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因为奈落的关系,花晓葵发烧严重,桔梗若只是一个普通的医者,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就算烧退掉她也会留下后遗症。

软绵绵的躺木屋里休息,花晓葵的神情还是显得充满疲色,但情况已经好不少,至少不会糊涂的有问必答,意识清醒起来。桔梗在给她熬药,屋子里飘着一股浓浓的药味,花晓葵的脸色惨淡,哀怨极了,中药喝起来超级苦,她被颜色黑黑的药汁灌怕了,泪目。

可怜巴巴的缩在被子里,泪眼汪汪的望着桔梗正在熬的药,浓郁的药味熏得她想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想喝药”的气场。为毛?为毛她会这么倒霉?只不过是在外面睡了一觉,竟然就烧得这么厉害!为毛她的意志力这么弱,撑死也应该爬回村子的啊啊啊!!!

悲愤,心底暗暗把鬼蜘蛛的祖宗十八代都亲切的问候了一遍。

桔梗拿着扇子不紧不慢的扇着,感觉到投到自己身上的炙热目光,好笑的勾唇。“你发烧的厉害,不喝药可不行,竟然会在外面睡着,现在的天气可不适合啊!回村子的时候,枫惊惶的跑过来跟我哭诉,真是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很是担心。安置鬼蜘蛛的洞窟我也去检查了一下,的确飘着浓郁的邪气,杂驳的厉害,发生了什么吗?”

“鬼蜘蛛那家伙,因为思想太邪恶吸引了一大群妖怪,现在变成半妖了!虽然以后不用天天准时报到,照顾一个木乃伊,省了我一些时间,但是事情却变得麻烦起来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怎么回事?人类竟然可以变成半妖??”桔梗万分惊讶,露出沉思的表情,沉吟,“我以前曾经听说类似的事情,人类可以通过某些方法变成妖怪,比如说人鱼,据说吃了人鱼肉就会变成人鱼,但是鬼蜘蛛……”

“好像是跟那群被他吸引过来的妖怪合体,变成半妖的,现在能跑能跳一定高兴死了!但这个不是重点,任谁原本一个好好的人突然瘫痪了不能动弹,心底都会不舒服,重点是那家伙在打四魂之玉的主意!”

“咦?”枫发出一声惊讶的声音,面有犹豫之色,“桔梗姐姐,我之前也听鬼蜘蛛说过,恶人们都在盯着四魂之玉,他还说污染的四魂之玉才是漂亮的,他对四魂之玉心怀不轨。”

“是吗,鬼蜘蛛竟然……”桔梗低头盯着药罐,露出思索的神情,没有后悔那个时候救了鬼蜘蛛。

“现在他应该暂时抽不出空来,我稍微给他制造了一点麻烦,所以才会累的起不来,直接在野外睡着。说起来是犬夜叉把我带回来的?我隐约记得有个穿一身红色衣服的家伙背我回来……不过,我不是睡在那个洞窟外面的草地上吗?枫过来就能看见才对,洞窟还飘散着邪气,没被妖怪吃了真是幸运!!”花晓葵慵懒的蠕动身体,无意识的蹭蹭盖身上触感极好的皮毛,白色的,毛茸茸的,摸上去很柔软。

“草地?”桔梗疑惑,“你没有睡在那片草地上,只有一个竹编食盒和一个空碗,洞窟里还散发着邪气,所以枫才会这么惊惶。”

“嗯,没错,我看天色渐渐晚下来,葵姐姐却还是没有回来,平时那个时候早该回来了,就去哪里找找,结果看见洞窟里一片狼藉,还散发着浓郁的邪气,非常令人不舒服,我以为葵姐姐出什么事了。”枫在一边说道,证明花晓葵那个时候不在那片草地上。

“唉咦?”花晓葵奇怪了,难不成她梦游?但是……瘪瘪嘴,凭这种状态能跑到哪里去?这几天她可都是躺屋子里休息,坐起来就头晕目眩,然后无力的倒回去。

犬夜叉突然推开挂门上的竹编垂席走进来,身上带着一堆东西,为了花晓葵能够完全康复,他也出了不少力,有些特别有效的药材人类很难采集到,不想让桔梗去冒险,他就自告奋勇的去了,还额外带回一些他认为有用的东西。

“犬夜叉,你在干什么?你背后那些都是什么?需要的药材有那么多吗?”花晓葵脸顿时绿了,缩到皮毛里露出一双眼睛,颤颤巍巍的问,眼睛瞪得老大,闪烁着泪花,泫然欲泣。

只见犬夜叉背后背着好大一捆东西,起码有他体形的两倍,用一张席子卷起来捆好,露出来的有树枝,上面还挂着果实,有动物的角,还有类似巨大型虫子触角的东西,手上还提着两条很大的鱼。

