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阴冷的风从悬崖底下往上吹,花晓葵不禁打了个哆嗦,仰头往上看目测距离。麻绳粗的绿色藤蔓深深的扎入悬崖壁,网一样缠绕着她的身体,险险的挂在悬崖上。脚下悬空,习惯了在梦境中飞翔,没有出现恐高的症状。

“真是千钧一发,若是悬崖低一点我就没时间反应直直掉下去了!!”花晓葵低头看下面,心有余悸。从被犬夜叉连累的乌龙事件中解脱,心底松了一口气,掉悬崖虽然惊险了点但总比被杀生丸追杀的好,至少悬崖不会惦记她。

犬夜叉想变成这件事把杀生丸气得不轻啊,而且还是在豹猫一族来复仇的时候爆出来,妖怪大概没有人类那么多条条框框,但对西国来说绝对称得上是一件丑闻,半妖想变成人类无异于狠狠扇了自视甚高的妖怪一巴掌。

藤蔓缠绕的很稳,丝毫不用担心会掉下去,花晓葵还是无意识的抬手抓紧藤蔓寻找支点。仰头目测自己所在位置跟悬崖边的距离,低头目测自己跟悬崖地的距离,爬回悬崖上近一点。

不期然遇见杀生丸,无缘无故被追杀一通,园艺师之壶的力量在刚才消耗了大半,强悍的纯正妖怪啊,跟以往遇见的完全不同,不敢托大。继续浇灌可以令它快速生长把她送上悬崖,但,那兄弟俩还在不在上面?

好不容易离开战斗中心,不用担心被杀生丸顺便一爪子毒死或一鞭子送上西天,再自己送上门就太蠢了!

花晓葵很苦恼,她无法确认他们是否还在上面战斗。人类的感知没那么敏锐,吊悬崖壁上连悬崖边都瞧不清楚的位置还能感觉到悬崖上的情况。

侧脸耳朵贴悬崖壁上,声音透过物体传播,电视上人物逃跑时就没少出现以这样的方法确认追兵来了没有,追兵多还是少,距离如何。

几乎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听取动静……什么都听不到!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已经离开了?

嗯……再等等。

从悬崖上掉下来再猛然被藤蔓缠绕住吊住,一掉一吊,转换间的冲击力拉痛了花晓葵,浑身都隐隐作痛,现在又不是好揉揉作痛的地方。脚下悬空吊着的感觉很不舒服,尽管被全身分摊了,但还是很难受,时间一长就酸痛起来,果然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的束缚。耐心的等啊等,为了小命着想还是谨慎的好,等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再上去,只是可惜了刚采的那些草药,又白白浪费了。

花晓葵转头望着远处的风景,思绪转动,神色不禁沉下来。

杀生丸出现,无疑宣告了犬夜叉变成人类的不可能性,仅是一个普通半妖阻力就不会那么强了,但犬夜叉是西国的二殿下,无论他自己是否承认,无论西国的妖怪是否瞧得起他,他是犬大将的儿子不会改变。

千丝万缕的复杂关联,犬夜叉与西国的,与犬大将的,与杀生丸,他的成长环境,他的思想,他的生活;桔梗与这个村子,与枫,与村民,她的成长,她的思想,她的生活,这些都可以是碰撞的因素。桔梗若是变成一个普通女人,无法再保护村子,村民还会那么尊敬她吗?应该会,桔梗的医术很高超。

幻想一下,优雅高贵的桔梗变成一个普通的农妇,犬夜叉成为人类后每天早出晚归的种田……恶,哆嗦,那是怎样雷人的一幕啊,光想象就觉得受不了!!

桔梗是一名厉害的巫女,她已经习惯了战斗,无论承不承认,犬夜叉也习惯了战斗,如果两人都失去了力量……花晓葵眸光暗下,她的脑海里猛然浮出惨遭妖怪灭门的除妖村。怨恨桔梗的妖怪,想要至桔梗于死地的妖怪很大可能会来复仇,还有与犬夜叉结过仇的妖怪恐怕也会闻声过来。四魂之玉是非常惹眼的东西,这个村庄因为它的关系容易被有心人注意,这个漩涡已经没有办法抽身!

保持现状很不错,但长久了就不行。

唉,跨越种族的爱恋哪有那么容易,浪漫个头啊,不是光荷尔蒙分泌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生活生存才是最切身最实际的问题啊!!

花晓葵越想越心烦,怎么想都是前途无亮!她跟枫的实力应付的了妖怪大批来复仇吗?

四魂之玉啊四魂之玉,没你,这场跨越种族的爱恋结局大概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有了你,本来就浑浊的水就搅得更加混乱了!想了这么多。真是让她对桔梗和犬夜叉的爱情越来越悲观……船到桥头直然直真是一句至理名言,她心底舒服多了,焦躁消退下来。

先将已经看见的最大隐患消除,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花晓葵下定决心进入四魂之玉的梦境,一团乱絮似地前景让她茫然,想做点什么令自己安心。暗想,能和平解决最好,不能的话只好对不起它了。

望着远处发呆,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肌肉发麻僵硬,动了动身体缓解一下。花晓葵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瞅瞅太阳靠近山边,估摸着差不多四五点,她上山采药大概是一点,杀生丸跟犬夜叉实力相差那么大,就算有心教训弟弟应该也差不多结束,而且他们不可能一直在悬崖上面战斗,地方那么大,犬夜叉知道不敌也是会闪躲的,杀生丸的鞭子也是可以抽飞他的,就算有杀生丸的毒爪不经意留下的残毒在悬崖上的林子里飘,现在应该也被空气稀释的差不多。

麻绳粗的藤蔓电梯似地缓缓上升,视野中渐渐出现一个白色身影,貌似是披狒狒皮的奈落那厮!

