身影。

“他跑了……”

“杨靖也在这里?这里除了你们,还有别人吗?我们只来了四个人……”晏寒笙立刻问道,顺势查看韩泠悦是否受伤。

“我,杨靖,于清澜,就是秦艳涵的表姐,别人都已经转移了,商祺布置的很周到……于清澜在一个小木屋里,这里一会往前走,拐弯两次就到了,很明显的一个小木屋。”

韩泠悦向后指了指。

“我们过去看,你们留在这里……”

温凌浩对晏寒笙说到,看了一眼韩泠悦,便是以其他两个人,一起冲了过去。

从他们的姿态来看,韩泠悦觉得肯定不是警方的人。

“他们是?”

“温淼的哥哥温凌浩……另外两个也是部队的……他们随我一起来的……本来我不想带太多人来冒险……”

“悦悦,你没事吧,商祺没对你怎么样吧?”

晏寒笙低头看着她,不放心的问道。

韩泠悦摇头:“没有,他不会对我怎么样……对了,温淼怎么样了……她是不是死了?”

晏寒笙点头。

“那她的家人没为难你们?”

“有一点,但商睿你知道的,有他在,天下无敌,你没事就好,我很担心你……”晏寒笙将韩泠悦搂紧了怀里。

“没事……我会保护自己,所以我很乖……他没有伤害我……”

听见韩泠悦的声音,晏寒笙想哭。

她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

另一边,杨靖找到了于清澜,发现她还在睡觉,就知道肯定是韩泠悦做的。

他立刻叫醒了于清澜。

“清澜,起来……警察来了……”

被杨靖喊了一下,于清澜立刻醒了过来。

“什么?我这么在这里?”

于清澜起来,也惊讶自己为何睡着了。

“肯定是韩泠悦对你催眠了,她是学心理学的,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警察来了,晏寒笙来了……我们快走……”

“怎么会这样……那她?”

“别她了,晏寒笙已经找到她了,你要跟警察抢人吗?我们赶紧走,后面的事情后面再说……”

“那……走吧……”

于清澜觉得杨靖说的有道理,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

她立刻带着杨靖往相反的方向跑。

那里有一架直升机。

“上去……”于清澜对杨靖说道。

“你还会开始直升机?”

“别废话了,赶紧走……”

于清澜准备就绪,杨靖也做好了,直升机慢慢的上升,远离了这个地方。

“跑了……是那个吗?”男人对温凌浩说着。

“嗯……先不管了,我们回去吧,也赶紧离开这里……”

“之前那个女孩是说谁回去了?不是艾瑞克?”另外一个人问温凌浩。

“也许就是艾瑞克……先回去……”温凌浩对他们说道,然后一起往回走。

他们在海边看见了晏寒笙和韩泠悦。

“我们过去的时候,他们开着直升机跑了……我们也回去吧,这里不宜久留……”

“好……”晏寒笙对温凌浩点头,然后看向韩泠悦,“走吧……”

“嗯……”韩泠悦立刻点头,晏寒笙牵住了她的手,她忽然觉得手腕上有点痛。

立刻抬手看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划伤了。

那里正流血。

“怎么受伤了……那个爆炸是你干的?你为什么那么做?”晏寒笙执起她的手问道。

“先回去再说吧……我没事。”

韩泠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擦了一下伤口上的血,然后将那根红绳从手腕上摘了下来,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这又是什么?”

