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莫名其妙被个混蛋强吻了,花晓葵的心情恶劣,若是自我催眠就当是被狗咬了心情更差,会有狂犬症……而且犬夜叉怎么说体内也流着一半犬妖的血,这么自我催眠就显得歧视他了。

花晓葵蹲在草丛里采药,心不在焉的,想着事情。椿的出现让她心底不好的预感渐渐浮出水面,奈落诞生的时间似乎提前了很多,本来应该是桔梗将意图抢夺四魂之玉的椿击败后才出现的,但现在确实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出现。蝴蝶效应是出现了,但不是她所期望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鬼蜘蛛的目标变了,不再是觊觎桔梗,而是换成了她,虽说这好似逮到谁就谁的莫名暗恋让她有种古怪的感觉。第一次被人暗恋感觉真是奇怪,说不清是什么心情,有点兴奋,原来她还是蛮有魅力的,但对象却是个无恶不作的强盗,她甚至还可能因为这份莫名其妙的感情而死掉……真是无端被卷入漩涡的杯具!

四魂之玉一直都在招灾引祸,兴风作浪。奈落诞生,正好是妖怪突然频繁活动,发生多起攻击人类村庄事件期间,若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关联,她不会相信,太巧合了,而且就发生在枫之村附近。

这半个月一直风平浪静,竟然罕见的没有妖怪来偷袭,难道说它们知难而退了?那些智力低下野蛮残暴的低级妖怪可不像是这么有自知之明的家伙。不单是没有妖怪来袭击,村子附近似乎都看不见它们的活动了,好似突然销声匿迹起来,发生了什么令妖怪如此安静?

这样的异常只会叫人想到暴风雨前的平静。

右手掐着一株草药的茎,若有所思的望着枫之村的方向,眼底是遮掩不住的担忧,喃喃,“总觉得接下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四魂之玉在这个村子里呆了一段算长的时间,一直放在供奉的神社里,能接触到的只有我跟桔梗。已经感到腻……了?差不多该转移……”

该怎么办?

花晓葵皱紧眉头思索,告诉桔梗四魂之玉的真相?以桔梗的性格,就算知道四魂之玉是活的,比想象的还要麻烦危险,恐怕也不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掉,而是选择继续守护四魂之玉不受污染。如果知道四魂之玉里面巫女翠子跟妖怪还在战斗,持续不停的战斗,真圣母的无私奉献精神大开,决定帮助一直独自作战到今天的翠子的可能远远大于把四魂之玉处理掉的可能。

呜呜……

悲催的掩面,花晓葵哀叹,无论怎么想,桔梗都是会自己往死路上送啊!即使爱上了犬夜叉,她的性格也不会改变多少,顶多是过去冰清玉洁优雅高贵的巫女气质发生了一丝变化,因为恋爱的滋润而软化,显得近人情味,而不是善良但是将自己的心灵用淡漠武装起来,同一般人隔绝疏于俗世的悲天悯人。

性格这种东西很难改变,桔梗已经定型了,明白作为巫女的苦楚却依旧走下去,选择跟四魂之玉战斗,跟把烫手山芋丢给别人,前者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如果有个更厉害的巫女,劝说桔梗把四魂之玉送给那个人守护,嘴遁有成功的希望,但桔梗已经是名满天下数一数二的优秀巫女,正是因为如此,除妖师才会在那个时侯选择把四魂之玉交给桔梗守护。桔梗的责任心太强,告诉她四魂之玉的真相只会激发她的决心,跟四魂之玉死磕到底,这个秘密还是聪明的咽到肚里不让她知道的好,但是,不说的话……

眼见着桔梗跟犬夜叉渐入佳境,照这情形发展,桔梗萌发用四魂之玉的力量让犬夜叉变成人类的想法只怕也不远了。桔梗无疑是一个聪敏的女人,当然不会忽略掉半妖跟人类的隔阂,阻碍他们白头偕老的最大障碍,寿命。

用四魂之玉让犬夜叉变成人类,玉就会得到净化,甚至消失。作为一个活生生的思维体,四魂之玉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会坐视自己消失吗?

告诉桔梗……不行!

不告诉桔梗……还是不行!

老天,这个结到底该怎么解???

花晓葵苦恼,泄气的发现自己想不出好办法,作为压轴的办法不能随随便便用出来,因为那太冒险了,有去无回跟解决四魂之玉的可能性,最好的预想也是五五开,胜负无法预料。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我很想快刀斩乱麻,但问题是,那把刀在哪?!”花晓葵瞪视着地上的杂草咬牙,狠狠揪了一把,好似扯的是那把让她头痛不已的乱麻。“神呐,赐给我一个聪明无比的头脑!漂亮的解决掉四魂之玉那个丧门星带来的破问题,还有疑似被四魂之玉迷了心智整一个格格巫尽干傻事的笨蛋奈落!!”

