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你还是人吗

第512章 你还是人吗

“伊斯梅尔,你就不想一想,这次光明教会为什么会允许我们圣光会进入大陆吗?”

“因为他们内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恰恰此时又遇到了难以对付的威胁,而这个威胁.......就是你们曦光教会,所以才会大方的让我们进入尼兰,希望用圣光会来对曦光进行制衡。”

“如果我们互相之间争斗残杀,那就正合了光明山上那些混蛋们的心意,但是如果我们联起手来......”

“我们可以瓜分掉大陆上的信徒,让曦光、圣光的圣火比光明山上的那朵光明圣火还要绚烂......”

瑟拉的脸庞怪异的扭曲,露出了一个非常特别的笑容,看起来就像蛊惑亚当和夏娃的那条长蛇般诡异。

“..........”

伊斯梅尔也笑了,但是在他温和微笑的同时,淡然迷蒙的曦光光环突然出现,瞬间就爆发在了瑟拉冕下的身上。

“轰!”

瑟拉冕下根本来不及把自己的圣光火焰外放反击,只勉强提起一层薄薄的圣光堪堪护住全身,强大的曦光之力就砸在了她的身上,把她像个皮球一般砸飞了出去。

一朵朵间隔延续的火焰再次延伸向远方,失了先机的圣光牧首非常果断,消瘦的身影再次借助这火焰果断远遁,只有充满了怨毒的声音从远处传了回来。

“伊斯梅尔你这个蠢货,你会后悔的,我发誓,你会后悔的!”

伊斯梅尔缓缓的收回颤抖的神杖,朝着远处的夜空淡淡说道:“如果《光明圣典》真的落到了我们曦光的手中,光明的力量都会为我们所用,那还需要和你这个疯子合作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弑神者的秉性,你们的欲望永远没有满足,所谓的盟友,都会成为填充你们贪婪的食物。”

伊斯梅尔眼神闪烁的沉默了一会儿,从灵力虚空中把自己的灵力信物拿了出来,小心斟酌的输入了一行信息。

“阿丽亚娜?你跟那个小子.......夏尔阁下相处的怎么样了?”

“你跟夏尔阁下商量一件事情.......”

。。。。。。。。。

。。。。。。。。。

夏尔跟瑟拉冕下和女王陛下耽搁了一些时间,在旷野中追逐了大半夜也没有追上乌萨娜等人,只能遗憾的看着他们的踪迹又转回了北方,跨过瓦尔河返回恩格鲁人的军营之中。

“算你们跑得快!”

天边已现鱼肚白,夏尔返回了特卫普城的驻军指挥所,迎面看到一大一小两个女圣骑士走了过来。两个美女都穿着训练用的防护盔甲,英姿飒爽别有一番味道。

“夏尔,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小丫头奥莉芙蹦跳着跑了过来,抓住夏尔的胳膊左瞅右看,最后确定夏尔安然无恙才放下了心来。

“夏尔你回来的正好,你走的这两天我们接到了很多重要的情报,很多决定必须要由你来做,你不能再扔下这里的事情去追杀那些圣光战士了,国王陛下已经答应了派一支骑士团过来,到时候让他们去对付就可以了。”

“嗯!”

夏尔点点头,伸手帮奥莉芙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小丫头顺从的没动,但是却使劲踮起脚尖,让自己显得更高一些。

“我昨天晚上已经追上了那些圣光战士,猎杀了三十几个,剩下的十几个逃回瓦尔河北岸了,通知战士们小心戒备,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发生前几天那样的事情。”

夏尔经过昨夜的战斗已经看明白了圣光战士的一些底细,圣光战士在聚集到一定的数量时候,战斗力才会成倍的提升,聚集的数量越多,提升的幅度也就越恐怖惊人。

五六十个圣光战士在圣光修士的加持之下可以跟几百甚至上千的骑兵队伍正面硬刚,创造出正面强行攻陷炮兵旅那样的精彩战例出来,但是如果只凭乌萨娜现在手里的十几个圣光战士,他们凝聚出的冲击力就要打上好几个折扣,如果再碰到几百精锐的野战骑兵,不想两败俱伤的话那也只能绕着走。

“什么?你已经跟那些圣光战士战斗过了?还猎杀了三十几个猎物?夏尔你.......还是人吗?”