“商祺给我带的,木兰说,对他很重要的样子……”

“快走……”

韩泠悦拉了一下晏寒笙,然后几个人便立刻往直升机赶去了。

坐在直升机里,韩泠悦发现那几个人都在看自己,肯定很好奇她。

她看向晏寒笙。

“我知道商祺不会主动让我走,清澜还说,他处理好事情要带我彻底离开,我等不了,我就趁着商祺不在,让清澜带我出去转转,我发现他们都住在那一排别墅里,我临走的时候,发现那里有粉尘,我利用粉尘和燃点,制造了爆炸。”

“我觉得也许我可以趁着混乱到别墅里找到电话求救……”

“清澜被我催眠了……杨靖这个家伙,真不是好东西……要不是他从中故作更,清澜早被我说服了……”

韩泠悦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根红绳。

“好像很熟悉的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了……商祺一直带着,对不起,手表不知道丢哪儿了……”

韩泠悦说话的时候,晏寒笙一直看着她,以至于她说完了,晏寒笙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没事……”韩泠悦摊开双手,然后看向了一边的温凌浩。

“很抱歉……温淼的事情……希望你可以谅解……”

“商祺对你做什么了吗?”晏寒笙忽然问道。

韩泠悦摇头。

“我尽可能的不去反抗他的意思,所以他没有为难我……而且他也不会现在为难我,他说要等到好戏结束……我担心你们,他不是以前的他了……具体的我回去和你说吧……”

“没事就好……那个匿名的短信不知道是不是……”晏寒笙说着欲言又止,看了一眼温凌浩,没有继续说了。

韩泠悦明白他的意思。

可能是穆兰。

“商祺是谁?”温凌浩问了起来。

韩泠悦和晏寒笙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是……艾瑞克……”

“他就是那个杀了我妹妹的凶手……他在S市?”温凌浩听到这话,眼神冷了下来。

从他紧紧抿着的唇可以看得出来,他很愤怒。

“嗯……听说是的……”

韩泠悦伸手,攥住了晏寒笙的手,有些话,外人在,不好多说。

傍晚……

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夕阳还很美丽的挂在那里。

商祺已经开车到了钟夜和宫雨彤躲藏的地点了。

“钟夜……”

商祺的手上拿着一把手枪,站在门口喊了一声。

钟夜听见了声音,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钟夜立刻伸手护住了身后的宫雨彤。

之前她们已经谈过了。

宫雨彤劝他放弃,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钟夜动摇了。

但是商祺似乎是知道他会办事不利,就出现了。

钟夜和宫雨彤见到商祺,脸上都充满了恐惧感。

尤其是宫雨彤。

另一边,商睿在交警队一点一点的查看着道路监控。

跟着那辆黑色的车子一直在查看着,但是到了一处马路的拐弯处,车子不见了。

商睿立刻拿出地图开始研究。

最后他确定了那些废弃的工厂。

他想,只有那里可以藏人了。

不妨可以过去试一试。

他先出发,路上给江鹏去了电话,让他一个小时之后,要是自己没消息,就立刻带人过来。

“你放过我们吧……我们会自己离开,不会给你添乱的……”宫雨彤对商祺说道。

“可你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们知道的太多,要是不除掉你们,你们觉得我还有立足之处吗?”

“穆兰那个女人倒是跑得快,都已经离开了……现在不知道在执行什么任务,我呢,还要回来处理你们两个……”

“本来我也可以立刻离开,但是现在都是因为你们……”

商祺的手举了起来,枪对着钟夜他们。

他一点也不怕自己一个人来,其实他的身后,还有很多的人在暗中帮他。

一旦他出了事情,他们就会出来。

“商祺……”宫雨彤对他喊了一声。

商睿的车刚好开到那里,就听见了宫雨彤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立刻下车冲了过去。

“你给我闭嘴,我就知道你不能留……连我的身份都知道了……呵……钟夜,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呢……”商祺对钟夜说道。

“不……我不能这么做,艾瑞克,你放了她,我跟你走……”

“她不会乱说的……”

“她应该已经把我的身份告诉了警察吧……还有什么,你都说了?呵……你们太天真了,看得见看不见的,知道我们的人有多少吗?”

“就凭你……宫雨彤,和警察做交易?就算是你的孩子生了出来,你以为还能活几天?”

