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水土不服

第27章 水土不服

大炮射程有限,海贼团人数不足,甘宁也不敢过于深入,只对港口小镇的码头区实施掠夺……饶是如此,码头可是商品的集散地,仓库林立,只干第一票就差不多完成三分之一的任务额。

其实想塞满货舱十分简单,但他们漂洋过海前来,不可能捡些藤筐陶罐回江东,主要抢夺的是香料、染料、金银、珠宝、药材、皮草等已被大汉市场认可的价值高昂的商品,外加少量莱尔特别指示的‘没见过’和‘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地方特产。

抢夺回来的商品一半要上交堵住东吴君臣的嘴巴,一半要扣下来作为扩编海贼团的资金,这是出发前已得到孙权点头的事情。

但莱尔允许水手在掠夺的过程中伸手,他保护水手们在休息舱室里的私有财产,前提是不超出合理的范围——最好的东西要留给孙权,第二好的东西要留给莱尔,第三好的东西要留给甘宁,捎带回家的东西不能比上头的人更稀罕;可以将休息舱塞得满满的,但要控制好总价值,一盒一盒宝石地拿那肯定不行。

这条政策已经足够宽松,然而最后肯定还是会有贪欲永远都填不满的水手,为了多捎带几枚宝石而虐待自己的**和肠胃……咳,琐事暂且不提,能够将因持续数月的海上航程而低沉的士气提振起来便已成功,差点连孙尚香带来的丫鬟都举手申请参与下一次的劫掠。

当然,除了掠夺高价值的商品,甘宁不会忘记掠夺食物和淡水,这才是决定他们能否活着返回江东的东西。

然而——

“放心,这只是典型的水土不服。”吃了国外的食物,喝了国外的水,船员群发性水土不服,连甘宁这年纪虽大但身体颇为扎实的悍将都拉得脚软。

昨天还在别人的地盘上耀武扬威的江东海贼团,扭头就不得不组成船阵在海上漂浮恢复元气。

“什么放心不放心的,我像是担心过吗?”士可杀不可辱,甘宁表示自己的铁血硬汉人设不可丢,“话说昨天你也跟我们同吃同喝,为什么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没有问题的人又不止我一个……应该由我来问你,为什么你的反应最严重,比普通水手还不如?”莱尔翻翻白眼。

有的水手完全没有水土不服的症状,有的水手拉几次就恢复过来了,参考案例一大堆,他没有往自己【至今从未生过病】上面扯。

“说到底我所学的医术,从未真正解释过任何疾病的发病原因,想以理服人也做不到。”莱尔轻叹一声,收回替甘宁把脉的右手,吩咐道,“我已经让人去煎熬药汤了,跟其他人一样按量服药,好好休息。口渴就喝已经煮沸过的蜂蜜水,饿了就吃我们从江东带过来的食物。”

甘宁斜眼道:“嚯~看上去还像模像样的啊~”

“像模像样?”旁边水土不服症状轻微的孙尚香忍不住道,“相公可是被医学院内各地名医赞许的弟子,他编写的《医术简本》已在各地供郎中和学子免费参阅,传闻连曹贼都因为这事称赞过相公。”

称赞归称赞,莱尔也是曹操最恨的人之一,这个时间点曹操已经知道黑火药和大炮是如何发明出来的了。

“什么?我在海上练兵的时候,你又搞出来成果了?”甘宁诧异道,但这个‘又’字用得好,看得多了震惊程度也便轻了。

莱尔这一次倒是谦逊得很:“什么成果,我只是将各地名医的经验糅合为一,以直观显浅的语句描述普通疾病的症状,采用保守通用的药方供入门者参考而已,有病还是要找郎中。”

对,莱尔在医学进步上没有任何贡献,只是拾人牙慧罢了。

他最大的贡献其实是在这个敝帚自珍的时代组建医学院,‘邀请’各地名医聚集吴郡交流经验、广收学徒。即便神医华佗悬壶济世一生,能医治多少个病人,医学院批量式培养医者的模式,才是长远之计。

莱尔平时可一点都不谦逊,这个反应让甘宁奇怪万分:“假如真的这么简单,那为什么其他人没将这书编出来?”

莱尔指了指旁边的孙尚香,“因为他们的娘子不是大吴之主的亲妹妹啊。”

没有这一道关系,没有周瑜暴毙的时机,医学院还真组建不出来,有想法但是没有人帮忙实现。

“哈~好像是这么一回事~”甘宁本想大笑一声……但终究是上吐下泻了数回,精神状态不佳,看上去有气无力的。

“总而言之,你好好休息就是,我已经让身体无碍的水兵维持警戒了。”莱尔站起身来,转身走到房门,出门前记起什么,“……对了,有一件事忘记说了。”

“哈?”

莱尔低头看着自己替甘宁把脉的手,严肃道:“出完恭记得洗干净屁股和手,总感觉你的房间有异味,是沾裤子上了吧?”

“滚!”

》》》》》》

从坏的意义来看,水土不服需要时间来适应。

从好的意义来看,水土不服在充分的休息和调理下不大可能取人性命。

江东海贼团在海上漂浮了数日,船员逐渐恢复了过来。在此期间,有若干商船从旁路过,但看见这相互链接在一起的船队均没有作死靠过来,他们也乐得清静。

身体健康的莱尔则趁着船员调理身体的这段时间,一边向百乘王朝的女孩学习百乘语,靠着过人的记忆力快速学习,一边琢磨从港口掠夺回来的没见过的地方特产,植物类的甚至在上层甲板的角落放置种植箱,每天浇水试图种植。

孙尚香百无聊赖下,拿着金银珠宝装饰他们的卧室……嗯,虽然船内卧室又小又难看,但估计昏庸无道的汉灵帝的卧室都没有如此金贵。

莱尔平日会享受奢侈的生活,吃香喝辣、穿蜀锦衣、享受丫鬟服侍,没有傍了个富婆还要故意过穷苦百姓的生活的兴趣。但他骨子里是个实用主义者,像金银珠宝、字帖名画、古董古器这种能看不能用的东西,他一向不太敢兴趣,并没有受到影响。

请放心,金银珠宝、烧杀抢夺可改变不了他出海的初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水土不服

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