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煮好粥放进竹编的食盒,花晓葵起身打算去安置鬼蜘蛛的山洞。

枫一看关笼子里颜色鲜艳的蜘蛛妖怪就害怕,不敢独自一人和它呆木屋里,声音有点颤抖的说,“葵姐姐,你不把它带上吗?”

花晓葵一脸莫名其妙,“我把它带身上干什么?”

“可是……”枫踌躇,怯怯的偷看了一眼蜘蛛,嘴巴很大,牙齿很尖很利,颜色鲜艳的仿佛有毒,咽了下口水,道,“我一个人不敢和它一起,我看着害怕……它可是妖怪呀!”

“关笼子里没有关系,又不会跑出来。看它贼头贼脑,眼珠转悠的样子,如果可以逃走早就跑啦!”花晓葵不以为意,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这么弱小的妖怪不可能挣脱的。

“葵姐姐还是带着!”枫强烈要求,坚决不肯一个人和蜘蛛妖怪呆木屋里,哪怕它被关在笼子里面。

“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花晓葵困惑的嘀咕。女孩子天生怕虫,这只蜘蛛外表又特别不讨喜,獠牙那么狰狞看着就觉得凶恶,但被关在笼子里作不了祟,为什么连呆一个房间里都害怕啊?花晓葵不太想带上这只蜘蛛妖怪,虽然它非常弱,妖气淡的可怜,可是一想到它和鬼蜘蛛可能的关联,下意识的不希望它和鬼蜘蛛见面,防患于未然。

“它的眼睛好可怕,猩红的邪恶,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怎么说都是妖怪,它又不是犬夜叉那样的……葵姐姐抓住它就是想要一双袜子吗?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消灭掉?”枫话中透着对妖怪的浓浓排斥和害怕,年幼的她也已经知道妖怪是可怕的生物,是人类的敌人。

“……这个啊……”花晓葵想了一下,不确定的说:“没有气氛……”做贼的喊捉贼本来就心虚的说,它可能一早就在那附近,她才是鬼鬼祟祟跟踪的那个啊!而且她的能力杀不了妖怪,枫一时忘记了还是一直没有发觉啊?

“……”蜘蛛妖怪的三只眼睛红光闪烁,好似在嘲笑花晓葵愚蠢。

“…………葵姐姐抓住它,就负责带着它……我可不敢靠近。”枫心悸的双臂在胸前交叉,抚下鸡皮疙瘩似地摩挲手臂。

花晓葵无奈的提起笼子,枫还是小孩子,胆子小点可以体谅,“好”

瞅瞅笼子里颜色分外鲜艳惹眼的蜘蛛妖怪,不稳定因素放在眼皮底下就近监视比较好,防患于未然的最好办法就是现在宰了它,斩草除根,但是,它是有智慧的……这么弱,她都不好意思下手了,而且它还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动手,仿佛是随便按以莫须有罪名为所欲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左手提着笼子,右手提着竹编食盒,离开木屋朝山洞走去。

“我说,你该好好检讨一下,看看可爱的枫都被你吓成什么样了。连呆一间屋子里都不敢,果然是因为长得太狰狞的关系啊,亏你颜色这么艳丽,红色加橘色,多么喜庆啊!但牙齿却这么尖,都露出嘴巴了……话说,蜘蛛有牙齿吗?那么小的一只,我都没有仔细观察过,既然是节肢类的虫子,应该没有牙齿?吃肉吃果实的才有牙齿啊,蜘蛛是吸取昆虫汁液的呀!”花晓葵低头瞅瞅蜘蛛妖怪的牙齿,“果然是变异了吗,不但长出了獠牙,还可以从嘴巴里吐出蛛丝……生物课告诉我,蜘蛛是靠尾部分泌蛛丝的。”

蜘蛛还是沉默装哑巴,它和人类巫女没有什么话好说,巫女是妖怪的天敌!然而怀疑的念头忍不住冒泡……这个人类巫女真的有把它当做敌人看待吗?蜘蛛在心底冷笑,身为巫女却对妖怪迟疑,报以怜悯之心,这份愚蠢天真,会葬送了她的命!!

