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湛蓝的天空,白云朵朵飘,微风偶有吹过,树枝摇摆,树叶轻轻摩挲,发出细微的声响。从里面透露出烧焦痕迹的洞口散发着浓烈混杂的邪气,敏感的小鸟都不敢靠近,附近连虫鸣都没有,一片安静。风拂过,高高的草丛摇曳摆动,水一般晃出一**的波纹。

花晓葵睡得迷迷糊糊,毫无所知的是说着梦话,奈落披身上的白色狒狒皮被当成被子拽啊拽,不怀好意想杀了她的奈落,前面被鬼蜘蛛牵制的无法下杀手,后面则被囧的杀意都泄了个光。

“本来就是一个蠢女人,发烧后就更呆更傻了。竟然在这种地方睡觉,生病也是理所当然的!”奈落瞪着睡得香喷喷毫不知道自己刚才差点在睡梦中被掐死的花晓葵,低声道。

“嗯……被子……”花晓葵紧闭着眼睛,不住的嘟囔,手上无意识的又扯又拽,照理说应该烧得浑身软绵绵,力气却出奇的大,再拽下去奈落可就要趴她身上了。手触到温热柔软的物体,挪啊挪,扭啊扭,本能的靠上去,脑子发热的孩子,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了,还以为是自己家床上哩,奈落被当做抱枕抱了个结实。

“呃……”猝不及防被抱住,奈落顿时有点手脚无措,他诞生一天还不到,有点笨拙也不奇怪。愣愣的保持僵硬的姿势好半晌,心底滑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分不清是什么。对这个其实还是刚诞生不久的生命体而言,很多东西还都是陌生的,即使有相关的记忆,但不是他亲身体验,始终隔着一层无形的隔膜,只有亲身接触将苍白的记忆化为真实的感觉,才能消除这层隔阂。

“嘿嘿嘿……”花晓葵发出嘿嘿的笑声,似乎非常得意,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令她高兴的事。

奈落低头盯着花晓葵的脸,发现什么极稀罕的事物一样,仔仔细细的打量,认认真真的研究,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脸颊因为发烧泛着淡淡的嫣红。奈落思考,是该再掐一次试试,还是该丢下她离开?他觉得鬼蜘蛛对他的影响太大,竟然有心情研究起一个人类女性的长相,感觉看着很顺眼。

“看我庐山升龙霸——横扫千军——凤翼天翔——星辰爆破——星云锁链,嘿嘿嘿嘿黑……”花晓葵快乐的笑出声,分外得意的那种,咂咂嘴,似乎还意犹未尽,“看你还死不死!被木乃伊以身相许果然好恐怖,还是打飞……”

……到底谁恐怖了?奈落无言,竟然做这种梦,而葵似乎能进入别人的梦境,若是一不小心交接了,甚至将别人拉入她的梦境中……鬼蜘蛛在梦境中有危险,他亦一样,葵的美梦典型的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是别人的噩梦。

“……嗯,还有奈落,都打飞……我…我是希拉……”嘟囔。

“……”幸好她现在力量耗尽,奈落庆幸。手又开始蠢蠢欲动,考虑着要不要把危机扼杀在萌芽当中,虽然心底有种莫名的情绪在阻挠。

敏锐的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人在靠近,奈落不假思索抱起花晓葵离开,几个轻盈的跳跃便失去踪影。草地上只留下一个竹编食盒,及一个空碗。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枫小小的身影从完全遮住她的高高草丛里钻出来,看见随意放地上的东西心中一惊,慌忙抬头看洞窟,发现洞口边缘有一些奇怪的黑色痕迹,不由自主靠近,发现时烧焦的痕迹,洞窟里一片狼藉,她感觉到里面充满了混杂的邪气,很令人不舒服的气息,浓烈的连她都能察觉。

枫害怕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什么都没发现,不敢再多呆,神色惊惶的钻入草丛,向村子跑去。

花晓葵做了一个梦,古里古怪的,有些地方还衔接不上,不过梦嘛,细节不用计较太多。她在梦境中变的很厉害,左手施雷右手放火,顶天立地的高大,还变成了希拉,把名叫奈落,里面还关着鬼蜘蛛芯子的怪兽打得嗷嗷叫,原因是他以身相许不成便色胆包天的想霸王硬上弓。终于打赢了怪兽,她的使命结束,于是便高高兴兴的回家……

