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沈阳邀约

565.沈阳邀约

“我们。”柏西文笑着说道。

“嗯。”顾则笙余光轻瞥了关子墨一眼,也不说话,只是缓缓点头。好似在说:这下你放心了吧。

“柏总的意思是企业方这次的推广目的不是销售转化、而是客户认知培养。而W视是要销售转化的,所以这一点与W视选择的标准不符?”关子墨分析说道。

“是的。”柏西文点头:“家庭整理师的市场还需要培育。但凭着这创意水平,至少会给C段广告位,对行业来说能达到在盈利之前的扩张、然后拿到投资。”

“不敢给前三吧?”顾则笙问道。

“如果不想让他拿标王,就不敢给前三,这种新兴创业人最懂就是资本运作、最舍得就是花钱。”柏西文点头。

“太复杂了。”顾则笙吐了口气,愣了一会儿后,便安静地低头吃饭。

她知道世界的复杂,只是偶尔会忘记。偶尔会单纯为好的创意而喜悦、单纯为规则下的输赢而努力,但也并不是不能接受所有事情的背后,都会为了一个既定的目的而人为操作。

比如说家庭整理公司的温暖创意,或许只是创意师将人性了解得太透彻,而并非他原本温暖;又比如说W有选企业的规则,却也会因为评估的意外而修改规则......

心里有一点点难受,但还是能坦然接受。

成人的世界,原本如此。

*

“我的毛毯在你房间。”吃完饭后,关子墨送顾则笙回房间,还找了个很正当的理由。

“是你的毛毯啊,我以为是Simon找服务员拿的。”顾则笙推开门,将关子墨让了进去。

“刚才有一些生气?”关子墨进去后,转身看向她。

“刚才……关子墨,我接到沈阳小故宫的联名开发邀约了。”顾则笙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关子墨的脸色一沉,眼底划过一丝慌张。

“做完雅度的案子,我会去沈阳。”顾则笙轻声说道:“我和你之间......需要一些距离。”

“我不这么认为。”关子墨沉声说道。

“你看,我都忘了要尊重你是甲方老板......这不好。”顾则笙轻声说道。

“你不必对自己这么苛刻,你看,就算你忘了,我也没有失了与你相处的分寸,你还担心什么呢?”关子墨轻声说道:“因为这段爱情,你换了工作、丢了房子、现在还要背井离乡吗?”

“怎么能说是背井离乡呢......”顾则笙低下头,沉默半晌后,轻声说道:“原本是准备做完雅度的案子才考虑这个邀约的。今天看到‘景园’洗发水的广告,就突然觉得:我也应该脱离商业一段时间,去感受纯粹的中国文化、去做纯粹的创意。”

“公司会在京城设立办公室,这里有长城、有故宫、有圆明园,这里原本就是古都,想看纯粹的中国文化,就到京城吧。”关子墨突然说道:“京城办公室会交给柏总来管理,我不在这边。”

“京城也没人请我啊……”顾则笙有点儿跟不上他的思路。

“唯尔请你。”关子墨利落地说道。

“……你别胡乱安排。”顾则笙从沙发上拿了毛毯扔到他身上,有些烦躁地说道:“我有自己的计划。”

“我哪里胡乱安排了?”关子墨叹息着说道。

“我就是.......”顾则笙看着他,咬着唇半晌才继续说道:“唯尔请我也不行,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关系。”

“我在试着不逼你。但你也不要逼我。”关子墨沉声说道。

“什么叫逼你?”顾则笙的脸色也变了。

“如果让GR公司以合约为由把你困在江城,我想我还是做得到的。”关子墨淡淡说道。

“我离职,我赔偿。”顾则笙一脸恼怒地瞪着他。

“可以,GR也要赔偿,还要失去唯尔的定单。在你最困难时候向你伸出援手的Andrew大约也会离职。”关子墨沉眸看着她。

“你这样和姜闻好像,做了不道德的事情还觉得是被别人逼的......你刚才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像。”顾则笙后退一步,看着他的时候,紧紧皱着眉头。

“顾则笙--”关子墨气得大声喊她的名字。

“你想干嘛?”机警地退后了一步。

关子墨一副要发怒的样子,但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后,又将胸口窜起来的火压了下去,看着顾则笙说道:“你记住你是个成年人,你对工作、对公司、对客户,都要有责任心。”

“谢谢你的苦口婆心,我有我负责任的方式。”顾则笙沉声说道。

“……”关子墨沉沉地盯着她,半晌后,伸手将她拉进怀里,用力地抱紧她,无奈又温软地说道:“你明知道的,我的霸道强硬也好、苦口婆心也罢,都是假的。我只是想留住你而已。”

“那你也该知道,我说抱歉也好、惹恼你也罢,只是想离开你......”顾则笙将额头低在他的胸前,垂在腿边的双手轻握成拳,声音低低地说道:“关子墨你知道吗,人并不能时时记住那些不愉快的事,可又总是不能彻底忘记。”

“每次在你面前放肆之后,我就会重新想起你那天抱着她对我说‘让开’的画面。我总是想,如果那时候你的背后有一双眼睛看到我,一定会觉得我很可怜。”

“关子墨你知道吗,‘可怜’这个词.......让人很难过。”

“顾则笙......不是你想的这样。”关子墨用力的抱紧她,无力地说道。

“我不知道。”顾则笙摇头:“我努力地去理解你和姜闻。你说的,少时的孺慕和感恩、成长的陪伴与利用、成功后的厌恶与推开。”

“你看,你说的我都记得。”顾则笙低声说道:“所以我想,大约爱情并不是个多么重要的东西,在重要时候,你对她那些复杂的感情还是要占了上风。”

“而那些复杂的感情其实我也不怎么懂,我能体会的......大约就是很重要吧。”

“我不知道以后我会不会要一直去计算:我和要你在一起多久,才能抵得上你与她的这么些年?我和你的爱情,在你的心里有变得重要一点了吗?”

“关子墨,太累了、太麻烦了,我不要。”

1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墨色生香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墨色生香 墨色生香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565.沈阳邀约

9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