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深夜造访

第280章 深夜造访

这一刻的程萱荷,似乎笃定了叶奕轩会因为那也的话,从而对她心生嫌隙,甚至是嫌弃。

叶奕轩抱着程萱荷的双臂不禁紧了紧,听着程萱荷自嘲的语气,心中不免心疼,怜惜的嗓音中似裹挟着几分小心“小荷,你听我说,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子,而不是被旁人的话影响了心情。你不是一直都说你相信我吗,你不是说我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值得你毫无保留,全心全意信任的人吗。如果你还记得这些,你就乖乖听我的话,不要理会那也所说的。我,叶奕轩,从始至终都从未有丝毫怀疑过你,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都不会。所以,你不要在自暴自弃,因为毫不相关的人,影响了自己,影响了我们的感情,好不好”

“真的吗,你真的不信他说的吗”程萱荷将头靠在叶奕轩的胸口,不确信的道

叶奕轩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柔声道“你相信我,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任凭旁人的几句话就能左右的。好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送你回去休息”

音落,叶奕轩直接一个公主抱,将程萱荷打横抱在怀里,边走边说到“既然你不信,那我就只能用行动证明了”

……

夜,漆黑如墨,叶奕轩看着床上熟睡的程萱荷,却没有丝毫睡意。

那也的话,他的确不相信,更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程萱荷不同,她把名誉看的很重。即使那也说的都是假的,可是只要这些话被传了出去,便一定会传出风言风语。毕竟,程萱荷被关起来后,外人不知道程萱荷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纵使事实并非如此,程萱荷也百口莫辩。

叶奕轩只是担心,程萱荷会因为那也的话受到影响,从而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自卑。叶奕轩害怕,怕程萱荷会因此疏远自己。

他看着程萱荷,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不受那也得影响。

一夜无眠,待程萱荷醒来之时,叶奕轩佯装刚刚睡醒,打着哈欠。

午时,叶奕轩担心程萱荷看到那也又会响起那些不堪入耳的话,所以便让她留在了恒阳庭,自己一个人去了刑场。

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叶奕轩坐在椅子上,看着不远处等待着被斩首的乌尔汗众人,心中竟有个奇怪的年头。说到底,他们又何当初的自己有什么区别,无非也是为了报仇。只不过,成王败寇,他们,输了,输的一败涂地,彻彻底底。

深吸一口气,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沉声道“行刑吧”

音落,叶奕轩便闭上眼睛,感受着阳光照在身上的温度。

这一刻的叶奕轩,心里其实是有些冷的,他不知道程萱荷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振作起来。

夜,如期而至,叶奕轩陪在程萱荷身边,待她睡了,叶奕轩竟悄悄的下了床。

此时才刚刚戌时三刻,叶奕轩见时辰尚早,又给程萱荷盖了盖被子,然后迈步离开了。

叶奕轩关好门,叮嘱李内宫照看好程萱荷,然后独自一人,去了芬芸阁。

叶奕轩深夜突然造访芬芸阁,除了叙卡刚刚入宫之时,之后便再没有过。如今,听闻叶奕轩竟再次来访,让叙卡受宠若惊的同时更有些措手不及。

看着震惊的叙卡,叶奕轩连忙上前扶起叙卡,对着叙卡拱了拱手,道“我这次来,是专门来道谢的”

“道谢?”叙卡不明所以的看向叶奕轩,一脸的迷惑

叶奕轩点了点头,道“是啊,就是专门来感谢你的,我替小荷谢谢你对她的照顾。我不在的日子,要不是有你在,处处维护她,说不定她的情况会更糟。所以,我是来感谢你的”

说着,叶奕轩竟对着叙卡鞠了一躬。

可是,这可把叙卡吓坏了“人君,人君,您这是做什么呀。您有话就直说,您这样,我……我承受不起”

“你受的起”叶奕轩直起身子,正色道“什么人君不人君,我不在乎。在我心里,小荷是我的妻子,我是她的丈夫,仅此而已。我不在她身边,多亏有你多次出手解围,才让她免受了许多折辱”

