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四魂之玉的存在将事情带入越来越糟糕的境地,花晓葵已经下定决心,进入玉的心灵深处,毁掉心灵之树让它回归诞生之初的状态。她无法再说服自己等待那不知何时才会出现的转机,等待不知何时才能想到的可以两全其美的办法。与其将希望寄托在遥远虚幻的期盼上,不如自己放手赌一把,去抓住那一线转机。

夜晚充满了邪恶的力量,无形中会加强四魂之玉里的邪恶能量,太阳升到天空正中是邪恶能量被削至最弱的时候,正午是最好的时机。

进入神社供奉四魂之玉的房间,花晓葵面无表情的站在四魂之玉前面看着它,眼底满是凝重,里面夹杂一分虚弱的踌躇。四魂之玉不比人类,这是她第一次进入非人类的梦境,会遇到什么完全不清楚,如果迷失在梦境中,可能永远也回不来。意识被困在梦境中碾转漂流,无法回到自己的身体,她的生命也算就此走到尽头。

召唤出园艺师之壶,精美如艺术品的喷壶流露出某种华丽的气息,手柄紧紧抓在手中,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给自己打气做心理建设。

在此斩断四魂之玉的因果,至少可以除去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将使情况往糟糕上发展的诱因消灭掉。跟四魂之玉扯上关系的人都会变得不幸,是因为它在渴望鲜血,渴望怨恨之血,壮大自己啊!

不能再犹豫了,趁情况还没有进入绝境,还有转机!

花晓葵眼底最后的踌躇消失,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被净化的四魂之玉散发着美丽的光彩,纯洁干净的光芒没有任何污染,只有花晓葵才知道它包裹着怎样的污浊,吸收怨恨的血液诞生的扭曲意识。

四魂之玉的梦境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甚至没有天和地,脚下悬空,好似在宇宙里漂浮,踩不到实地。漆黑的环境给人以无限压力,人类是向光的生物,在光亮的地方才会感到安心,黑暗会诱发出心底的恐惧,没有光线,没有声音的黑暗死寂之地更加让人恐惧压抑。

花晓葵确定自己在一直向前飞,但周围黑漆漆的没有任何变化,好似她站在原地没有动过。

这个空虚死寂的梦境代表了四魂之玉的心灵,它的心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向往,没有憧憬,没有痛苦,没有希望,没有绝望,空荡荡的一片,什么都没有。

心灵之树在什么位置无从寻找,这死寂的地方花晓葵只能感觉到她自己。

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完全可以脱离梦境,下次再进来,但花晓葵却鬼使神差的选择了在一片压抑中继续前进,好似入了魔障,被迷惑住干扰了思考。

不知道过了多久,花晓葵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瞎了看不见任何东西,已经聋了听不见任何声音,一片漆黑的视野里蓦地出现一点色彩,只有细微的一点点,但迅速叫已经对黑暗疲惫的她捕捉到了,然后便移不开眼,下意识朝那边飞去。

微小的颜色点渐渐放大,能够看出里面有许多不同的颜色交织,大多暗沉,但也足以让对黑暗视觉疲惫的花晓葵激动不已。随着靠近,颜色团里甚至能看见鲜艳的红色,如同活的一般移动。

□扰的迟钝的大脑不经意拐个弯,蓦地清醒过来,花晓葵停下飞行,手上抓紧园艺师之壶,眼底浮出满满的警惕,直觉那堆颜色有怪。

也许进入梦境开始,她就落入了某个陷阱,黑暗的环境让人恐慌,无意识的寻找光亮,然后便着了魔一样拼命往前飞,她为什么会直觉前面会有光?忍受不了梦境无声黑暗的折磨,可以先出去,这样有利于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是什么干扰了她吗?引诱她向黑暗里可疑的唯一颜色团靠近,有什么目的?

“哦……终于发现了吗?”虚空的黑暗中传来一个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声音,四面八方透过来,无法找出源头。

“四魂之玉?”

“这个名字,是无聊的人们给我取的,你继续使用它也无所谓,对我来说名字没有任何意义。”声音依旧是四面八方传来,完全无法判断源头,怪异的中性声音语气平淡的不含一丝感情,仅是说话而已。

“终于发现是什么意思?”警惕的转动眼珠四下探查,什么都没有发现,附近没有任何意识体,她好似在跟一团空气说话。

“哼哼……你不想看看吗,黑暗里唯一色彩的真相是什么。人类在黑暗里总会下意识的寻找光亮,一旦看见就会想靠近,正如你刚才的举动,没有声音,没有光亮,让你感觉到非常压抑?”