穿过厚厚高高的草丛,走到地势较高的洞窟入口,思考了下,把笼子挂到洞口翘起的树勾上,笼子晃了几下,蜘蛛稳稳的伏在里面。

“葵……女人,你还没有把我忘记啊!”鬼蜘蛛被烟熏哑的难听嗓音似乎透出异样的情绪,“我还以为你终于厌倦了装出好人的脸孔,不再故作姿态的照顾我,暴露出本性把我丢这里不管了呢!”

“鬼蜘蛛,你呆在这个洞窟里果然是无聊透了啊,我稍微来迟了一会儿你就立即注意到,真是上心!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对生命失望啊!”花晓葵思考,鬼蜘蛛这算是控诉吗?

“嘿嘿……在这个阴暗的洞窟里日子太无聊,只能幻想一下女人而已!”鬼蜘蛛咧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眼珠灵活的转动了下,透出某种强烈邪念的眼神垂涎的注视花晓葵,重点落到她的胸部及腹部下。下流的目光如有实质,几乎可以堪称淫贼的典范,都残废了还贼心不死,发挥邪恶本色用眼神骚扰人。

花晓葵额际青筋暴跳,这个鬼蜘蛛果然是人渣,让她好有暴力的冲动!!!

“鬼蜘蛛,你是不是觉得蔬菜粥喝腻了,想换个口味,芥末粥如何?”花晓葵皮笑肉不笑,脸部落下大片的阴影,看起来阴沉恐怖极了。“据说芥末的药用价值不错,对减少血液黏稠度、治疗气喘、预防蛀牙等有一定的效果,还能预防高血脂、高血压、心脏病,可用来治疗风湿性疾病……我觉得你特别有需要,这山洞又阴暗又潮湿,容易得风湿性关节炎,或者其他什么疾病。不用客气,毕竟你一辈子都只能躺在这里了,高贵善良纯洁美好的我会大度的原谅你的恶毒!”

“……蠢女人!”鬼蜘蛛的词汇不如花晓葵丰富,只能挤出这没新意的三个字。

“你就不能有新意一点吗?”花晓葵鄙夷的嘲笑,哼哼,噎住了!

悬挂在洞口的蜘蛛妖怪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三只冒着猩红光芒的眼睛一眨不眨,闪动着异样的情绪。

鬼蜘蛛转动着眼珠,后知后觉的注意到挂洞口的笼子里巴掌大的蜘蛛,猩红的三只眼睛标示着它妖怪身份。“你把那种怪物带过来,想干什么?巫女以消灭妖怪为职责,竟然玩起了活捉,心底的阴暗终于崭露头角,想狠狠的折磨它?”

“不,你猜错了!”花晓葵对鬼蜘蛛的阴暗思想表示鄙视,“我就是想让它给我织一双袜子,买不起丝绸,退而求其次开发新产品,现在的天气穿这么不透气的袜子好热的说!”

“意思是……”鬼蜘蛛嘶哑的声音有一点干涩,让一只妖怪织袜子???顿时眼神前所未有的诡异,好像重新认识了一遍花晓葵,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直勾勾的注视她,发出桀桀怪笑,好似发现了特别好玩的事情。

洞窟里的气氛陡然一窒,鬼蜘蛛冷不防展露出属于手上沾满血液无恶不作的盗贼应有的肆无忌禅和充满威胁的慑人压迫,散发出经常杀戮日积月累的浓厚戾气,即使躺着不动也给人以危机感,而不是一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下流登徒子,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残废了的仅是身体。然而这一种慑人的气势昙花一现似地快速消失,眼神又往花晓葵胸口撞。