“不要幼稚了,钟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动手,我饶你一命带你走……”

“你凭什么决定我们的生命,是,你是商祺的事情我已经告诉商睿了,你哥哥都知道了……”

“宫雨彤……”听见宫雨彤那么说,商祺很生气,他拿着枪对着宫雨彤就直接开枪了。

“砰……”

“砰……”

“啊……”

“嗯……”

几乎是同一时刻,两声枪响,一个叫喊声,一个闷哼声。

他们看向了一处。

商祺看见了商睿,他举着枪,已经开了。

但是他没有朝着自己开枪,还是将自己手上的枪打落了下来,当然了,宫雨彤也没事。

商祺看着商睿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商祺?”商睿喊了一声。

之前见过,但是那会儿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知道了,商睿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呵……哥哥……好久不见了……”商祺甩了一下手,看了一眼地上的枪,然后又看向了商睿。

“你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

“回来?回哪儿啊?”商祺看着商睿。

一个表情充满了轻藐,一个却是充满了忧伤。

“你恨我们是吗?”商睿问了一句,随后看了一眼钟夜。

“钟夜……”宫雨彤伸手,拉了一下钟夜的手,他对她摇头,示意她别担心了。

宫雨彤有了孩子,胆子也变小了。

“是啊……你才知道……呵呵……我的好哥哥,你来的很及时啊……看来,钟夜和宫雨彤,都不能留了……”

“你一个人来的?”商祺看了一眼商睿的身后。

一个人?

“你不怕死啊,居然一个人来了……难道是想我了”

“商祺……你为什么要这样……我们是家人,你为什么恨我们?”商睿喊了一声,恨不得现在给他一拳。

“哼……一家人……”

“真幼稚,一家人的是你们,没有我……”商祺在原地转了一圈,笑了起来。

他耸了耸肩,摊开双手:“商睿,你以为你是我哥哥,但是在我看来,没有你,我会活得更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当初我生下来的时候,我身体不好,你的那对好父母,想要送走我的……”

“但是爷爷奶奶不愿意,所以就勉强养我……看我是废物,就随我去,要什么给什么,我根本不懂什么是人间险恶……”

“我出国就是为了躲开你们,还不懂是吗?还不懂……”商祺吼了出来。

“商祺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艾瑞克,来吧,亲手抓我啊……”

“商祺……你一定是误会了……爸妈那么爱你,他们不会的……”商睿立刻解释了起来。

再坚强的人,面对自己血亲的时候,都没办法理智了。

局里商睿给江鹏的期限也到了。

他立刻准备带人前往废弃的厂房那里,就接到了晏寒笙的电话。

他落到了,带着韩泠悦平安回来了。

此时,夜幕也降临了。

“老大?韩老师你没事?”江鹏笑了起来。

韩泠悦的身上披着晏寒笙的外套,S市的晚上还是比较的凉,没有小岛上热。

韩泠悦只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我和你们一起去……商祺已经回来了,如果钟夜真的躲在那里,那么商睿现在一个人很危险……”

晏寒笙准备和江鹏他们一起去。

“这一次谢谢你们,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

“好,需要支援,再联系……”温凌浩对晏寒笙点头。

“嗯……”晏寒笙看了一眼韩泠悦,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脸,替她把脸上的脏东西擦了擦。

“去处理一下伤口,在警局等我……乖……”

“我……”

韩泠悦不放心,想要跟他一起去,但是被温凌浩给拉住了。

“让他自己去,你跟着也不能做什么,处理一下伤口比较好……”

“是……听话……等我回来……”晏寒笙对韩泠悦笑了一下,让她放心,便带着人,和江鹏一起过去了。

路上,他们脸上商睿,联系不上了。

就都知道,肯定要出事了。

看着离开的身影,韩泠悦整个人颓废了下来。

“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看到出来,之前有些事情你们两个好像不好说,但我还是想问……”温凌浩的话让韩泠悦抬起头。

她看了一眼温凌浩,过了许久才点头。

然后没说什么走进了警局,孙慕晴来给她处理了一下伤口。

没什么大事,皮外伤。

站在法医科室的门口,看着里面韩泠悦的伤口也处理好了。

“麻烦给我们一点单独的时间,谢谢……”温凌浩走了进来,他的意思就是让孙慕晴出去。

孙慕晴和小柯离开了。

韩泠悦坐着,温凌浩站着,他一副正姿,看得出来,常年训练的结果,一身的正义。

“你想问什么,问吧……”

“商祺是谁?艾瑞克又是谁?他为什么要带你走?你们之前认识?”

