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因为自己催生出的救命藤蔓,乌龙的绑出自己一身红痕,隐隐作痛,僵麻太久走路腿都在打颤,但好歹是坚持到了村子外边,她才不会指望奈落那厮充当人形拐杖。

“真是一点都不肯服输,宁愿自己辛苦的走回来也不要人扶。巫女似乎都是这么倔强,尤其是在妖怪面前更不肯露出弱态,你虽然跟一般的巫女不太一样,但这一点却没有差别。桔梗那个女人为了保护四魂之玉显示出强势,坚毅果断,现在似乎因为犬夜叉的关系,变得愚蠢软弱了!”奈落的口吻无比嘲弄,含着令人不悦的尖锐刻薄。

“你又没有见过桔梗没遇见犬夜叉以前是怎么样的!”花晓葵唰的回身不高兴的说,坚决维护桔梗。

“我是妖怪的结合体,你已经知道了,不止是力量,我还拥有它们的记忆,这份庞大的记忆让我梳理起来很是手忙脚乱了一阵,几乎要迷失其中忘记自己到底是谁。其中就有关于桔梗以前的印象,对妖怪毫不留情,聪敏灵慧,实力强大,非常难对付的人类巫女,但是现在……看着她憔悴黯然神伤的摸样真是让我心底一阵快意,爱上犬夜叉是她最大的错,最大的劫难!”奈落侧头,立在山脚,目光看向一座靠近御神木的神社,那是为了供奉四魂之玉专门建筑的。

……其实,花晓葵心底也是有一点这么觉得的,桔梗爱上路人甲乙丙丁任何一个事情都会简单很多,但路人普通的没有一点特色,无法引起桔梗的注意啊,而且配不上她。

顺着奈落的目光,花晓葵自然也看见了那座神社,立即炸毛,怀疑他对四魂之玉有不良企图。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四魂之玉污染了才是美丽的,但我没兴趣牺牲自己变成污染它的祭品。”感受落到自己身上的怀疑目光,奈落侧回头,暗红色的眼睛盯着花晓葵,眼底隐藏着几分笑意,“多亏你可爱的小习惯,才让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否则,也会像被灯火吸引的飞蛾一样扑过去,自以为一切掌控在手中,其实也是一枚棋子。触及虚幻的温暖,最后的结果只会是被烧得灰飞烟灭,没有谁会喜欢被摆布,被拼命利用。”四魂之玉也一样,吸收了无数怨恨之血的四魂之玉,本质比他这个邪气结合体还要污秽,有共同点,就更容易推测揣摩出某种东西。

可爱的小习惯?她有什么习惯?花晓葵茫然的眨眼,奈落似笑非笑的目光让她有种恼羞的情绪,虽然不清楚指的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是夸奖!

“咳,虽然你……呃……”改邪归正?人家奈落貌似压根还没做过残害生灵的坏事啊,改什么邪呀!花晓葵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话表示对奈落有此认识的赞赏,遂,忽略掉。

“你打算怎么做?比起陷入相恋甜蜜而变得迟钝愚蠢的桔梗,你注意到更多,不止是眼前的威胁,还有潜在的巨大威胁。豹猫一族的来犯让妖怪们惶惶不安,骚动不已,为了增强实力在这场战争中得以自保,妖怪们一定会想到可以增强妖力的四魂之玉,上次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犬夜叉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西国的耻辱,他身后的威慑会在谣传中渐渐失去,一个被鄙夷轻贱的半妖,最弱的低级妖怪也可以高傲的骂一声。”

“……哼,不用你管!我已经想好对策了!”花晓葵迟疑的停顿一下才发出轻哼,撇开头不看奈落。

“你要留在这里。”奈落肯定的语气,随意变得嘲弄薄凉,饱含一种“原来你这么高尚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的感觉,“这是人类愚蠢的感情作的祟?巫女当久了,你也被传染,带上一层虚假的面具了吗?直视自己心底的**才是真实的,想活下去才是最根本的愿望!什么道德,什么良知,在人类求生的**前都是纸一样薄!自私才是人类的天性,代代相传隐藏在血脉中的劣根!所谓的牺牲奉献,只是头脑发热发出的愚蠢决定!!”

话说,这一番无限鄙夷的话,听的花晓葵也觉得不对味起来了,首次正视奈落or鬼蜘蛛暗恋她的问题。眼神无限诡异的上下打量奈落,奈何这厮对狒狒皮情有独钟,除了眼睛跟下巴露出来,手脚都遮掩住了,什么表情看不出来!非常认真的研究奈落暗红色的眼睛,企图找出什么,但她实在眼拙,看了好半晌啥都没有看出来。

“奈落,你把狒狒皮脱了怎么样?”狒狒皮太碍眼了,她老是看不出奈落什么神情。

“要不要我顺便把狒狒皮下的衣服都脱了,让你看个够?我对你巫女服下也很感兴趣,我们可以顺便深入研究一下!”奈落发出一声叫花晓葵鸡皮疙瘩直冒的低沉笑声,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含着某种看不懂的东西,浑身不自在,奈落语出惊人。

我靠(‵o′)凸

花晓葵一听就想一拳亲上奈落的下巴,如此明显的暗示要是听不懂她就真的白目了!!难道说鬼蜘蛛那丫的已经被消灭掉,被奈落吸收,满脑子的黄色废料开始发挥影响奈落?

强忍住揍人的冲动,近战只会自己吃亏,花晓葵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奈落,你要是欲求不满就跟鬼蜘蛛那丫的搅基去好了!!我相信他的性别取向正常,只要一次就能彻底打垮他,当然鬼蜘蛛攻了你也一样!!!”