……这些难道要她全部吃掉?!!花晓葵惊恐的缩啊缩,蜷成一团。

“本大爷找到的药材,还有食物,生病的人特别虚弱,需要多吃点东西滋补一下。本大爷找了很多人类采集不到但很有效的东西,桔梗为了你的病可是一直都很担心,用普通的药材见效慢,现在用的这些都是本大爷找来的。你看上去精神了不少,所以就带了些前几天没用上的东西,现在你应该可以吃了才对!”犬夜叉随手把东西丢一边,里面收集的很丰富,天上飞的,水里游地,地上跑地,甚至是地下钻的,一一俱全。犬夜叉的神情张扬肆意,神采飞扬的,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看上去特别有活力,精神十足。似乎帮桔梗的忙让他很兴奋,从地上那些他带回来的东西上就可以看出很有劲头,真的很积极。

“犬夜叉带回来的药材很有用,多亏了他的帮忙,葵才能好起来,否则烧得那么厉害,一定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普通的药材见效慢,葵的病情支持不了这个缓慢的过程,病情加重会盖过恢复的速度。”桔梗放下扇子,在那堆东西里挑挑拣拣,举动自然而然,没有一丝不适。

“桔梗……”花晓葵缩在皮毛里,幽幽的看着眼前的巫女,哀怨极了,难道真的要她吃掉?眼尖的瞟见里面似乎还有巨大的不知名虫子,恶寒的汗毛都要竖起,她对虫子没有一点兴趣!!

“嗯,怎么了?”桔梗疑惑的回头,看见花晓葵蜷在皮毛里,眼里闪着可怜哀怨的泪花,泫然欲泣的样子,顿时领悟,好笑的安慰:“放心好了,不是让你全部吃掉,犬夜叉找回来的东西太多了,大部分都晒干,留着以后用。”

“那就好……”花晓葵松了一口气,这时,犬夜叉像是想起什么似地,从火鼠裘里拿出一个罐子。

“呐给你,桔梗,这是本大爷收集过来的,吃了对这个家伙的身体很有好处,唔……”犬夜叉把罐子放地上,从那一堆的东西里找出几种新鲜的草药。“跟这些一起煮,效果会更好,母亲告诉我的。”

“这些……?”桔梗拿过罐子看了一下,“里面是什么?”瞧见里面的东西,面色稍微一僵,若无其事的放下。

“嗯,那就这样,那个家伙还是早点恢复的好!”犬夜叉兴致极高,径自说完的便拿起罐子和那几种草药走出木屋,似乎是打算亲自煎熬。

“等等,犬夜叉!”桔梗出声,但犬夜叉已经走出去,没能叫住。

“那个里面是什么?”

“呃……应该对身体有用?”桔梗不确定的说,不忍打击犬夜叉的积极性,犹豫了一下,“葵,犬夜叉看上去似乎很有兴致,这几天熬给你喝的药材多亏了他,等会儿他煮好了……多少喝一点,这是他的一份心意。”

“唔??”花晓葵有不好的预感,那个罐子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目光不禁转向枫,用眼神询问。

“我没有看见。”枫摇摇头。

花晓葵眼神移到桔梗面前的药罐上,正冒着热气,大概很快就能熬好,想到等会儿就要喝药,犬夜叉那里不知道弄了什么东西过来,打算煮好给她喝,不禁可怜的皱紧脸,露出苦哈哈的表情。皮毛柔软顺滑的触感让她蠕动了几下,幸福的磨蹭几下,觉得奇怪。“桔梗,这张皮毛是犬夜叉弄来的吗?很柔软舒服啊,什么动物的?”

“不,不是犬夜叉弄来的,他带你回来时你身上就裹着这张皮毛,我还在奇怪你哪里弄来的。葵也不知道吗?”桔梗诧异道,那件白色狒狒皮上沾染着淡淡的妖气,杂驳混乱,同那个洞窟里的如出一辙。

“没印象,我只记得自己太累,躺那个草地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摸摸柔软的白色不知名动物的皮毛,发现竟然连着“帽子”,这件皮毛似乎可以穿身上挡风,非常眼熟。

“犬夜叉说是在一棵树上找到你的,刚好看见一个可疑的家伙匆忙离开,是妖怪。”

“妖怪……?”花晓葵眼神顿时诡异起来,上上下下仔细打量那件白色的皮毛,越看越眼熟。

“这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狒狒皮。”桔梗答道。

白色的狒狒皮,还可以披身上挡风,除了眼睛跟下巴,其他地方都会被严严实实的遮住,答案呼之欲出。

“奈落这个家伙太坏啦!”花晓葵气呼呼的说,都是他害的她这么痛苦,不得不喝上几天苦的要死的药汁!!