“他……”韩泠悦深呼吸了一下,“对,我们以前认识,他是商睿的弟弟,商祺,现在叫艾瑞克,是组织的重要人物……”

“八年前,以为他死了,其实没有,他回来,为了……”

韩泠悦不知道怎么说,但温凌浩也没有继续问,他明白了。

“他为什么害死温淼……”

“因为我吧……你要怪,就怪我吧。因为我是寒笙现在的女朋友,温淼似乎还很喜欢他,虽然我不知道以前寒笙和温淼到底什么关系,至少现在,她是我男朋友……”

“所以我和你妹妹有了一些矛盾,商祺为了我,因为他喜欢我,就这么简单……”

“真的这么简单吗?八年的时间可不短……”温凌浩面无表情,也不懂他什么意思。

韩泠悦将脸转到了一边:“你爱信不信……”

她起身,然后从温凌浩的身边经过,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温凌浩眯起双眼。

……

废弃工厂的外面,晏寒笙带人已经过去了。

“商睿……”

晏寒笙喊了一声。

他们立刻看了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商祺立刻捡起了地上的枪,对着钟夜就开了一枪,但是宫雨彤看见了。

“啊……”

砰的一声,伴随着宫雨彤的惨叫声,她挡住了那一枪。

“雨彤?”钟夜惊呼了起来,立刻抱住了浑身是血的宫雨彤。

“钟夜……”宫雨彤很虚弱。

钟夜双眼通红的看着商祺。

“呵……那就一起死吧……”商祺举起手,又要对钟夜开枪。

但是晏寒笙的声音响了起来。

“商祺,你被捕了,束手就擒……”

听见声音,商祺立刻转头。

“呵……你怎么来了?女朋友不要了?”

“商祺,不要自作聪明了,举起手来,反抗对你来说没有意义,悦悦我已经救出来了……”

“什么?”商祺愣了一下,不敢相信,随即摇头,“你骗人……”

“我不喜欢骗人……”晏寒笙和江鹏,以及一众手下举着枪对着商祺。

商祺看了看远处,自己身后的人不懂为何没了动静。

又听见晏寒笙说韩泠悦被他救走了。

他咬了咬唇。

“雨彤……”钟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宫雨彤已经闭上了眼睛。

“哼……”商祺冷笑了一下。

放下了宫雨彤的身体,钟夜站了起来,他发怒了,拿起枪就要朝着商祺射过去,但这个时候。

“砰……”

商睿的枪,冒烟了。

“额……”钟夜的手放了下来,他看着自己的胸口。

那里在流血,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嘴里吐出了鲜血。

然后他看向了一边的宫雨彤,倒了下去。

“商睿,冷静点……”晏寒笙怕他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立刻喊了一声。

“呵呵呵……我的好哥哥啊,真是太谢谢你了,替我除掉了一个麻烦,来,和弟弟拥抱一下吧……”商祺说着,朝着商睿走了过去。

晏寒笙立刻又喊了一声:“商祺你要干什么,商睿……”

“商祺……”商睿喊了一声,商祺停下了脚步。

他们的手上,都拿着枪。

现在就看谁的动作快,谁就真的再也起不来了。

晏寒笙他们很担心商祺有什么动作,但是他没有。

和商睿对视着,商祺忽然笑了起来。

“哥……你做你的事情,我做的我的事情,我们互不相干不是很好嘛?”

“为什么,要咄咄相逼,我只是要证明我也是可以得到爱的,难道有错吗?”