“你为什么在这里?!”花晓葵睁大眼睛不客气的问。奈落这厮什么时候这么文艺,站在悬崖上眺望远方抒发情怀吗?而且还正好是她掉下去的那个悬崖。

“哦?原来还没有死啊!”暗红色的眼睛意味不明,口气听上去颇为薄凉。

“靠,你才死了呢!我活的好好的,少诅咒我!”花晓葵下意识的反口怒道,话说出去后才发觉不对,什么叫做“原来还没有死”?奈落原本以为她死了?知道她掉悬崖下的只有犬夜叉和杀生丸,奈落在旁边看的可能性不大,高级妖怪的威慑不是说假的,聪明人都懂得审时度势。

“普通人类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无疑会摔死,桔梗那个女人虽然故作镇定,心里其实也没底,慌着呢。”奈落不紧不慢的说,脸被遮住大半只露出两只眼睛跟精致的下巴,看不清什么表情,语气声音始终是凉凉的,透着令人不愉快的淡淡嘲弄。

“桔梗以为我摔死了?!”花晓葵吓了一跳。

藤蔓将人送上悬崖边,保持一个姿势太久身体僵硬酸麻,体力也消耗的七七八八,实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弄开缠绕住自己的藤蔓,花晓葵的能力有限,控制度不够自由,无法使藤蔓松绑。缠绕的藤蔓有麻绳粗,催生出来时是想固定牢自己……真的是很牢固,任花晓葵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黑线。

弄了半天都没成效,肌肉又酸麻的难受,花晓葵抬头,发现某个据说暗恋她的家伙好整以暇的站旁边饶有兴趣的看,貌似在看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拿她娱乐自己呢!

(#‵′)凸

“奈落,你这个家伙是故意来看我笑话的吗?!”道歉什么,那都是天边的浮云!花晓葵决定把对奈落的那一点点歉意丢到爪哇国去。

“怎么会呢,我只是在想,知道你很蹩脚,亲眼看见后才知道到底有多蹩脚!一会儿强一会儿弱,你的力量果然只有在梦境中才能真正展现出。被自己的藤蔓缠绕的无法行动,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奈落暗红色的妖瞳透出笑意,少了几分戾气,几日不见,他混杂的妖气又发生了一点变化。

嫣红爬满花晓葵的脸,向西红柿靠拢中,想到奈落暗指的事,自然也就想到那个吻,虽然后来思考奈落应该是为了驱走桔梗,毕竟两个都被束缚的活动不便不好动弹,桔梗过来,奈落无法逃走,只要她扯开嗓子叫救命,桔梗一定会上来帮忙,用那种方法既堵住了她的嘴,又成功的让桔梗自动避开,一箭双雕。

脸颊烧得厉害,恼羞成怒的冲奈落大吼:“不用你管!”

瞅着脸红冒烟的某只,奈落暗红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愉悦,低沉的笑了几声,伸出手,“凭你的力气是挣脱不开的。”

犹豫的看着奈落伸出的手,考虑,考虑,再考虑,惴惴不安的不知道要不要伸手搭上去。

“帮我把藤蔓弄掉,用不着扶你手?”

“的确是不用,但是,你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了?束缚解除后只怕站都站不稳,而且这里是悬崖边,万一掉下去了你还有力气第二次自救?”奈落慢悠悠道,貌似考虑的很周全。

“……”花晓葵抬手,迟疑的看着奈落的手心。虽然她不知道他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想继续呆在这里吹风?”奈落做缩手状。

某只立即急了,她一点都不想继续呆这里!不假思索的伸手抓住奈落欲缩回的手,手上传来的触感让她心底一阵不自在,话说,这是她第一次拉男孩子的手……

奈落没有说多余的话,伸手将藤蔓扯掉,花晓葵本意是吊住自己不掉下悬崖,这些藤蔓上没有附有禁锢之力。

花晓葵果然如奈落所说的一样,脚刚踩到地上就一阵无力,腿软的差点跌倒,被奈落扶着才没有栽到地上。被缠绕过的地方隐隐作痛,花晓葵撩起袖子一看,手臂上有一道道的红痕。

“……你在干什么,突然撩袖子露出皮肤?”

“我想看看手臂上是不是青了,不撩起袖子怎么看?我又没有透视眼!”花晓葵理所当然的说,被奈落的话说的莫名其妙,撩袖子怎么啦?

直视花晓葵的眼睛,里面只有一片莫名其妙,仿佛他刚才的介怀才是多余的,最后道,“……没什么。”

这一个小插曲,花晓葵不在意的抛到脑后,在现代,无袖的都穿过,撩袖子在她眼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的小事。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36.36%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