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迈步间的穿越

第一章迈步间的穿越

花晓葵简直不敢相信,穿越这种充满神秘色彩的超常现象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不是不明不白的穿越,她甚至可以清晰地描述出当时的情形。

很平常的走路,当决定性的那一步迈出,前面的空间突然诡异的扭曲,石头落入平静的水面一样,荡漾开一圈圈涟漪,感觉到自己似乎穿过了什么,惊骇的大脑一片空白,反应不过来,等她回过神,已经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不用多思考就知道发生了什么,迈步的一瞬时间流动变缓慢了似地,记忆清晰深刻,结果无法避免,花晓葵的神经反应还没有敏锐快速到在这不足一秒的时间里迅速判断然后收回步伐。

意识到发生什么,危机意识充斥大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转身冲回去,很遗憾,神奇的空间错位没有多持续哪怕千分之一秒,已经自动修复,发生的毫无预兆,消失的也无声无息,只留下“幸运”搭上强买强卖单程车的可怜娃一个。

没头苍蝇一样原地乱转,企图像来时一样走回去,奈何天不从人愿,已经恢复的空间再怎么走都是徒劳。小小的希冀渐渐熄灭,恐慌被疲惫代替,不再重复没用的事情,迷茫的随坐下。委屈的乱抓身边的杂草,花晓葵的眼眶泛红,害怕的泪水在凝聚,为什么当时那个人可以再回去,而我却不行?!

曾经亲眼目睹,空荡荡的小巷,一个人凭空摔倒自己脚下,身上遍布着奇奇怪怪的伤口,血淋淋的,花晓葵被变故吓得不敢乱动,呆呆的看着那人挣扎着爬起来,跳回半空摔下的地方,整个人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消失。那个人遗落下一个深绿色的水晶球,盯着看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靠近,害怕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确定没有异样才敢伸出手指戳戳,双手捧住观察研究,这时又突生异象,拳头大的深绿色水晶球眼睁睁的融入手中。

身上突然出现的特殊具现化能力肯定与那个水晶球有关,游走于心灵深处之梦境的园艺师。

花晓葵抱着膝盖缩在一个大树下,两边厚厚软软的草地都被抓的乱糟糟,草叶凌乱,泛红的眼眶凝聚着晶莹的泪水,神色茫然,呆呆的就滚落下来,鼻子也红红的泛酸,嘴里发出压抑的呜咽,低低的抽泣起来。

视野里树木苍翠茂盛,各种深浅不一的绿色混杂,生机勃勃,天空湛蓝的透彻,没有一丝污染,耳边传来小鸟清脆悦耳的鸣叫,偶尔夹杂翅膀扑扇的声音,原生态的自然环境无不向花晓葵传达着信息:这里是个陌生的地方。

花晓葵非常仿偟,目睹那起超常现象后,虽未对任何人说,但激起了她浓厚的兴趣,查过相关资料,其他地方是否有类似事件。一个小女孩在快乐的奔跑中,突然消失,像是跑进了未知异次元世界。一条“吃人”街道,曾先后有两位正在举办婚礼的新娘被脚下突然出现的黑洞“吞”掉,警方向下挖掘数米什么都没挖到,只能不了了之。

这些离奇失踪事件的主人公是否回来资料上没有提到,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成了离奇失踪事件的主角之一?有没有其他人看见花晓葵也不确定,她那时在抄近道走小巷,只有她一人。

又是在小巷里发生的,花晓葵不禁胡思乱想,我是不是命里和小巷犯冲?两次超自然现象发生的地点都是小巷,不同的是,第一次我看别人穿越,一来一回短暂的插曲,第二次自己亲身体验,没有质量保证不说,还强买强卖,有去无回的单程旅途!!

有心情胡思乱想而不是继续痛哭流泪,证明情绪虽然还处于低迷状态,但发泄过后好多了。

“写穿越类小说,普通的十几岁少女穿越到完全陌生的他乡异地后高高兴兴的作者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别说异世界,就是丢到中国的西藏新疆无人区,身上有简易装备,不但有地图有指南针还有食物水,跋涉走到附近城镇,肯定都是哭着要警察送自己回家。”下巴抵着叠起的双臂,情绪低落,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不安的张望着周围,下意识的警戒,眼神是如小兽一般的惊惶戒备,摸摸手臂上冒出的鸡皮疙瘩,忍不住自言自语,“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好诡异,阴森森的,以前夏天和朋友一起去后山玩水怎么都不觉得山林阴森?有同伴一起安心,还是心理作用吗?”

远处的天空飘来一朵朵白云,阳光有时会被前面经过的云朵遮住,落下好大的阴影。风一阵阵的吹过,带着丝丝凉意,夹杂着淡淡植物芬芳。或许真是心理作用,花晓葵觉得这阵风吹的她鸡皮疙瘩直冒,阴森的神经都不自觉绷紧,心跳猛然加快,不知道自己在心悸什么。

想周围走走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附近有没有城镇村落,有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但又不敢轻举妄动,陌生的地方冒然行动太不谨慎,这里要是到处是怪物怎么办?