“你没错,是我错了,一点也不懂你,否则你不会这样,束手就擒吧……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商祺……”

“够了……真不想听你说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

商祺摇头。

另一边的警局门口,韩泠悦站在那里,等晏寒笙回来。

“想去就去好了……你不是很有本事嘛……应该不会害怕吧……”身后的温凌浩忽然说了一句。

韩泠悦回头,不语,又将头给转了回去。

“走吧……我带你去……”

“你想找商祺报仇是吗?我答应了寒笙,要等他回来……”韩泠悦没有跟温凌浩走。

“真的不走?那算了,我自己走好了……”温凌浩说完,就立刻离开了。

“喂……”韩泠悦见他要走,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跟过去。

她实在不放心。

温凌浩笑了一下,但也没说什么,他们一同朝着那里过去了。

……

“商祺,你听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中间是有误会的……我们……”

“够了够了……说了两句还真的跟我煽情……哎……商睿啊商睿,你太蠢了……还有你们……”

“太天真了……以为抓了我,这个世界就安静了……就和平了……呵呵呵呵……可是你们不想想,也许我只是个小虾米,我的身后有人,那些人的身后还是有人……”

“这个世界,可没有绝对的白色,什么公平,什么正义,呵……”

商祺笑了起来。

忽然,他抬起手,就要对商睿开枪,但商睿没有躲开。

倒是一边的晏寒笙,猛然的扣动了扳机。

“砰……”

“嗯……”

所有人都惊呆了。

商祺的手上顿时溢出了不少的血,枪掉落到了地上。

商祺闷哼一声,没有喊出来。

他扭头看向晏寒笙。

“商祺,我警告过你了……”

“商睿……铐起来……快点……”晏寒笙对着商祺说完,又对商睿喊了起来。

“哼……我不会承认我输了,晏寒笙……我没有输……”

“你输不输我不管,我只要抓住你就行……”

“商睿,你还等什么……”

晏寒笙说着,放下了手。

商睿看向商祺,他的手在滴血,他抬头,眼神忧伤。

“商祺……”

“别废话了,要抓就快点……要杀也别墨迹……”

听见商祺不耐烦的话,商睿在晏寒笙的眼神示意下,朝着他走了过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猛然的射进了商祺的心脏里。

“啊……”

“啊……有狙击手……”江鹏喊了一声,大家立刻警觉了起来。

“商祺……”

商睿立刻上前,一把扶住了商祺滑下去的身子。

“商祺……商祺……”商睿扶着他,不停的喊他的名字。

韩泠悦和温凌浩也到了,听见了商睿的声音,韩泠悦立刻过去。

“去搜查……肯定是杀人灭口……”晏寒笙立刻吩咐了下去,手下便四处开始搜查……

“哥……哥哥……”商祺的心很痛。

上一次,他逃过了,这一次,不行了。

“我要……死在你……面前……真的要死了……呕……”一大口鲜血从商祺的嘴里吐了出来。

“商祺……”韩泠悦也奔到了他的跟前。

商睿看了一眼赶来的晏寒笙。

商祺的眼神模糊了起来。

他对韩泠悦笑了起来,伸手。

想要抓住她,但不行。

“你怎么把她带来了……”晏寒笙对温凌浩问了一句,立刻走到了韩泠悦的身边。

“商祺……”韩泠悦喊了一声。

“leila……如果没有……他……你会爱我……爱我吗?”

商祺的嘴里不停的吐血,这句话,应该是用尽全力说出来的吧。

韩泠悦沉默了。

“呵呵……呵呵呵……我……输了对吗?哥……我输了对不对?”商祺伸手,攥住了商睿的手。

“帮我……照顾她……不允许任何任人,欺负她……哥哥……”

商祺最后喊了一声商睿哥哥,接着闭上了眼睛。

“商祺……商祺……”商睿大喊了一声,但是,再也没人会回应他。

“商睿……”韩泠悦蹲下身,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根红绳。

在来的路上,她想起来,那是上学的时候,商祺一直带着的,但是他藏着,怕别人笑,说那是和哥哥一人一根的幸运绳。

“这是商祺的……”