“奈落?”

“就是鬼蜘蛛跟妖怪结合后诞生的半妖,他有自己的意识,鬼蜘蛛被骗了……那个家伙,因为鬼蜘蛛对他的牵制变强而无法直接对我动手,就想出迂回的办法,想让我生病死掉!一定是这样的,好端端的把我移来移去,肯定有阴谋!!就像桔梗说的,一般人若是烧得这么厉害,就算侥幸捡回一条命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奈落那个家伙一定是在打这个主意!”花晓葵气愤道,完全误会了奈落的无心之举。

“因为鬼蜘蛛而诞生的半妖……半妖啊……”桔梗似乎有很多感慨,对半妖这两字。

花晓葵很喜欢这张皮毛,软软的,触感极好,她本身又是个绒毛控,但一想到那是奈落的,心中顿时膈应起来,想扔掉又舍不得,纠结啊!

落入桔梗眼中,花晓葵眼底的挣扎就显得耐人寻味了,她并不清楚以后的奈落会怎么样,她只知道奈落是鬼蜘蛛与妖怪的结合体,一个男性的半妖。

药罐里的药汁开始沸腾,冒着热气,发出沸腾的水声,木屋里飘着浓浓的药味。桔梗将药汁倒进碗里,扶起花晓葵,递给她。

花晓葵垮着脸,苦哈哈的看着散发浓郁药味的漆黑药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药喝起来好苦的说,简直就是死去活来的折磨,舌头太可怜了!!都怪奈落,害她病得厉害!

艰难的咽咽口水,在桔梗关怀的注视下,视死如归的灌下药汁,大口大口的喝下去。这么苦的药,慢慢喝才是折磨,豪爽一点才能少吃点苦。一口气喝光,皱着脸吐出舌头,接过枫递来的果实大大的咬了一口,去去嘴里的药味。

呜呜呜……奈落这个混蛋!!

喝完药,花晓葵躺回去,肚里暖洋洋的,感觉昏昏欲睡,迷迷糊糊之间听见犬夜叉在叫她,睁开眼睛。

“我已经熬好了,你喝!”犬夜叉一脸的神采飞扬,满是少年的肆意张扬,说话时会露出略显尖锐的犬牙,有种豪爽干净的气质。

“嗯?什么东西?”花晓葵揉揉眼睛,闻到一股古怪的气味。刚睡醒显得迷糊,脑子的反应慢半拍。

“给你熬得,喝了就能精神起来!”犬夜叉说道,非常认真。

“真的?”被苦死人的药汁吓怕了,忍不住抱有期望,想快点好起来。

“当然是真的,母亲以前就是这么熬给我喝的!人类的身体就是虚弱,多滋补一下!”犬夜叉信誓旦旦。

花晓葵信以为真的接过,闻闻气味感觉怪怪的,想问一下里面放了什么,犬夜叉却开始催促。

“你不想快点好起来吗?快喝,要不是看在桔梗的面子上……本大爷花了好一会儿功夫熬得,不许浪费!”

枫就在一边,也感觉气味有点奇怪。

在犬夜叉的催促下,脑子还犯迷糊的花晓葵张嘴喝……

“那里面放了什么?”枫好奇的问。

“野猪胆、鲤鱼胆、鸟胆……还有作为引的药草的根。跟母亲做给我的稍微不一样,不过应该差不多,都是内脏就是了,妖怪的效果应该会更好。”犬夜叉没有记清楚,一知半解。即使不知道原来是怎样的也能猜出,差了简直是十万八千里,完全走样了!

“呕……”枫顿时露出恶心的神色,捂住嘴后退了几步,怜悯同情的看着毫无所知喝了一口的花晓葵,恶心的胆汁汤……

“……呃呕……”花晓葵浑身僵硬,有流泪的冲动,还不太清醒的大脑被刺激的立即清醒过来,目光呆滞的盯着手中的胆汁汤,胃里一阵翻涌……

“嗯?你怎么了?”犬夜叉奇怪的说。

“……”花晓葵呆滞的看着碗里的液体,脸色难看。要喝吗?真的要喝?手都开始隐隐发抖,不知道也就算了,知道后还喝得下去吗?

“犬夜叉!”外面传来桔梗的声音,犬夜叉转头瞟了一下,然后不放心的对花晓葵说,“一定要全部喝掉!”走了出去。

花晓葵捂住嘴,把碗放下,从牙缝里挤出,“……枫,把它处理掉!”

“哦…哦!!”枫忙不迭点头,会意的立即端起碗,小心翼翼的探头看看犬夜叉在不在外面,帮忙把胆汁汤偷渡出去处理。心中对花晓葵投以无限同情,竟然喝了一口,恶心的妖怪内脏汤……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八章

27.27%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