重重的踩着步子怒气冲冲回村子,单纯的家伙完全忘记了自己满身藤蔓勒出的红痕隐隐作痛,也忘记了身体僵麻走路都不太稳,竟然奇迹般的没有被绊倒有些摇晃的走下山脚回到村子里。

回到木屋里后才发觉自己浑身难受,倒在木质地板上挺尸。

花晓葵平安回来让心底暗暗焦急的桔梗松了一口气,然而忧愁的神色并没有就此消失,眉宇间始终缠绕着一缕愁丝,美人蹙眉当真是一副美丽的画面,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趴着挺尸的花晓葵瞅着桔梗,也许是心理作用,觉得神色的确有几分憔悴,动人的黑眸光芒黯淡,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强作笑颜也无法遮掩这个变化。

跟枫对视了一下,用眼神询问。

枫眨眼,领会过来,压低声音在花晓葵耳边做说悄悄话状,“桔梗姐姐一定是担心犬夜叉,葵姐姐不知道,犬夜叉匆匆忙忙跑来告诉桔梗姐姐你出事的时候,狼狈的好像刚被人揍过,好多地方都流血了,红色的衣服湿了好几片!”

“受伤有多严重?”花晓葵也压低声音在枫耳边说悄悄话。

“嗯……脸上好像被什么抓过一样,手腕上红了好几处,好像被剧毒融去了表面皮肤一样,看着可吓人了,腰上好像被什么打穿过,血流了很多……”枫瑟缩了一下,犬夜叉凄惨的样子吓坏她了。

……貌似真的被教训的很惨,杀生丸一定气坏了,犬夜叉还能跑来告诉桔梗,应该是手下留情了,没有伤及他的性命。

“葵,你说……我是不是……”桔梗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吓了正在说悄悄话的两人一跳,她显得很沮丧。

花晓葵扯扯嘴角,小心翼翼的觑视观察桔梗的神色,“桔梗,犬夜叉他……”

“我因为自己的私心,想让犬夜叉变成人类跟我一直在一起,却忘记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半妖虽然倍受歧视,但因为我的原因令犬夜叉跟那边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为了这件事特意跑来教训犬夜叉,再不承认,他心底深处其实也是关心他的?我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成为巫女的我已经走上修罗之路,跟妖怪战斗保护人类是我的使命,哪里还会在意什么死于非命。我可以不在意椿的诅咒,却不能……”桔梗的笑容充满苦涩,眼神望着虚空似乎穿过它看见了什么。“灵力降低的我无法像以前那样保护好村子,竟然连那么多的妖怪靠近都没能发现,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愚蠢,只顾着幻想,自以为是……我,我…我……”

沮丧挫败是桔梗现在的感受,情绪非常低落,枫的受伤刺激了她想要跟爱人归隐的心,从此不再战斗,不再受到战斗的伤害,却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爱上男人就会死于非命,这是她被诅咒了的命运,她最终将会失去所有吗?

“桔梗,这是人之常情,想跟心爱的人白头偕老,天下所有的有情人都会这么想。跨越种族的爱恋本来就阻碍重重,克服它们需要一个坚定相信的心,永不动摇的信念,也许会失败,但若因此而失望沮丧,失去所有的信心,那就连成功的希望也一并错过了。犬夜叉那么单纯,认定了的事情就很难改变,桔梗,你也要更加坚强才行啊!”虽然对两人的前景不太看好,但这种时候总不能挑拨离间落井下石?只能尽量令桔梗打起精神来。

桔梗低着头,看着燃烧的火堆发呆,橘红色的火焰摇曳跳跃,木屋里的气氛一下安静下来,木柴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火光随着火焰跳跃而闪动,影子一动一动。

气氛沉静的诡异,枫也不敢发出声音来,静静的坐着,担心的看着桔梗。

过了半晌,桔梗好似才回神,发现花晓葵和枫都用担心的眼神看着她,扯出一抹僵硬的牵强的笑,“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不知不觉就说了出来,让你们苦恼了,真是抱歉!”

“没,”摇头,花晓葵担心的说,“桔梗,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知道你为什么想让犬夜叉变成人类,但不是还有时间嘛,也许,还能找出其他解决办法……”这话说得她底气有些不足,可行的办法她已经做过设想。

“……也是呢……葵的话,可以理解的?”桔梗愣怔的看着花晓葵,露出一抹苦笑,“抱歉,我只想着自己的事情,忘记了你其实也会……也会烦恼同样的事情。”

“???”花晓葵一头雾水,不知道桔梗说的什么,她又没有寿命比自己长很多的恋人,目前依旧是个单身贵族,需要烦恼谁啊?思路回转,蓦然想到一个可能,在樱花林,奈落那个无耻的家伙,咳咳……强吻她那一幕特意做给桔梗看,不会是被误会了什么??

“葵,你……”桔梗欲言又止。

“那个桔梗,我现在浑身难受,能帮我按摩一下不?不揉揉促进血液循环缓解身体残留的僵麻,晚上恐怕会失眠,难受的睡不着觉。”花晓葵转移话题,那是误会,但解释起来麻烦,就让它浮云了!

“葵姐姐怎么会把自己弄的这样?”枫指指花晓葵宽大袖口露出的手臂,有两条红痕。

“唔……被自己催生出藤蔓勒的,我怕杀生丸跟犬夜叉还没走,就在悬崖壁上多吊了些时间,我可不想爬上去后被一鞭子抽死,或两人已经离开,我却死于残留的妖毒。”

桔梗揉了一下花晓葵的背,花晓葵立即飙泪,又酸又痛,泪目……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37.88%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