小丫头明显有些不相信,毕竟那天晚上发生在炮兵旅的一幕有太多的目击者,圣光战士们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一个圣光战士可以连续撞死好几匹战马,把集群冲锋的骑兵队伍杀的人仰马翻,那么对付夏尔一个人怎么会出现这种结果呢?就算夏尔是中位阶超凡强者,可圣光战士中明显也有很强的超凡者啊!

如果说夏尔以猎人的游斗战术慢慢的骚扰,慢慢的磨死对方几个人奥莉芙还能够接受,可昨天晚上一夜之间就猎杀了三十几个怪物一般的圣光战士,自己的哥哥......还是人吗?

“怎么说话呢?如果我不是人,那你是什么?”夏尔一巴掌轻轻的打在奥莉芙的小脑袋上,让她缩起了脖子充当小乌龟。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夏尔你现在到第几位阶了?”

夏尔微微抬起下巴,看似矜持实则骄傲的答道:“第五位阶,双天赋第五哦!”

“哇噢!夏尔你.......”

小丫头的眼睛里瞬间就飘满了小星星,让看在眼里的夏尔忍不住响起了好多好多的岛国番剧。

小女孩儿都是崇拜强者的,奥莉芙小就崇拜强大的高位阶女骑士德莱雅,现在看到年纪轻轻的哥哥距离高位阶已经不太遥远,心里替他高兴的同时,自己也有些小懊恼。

她到现在才摸到第八位阶的门槛儿,跟夏尔比起来实在逊到了姥姥家了。

对于奥莉芙的反应夏尔早有预料,但是当他不经意间看向阿丽亚娜的时候,却发现女圣骑士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那么自然。

“怎么了阿丽亚娜?”

“没什么。”

阿丽亚娜忽然右腿后挪,双腿交错弯曲,微微下蹲给夏尔行了一个躬身礼,好似打趣一般的对着夏尔说道:“请容许一个虔诚的曦光信徒,对伟大的曦光神眷者致以崇高的敬意。”

“..........”

夏尔愣了愣,然后同样对着阿丽亚娜夸张的还礼,然后咧着嘴怪声怪气的回:“保护两位美丽的女士,是一位骑士的应有责任!”

“美丽的女士?”

阿丽亚娜看了看自己一身的训练盔甲,表情有些惘然。

“嗯!如果你穿裙子的话,会更美丽哦!”

阿丽亚娜冷艳的面庞上眼看着有了淡淡的颜色,忽然低着头离开了。

夏尔看着阿丽亚娜高挑的背影皱起了眉头,刚才阿丽亚娜看似打趣的开玩笑,但是骨子里的那种敬畏却没有逃过夏尔的眼睛。

两个人自从在暗夜之域中并肩作战之后,相互之间的距离一直在一点一点的拉近,特别是前些天两人在一起创作了那些反应尼兰人苦难生活的绘画之后,已经是比那什么只差一点点的好朋友。

但是现在夏尔好似感到了一丝非常别扭的疏远。

“奥莉芙,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有很多啊!恩格鲁的北海舰队在伦登城集结完成之后,已经有了南下的迹象........”

“丽娜尔表姐来信回复了我,新式武器已经可以投入使用了,就是数量有些少.......”

“哦!对了,法妮姐姐派人送信过来,说她一切安好,让你不用挂念.......”

奥莉芙掰着手指头给夏尔一件件的汇报,夏尔皱起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他想问的不是这些。

“嗒嗒嗒”

高跟鞋的清脆声响忽然从远处传来,有些熟悉的脚步频率吸引了夏尔和奥莉芙的注意。

一袭淡淡蓝色裙子的阿丽亚娜婷婷袅袅的走了过来,天生冷艳的脸庞绷的紧紧的,跟她身上的蓝色搭配出了很奇妙的效果。

饶是夏尔见多了红花绿柳,也禁不住有那么一刹那间的惊艳,刚才的疏远感觉不翼而飞。

阿丽亚娜走到了夏尔的面前,很拘谨的转了个圈,就像一朵蓝色郁金香随风摇曳。

“这件裙子漂亮吗?”

夏尔和奥莉芙齐齐点头,只不过奥莉芙目光注视所处是那惊人的高耸和挺翘,低下头对比自己的平坦顺滑,不禁有些噘嘴不服气。

至于夏尔………

“看来是我想多了,但是.......有些麻烦啊!”

