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真-原始人开局

第2章 真-原始人开局

“莱尔,好好待在山洞里,不准出去。”长得跟凤姐似的,学术上不属于猿人,但残留着几分黑猩猩的影子的女性原始人朝爱玩耍的孩子警告道。

“……是。”继承着糟糕的基因的莱尔应道,目送母亲和族群内的成年人离开。

这是个母系氏族族群,以母系血缘关系为纽带,但跟‘女权主义’、‘女尊男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在生产力极度落后的原始社会中,无分男女都要为活下去而拼命,能留在山洞里混吃混喝的只有孩子和老人。

附带一提,若是外出的青壮没办法带回来足够的食物,已成为族群的负担的老人会优先被断粮,接着就轮到孩子。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回来。”莱尔只在心中祈祷,没有理睬立在洞口外、已被白雪盖住顶部的图腾,返回山洞的最里头。

尽管母亲告诉他这是族群的标志,会守护着他们,但莱尔这么多年看下来,该被野兽杀死的成年人还是会被杀死、该饿死的老人还是会饿死、该夭折的孩子还是会夭折,这图腾从来没有守护过他们,连个果子都不掉出来,屁用都没有。

当然,这种想法莱尔不会说出来,尽管族群里没有靠装神弄鬼取得崇高地位的“巫”,但长辈们似乎都认可图腾文化,乱说话可是会挨骂挨打的……嗯,正如另一个孩子阿蠢享受过的待遇一样。

(括、括、括)青壮离开没多久,山洞里的老人开始制作工具,发挥人生的余热。

有人以较小块的石料向另一块作为石砧的较大的自然砾石上碰击,碰下较小的石片,再把石片放在地上,握一块石头作为石锤去锤击石片,让石片往需要的形状变化。根据用途或形状,这些打制石器最终可分砍砸器、刮削器、尖状器、斧形器、镞形器、刀形器等种类。

有人在加工兽骨,骨器硬而脆、性能有缺陷,但有天然的形状优势,在骨器上钻孔可算这个族群最复杂的工艺。

“…………”比起裹着兽皮什么都不干地在山洞里瑟瑟发抖,孩子们更愿意围在老人的身边看他们制作工具,莱尔也不例外。

可是与其他安安静静地通过观看来学习生存技能的孩子们不一样,他看到一半就忍不住伸手进行实践。

“不要乱碰!一边玩去!”发现莱尔的小动作的老人当即呵斥道。

若是放在其他季节,他会当没看见,外头走一圈就能找到一堆石料,但现在外面冰天雪地,他可不想因小孩的胡作非为而失去制作工具的材料。

“哦……”遭到呵斥的莱尔讪讪然地退开,不好意思继续留在孩子堆中。

假如是往日,他会出去玩泥巴、玩树藤、玩树枝,但即便是被公认为族群中这么多年来最爱玩的孩子,他也不会披着张兽皮就去外面扔雪球堆雪人,尤其现在族群里的篝火意外熄灭,保暖是挺过这个冬天的最重要的事情。

“唔~”莱尔在山洞里转了圈,很快就找到新的玩具。

原本族群里的篝火是有人专门看护的,但现在这只是一堆破木柴,莱尔想怎么捣腾都没问题,不会有老人过来斥责他。

“这个是我~那个是妈妈~妈妈前天带回来一头鹿,喝完鹿血身体暖呼呼的~”莱尔拿着一根一半已炭化的小树枝,高兴地在山洞里的墙壁上画画。

这是莱尔的首次绘画,请不要过多期待,出来的只是火柴人样式的图案。

(呼)冰冷的寒风灌入洞内。

不是到处都有又大又牢固,距离水源和狩猎地点还近的山洞,莱尔的族群所挑选的山洞最大的弊端就是‘冬天过于通风’,若是外面来一场暴风雪,大量的雪花会直接刮进来——这也是篝火熄灭的原因。

“!”莱尔不禁打了个激灵,连忙放下树枝,缩成一团,用兽皮牢牢包裹住自己。

跟其他人一样,搓手取暖。

“……咦?”搓手动作戛然而止。

莱尔歪着脑袋,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双手,想了好一阵子。

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在篝火边时感觉到的‘暖和’好像跟搓手时的感觉一样。

“唔……”莱尔坐在已熄灭的篝火边,拿起两根树枝不停摩擦。

》》》》》》》》

尽管这个族群失去了篝火,短期内不太可能天降神雷劈燃一棵树提供火种,但过去积攒下来的毛皮充足,簇拥在一起基本满足保暖。狩猎一般的顺利,虽不能保证每天都能有收获,但茹毛饮血的生活坚持下去,熬过这个冬天应该没有问题。

而在这些天里,莱尔跟木头杠上了。

最开始是两根树枝成X型摩擦。

后来是一根树枝和一块可以搁在地上的树杈摩擦。

接着让母亲帮忙砍出来一小片稍微平整点的木板,继续用树枝摩擦。

然后是自己拿了块锋利的小石片,加工出一根笔直的木棍,将木棍的一端压在木板上,双手搓木棍的滚身。

最后在木板上挖出一条小槽,顺便在别的木柴上面刮下来一堆细小的木屑木丝,继续摩擦。

大人们虽然觉得奇怪,不知道莱尔在干什么,但只要莱尔不在休息的时间玩木头,他们也不管……本来在山洞里就没什么事情干。

终于有一天——

“妈妈,我拿点干草。”不等母亲拒绝,莱尔从他们母子睡觉的干草堆中拿起一把干草,跑回自己这些天的‘工作岗位’。

“这孩子……”莱尔的母亲摇摇头,就一把干草没所谓,若是继续拿就不行了,不能拿睡觉的地方做玩具。

没过多久,洞中传来烟的气味。

“什么?!”不管男女老小,洞内所有人都吃惊地看向捧着一蓬干草吹气的莱尔,烟雾正是源于他手中的干草。

莱尔继续吹气,烟雾越来越大。

突然,火焰升起。

“哇啊!”莱尔吓得将手中的干草扔在地上,但很快就拍着手又叫又跳,“果然是‘火’啊~哈哈~”

话说,这熊孩子已经忘记自己为了什么而生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真-原始人开局

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