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染色法

第39章 染色法

哥伦布告诉人们外面还有未知的大陆。

麦哲伦告诉人们世界到底有多广阔。

东印度公司告诉人们在外面敛财的方式。

说莱尔对外头的世界完全不感兴趣,那肯定是骗人的,但这份好奇心只是‘旅游者’的心态。如今已是大航海时代的后期,出海者已将各种海外见闻传回来,即便随船远航,也只是将‘耳听为虚’转变为‘眼见为实’,无法开辟出什么新鲜的东西。

当然,‘没有价值’不代表‘没有兴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莱尔,只要过了老爹那一关(或征得同意、或待其亡故),强行拿‘旅行家’当职业也是有可能的,惊险刺激地游山玩水后写几本畅销的游记,估计也能卖出去一些。

不过,或许是上辈子已经看够了海外世界,或许是上辈子憋着满腔疑惑,莱尔这一世选择了完全不同的探索方向——近在眼前的万事万物。

“光线,还真是一种奥妙的东西啊。”最接近眼睛的东西是‘光’,虽说莱尔在做的是透镜成像实验,主题是‘透镜’,但骨子里还是‘光的折现’现象。

“好神奇……不同形状的玻璃,竟然会有不同的效果吗?”全程在旁观看的女仆阿秀忍不住道。

“不同形状的透镜将会在不同的场合发挥作用,这是自然科学的价值所在。”莱尔翻开自己的实验记录,指着某一页的插图说道,“附带一提,通过工具测量数据,再改变某一项实验条件得到对比数据,这是实验的基本方法之一。”

“难怪少爷您带了这么多透镜回来。”阿秀恍然大悟。

(括括括)敲门声响起。

“怎么了?”莱尔离开实验桌,转身问道。

“少爷,您预订的化学药剂已经运到了,数量有点多,请问要放在哪里?”女仆阿丽在门外问道。

“噢,直接搬进来就好了,反正房间里还有位置。”相比起主人房显得狭小,但这间原-客房毕竟被设计成足以用来招呼宾客,实际上不会太失礼,放点杂物完全没有问题。

“是。”

女仆阿秀自不会让同僚一个人干粗重工作,征得莱尔的同意后也跟了出去,帮忙搬运化学药剂。

“数量有点多……吗?”莱尔走到窗边,拉开因进行透镜成像实验而拉上的窗帘,打开窗户,让外头的新鲜空气灌入室内,“说不准里头有些试剂,我连是什么都不知道,真让人期待啊~”

“那么,只剩下工匠那边——但愿他们能早点出结果吧,否则我可能需要替他们想象如何改良磨制镜片曲面的工艺了。”

不过,这一次莱尔真的小觑了别人。

人家缺的只是动力,并非才华。

》》》》》》》

原始时代前人的经验寥寥无几,学会制作打制石器、打猎、摘野果、捕鱼可算出师。

三国时代前人的经验并不少,但敝帚自珍现象严重、教育推广力度微弱,就算掏得出学资,很多时候是想学却学不到。

但到了这个时代,前人的学术成果丰硕、敝帚自珍现象缓解、教育推广力度加强,除了学费这不必说的物质条件外,学习的最大障碍变成天赋。因天赋所限,有人完成基础教育后任职谋生,有人选择往某个学科深造,有人选择对某个课题进行研究,不会有谁蹦出来大吼一句【本人要同时学习全部学科,同时研究全部课题】。

这种事莱尔做不到,他也没有傲慢到认为自己能做到这种事。

但或许是灵魂本身的特性,或许是转生神的祝福效果,他是一个超规格的天才,确实在同一时间对多个学科的多个课题上有想法。

显微镜,正是其中之一。

早在数十年前便有人发现了透镜的奥妙,并通过叠加多块透镜的方式制作出第一台显微镜,但因为镜片的放大倍数问题,这种显微镜只能用来观察小昆虫,又被称为‘跳蚤镜’;又在数年前有人制作出一台可调节焦距的显微镜,因为结构复杂和放大倍数问题,被人当成艺术品来处置。

莱尔这一次并非发明出全新的工具,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将显微镜的结构改良为“可调节焦距的复式显微镜”,再砸钱让工匠想办法磨制出小尺寸的高倍率凸透镜。倒是使用显微镜观察肉眼所无法察觉的微小之物的方法,才是完全属于他的新发明。

不过,作为这种方法的发明者,莱尔却并非这种方法的第一个使用者——

“用纱布擦干净了没有?”在旁指挥的莱尔提醒道,“没有问题就撕下洋葱的内表皮,小小的一块,放在大玻璃片的水滴上,展平后用小玻璃片盖上,注意不要留气泡。”

“……小小的一块……不要留气泡……”女仆阿秀小心翼翼地用镊子撕下洋葱内表皮,将薄薄的无色表皮放在水滴里,再用镊子展平表皮,再用镊子夹起小玻璃片盖住。

“从一侧滴碘酒,用小纸片从另一侧吸水,将碘酒吸过来,给内表皮染色。”莱尔继续当指挥官。

“吸过来……吸过来……”实验桌另一头的女仆阿丽一手拿着滴管、一手拿着吸水纸,完成了了操作。

“好,下面就交给我吧~”需要技术的操作由女仆完成后,莱尔啃下成果,将玻璃片放到物镜下方,调节后反光镜片的角度,眼睛凑到目镜,旋转旋钮缓缓调节显微镜的焦距。

虽说这位工匠发明出新方法磨制出高倍率凸透镜,但受技术限制,不仅出来的图像有点歪斜,放大倍率也绝非规整的数字,这个时候‘调节焦距’这个功能十分重要。

“……!”许久过后,莱尔终于停止调节。

“?”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答案,阿丽和阿秀对视一眼,担心地问道,“少爷,难道是什么都没看到吗?”

这其实是所有人担心的事情,莱尔的猜测终究只是猜测,按照现有的常识‘看不到’才是正常的结果。

“不,该看到的东西我已经看见了,甚至说我已经可以准备写论文了……”莱尔仍旧不舍得离开显微镜,口中吩咐道,“话说,我突然对构成自己的小东西很感兴趣,你们去找根针,我放滴血看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染色法

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