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暴风雨

第29章 暴风雨

“【海鸟低飞】……?”在卧室绘制海图和记录航海笔记的莱尔,出来放风的时候,偶然注意到远处的海鸟。

“唔……这就是老水手说的【空气会变的压抑】吗?也太抽象了点。”莱尔走到栏杆边上,朝下方的甘宁喊道,“船长,暴风雨可能要来了。”

“哈?暴风雨,你确定?”甘宁环顾四周,哪里都找不到暴风雨的迹象,不如说风平浪静得连船都走得比平日慢了。

莱尔摊摊手,不负责任地说道:“判断错了也只是耽误半天行程罢了,就当让船员相互走动、增进感情吧。”

“好吧,反正你才是团长。”甘宁想想也是,他们的食物和淡水储备还算充足,耽误半天真的只是迟半天抵达江东,不会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完全可以稳着来,转身下令道,“传令各船,马上链接起来,做好抵御暴风雨的准备。”

“是,船长!”副官领命而去。

但很显然,与之前从百乘海军的眼前逃跑时的干劲不同,甲板上的水手们都慢吞吞懒洋洋的,从行动上透露对莱尔的判断的质疑。

“没听见老子说的话啊!”甘宁走过去,抬手就给最靠近自己的水手的后脑勺来一巴掌。

“喂喂,他又没有犯错,你动什么手?”莱尔出言制止,但旋即来了一个比扇巴掌更讨人厌的决定,“若是你们不尊重我的预测,也代表着不会尊重我订下的规矩……回到江东以后,下船清点私有财产的时候,为免有人将贵重的宝石藏到奇怪的地方,我会找人连你们下面的那个洞也撑开来检查一下。”

“!”水手们但觉菊花一紧,一瞬间全员动作变得迅捷无比。

用行动表示他们无比尊重海贼团一哥!

“噢~团长我感受到你们的尊重了,”莱尔满面春风,追加一句,“但我话先放在这里——就算我不搜你们的身,法理上还是不允许带走过多贵重的东西,若是日后谁出手换成银两铜钱的时候被人举发,我可不会替你们承担责任。”

莱尔没打算过河拆桥,但也不想平白无故地当别人的保护伞。

“真是的……”甘宁扭扭脖子,鄙夷地看向上层的莱尔,“小小年纪不学好,满肚子坏水。”

孙尚香突然探出头来斥责道:“说什么呢,相公学坏还不是因为你这老不修?谁天天念叨年轻当水贼时的快意恩仇!”

“开什么玩笑,那是他的本性!老子的儿孙不也听着老子的故事长大吗,怎么一个比一个乖巧。”甘宁自己曾误入歧途,在家教上面捉得很牢,但似乎有点矫枉过正了,连接手老爹的军中职务的血性都不足,只能走内政文官路线。

“是是,总而言之我愧对江东父老行了吧?”莱尔懒得争辩,眺望着还十分平静的海面,“话说,时间还很充裕,比起普通的收帆,我们是不是该直接将帆摘下来放进船舱,最大地减轻桅杆的压力?”

》》》》》》》

风云变幻,平静的大海变脸般刮起大风。

随着一大片从东南方出现的积雨云笼罩住天空,狂风暴雨、雷鸣电闪接管了这片海域,江东海贼团首次直面一场称不上多么特殊、与‘X年一遇’一词无关、却仍然声势巨大的暴风雨。

万幸的是,莱尔从老水手学来的经验派上了用场,提前让船队做好一切能做的措施,相互连接在一块共控暴风雨——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一天能安稳地度过。

“老爷,我们用毛巾塞住门缝了。”脸色发白的丫鬟撑着墙壁,向与孙尚香一同坐在床上的莱尔报告。

“我设计这艘船的时候,明明有考虑到排水需要,看上去是平的甲板,其实是船尾比船头稍高一点的……雨水竟然还灌进来一样,看来还得再改改。”就连往日敢于参与接舷战的孙尚香此刻都被大幅度晃动的船舱吓得六神无主,只知道死死捉住相公的手臂不放,莱尔却还有闲暇思考设计方面的问题。

莱尔朝两名丫鬟招招手,“啊,这样就可以了,你们也过来坐下吧。”

“可、可以吗?”主仆观念根深蒂固。

“都什么时候了——”船舱忽然一下大倾侧,说话没留神的莱尔脑袋磕到墙壁上,龇牙咧嘴地将话说完,“——多一个人抱着,心里会稳当许多。”

两名丫鬟忙不迭地点头,扶着墙,在东西撒满一地的屋内小心翼翼地挪到床边,寻求虚伪的安全感……当然,她们没有当着孙尚香的面前抱着莱尔的胆子,都是坐在孙尚香那一侧。

忍了好一会儿,孙尚香终于忍不住问道:“相公,你不害怕吗?”

“出海之前我早就跟你说过,夺走我的性命的不可能是外国人,只可能是这片大海,大海的问题为夫我解决不了,让你别跟过来,现在还说什么?”不管是什么结果,莱尔已做好一切心理准备。

“……啊,”话刚出口,莱尔才反应过来,扭头朝两名丫鬟歉然道,“你们是被娘子强行带上船的,抱歉啊,真翻船了要怨恨就怨恨她吧,别在阎王爷面前告我状。”

丫鬟们赶忙摇头,就算真的心有怨言,她们也不敢表露出来啊!

“喂!”孙尚香忍不住捶了一下莱尔,瞪眼道,“你对丫鬟的态度也太好了点,一路上还教导外语!说清楚点,是不是想收她们当小妾!”

“怎么可能……要找小妾我也找那种天仙般的美人好吧?”恕莱尔直言,孙尚香的这两名丫鬟虽不算歪瓜裂枣,但连去年出嫁的隔壁阿美都不如,“只不过,温柔体贴、任劳任怨、安安静静,必要时还可以直接摁倒在床上的丫鬟,就是男人的理想女性的形象……忍不住对她们好一点而已。”

“哼!”如无意外又出一捶,这一下孙尚香可是出真力的,“你们这群臭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说得就像你平常没有使唤过丫鬟一样……”莱尔揉着被捶的地方吐槽,“不过,如果娘子你也像丫鬟一样服侍我,好像也不错~”

“想都别想。”孙尚香从来不是这个时代的模范女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暴风雨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