“夏尔,听说特卫普港口落日十分的风景很美,夏尔你能陪我去看看吗?”

夏尔歪了歪嘴,本能的想起了小时候大人的叮嘱:“小孩别玩火……小孩别玩火……”

但是他第一次从阿丽亚娜的眼眸中看到了不自信的眼神。

她可是横眉冷目走天下的冷艳骑士啊!怎么会有了不自信的忐忑呢?

“好吧!我是成年人,有足够的防火意识!”

夏尔很绅士的点点头,“美丽的女士,这是我的荣幸!”

“奥莉芙,给我们注备马车!”

“夏尔,你你你你你你你......”

小丫头瞪大了眼睛,对着夏尔结结巴巴的发出警告的目光。

法妮姐姐已成定局,丽娜尔表姐赖在落日城堡不走,家里人口真的不少了,这个阿丽亚娜也是有后台的,招惹不起啊!

“奥莉芙,一个女孩的心思要纯洁,不要有什么邪恶的想法!”

“..........”

奥莉芙很快让人准备了一辆马车,还自己坐在了车夫的位置上,心中的愤怒已经被八卦之火完全替代。

结果阿丽亚娜上了马车之后,奥莉芙却感觉自己的脖领子被人拎住了,然后一米五五的小人儿就双脚悬空。

“一边去!”

夏尔嫌弃的把小丫头给扔出去十几米远,挥动马缰亲自驾车往海边驶去。

。。。。。。。。

。。。。。。。。

特卫普城濒临北海,不过主城区距离海边还有一小段距离,绕城而过的海尔德河在城区西部如海。

夕阳照在广阔的入海口水面上,反射出淡金色的光芒,风景真的很美。

阿丽亚娜和夏尔又开启了两人之间特有的习惯性沉默模式,静静的并坐在一处,静静的看着夕阳落入水面,好半天不说一句话,却感觉不到孤单。

“我的母亲是诺曼城的贵族小姐,我的父亲是一个锡拉库的平民孩子........”

阿丽亚娜忽然开始说话,幽幽的诉说宛若梦境中的痴语。

“那一年,锡拉库城出现了神迹,虔诚的母亲从诺曼城乘船跨海去往锡拉库城瞻仰神迹,然后遇到了还是见习修士的父亲.........”

“我不知道父亲和母亲是怎么开始相爱的,我知道他们的结局.......”

“母亲在最沉迷爱情的时候被家族指派联姻,在出嫁前夕她成功的逃了出去,找到已经是街区教堂执事主教的父亲相约私奔......”

“父亲犹豫了,他从一个平民的儿子奋斗到主教的位置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真的不想放弃一切再回到从前.......”

“母亲最终嫁给了阿典城的那个胖子,然后开始了十年的悲苦生活.......”

“十年之后,已经是枢机主教的父亲终于有了勇气来找母亲,却只看到了她的坟墓,还有被养在马厩中的我.......”

“虽然父亲杀光了那个胖子全家,又让我活的像个公主,但是我的母亲.......还回得来吗?”

阿丽亚娜忽然转头看向夏尔,蓄满泪水的眼睛盯着夏尔的眼睛,用拷问心灵的语气问道:“夏尔,将来有一天,你会为了权势,放弃心爱的,或者深爱着你的女人吗?”

“不会!”

尽管夏尔被阿丽亚娜的反常举动搞得很迷茫,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却本能的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爱是什么?

那是一个人在逆境挣扎的时候,最温暖、最坚定的支持。

那是一个人在绝望到极点的时候,唯一可以挽救心灵的依恋。

如果世间真的有爱,那就是可以值得用所有去交换的珍惜。

“不会吗?”

阿丽亚娜再次确认问道。

“不会,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阿丽亚娜转回了头,坐直了身体,看着远方的天际说道:“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在神灵之前发誓,把我的所有奉献给神灵,以换取母亲在曦光怀抱中的平安,现在……我想分出一点点的爱,投入到我心爱的人身上。”

“..........”

“夏尔,你是女神的眷者,跟女神最是亲近,你帮我祈祷一下,愿女神可以原谅我的罪恶,让我平平安安的跟心爱的人,度过余生。”

“好吗?”

“.......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女王的意志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女王的意志 女王的意志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2章 你还是人吗

9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