“可我终究还是没能护住她”叙卡一脸歉意的低声道

叶奕轩却不在意“那又不怪你,至少你是真心帮小荷的。其实,我早就该来了,只是这段时间一直没空,脱不开身,所以这才一直拖到了现在,希望你别埋怨我”

“不会不会”叙卡连忙摆手,忽而,似乎又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连忙改口道“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埋怨人君呢”

叶奕轩看着叙卡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不禁嗤笑出声“我又不是猛兽,又不能吃了你。我是来谢谢你的,怎么现在弄的好像我是来兴师问罪的”

叶奕轩一脸的无奈,见叙卡仍旧有些害怕的模样,伸手扶着她坐下,接着道“你就把我当成普通人就好,什么人君不人君的,你就当没有这回事。这你现在这副表情,弄的我心里怪别扭的”

“这……真的可以么”叙卡不确信般,试探的问到

叶奕轩倒是很随和“嗯”。

见状,叙卡果真胆子大了许多,试探的问到“那……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你说”

“你……真的不在乎那也的那些话吗,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你怎么办”

叙卡一时好奇,将心里的问题说了出来。不过说完她就后悔了,连忙小声解释道“不不不是的人君,我我……我就随口一说,你别当真。我……你……您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我……”

“我不在乎”

叙卡慌张的解释,却被叶奕轩轻飘飘的不在意的语气打断了

只见叶奕轩的脸上一脸的淡然,嘴角竟还噙着抹淡淡的笑“小荷是我的妻子,我不会因为别人的几句挑拨就怀疑她。既然她是我的女人,是与非对与错,都与旁人无关。好与不好,都只有我能说,别人不行”

叶奕轩的话,让叙卡不禁愣在那里。好一会,才开口道“人君,我还有个问题。这么多年,宫中这么多女子,比萱夫人有才华,有美貌的那么多,您真的就从来没有丝毫的动心么,哪怕你与她们都只是在她们入宫之日方才有过一次欢爱”

叶奕轩闻言,愣了愣,没想到叙卡竟会接二连三的问他这么敏感的问题,不过,反正他也无所谓,所以也没有犹豫,回答到“如果我说,她们其实都和当初在芬芸阁的我和你一样,你信不信。无论是当初你们入宫时,还是后来入宫的女子,我都从未与她们有过任何接触。而不同的是,除了你,她们都服了药。说白了,我进了她们的庭院,我与她们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她们的幻象,其实我根本没和她们发生关系。现在,你觉得我对小荷的感情如何,你觉得我有没有动心过”

叶奕轩的反问,让叙卡更加震惊。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以为,就算您真的独宠萱夫人,可也绝对不会因此而做到不与其余女子接触。没想到,您竟真的做到了,甚至连与其他女子演戏都没有。难怪阿羌将军告诉我,您是个值得托付的男子。叙卡,信了,这世上真有如此专一的男子”

“阿羌跟你提起过我?”

听闻阿羌与叙卡提起过自己,叶奕轩觉得很意外

对此,叙卡也没有隐瞒,道“不瞒人君,我……之前心悦阿羌将军。只是阴差阳错之下,被选进了宫。入宫前,将军曾找到我,告诉我,我与他之间根本没可能,而且将军心里已有意中人。他说,我对他,不过是小女儿的崇拜而已,待我入了宫,我会发现人君您才是真正值得托付终身之人,只是我未必有机会走进您的心里。他还告诉我,入宫后不要恃宠而骄,不要因功自傲,不要嫉妒受宠之人,尤其是萱夫人,要待人和善。无论我有没有宠爱,都只在自己的庭院,不惹是生非,不要仗着族内的功劳,而四处宣扬。他说,只要我老老实实的,我就不会有事,您也会看在蒙弦的份上对我照顾一二。起初,我以为这些都只是将军安慰我的话,可后来,美巴娜欺辱我,人君您真的替我出头,而我也因此,虽然从没得过您真的宣召,却也在这里有了一席之地,无人敢欺。我更想不到,我当初只是尽些绵薄之力保下萱夫人,今日人君竟然亲自前来拜谢。将军说得对,您却是性情中人。我真心待您,您便也会以真心待我”

叙卡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奇怪,害羞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叶奕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繁花落后终归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繁花落后终归尘 繁花落后终归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0章 深夜造访

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