“笨蛋……指我吗?”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低沉声音。

“吓!”花晓葵立即触电似地猛然转过身,眼前一片白色狒狒皮,离得超近,鼻尖都快碰到了,惊的差点跳起,左手捧胸前的药全都掉了,慌忙的退后几步。

奈落好整以暇的站在花晓葵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我说的话你都听见了?”还好大部分是意识流的在脑海里想没有说出来!

“只听见了刚才的话,我奈落在你眼中是一个笨蛋?竟然会被一个愚蠢的女人看轻……你真的是非常厌恶四魂之玉呢,丧门星这个比喻倒也算贴切。四魂之玉越是吸收怨恨的血液,光芒就会越污染,比起纯净,污浊的怨恨会更令它兴奋啊!”奈落低沉的声音富含磁性,不紧不慢的语气似乎透着某种讽刺,即使没有那个意思也容易令人误会。

“你又跑过来干什么?”花晓葵眉毛跳了跳,上次的事情她可还没有忘记,难得可以观赏樱花却被他搅局,心情破坏了个干净,桔梗若有所思的古怪神情,装傻充愣的不去提,明显是误会了,但她又不好主动说。

想起来就又怒又尴尬,脸皮薄的花晓葵不自觉脸颊飞上两抹红霞,大有恼羞成怒意味的瞪视奈落。

“想打四魂之玉的主意?”故作镇静,厉声道。

“哼,明明害怕的紧却硬是装出凶恶的样子虚张声势,想要用这副连底气都不足的架势吓唬我吗?”奈落不为所动,察颜观色的本事堪称敏锐,细微的变化都能找出进而仔细分析。

“……谁虚张声势啦!”花晓葵炸毛,怒指着奈落,“你突然冒出来就是要偷听我话还有嘲笑我这么无聊?!”

奈落隐藏在狒狒皮下透过两个圆洞露出来的眼睛紧紧盯住花晓葵,脸部大部分都被遮掩住,看不出他什么表情,一言不发的看着花晓葵,气氛都莫名诡异起来,空气凝滞似地充满窒息的压力。

花晓葵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奈落一直不说话的盯着她看,好有压迫力!

以为自己是大灰狼,肆意的欺负小红帽,结果转眼发现,鬼蜘蛛不是那么废,嘴贱的被揍只是因为他瘫痪了无法动弹,面对奈落比想象的还有压力……悲哀,她其实一直都是小羊羔,顶多因为园艺师之壶的能力而变成长角的山羊。

……呸,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士气!不怕不怕,奈落杀不了她,只要鬼蜘蛛还在梦境里作乱,奈落就无法无视他的牵制,嗯,不怕,奈落只能逞口舌之快……而已……

拼命做心理建设的花晓葵,终于觉得自己在奈落的坏人气势下找回一些自信。谁知,奈落这时候动了,超前迈步,瞎诌一样轻飘飘的说:“你旁边有条蛇。”

“胡说,别以为我会……”以为奈落是故意诓她,花晓葵不信道,但眼睛却还是下意识的瞥旁边,竟然真的有条花蛇潜伏在草丛里,吓得她几乎魂飞魄散,尖叫,“啊啊啊!蛇啊!”

神经猛然绷紧,反射似地一跳,被有准备的奈落伸手接个正着,被蛇吓得头发都要竖起的花晓葵也顾不上,飙泪的抬手搂紧奈落的脖颈,攀爬一样拼命的往上使劲,奈落从善如流的一个公主抱。

虽然见识过很多奇形怪状的妖怪,但花晓葵还是很怕这种黏腻的冷血动物。

“妖怪的危险性可比这种普通动物高多了,身为巫女却害怕这种无用的东西吗?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外强中干,这种能力也能守护的住四魂之玉?还不如赶紧放手,让四魂之玉沾染上它喜欢的污浊血液!”奈落低头,低沉磁性的声音透着某种别样的魅力,语气似天生表达不出善意一样不冷不热,令人十分不愉快的那种,怎么听都像是挖苦嘲弄不怀好意。“四魂之玉只有被污染了才是美丽的!”

“能不能守住不用你管!我能力弱了,觊觎四魂之玉的你不是应该高兴?“花晓葵火大了,凶巴巴的说。愤怒令她心底对蛇的恐惧减弱,少根筋的忘记了自己怎么会搂他的脖颈,“放我下来!!!”