(#‵′)凸

花晓葵觉得被耍了,鬼蜘蛛一直都表现的像个淫贼,毫不掩饰他的下流卑劣,突然来这么一下,反差太大。

“鬼蜘蛛,桔梗恋爱了。”花晓葵慢悠悠的说。

“哦……那个总是装的一脸正经的巫女啊,到底是女人,也会有这种愚蠢的感情,容易被男人欺骗。”鬼蜘蛛嘲笑,嘴巴里吐不出一句好话,“真想看看她被欺骗后会是怎样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但是她以前被个黑巫女下过诅咒。”花晓葵强忍住想一拳揍上鬼蜘蛛的冲动,真是见不得别人好过的阴暗思想,什么都爱往坏的方面想,咬牙,“救你桔梗可是出了大力,要不是她,你恢复的可不会这么快,鬼蜘蛛,做人要知恩图报,你报恩的时刻来临了!!!”

“你脑子坏掉了吗,女人?!!”鬼蜘蛛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的冷光。

“将桔梗的诅咒转移到你身上……虽然我不觉得那个女人的诅咒会使桔梗的命运彻底变得不幸,但是……”有四魂之玉在可就不一样了,能将阴暗面扩大的玉,应该也包括了椿下在桔梗身上的诅咒?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呀!

“救下我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诅咒找一个替身?”鬼蜘蛛的眼底的讥讽刺得人脸皮生疼,愤怒,冰冷及残虐,好似在酝酿什么风暴。

“我刚刚才想到的。你干嘛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凶恶的要吃人似地?诅咒转移到你身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影响,那是针对女人下的诅咒,不可以爱上男人……”花晓葵话一顿,看鬼蜘蛛的眼神突然变得很诡异古怪,啧啧称奇的上下打量了鬼蜘蛛,一副“我今天才发现啊”的惊奇表情,捂嘴偷笑,“难道,鬼蜘蛛,你觉得自己会爱上男人?!”

“……”鬼蜘蛛眼底的愤怒残虐顿时泄气了。

“不用不好意思,我会理解的,真爱无敌!!”花晓葵故作理解的摆手,存心戏弄鬼蜘蛛,声情并茂的表示理解,“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美好的感情,没有爱情的人生就像一口枯井,了无生趣,我会以宽容善良的胸怀,理解这份感情,欣赏这份感情,男男的禁忌之恋是更加让人动容的伟大感情,冲破世俗的束缚,冲破礼法的禁锢,那么的可歌可泣,哦,那全是情不自禁啊……”

(#‵′)凸

这回轮到鬼蜘蛛恼怒了,杀人般的视线瞪视着花晓葵,咬牙切齿,“你真是不知羞耻,花町的女人都没有这么露骨……”

竟然把她和那啥比,花晓葵毫不犹豫的给了鬼蜘蛛一拳。

鬼蜘蛛吃痛的抽气,嘴巴贱起来一时合不拢,锲而不舍的说,怒斥变成了别有深意的挑逗,“我是不是喜欢男人,如果不是这副残废的样子,我不介意让你亲自体会一下……现在就很想这么做,让你在我身下哭泣,情动受不了的求饶!!”

越说越过分,眼神配合嘴巴里吐出的话……花晓葵暴走,忍无可忍的又给了鬼蜘蛛一拳,痛的他龇牙咧嘴,谁知他还不闭嘴,讥讽,“女人这样你就受不了了吗?我还什么都没做呢!”眨了下被打青的眼睛,皮突然变厚不怕痛了一样,邪恶的怪笑几声,“你就没有别的花招了吗?”

鬼蜘蛛贱起来没有底线,要么嘴巴比他更贱,要么甘拜下风。花晓葵明智的选择不跟他继续较劲,论贱,两人的水平相差太大,只好鸣金收兵,竖中指,四个字道出她的心声:“贱者无敌!!”

让鬼蜘蛛当诅咒的替身只是花晓葵突发奇想而已,即使有可行性,桔梗也不会答应。

笼子里的蜘蛛三只眼睛红光诡异,一直都不肯出声装哑巴,这时发出了跟鬼蜘蛛不相上下的邪恶桀桀怪笑。

花晓葵突然拳头发痒,好想揍那蜘蛛一拳。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16.67%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