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黎安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空气中带着淡淡的凉意。

黎安靠着一棵树睡着,她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不知何时盖了一件披风,她拿起那一件披风看了看,如果她记得不错,那似乎是顾允的披风

怎么会在她身上?

黎安有些疑惑的拿着披风站了起来,她再抬起头朝四周看了看。

火堆已经熄了,马夫靠在附近睡着,黎安看了一圈,也没有看到顾允的身影。

黎安把披风放下,提起旁边的剑便匆匆忙忙的离开。

黎安提着剑在四处查看到并没有打斗的痕迹之后才开始放慢动作的去找顾允。

“大清早的,人跑哪里去了?”

黎安疑惑的皱了皱眉,就在此时,她听到了若有若无传来的琴声。

听到那个琴声,顾允就下意识的抬脚跟着那个琴声走了过去。

待近了,琴声也逐渐变得清晰了。

黎安一路听着琴声走到一个小河边,水流声伴随着古琴声格外的动听。

黎安在一棵树旁停了下来,抬眼朝琴声源处望去。

只见小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顾允低垂着眼眸盘腿坐在那,腿上放着一把古琴,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拨动着琴弦。

风轻轻扬起顾允身上的衣袍,顾允面如冠玉,生的俊美,却不阴柔,坐在那,就跟一幅画一样。

有些悲凉的琴声和那水流声混杂在一块,一直落到黎安耳边。

黎安没有出去,也没有出声,抄起双手,倚在旁边树上静静地听着。

那个清晨,黎安躲在那棵树后,听顾允弹完了一首曲子。

她不是没有听过顾允弹琴,只不过,这次是不一样的,顾允弹的曲子很是悲凉,听的人心里头一阵闷疼,很是不舒服。

黎安又忽然想起了她做的那个梦。

其实黎安这些年没少梦见她还在战场上的场景,但也从未跟昨天晚上一样,茫然到失去了方向,就仿佛,她这些年都始终在忙忙碌碌寻寻觅觅着什么一样。

梦里的最后,她还没有看到那个人长什么样,只不过看到顾允,梦里的那个人五官就开始勾勒了起来,最后逐渐的拼凑成一个熟悉的样子。

黎安吓了一跳,慌的扭头就走。

一边埋头朝前大步走,黎安一边在嘀咕,“是不是没睡醒?”

黎安觉得,说不定她还真是没睡醒,要不然也不至于老是把顾允把她梦里的那个人重合上。

她觉得自己是有病,要不然怎么会梦见顾允?

顾允骗她、耍她的还少吗?

想到这里,黎安就心里头暗暗的决定,要想方设法,离顾允远一点。

于是,路经集市,顾允兴致勃勃的买了两串冰糖葫芦,然后递到黎安面前,“你看,冰糖……”

葫芦两个字都还没有说出口,黎安就直接跟没看到顾允似的挪开了目光,大步朝马夫走了过去,“对,那个也需要添置一点,多买些。”

顾允就拿着两串冰糖葫芦愣在原地,有些生气又无奈。

顾允也是个倔脾气,黎安不理他,他就偏偏要往黎安身上凑,总而言之,非得让黎安搭理他不可。

吃饭的时候,顾允就偏跟黎安抢菜,黎安准备夹的,顾允总是抢先一步夹走,或者黎安都已经夹起来了,顾允又从黎安筷子上夹走了。

顾允想着,这下子黎安还搭不搭理他。

结果一顿饭吃下来,黎安吃的一张脸都黑透了,她怀疑顾允是在针对她。

于是,她彻底不想理顾允了。

吃完饭,黎安就冷着脸起身道,“我去后头看看狗吃饱没。”

言罢,黎安就走了。

顾允有些茫然,抬头去问马夫,“我们有养狗吗?”

马夫,“……”

他们没养狗,不过他们主子做的挺狗的。

顾允还在那边琢磨,马夫忍不住了,压低声音小声的跟顾允道,“主子,你是不是看黎总镖头不顺眼啊?”

顾允一愣,旋即摇了摇头,理所当然的道,“没有啊,怎么可能?”

他看自己不顺眼也不会看黎安不顺眼好不好?

他恨不得把黎安捧在手心上,好好的护着。

“那怎么今天,黎总镖头要吃什么你就跟她抢什么?黎总镖头脸色可难看了。”

马夫道。

顾允闻言,忽然沉默,他伸手挠了挠脖颈,嘀咕着道,“我其实就是想让她搭理我,难不成用错了方法?”

马夫,“……”

何止是用错方法,简直是错误示范。

黎安跑到客栈后院这边来了,客栈这边还真是有条小狗,不过是附近的流浪狗,听说是平时靠客栈来往的客人喂着大的。

黎安买了个馒头,坐在台阶上,掰着馒头喂那只小狗,小狗似乎不太喜欢她的馒头,拿鼻子闻了闻,就不吃了。

黎安眉毛一皱,“怎么还这么挑食?”

就在此时,一个小姑娘跑了过来,甜甜的笑着把一个飘着香味的油纸包递给黎安。

黎安一愣,下意识的接住那个油纸包,刚打算问这是什么,小姑娘又从身后拿出一串冰糖葫芦递给黎安。

黎安还是接了下来。

小姑娘转身指了指后面,笑吟吟的道,“那边那个哥哥让我拿给姐姐的。”

黎安随着小姑娘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柱子后面站着个男人,被小姑娘一指,立刻又躲到柱子后面了,只可惜那柱子可挡不住他的身子。

黎安差点笑出了声。

小姑娘还在,黎安整理整理又忍住了。

“那个哥哥要我跟姐姐你说一声对不起,刚才他不是故意的,还有,你以后能不能不要不搭理他啊?”

