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两人往密道深处走,至尽头的时候,有一面两米来高的石门,石门已尽是灰尘,而石门旁边有一个旋转机关,机关并不复杂,与月霓凰下密道关入口时的机关一模一样。

长孙凌单手顺时针旋转,石门缓缓升起,外面豁然开朗。

夜色已经很黑,银月高悬,四周寂静无人。

从这逃生之门出来的地方,是王宫后方西山荒林的坟场,而两人是从坟墓里出来的。皎洁的月光下,依稀可见大大小小的坟包,歪歪斜斜的墓牌,还有遍地杂乱的枯草。埋葬死人的地方毕竟是有些阴森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气。

月霓凰撒开了长孙凌的手,突然很想跑,见着这自有开阔的地方,哪怕是坟场她都兴奋。

可她跑不了,她功力不及长孙凌,只能任他拿捏。

明明都已经出宫,可她还是被束缚着。

长孙凌抱着月霓凰回了王宫,将人扔在了芙蓉殿的床榻上。

殿内已经被清扫得很干净,摆设了玉器、盆景、茶具等物件,床榻也铺上了蚕丝衾被。殿中点着二十九盏芙蓉铜灯,那灯制得精致好看,雕刻的芙蓉也栩栩如生。

长孙凌坐在床榻上,斜睨着衾被上的月霓凰,“从今晚开始,你只能在芙蓉殿及院中走动,除此之外你哪里都不能去,明日一早准备接旨。”

月霓凰眸中震惊,“接旨?你....你真的....”

他俯身凑近她的脸庞,声音低沉,“对,本王亲封你为月夫人,赐温泉花浴。”

“长孙凌你不能这么做.....不可以...”她不能成为他的妃子。

那就是她人生的污点和耻辱。

长孙凌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明日天色一黑本王就来你的殿中,泡完汤浴记得打扮得好看一些。”

想到她明晚打扮得明艳动人坐在殿中等着他临幸的样子,他便喉咙发紧,浑身发热。指腹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心里微热,却又想到今晚她差点逃脱,刚刚还温柔的眉宇突然凌厉起来,明晚他会好好惩罚她,让她在他身下哭,在他身下颤抖,在他身下双颊酡红,欲到高处。

月霓凰把头偏到一边,拂开他的手,无声的拒绝一切。

她该说的、该吼的、该拒的,都说过、都做过,可根本没用。

那便不说了。

长孙凌见她如此冷漠,心中涩涩的,起身离开了芙蓉殿。

次日。

暖日当暄,和风硕硕,月霓凰坐在芙蓉殿院中吹风。她一身紫色拖曳长裙,一字肩的衣领露出她秀美的锁骨,面上难得的画了妆容,凤眸樱嘴,皮肤细腻,风华万千。发髻上戴了两支紫色芙蓉流苏簪,更衬她的脸庞娇美,倾国倾城。

妆容不是她想画的,衣衫不想她想穿的,可长孙凌说她不施粉黛,不穿他备的衣裙,就打死小馨。

打死就打死吧,打死她也不施粉黛,不穿他备的衣裙。可小馨哭得呀,满脸泪花,又说她命苦,就可怜可怜她,她还不想死。

月霓凰倔,长孙凌用这种方式逼迫她,就是触了他的反骨,让她更不想穿他备的衣裙,更不想画妆容。

小馨就跪在她面前,让她杀了她,一刀解决了她,还能给她个痛快。月霓凰知道自己不顺了长孙凌的意,小馨能在她跟前哭一天,哭一天啊,她倒不是心疼小馨要哭一天,而是她耳根边要吵一天。

月霓凰只好应了。

小馨不哭了。

长孙凌满意了。

院外,高帛拿着圣旨进来,身后跟着四个宫女、四个太监,宫女手上端着首饰衣物等物什,四个小太监手上端着精美的玉质摆件等。

高帛打开圣旨宣读,院中看守她的禁卫军、小馨、以及高帛身后的宫女、太监都跪在地上,低着头。

唯独月霓凰就站在石桌边,听高帛宣读完圣旨。

高帛面上带笑,“夫人,请接旨。”

月霓凰拿过圣旨紧紧的攥着,这道圣旨于她来说就是羞辱,或许在别人眼里她从一个人人可欺、人人可唾的囚奴变成了夫人,是一件极为幸运荣耀之事,可她并不这么觉得。她是月霓凰,是鲁国忠勇侯府的郡主,是嫡出,是领帅。

她领兵平乱,带兵十万英勇,威风八面,令敌人闻风丧胆,响当当的人物,却做了长孙凌的妾。

妾是什么?

是奴婢。

既然都是奴,那她宁愿做囚奴,至少她的身体干净,名分干净。明明之前只有被宇文玺大婚当日抛弃所嘲笑,现在又多了一样。

大名鼎鼎的月霓凰,做了长孙凌的妾。她知道他诚心羞辱他,让她难受,他做到了。

果然,他用这种方式能让她最不好受。

夜色很快降临,芙蓉殿外芙蓉树上满树芙蓉开得娇艳,有雪白的,有粉红的,争奇斗艳,巧夺芬芳。

殿中点着九十九盏红烛,照得大殿明亮堂皇。

月霓凰一身浅红色薄纱裙坐在床榻上,头发用银簪挽着,那簪子若拔下,及腰的长发也就滑落。泡了汤浴刚不久,肌肤还粉红细嫩,气色极好。

殿中的宫女、太监已经退去,只有月霓凰亭亭的坐着。

殿门被推开,长孙凌一身黑色龙纹长袍从外面进来,身姿颀长,面若鬼斧神工雕刻,俊美迷人。见月霓凰坐在床榻上等着他,嘴唇泛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她在殿中打扮好了等着他,他一这样想,心里便十分愉悦,好像自己漂泊数年,终于有了归属。

今晚她是他的。

她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是他的。

长孙凌还没走近她身边,便见月霓凰拔下发髻上的银簪,凑近了自己的脖颈,声音略冷,“别过来,别靠近我!”

长孙凌顿住脚步,心里突然慌了,“你想做什么?给本王放下银簪。”

月霓凰直视着长孙凌那双深邃的眼眸,“你今晚要碰我一下,你得到的只会是我的尸体。”

长孙凌后退了几步,“本王......本王不碰你就是.....把银簪放下!”

她长进了,知道怎么能威胁他了!

月霓凰知道长孙凌狡猾得很,道:“你退出大殿,我就放下银簪。”

“好...好...本王退出去....”

长孙凌后退着,直到退到殿门口,见月霓凰仍旧没打算放下银簪,只好出了殿中,关上了大门。

月霓凰见他出去,这才放下簪子,挺直的脊背松懈下来,紧张感逐渐退去。

我参加了7.15-7.20号的爆更活动,现在还不知道选不选得上,如果选上了,会在7.15号还是爆更到20号,每天5章。如果没选上,四万存稿会提前爆更出来。今天只有一章哦,新写的稿子得存下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凤飞九天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凤飞九天目录 凤飞九天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五章

9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