“商祺……”商睿结果那根红绳做的手链,哭了。

泪水滑落到了嘴里,咸咸的。

很快的,来了好几辆警车,四处开始搜查,但是没有找到击杀商祺的狙击手。

“寒笙……他真的死了……”韩泠悦转身,扑进了晏寒笙的怀里,哭了起来。

“没事了……”晏寒笙抱着她,安慰了着。

商睿抱着商祺的尸体,痛苦万分。

商祺死了。

原本八年前就会掉的人,现在真的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觉得觉得,快要奔溃了。

艾瑞克,也就是商祺死了。

钟夜和宫雨彤以及边栩也都死了。

这个案子,就这样结束了……

……

晏寒笙送韩泠悦回到了她的家里。

看上去,他们都很累。

“好些了吗?”晏寒笙看着双眼通红的韩泠悦,给她倒了一杯水。

“嗯……我……会没事的……最痛苦的,应该是商睿……”韩泠悦喝了一口水,将身子靠在了一边的桌子上。

晏寒笙走到了她的身边:“商祺最后的话,你没有回答他。”

韩泠悦看向晏寒笙。

“我已经回答了……”韩泠悦的默认,就是已经回答了商祺的话。

她不会。

晏寒笙什么都没有继续说,而是伸手按住了韩泠悦的后脑,唇便吻了上来。

韩泠悦闭上眼睛,双手紧紧的抱着他。

晏寒笙的吻比以前来的要浓烈,韩泠悦启唇,晏寒笙的吻细细碎碎的来到了她的脖子上。

接着,他将韩泠悦抱了起来,朝着卧室过去。

他将韩泠悦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吻又是扑面而来。

晏寒笙伸手扯开了韩泠悦的衣领。

他爱她,就像她也爱他一样……

三天后……

郁辛然的墓碑前。

商睿将一束花放到了墓碑前,站在那里。

“我来看你了……温淼的葬礼昨天结束了……大家都很好……没事……”

“我……来迟了……你怪我吗?”

商睿看着上面的黑白照片,对郁辛然喃喃自语着。

“辛然……”

商睿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看着上面女孩子的笑容,商睿也对她笑了。

“我们来了……”晏寒笙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他搂着韩泠悦,走了过来。

商睿看了他们一眼,又看向了郁辛然的照片。

今天的晏寒笙穿着西装白衬衣,和平日里的样子不一样。

韩泠悦也是白色的衬衣,一件黑色的开衫针织外套。

商睿知道,今天他们是去领证了。

“领完了……”商睿说了一句。

“嗯……我们现在是合法夫妻了……”晏寒笙搂着韩泠悦,炫耀了一下。

“那时候,商祺跟你说了什么?”晏寒笙之前一直在想,韩泠悦拒绝了商祺之后,他对商睿说了什么。

商睿转身,看着晏寒笙,又看了一眼韩泠悦,笑了起来。

“你猜猜啊……”

“不想猜……”晏寒笙立刻拒绝了。

“好吧,看把你给小气的……听说,叫你不要欺负这个臭丫头,让我看着你……”

“哦豁……需要你看,我才不会好吧……行了,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要去韩公馆了……”晏寒笙说道。

“走吧走吧……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去吧……”商睿挥挥手,然后又转身看着郁辛然。

晏寒笙和韩泠悦没有继续说什么,便离开了。

他们离开没多久,一道熟悉的女声传入了商睿的耳朵里。

“商睿……”

听见声音,商睿立刻回头。

他看见来人,愣住了。

“真的是你……不认识我了?”女孩子对商睿笑了起来,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束蓝玫瑰。

“书韵……”

女孩听见商睿喊了自己的名字,笑了起来。

商睿的思绪似乎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夏天,那个叫闫书韵的女孩子,总喜欢趴在他教室的窗口上看他……

全剧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识谎者之梦境追逐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识谎者之梦境追逐 识谎者之梦境追逐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1章 最后的追逐(完结篇)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