小姑娘稚嫩的道。

黎安把冰糖葫芦递给小姑娘,然后正色道,“你去告诉他,我不接受他道歉,一串冰糖葫芦就想道歉啊。”

小姑娘拿着那串冰糖葫芦跑过去了,顾允蹲下身去,听着小姑娘的话愁到直皱眉。

过了一会,小姑娘又跑回来了,手上多了几串冰糖葫芦,递给黎安,“哥哥说,这样够不够呀?不够他还有,哥哥他包圆了附近的冰糖葫芦呢。”

黎安听着眼角直抽抽。

真当她是小孩子啊?

得用冰糖葫芦来哄。

黎安真怕顾允丧心病狂到拿一堆冰糖葫芦过来,她可吃不完,于是,她从小女孩手里抽出一串冰糖葫芦,道,“行了,我收下一串,剩下的你拿去和其他孩子分了吧。”

小女孩一听,笑弯了眼,点了点头,“谢谢姐姐。”

然后小女孩就拿着冰糖葫芦乐滋滋的跑了。

黎安看了看手上的冰糖葫芦,又抬起头看了看依旧躲柱子后面的顾允,有些哭笑不得。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啊?”

黎安喊了一声。

片刻,顾允才慢吞吞的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站那,不敢过去。

“你实在想做个不留名的好心人,那我也不拦你。”

黎安看顾允磨磨蹭蹭的,眉头一挑,便漫不经心的道。

顾允立马朝黎安走了过去,在黎安面前蹲下来,目不转睛的瞧着黎安,笑了笑,“解气了?”

黎安撇过目光去,“倒也没有。”

顾允眼珠子转着,似乎在想着计策,然后趁黎安不备坐到黎安旁边去,“那你不接受我道歉,我还能再继续道歉,直到你原谅我为止。”

黎安拿手上的东西晃了晃,“就拿这些道歉?”

顾允笑了笑,“你想要我拿什么道歉?”

黎安目光在那个油纸包上停留了一会,慢悠悠的道,“反正不是这个。”

说完,黎安好奇的问道,“所以这是什么?”

顾允伸出手去帮黎安解油纸包,神秘兮兮的道,“你猜。”

黎安,“……”

猜什么?打开不就行了?

顾允把油纸包打开,香味飘了出来,黎安低头一看,一只烧鸡。

“拿烧鸡来道歉,我还是第一回听说。”

黎安有些无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可不是普通烧鸡,这烧鸡啊,据说本地最出名的酒楼做的,一天只出二十只,想买烧鸡的人从街头排到了街尾。”

顾允一本正经的道。

“那你也去排队了?”

黎安疑惑。

顾允摇了摇头,咧嘴一笑,“我想了个比排队更聪明的办法。”

“什么?”

黎安成功被吊起了胃口。

“你先吃,吃了我再告诉你。”

顾允用方巾裹住鸡腿,送到黎安嘴边,道。

黎安犹豫着低头咬了一口鸡腿。

顾允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黎安,迫不及待问道,“好不好吃?”

黎安点了点头。

“好吃就好,我把那家酒楼买下来了,已经划到你名下了。”

顾允笑吟吟的道。

黎安闻言,惊的嘴里的鸡腿都快要掉出来了。

顾允看着黎安那愣着的样子,默默的伸手把黎安的下巴按回去,又拿方巾替黎安轻轻擦了擦嘴角。

“哪有人为了买只烧鸡就把整间酒楼买下来的?”

黎安眉头都快要拧到了一块。

“我没挪用国库,是我自己的钱。”

顾允理直气壮的道。

“我当然知道,可是不值得吧?”

黎安眨了眨眼。

“平时当然不值得,可为了你,就挺值得的。”

顾允微微一笑,道。

黎安,“……”

果然,顾允就是人傻钱多。

“所以,你原谅我吗?”

顾允试探性的问道,“如果你不接受,我还能继续道歉,这附近店铺挺多的,实在不行,我就买下一条街……”

黎安听的头皮发麻,连忙打断,“行了,不用买了,我接受,行了吧。”

顾允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黎安,“那你还搭理我吗?”

黎安有些心虚,“我什么时候不搭理你了?”

“今天一整天你就没搭理我。”

顾允用眼角瞥了黎安一眼,不悦的抱怨道。

黎安看了顾允那眼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欺负顾允了呢。

看了好一会,黎安终于受不了了,“行行行,以后不会像今天这样了,行吧?”

顾允立马朝黎安看了过去,有些半信半疑,“真的?”

“我黎安,从来不说谎。”

黎安没好气的道,“不像某个人,满嘴谎话,没句真话。”

“谁说的!”

顾允立马反驳,“我明明有句话真的。”

“哪句?”

黎安一愣。

“我说你可爱,这句话是真的。”

顾允顿了顿,抬眼认真的看着黎安,接着道,“还有,我错了,也是真的。”

“……”

黎安听着心情略微有些复杂,说毫无感觉又不尽是,微微悸动,有些奇怪的感觉。

憋了半天,黎安才不咸不淡的道,“傻子才信你。”

“那可不行,我也不想黎总镖头你成为傻子,这样多可惜啊?”

顾允伸手托着下巴,歪头宠溺的瞧着黎安,笑眯眯的道。

“……”

黎安眉头跳了跳,强忍着怒火,一字一句,道,“我会不会成为傻子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要是你再说一句,我能现在就把你变成傻子。”

“那我变成傻子你会负责任吗?”

顾允靠了过去,嬉皮笑脸的说着,“如果愿意负责,我倒是不介意变成傻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今天昏君驾崩了吗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今天昏君驾崩了吗 今天昏君驾崩了吗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二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