花晓葵意识渐醒,困难的睁开眼睛,只裂开一条缝,困倦疲惫的恨不得一直睡下去,不要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眼里含着氤氲,雾蒙蒙的,脸颊嫣红,现出几分妩媚,一身上白下红的巫女服而透出高洁清纯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傻愣愣的仰望着天空,似乎还没醒悟自己在什么地方,漫天繁星一眨一眨,不停闪烁,半阖的眼睛映出满天星斗。大脑晕乎乎的,反应迟钝了不止一拍,发呆似地看了老半天,才失望的讷讷道:“什么啊……原来是做梦……”

重新闭上眼睛,浑身疲乏无力的连睁着眼睛都嫌吃力,困倦不已。幸福的抱着柔软的白色狒狒皮,舒服的触感让她很是流连,忍不住手指摩挲的摸摸,大脑迟钝的不行,都不想想这狒狒皮哪里来的,思考都懒得思考。

“嗯……真舒服……”闭着眼睛咕哝,脸埋进狒狒皮,好似撒娇的小猫般慵懒的磨蹭。

奈落坐在一边,白色狒狒皮已经不在他身上,而是盖在花晓葵身上当被子,露出被遮掩起来的真实容貌,五官阴柔俊秀,皮肤白皙细腻,乌黑的头发海藻一样微微曲卷,身材纤细,隐隐散发着一种忧郁的气质,文雅的好似一名贵公子。一言不发的默默看着花晓葵蠢蠢的样子,认真的仿佛在研究一种名叫“花晓葵”的生物,眼神平静却莫名的叫人感到诡异。

“你梦见什么了?”奈落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响起。

“……我梦见自己在打怪兽,一会儿是木乃伊的样子一会儿又变成了狒狒的样子……真是可怕的噩梦……”脑子烧得发昏,花晓葵迟钝的没有察觉出不对劲,思考遇见障碍似地转不过弯,非常老实的回答,声音飘忽虚软,嘀咕,“真是阴魂不散,做梦都梦见……嗯,是鬼蜘蛛,不对,是奈落……唔……”

“就这么厌恶憎恨吗?即使是在无意识的梦境中……”奈落低声道,像是在问花晓葵,又像是自言自语。

“对于将来可能会杀了我的家伙,能生出好感才奇怪……鬼蜘蛛助纣为虐,奈落是刽子手……”闭着眼睛软绵绵的说,诚实的有问必答。

“刽子手?”奈落低头看着花晓葵的脸,感觉她的口气像是早就知道一样,严格来说,他昨晚刚诞生,她应该是刚知道不久才对。试探问道:“你早就知道?”

“第一次看见鬼蜘蛛的时候就知道了,只要丢下他不管……他就会重伤而死。烧成那样却还没有死……我心软了…我果然真没用,明明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杜绝……”声音低下来,此时的花晓葵半梦半醒,意识浑噩的跟说梦话差不多了。

“你果然是又蠢又没用……”奈落语气不明,不知是嘲讽还是其他什么,眼底滑过复杂的光芒。

也许是因为病的一塌糊涂,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放下心防,不但有问必答,藏不住话,还话唠起来。

“就算没有奈落,也会有其他什么人……桔梗跟犬夜叉注定无法路途平坦的走到一起,四魂之玉加强了椿的诅咒,四魂之玉是活的……大家都以为四魂之玉只是能量的结晶体,却不知道它其实是活的,有自己的思维。一把普通的梳子都可以因为某种原因而衍变出妖怪,具有强大力量的四魂之玉为什么不可以?因为只是一颗珠子的摸样,所以没人想到过吗?为了抢夺玉而暴露出的丑态,上演一幕幕黑暗的场景,无尽的杀戮,四魂之玉稳坐钓鱼台静观事态发展,对于无法动弹的它而言,这或许是唯一的娱乐……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还是为了吸收更多的怨恨之血?”花晓葵闭着眼睛,不知不觉把秘密抖了出来。

“四魂之玉是活的?这是怎么回事?你如何发现的……桔梗知道吗?”这个秘密给了奈落极大的震撼,四魂之玉是活的?