“你特意将我引诱到这里,不会是无聊的仅是想让我看看那是什么?四魂之玉,你的愿望是什么?”

“愿望?我的愿望……”

环境猛然发生变化,一片漆黑的周围变成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熟悉的人。

和蔼的邻居奶奶冲她微笑的打招呼,“晓葵,放学回来啦!”

“……嗯,我回来了……”下意识张口回答,愣愣傻傻的站着,熟悉的环境让她有股落泪的冲动,脑海里一片空白,不知做什么反应,身体先一步给出行动。迈开脚步朝家里走去,每一步似乎都花了好大的力气跟决心,身体都在隐隐颤抖的激动,真的回来反而不知该做何反应好。

幻觉……

转动门锁,真实的触感通过皮肤传达到大脑,冰凉坚硬,开门,熟悉的摆设,熟悉的气息,一切都跟她离开时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她喝完忘记丢到垃圾桶里的果汁瓶也放在原地没有移动过。

幻觉……

仰躺的倒到软绵绵的床上,睡了那么久的地板,这软软有弹性床简直让她泪流满面,望着挂天花板上的自制手工风铃,发呆。房间里洋溢淡淡的柠檬香味,清爽提神,风从窗户外缓缓吹进,风铃摇曳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宛若一首浑然天成曲子,蕴含着大自然的声音。

幻觉……再怎么真实,那都是幻觉而已!

前一秒还在梦境里跟四魂之玉对峙,下一秒便出现在家中,她的能力就是游走于梦境,在梦境里什么都可能发生,她早就知道这一点。梦境与真实,在她的眼里有一道清晰的分界线,再怎么真实,那都是梦境的虚幻在作祟!!

耳边听见细小钥匙开门的动静,花晓葵从从床上坐起来,眼睛看着门,神情复杂,几经转变终于坚定,起身开门走出房间。

“晓葵,你回来了。知道你今天回来,我特意买了你喜欢吃的菜,晚饭还要一会儿才好,你去看会儿电视!”妈妈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专心洗菜。

“妈妈……”从背后抱住妈妈,鼻酸的轻声喃喃。

“多大了还撒娇,不帮忙洗菜就一边去!”妈妈不以为意的屈起手肘推推花晓葵。

“我好想你啊,妈妈!”

“跟个小孩子似得,矫情,快去看电视,站这碍事!”妈妈挥手驱赶。

爸爸还没有回来,花晓葵站在厨房不肯走,凝视这妈妈,毫无预兆的掉下眼泪,一发不可收拾起来,越掉越多。

“这是怎么了?你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妈妈放下手中的东西紧张担心的问,想伸手擦擦花晓葵的眼泪,但看看自己湿湿的手还是作罢。

“……妈妈,能再见你一面我真的好高兴,虽然只是幻觉而已!!”花晓葵吸吸鼻子颤音说道,爸爸还没有回来,虽然也想见一次爸爸,但她很害怕自己会沉迷在幻觉中无法自拔。

坚定没有迟疑,在她说出那一句话后,眼前的场景扭曲消失,妈妈熟悉的脸担心关爱的眼神跟着一起消失,眼眶涌出热泪,断线的珠子一样滚落。

“为什么要戳破?没有一点犹豫迟疑,坚定的毫不后悔。这不是你的愿望吗?有妈妈,有爸爸,生活安定祥和,没有妖怪也没有危险,只要你不戳破,就可以一直这么下去,什么烦恼都没有,你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生活永远生存下去。”

“再真实,那也是虚幻的梦境,我再清楚不过。窥视我的心灵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可是梦境园艺师,守护住自己心灵的重要性比谁都清楚。不将心灵放开你就无法窥视到更多的东西,就不能继续添加东西制造出更真实,能以假乱真的幻觉。”花晓葵拭去眼角的泪珠,睫毛还是湿润的,整理一下情绪,“你想做什么我已经明白,想将我永远的留在这里?!”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个而已。”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一顿,没有任何示意指明“那个”是什么,黑暗中只有眼前那一团涌动的五颜六色而已,不用多说就能明白。

那个是什么?

