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第四百三十八章

雨下的很大

寂寥夜色,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忽然出现两个行色匆匆撑着油纸伞的男人。

踏在水面上,溅起的水打湿那衣摆。

顾清明全然不在意,加快脚步,大步朝前走去,沈墨在旁边跟着。

顾清明走的太着急,差点摔了一跤,身旁的沈墨连忙伸出手拉了顾清明一把。

“谢了。”

顾清明拍了拍沈墨胳膊。

“大人为何走的这么着急?”

沈墨牵着顾清明,怕顾清明再走快了摔着。

顾清明这才慢了下来,同沈墨解释道,“玉善将我给他的玉佩捏碎了,我总觉得有些不安心。”

“那也得看着路。”

沈墨耐心的嘱咐一声。

顾清明点了点头然后同沈墨快步走去。

这雨下的又大又密,徒添了顾清明心头几分烦躁,偶尔响起的雷声,声声落在顾清明耳边。

顾清明和沈墨走了好一会,最后,在一家棺材铺门口停下。

只要玉善捏碎那块玉佩,顾清明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玉善。

只不过,顾清明抬眼看着那家棺材铺,忍不住皱眉,扭头问沈墨,“他来棺材铺干嘛?宋辞那个王八蛋终于死了?”

沈墨也很茫然的摇了摇头。

顾清明笑了笑,“是的话待会我们去喝酒庆祝庆祝。”

沈墨点了点头,“嗯,好。”

言罢,顾清明和沈墨一块上前去,沈墨伸手敲了敲棺材铺的门。

过了一会,一个掌柜颤颤巍巍的来打开了门。

那个掌柜脸色苍白,看起来很是难看。

顾清明绕开掌柜朝屋里头望去,他瞧见了玉善的背影,玉善就坐在那,他微微一笑,对掌柜道,“我找人。”

然后,他径直绕过掌柜朝屋内走了去,然后大步的朝玉善走了过去。

沈墨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刚想提醒顾清明,没来得及,顾清明已是伸出手,落在了玉善的肩膀上,拍了玉善一下。

下一秒,玉善的身子竟然朝旁边缓缓倒了下去,最后,就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尘土溅起,万籁俱寂。

玉善就这样倒在了地上,半睁着眼,毫无气息,脸色苍白到没有一点血色,安静之极。

顾清明一言不发,低头看着玉善。

掌柜问道,“二位是这位公子朋友?”

“算是。”

沈墨道。

掌柜叹了一口气,“这位公子可真是个可怜人啊,方才来我这给自己订了副棺木,然后就……”

掌柜觉得惋惜之极,“还这么年轻,可惜了……”

顾清明弯下身去,伸出手,轻轻替玉善合上眼眸,淡淡的道,“不可惜,死的好,也算解脱,就是为何还死不瞑目呢?”

掌柜一听,觉得顾清明莫名其妙,死了怎么算解脱?

顾清明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沈墨走了过来,“大人……”

“我最近怎么这么倒霉,认识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走,就是不知道安子澈和宋辞那两个什么时候死,真是好期待。”

顾清明笑了笑,看起来漫不经心的说着。

掌柜一看,朋友死了,这人还能笑出来,还说这些没心没肺的话,一下子就对顾清明没了好印象,眉头一皱。

沈墨看着顾清明,只有他知道顾清明这是嘴硬心软,顾清明心里分明也是难受的。

只不过,他家大人似乎早习惯了有苦自己咽,从不告诉别人,也不会流露出来。

“掌柜,他是我朋友,他的丧事,交给我就行了。”

顾清明看了玉善一眼,好像想到了什么,然后道,“这次让他体面些走。”

他想,大概是玉善之前死后暴尸荒野,落的个死无全尸的下场,所以这一次才会给自己订了上好的棺木,让自己走的体面些,这大概,是玉善唯一一件想做的事情了。

入殓之时,顾清明把沈墨赶出了房间,自己抱着干净的衣服慢悠悠的走进房间。

玉善就躺在那,一动不动。

顾清明其实不懂人死了以后该做些什么,毕竟他觉得,挖个洞埋了也就完事了,只不过,棺材铺掌柜告诉他,不能这样,死者入殓之前得换衣服,收拾干净,这样才能转世投胎。

顾清明恨不得告诉掌柜,就玉善这样,魂魄都碎成渣的,转世投胎压根没机会,收拾再干净整齐,也就一个死尸,再过两天,就腐烂发臭了,再过些日子,也就只剩下一具白骨了。

只不过,他懒得说。

玉善似乎最想当个普通的凡人,所以顾清明也就当满足玉善遗愿了。

让玉善按照凡间的规矩,干干净净的离开。

顾清明在床边停下,低头看着玉善,玉善安详到像是睡着了一般,顾清明轻笑一声,“本君第一回给别人换衣服,沈墨都没这待遇,所以不能让他瞧见了,要不然,他得跟我急。”

说完,顾清明弯身给玉善脱下身上的衣服。

仅脱了上半身,顾清明就停下了动作。

那具单薄到肋骨清晰可见的身上满是伤口。

借尸还魂的肉体不会自愈,所以就像是一个破了的布娃娃一样,只用针线缝起来便可,腹部一道很长很长的伤口,针脚歪歪斜斜的,有些难看,在心口那,还有个新伤口,似乎刚缝了不久,针脚稍微好看些,看来熟能生巧这个道理倒是真的。

玉善果真想走的体面些。

顾清明对玉善的感情其实很奇怪和复杂,玉善是他人生第一个用善意待他的,也是伤他最深的。

以前,顾清明还对玉善当年对他的见死不救有所介怀,后来,他想开了,懒得计较了,现如今,玉善不在了,他竟又介怀了起来。

玉善明明能为了保命弃他于不顾,怎么就为了一个男人这般不要命呢?

“蠢。”

顾清明垂眸,给玉善将干净的衣服换上,淡淡的道,“虽然不会死,但也会疼,你挨的这些疼,宋辞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你用命救他,他也不知道你背叛温不弃,挨了这么一刀,是为了保住他的狗命,你魂飞魄散,他也不会知道,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玉善是他见过最蠢的人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若疯魔便成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若疯魔便成活 若疯魔便成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三十八章

9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