“我是梦境园艺师,有意识就意味着有梦境,我当然能发现……四魂之玉的梦境…嗯,还没有去过……这可是压轴的……”花晓葵动了动身体,感觉身下很硌人,怎么挪都硌人。勉强睁开眼睛,蠕了蠕身体想找个舒服的位置,傻傻的望着天空发呆,“天黑了……?”

怕黑的毛病迟钝的还没反应过来。

“抢四魂之玉的都是傻瓜,他们的怨恨与**都会成为四魂之玉的粮食……鬼蜘蛛是傻瓜,奈落也是傻瓜……因为这种家伙死了,我岂不是更傻?呜……所以说应该早点处理掉,瘟神……”情绪化,泫然欲泣的望天,侧了下头,终于看见身边的奈落。勉强睁着的眼睛半阖,傻乎乎的望着奈落的脸,昏沉沉的大脑终于给出一个正常的反应,“你是谁?”

“我?你终于想起问这个问题了吗?我以为你的脑子被烧坏了。”奈落讥讽,文雅俊秀的脸摆出嘲讽的表情。但他完全是媚眼抛给瞎子看,此时大脑一片昏沉混乱的花晓葵可分辨不清他摆出的表情什么意思,连话中的讥讽都没听出来。

“……下巴看着有点眼熟……”花晓葵傻呆呆的望着奈落,半晌,慢悠悠的吐出。“有点像奈落……奈落若是跟鬼蜘蛛彻底融合,真是在糟糕不过的情况,负负得正只能用在数学题上……”

奈落沉默,一言不发的伸出手在花晓葵眼前晃了晃,他怀疑她脑子发热真的被烧坏了。

“啊呜……”花晓葵张嘴一口咬住指尖,似乎是有些生气了,眼神涣散的瞪着奈落,含糊不清的说:“别当我是傻瓜,这个数字是五……”

说话时舌头无意间滑过奈落的手指,敏感的察觉到,比有心的挑逗还要奏效,奈落的眼神猛地一沉,诡异极了。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仿佛有什么凝滞了周围流动的空气,令人窒息。

“哈……”花晓葵困倦的打了个哈欠,什么都没感觉到。

“我是奈落。”收回手,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奈落?”花晓葵依旧是懵懵的,就是刚想闭上的眼睛特意睁开盯着他而已,没有其他什么过激反应。上上下下的打量好半晌,奈落白色狒狒皮下,面容俊美阴柔,透着股忧郁气质,是一副很有吸引力的皮囊。想表达一下对没有披着白色狒狒皮的奈落的惊讶赞叹,大脑发昏,不知咋地就变了味,“你穿上衣服我都不认识了……”

“……”多么暧昧的一句话,奈落都哑然无言了,听上去像极了调戏,但本人压根就没有这个意思,真让奈落纠结。

奈落猛的看向某个方向,以他敏锐的感应,发现有谁在快速靠近,不是人类能办到的速度,是妖怪!警惕……

犬夜叉在树林间快速穿梭,循着花晓葵的味道向前跳跃移动。

绿色的丛林里,犬夜叉红色的火鼠裘分外惹眼,奈落大老远就瞅见了,思索片刻便果断的决定丢下花晓葵自己离开,那个是跟在桔梗身边的半妖,恐怕是发现葵不见了,被派出来寻找的。

“喂!谁?!”犬夜叉眼尖的瞧见一个陌生的身影快速在林间轻盈的跳跃离开,想追上去,但他在一棵巨树上发现了花晓葵。跳到她身边,随意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鼻子轻嗅,没有受伤。“喂,葵!你在这里干什么?枫惊慌的跟桔梗哭诉你不见了,一直都没回来,桔梗很担心。那个家伙是谁?”

“……啊……是犬夜叉啊……”傻呆呆的望着犬夜叉,昏昏欲睡,无精打采极了。

“喂,你怎么了?”犬夜叉觉得她看上去很不对劲,平时都是很有活力的。

“……好困……”闭上眼睛。

摸摸额头,烫的让犬夜叉惊讶,结合现在的情景,怀疑她脑子是不是被烧坏了。他可不会医术,这种事只能问桔梗。立即用现成的白色狒狒皮裹好花晓葵,免得再受凉,背背上,匆匆向村子赶回去。

奈落不会医术,把花晓葵带到这里,就这么放着,病情自然会加重。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七章

25.76%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