“你也会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你进入我梦境的那一刻就决定了的事情。”

“谁说的!”花晓葵不服气的反驳,眼睛却黏在前面的颜色团上,舍不得移开。周围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人会下意识的将注意力放到眼睛能看见的东西上,明知道不好也移不开眼,这是本能。

“这里只有那个而已,是你唯一的选择,你的本能会促使你做出这个选择,人类是向光的生物,在有光的地方才会安心,能够看见周围的东西才会安心,那里是唯一能令你安心的地方。”非男非女的怪异声音不紧不慢不愠不火的说道,肯定的好似是真理。

只有那个?不可能,心灵中心还应该有一棵心灵之树才对,那个奇怪的颜色团难道就是心灵之树?这个漆黑一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眼前涌动的颜色团无疑是最惹眼的,但直觉不能靠近。

花晓葵晃晃脑袋,越看越有种靠近的冲动,想要看见更多的颜色,不想在被黑暗包围,想要听见声音,不想再呆在这个死寂压抑的地方。

心底涌上的蠢蠢欲动让花晓葵暗道不妙,已经探索到一些情况,先离开再好好想想,继续逗留在这里很不妙,四魂之玉的声音仿佛有着某种蛊惑的能力一样,越来越想靠近那里了!!

打算开启通道离开,花晓葵骇然发现进入无法开启,梦境世界似乎有一股奇异神秘的力量压制着她,从未有过这种情况,心底波涛汹涌难以言喻。

“你将永远留在这个地方,你将成为那里其中的一份子!永无止尽的战斗,永远不会死去,你的生命将跟我紧紧联系到一起,你将变成我的一部分,成为新的一个核心!!”趁花晓葵心乱了露出破绽的一刻,四魂之玉趁虚而入,含着某种蛊惑魔力的声音催眠一样一遍遍诉说,平板缺乏感情的话语宛若魔咒,附骨之蛆如影随形。

“闭嘴!”花晓葵暴躁的捂住耳朵吼道。

“你永远也无法出去,这是你的命运,你将永远困在这个暗黑的世界,什么都没有,能感觉到的只有前面的那个,那是你最终的归宿!你的使命就是作为祭品,成为新的核心,壮大我的力量!!”

“闭嘴!!”即使捂住耳朵声音也清晰的在脑海里回荡,魔咒一样充满蛊惑。

“前进,你的内心是那么告诉你的不是吗?你的本能是那么告诉你的不是吗?惧怕黑暗的本能告诉你,不要再继续逗留在黑暗中,你想接触光,想要呆在眼睛能够看见周围的环境。你的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你的左边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你的右边什么都没有,只有黑暗,只有你的前面才有你所渴望的东西!你还在犹豫什么,还在抗拒什么?”

眼睛盯紧前面,意志力渐渐薄弱,花晓葵害怕黑暗,她害怕自己一人呆在黑漆漆的地方,一人在黑暗无声的环境里,好似没有尽头的飞行寻找已经几乎磨光她所有的勇气。

周围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四魂之玉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过来,无法确认位置。敌人在什么地方,她想要脱离困境该攻击什么地方?除了前面那一团诡异的颜色团,她找不出其他目标。

心灵之树……

心灵之树…………

眼神恍惚,抱着最后的期望,花晓葵向前面飞去。涌动的颜色团真相渐渐清晰,赫然是一大群妖怪,颜色斑斓各异,跟一个手上持剑的女人战斗,即使被砍成碎块,妖怪们也很快就会恢复复活。发现新的目标,一部分妖怪转而攻击她,气势汹汹的一群涌过来。

花晓葵看清真相的同时,现实中盘坐在四魂之玉前的身体,失去力量的支撑猛然倒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一动不动,停止了呼吸。

四魂之玉迷惑住了花晓葵,让她走入误区,只要远离妖怪聚集的地方直到最初看不见的状态为止,离开梦境的通道就能打开,那时四魂之玉也无法阻止,但是,她在黑暗中逗留的勇气也几乎被磨光,长时间在没有光线没有声音的地方逗留是残忍的折磨,即使能够意识到,想要鼓起足够的勇气也需要时间酝酿,四魂之玉没有给她任何机会,趁虚而入,用言语将她逼入绝境。

抱着最后的希望靠近妖怪群,进入黑暗中唯一的光亮中,却切断了回到现实的可能。

花晓葵走进了四魂之玉一开始就设下的陷阱。

神社的门被推开,桔梗走进来,看见花晓葵无力倒在地上的身体心中赫然一惊,连忙过去扶起她,浑身气息微弱的可怜,让桔梗有非常不好的预感,身体还是温热的,但是,一探鼻息,呼吸已经停止了。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39.3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