如果是空间折叠而不是空间重叠错位最好,前者回去的希望大,花晓葵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不要穿越的太夸张。

毛骨悚然的感觉更加明显,花晓葵不由自主具现化出园艺师之壶,艺术品一样精致的洒水壶,拿着它会让她有安全感些,唯一的依仗。再三踌躇迟疑,还是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原地,恋恋不舍的看了眼身后,将心底小小的幻想硬压下来。

周围都是树,不知道走那个方向好,就随便挑了个方向跟着直觉走。刚开始还抓着园艺师之壶走的疑神疑鬼,深怕突然冒出什么,就算没有怪物,冒出条毒蛇也是会吓死人的。

很大的树林,花晓葵肯定绝对不是她家附近。再一次回头看,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花晓葵愣怔疑惑,“真的是心理作用吗?总觉得身后有什么,就好像一直暗中窥视跟着我一样。”

摸摸手臂,寒毛都竖起来,心里诡异的感觉更加浓厚,越发觉得树林里有古怪,脚下的步伐情不自禁快起来。

花晓葵感觉到空气里的危险气息,却因为毫无经验而没有察觉出源头,仅仅是更加紧张,下意识的想摆脱,隐藏在暗中观察的危险生物已经锁定她,伺机偷袭。

天空落下一个很大的阴影,巨大的鸟形,没等花晓葵反应过来,刚抬头想看看是什么生物便被爪子毫不留情的抓起来飞到空中。

花晓葵心中大骇,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等被带回去自己一定会死,想到被活活吃掉,心中不禁打个寒颤,强忍住泛滥的恐惧,园艺师之壶朝怪鸟一甩,喷洒出的水划过的轨迹变化出粗长的绿藤,绞杀藤一样往上死死缠绕住飞行的怪鸟,收缩。

飞行受到阻碍,身体一阵阵的剧痛,巨大的怪鸟发出巨大的怪叫声,拼命扑扇翅膀也改不了一点点下坠的趋势。一开始就把它缠个死紧,猛然失去动力重重的掉下来,不但怪鸟会摔死,花晓葵也会完蛋。

高度降到能够到树枝,怪鸟巨大的翅膀扑扇着拍打周围,树枝一路断裂,纷纷撞向被抓在身下爪子上的花晓葵,脸上划出几道血痕,火辣辣的疼,衣服也破了好几个口子,园艺师之壶差点抓不住。粗大的绿藤缠的更紧,怪鸟拼命挣脱束缚,爪子不自觉的更加用力,尖锐的指甲刺进花晓葵的肉里,衣服被血液染红了一片,疼的她脸色惨白,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刚想加强绿藤的力量,一个黑影猛然扑到怪鸟身上,把它撞到一棵巨树上,往地上滑落,尖锐的牙齿干脆的咬断它的喉咙,凶猛的撕咬,吞吃着怪鸟的血肉。

园艺师之壶朝地上一甩,地面猛然钻出的无数绿藤接住了花晓葵,脚差一点就能碰到地面,怪鸟至死都没有松开爪子,这一接自然也包括了鸟尸体及撕咬着它的不知名怪物,若松开绿藤一定会被上面的两只怪物压到,小小的身体可负荷不了那样的重量,就这么不上不下的挂着。

异象引起了它的注意,头往下凑,一双狰狞的双目直勾勾的瞪着花晓葵,发出古怪的笑声:“桀桀桀……不是普通的人类,看上去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它在说话?花晓葵惊骇的死死瞪着它,听发音似乎是日语什么的,这一天给她的惊骇太多,都有些麻木了。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嗅觉,恐惧扼住了少女的心脏,“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怪物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她浑身都僵硬起来,只知道下意识的抓紧园艺师之壶,神经前所未有的绷紧,只要它一有异动就会爆发。

怪鸟的血液从撕裂的伤口里涌出,往下泊泊的流着,染红了羽毛,顺着绿藤滑落。怪物凶残的眼睛盯着花晓葵,考虑着从哪里下口一样,眼里闪烁着残忍的兴奋光芒。怪物伏在怪鸟上面,怪鸟的爪子抓着花晓葵,淌下的血液流到了花晓葵的身上,满目刺红,大量血腥味令她感到昏眩,恶心的想吐。

怪物凑近,花晓葵几乎压抑不住歇斯底里恐惧大叫的冲动,这时又出变故,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箭射穿了怪物的脑袋,纯净的白光净化掉了它。

危机解除,心底猛然放松下来,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恐惧后怕的大脑空白,胸口剧烈起伏,缺氧一样拼命地呼吸,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到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妖怪已经被消灭掉,已经没事了!”一个年轻的女声响起,清冷优雅,沉稳的语调充满冷静。

花晓葵惊魂未定,僵硬愣怔的看过去,视野里站着一名长发少女,一身动漫里上白下红的巫女服,身后背着箭筒,一手拿着弓,齐眉的刘海,美得高贵优雅,眼里流露悲天悯人的仁慈,浑身透着圣洁的气质。

看了看怪鸟至死犹紧紧抓着花晓葵的爪子,巫女眉头微不可察的蹙起,“你受了伤需要快点治疗,必须把爪子□才行,有些疼,忍忍。”

她在说什么?花晓葵茫然,用看日语发音中文字幕的动画片锻炼出来的勉强听懂几个单词,伤,治疗,爪子,疼,忍。

撕裂的剧痛中总算从巨爪下脱离开,温热的血液不断涌出,妖鸟的血液沾了花晓葵一身,脸上,衣服上,都被血然红了,现在根本分不清那些事自己流的,那些是鸟血,刺目的红色让她怀疑自己会不会就这么失血过多而死。

脸上突然痛的厉害,就像被硫酸泼到一样,妖鸟血液流过的地方都传来一样的刺痛,被爪子抓出来本来就剧痛无比的伤口也传来腐蚀般的痛,通过伤口渗到体内一样往里蔓延。刺激到花晓葵体内潜藏的能量,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化学变化,什么沸腾起来,剧痛扩散到全身,浑身抽搐。

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折磨,花晓葵痛昏了过去。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迈步间的穿越

1.52%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