“哦,你真的要让我放手?”奈落勾起唇角,一抹恶劣的弧度在唇边绽开,示意某只向下看。

那条“可爱美丽”的花蛇就在奈落脚下,如果立即放手花晓葵一定会一屁股坐到它身上,要么温柔点的放下,踩到它身上。

竟然离的这么近,怕蛇的花晓葵毛骨悚然,浑身汗毛竖起,没有注意到异常,为什么蛇没有游走而是乖乖的呆奈落脚下,还仰着头对她吐蛇信,仿佛在配合奈落一样。

奈落手松了松,恶劣的在花晓葵耳边道,吹着热气,“真的要我松手?”

花晓葵冒汗,顿时憋得内伤了,她一点也不想跟蛇亲密接触,但是难道要她对奈落说“无论如何都不要放手,抱紧我”这样的话?真说出来一头撞死算了,羞愤啊!

可怜的小红帽左右为难中,奈落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脸色变化。

欺负花晓葵很哈皮的奈落,简直就跟幼稚的小学生一样,喜欢她就欺负她……不过他诞生才几个月大而已,面对一个巨婴宝宝,不能要求太多,温柔体贴那还都是天边的浮云,能有小学生水平已经是进步神速了。

即便是日后狡诈如狐诡计多端的阴谋师奈落,现在也还是诞生之初,身体不稳定,心智没有经历足够的磨练及经验沉淀,还不成熟,天资再好也不可能一步登天,时间的洗礼必不可少。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生异象,白云迅速被乌云遮盖,铺天盖地的妖气真叫人心底一凉,无数的妖怪纠集成大军集体向枫之村飞去,气势汹汹的好似要毁掉那里一样。

“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妖怪?”花晓葵惊愕的瞪着天空,额际滑下一滴冷汗,眼中满是凝重。怀疑的目光立即投到奈落身上,但又觉得不对。如果是他驱使的,他是怎么做到远程控制的??

“你难道在怀疑我?在你心底有这么高的评价,真是令我惶恐!”奈落语带讥讽,不冷不热的嘲弄道,抬头看着天空飞过宛若百鬼夜行一般的众多妖怪,“最近这一带很不太平,妖怪里发生了大事,有其他地方的妖怪进攻,打算占领这里的。”

嘎?花晓葵万分错愕的睁大眼睛,其他地方的妖怪?

“那些妖怪恐怕是自发组织,想夺取可以增强妖力的四魂之玉,加强这一方的实力,也多一分活下去的筹码。妖怪世界的动荡也会影响到人类世界,妖怪会突然活跃起来。”

这个就是平静后的暴风雨?

“什么妖怪?来进攻的是什么妖怪?”花晓葵焦急的问。

“妖怪的事情你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人类的巫女难道还打算跟妖怪联合起来对付来犯的妖怪?”奈落惊诧,不明白花晓葵为什么这么关注。“据说是猫,猫怪。”

豹猫一族?!脑海里迅速浮现四个字。

低头看那条花蛇竟然还没有游走,咬牙的打算召唤出园艺师之壶把它挑开丢远。

“你想去村子里帮忙?就算现在立即赶过去也已经晚了,人类的速度太慢。”奈落单手扣住她的双手,不让召唤,没有那个奇怪的东西,她弱得不堪一击。

“放手!!”花晓葵愤怒的挣扎,奈落阻碍了她回村子救急,眼中不知不觉浮现出对他的排斥神色,要是奈落不在……

“杀不了妖怪,你能做什么?”奈落暗红色的眼睛冷冷注视花晓葵,敏感的发现她的眼中又浮出令他不愉快的东西,妖瞳滑过一抹戾色,气息猛的一凝,流露出妖怪的残虐,把花晓葵粗暴的按到草地上,一手扣住她的双手,一手粗暴的掐住她的脖子,奈落脸逼近,低沉的声音饱含危险,“不许露出这种神色!!”

没有被压到的花蛇好似如梦初醒,扭着身体逃命的慌忙游走。

面对奈落的喜怒不定,花晓葵又惧又怒,咬牙不服输的瞪着他。

激得奈落暗红的妖瞳中戾色更重,手上的力量也不知不觉加重,身体猛然一僵,鬼蜘蛛又在作怪!被狒狒皮遮着不清楚他什么表情,但眼底的阴沉浓重的似乎就要溢出,隐隐红光闪烁。触电似地甩开手,站起身回头复杂的瞥了一眼花晓葵,离开了。

“咳咳咳……”花晓葵拼命咳嗽,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掐痕。

心底疑惑,奈落怎么感觉那么奇怪?鬼蜘蛛的阻碍在意料之中,但是他干嘛莫名其妙的突然掐她??真是喜怒无常的诡异,明明方才还好好的!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30.3%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