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花晓葵没有了呼吸,心脏也停止跳动,毫无疑问的被判定已经死亡。

身体放在搭好的木柴上,桔梗手举一根火把,燃烧的火焰在风的作用下偏向一边,目光凝滞的注视前方,眼底充斥悲伤难过。前几天还好好的一个人,浑身酸痛的让她帮忙按摩,痛的龇牙咧嘴哀怨的叫唤,现在却突然停止了呼吸,快的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快的好像一个突来的噩梦,叫人猝不及防。

见过太多生离死别,消灭过太多妖怪,亲近的人突然毫无预兆的死亡,这是第一次,感觉完全不一样,心里被硬生生挖掉一个角落一样的剧痛。

“葵……”举着火把迟迟不肯点燃木柴,桔梗清澈动人的黑眸盈满浓烈的悲伤离愁,浑身流露沉闷悲楚的气息,压抑的好似一潭死水,没有流泪却让人更加心酸。

桔梗是聪敏睿智的,只有牵扯到犬夜叉才会让她稍微昏头。

葵为什么会死在供奉四魂之玉的神社里?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没有被攻击过的迹象,神社里也整洁一片没有异样的气息,她设下的结界没有被陌生人触动过,进入神社房间的只有葵一个人,那么,是谁杀死了葵?

桔梗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只有最后的现场而已,简直就像一个噩梦……梦?桔梗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重点,一道灵光飞快闪过,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证明它的存在,调皮的玩着捉迷藏不肯轻易露出。

“葵姐姐……”枫眼眶红红的,哽咽抽泣,吸吸鼻子,抬头望着桔梗木然的脸盈满悲楚哀痛的眼睛。“桔梗姐姐,葵姐姐为什么会突然死了?明明……还好好的……”

“……枫,是我太没用了,连葵怎么死的都查不出来……”桔梗的声音很轻,自责的情绪比没能保护枫让她被炸开的箭头划伤脸还有浓烈涌动,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为什么会是神社里?有妖怪来偷袭葵姐姐吗?”枫近乎自言自语,擦去眼泪。

村民们站在两人身后,淳朴单纯的人们没有想太多,他们只知道,除妖师托付了什么东西给桔梗大人,然后就经常有妖怪来袭击,企图夺取那个东西,虽然都被桔梗大人还有葵大人消灭掉了,现在,像土地神一样可以保护他们庄稼有个好收成的葵大人死了,就在供奉那个东西的神社里。

村民不禁惶惶不安起来,除妖师到底托付了什么东西给桔梗大人?不但吸引妖怪,还害死了葵大人,会不会桔梗大人也会像葵大人那样因为那个东西死掉?

淳朴却也愚蠢,下意识的排斥有威胁的事物,对四魂之玉的恐惧已经埋下不安定的种子。

桔梗向前走几步,火把燃烧的火焰被风吹斜,花晓葵闭紧眼躺在堆好的木柴上,好似只是睡着了。火焰就要接触到木柴点燃它的时候,林子里蓦地出现一双妖异戾气的眼睛,泛着叫人恐惧的红光。

披着白色狒狒皮的奈落猛然从林子里跳出,目标直接确定,轻松跃到木柴上一把捞走花晓葵,然后毫不拖泥带水的在众人眼睛注视下几个跳跃进入林子,身影很快消失。

“葵姐姐!!”枫焦急的冲奈落离开的方向大叫。

村民们也是一阵惊慌,不知所措。

“桔梗姐姐,葵姐姐被带走了!”

“我知道。枫,随他去,葵会更希望呆在他身边,最悲伤痛苦的人是他。”桔梗目视奈落离开的方向轻声说道,那一身白色的狒狒皮很好认,只是……

奈落离开前回头看了桔梗一眼,冰冷刺骨的渗人,让她有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唉?”枫迷惑不解。

“我如果死了,犬夜叉也会非常伤心?”桔梗这句话是解释给枫听,也是提醒自己身为巫女走上的修罗之路。明知道自己是怎样的立场,却还期待着幸福,希望能够像一个普通女人那样生活……桔梗唇角牵扯出一抹苦涩的弧度,她还是太天真了,椿的诅咒也许很快就会成真,为了保护四魂之玉死于非命。

桔梗姐姐不要说这样的话!桔梗姐姐才不会死,会一直一直活着,跟我,跟犬夜叉一起,一直一直!!“枫如惊弓之鸟,立即紧张万分的拉住桔梗的手拼命说道,焦急惶恐。

桔梗眼底划过歉意,弯腰,“对不起,吓到你了枫。只是打个比喻而已,不要害怕。”

“真的?”枫紧张的睁大眼睛。

“真的。”桔梗点头。

奈落抱着花晓葵的身体在林子里快速跳跃穿梭,远远离开枫之村才停下来。掀开狒狒皮帽子露出一张俊秀阴柔透着股忧郁气质的脸孔,暗红色的眼睛不受控制的泛着猩红妖异的光芒。

“葵……”奈落温柔的抱着花晓葵,脸靠近轻声呢喃,神采飞扬的眸子现在紧闭,没有一丝气息,抬手温柔的拂顺乱掉的刘海,只感觉到指下白皙光滑的皮肤冰凉一片。不敢相信事情竟然就这样发生了,抱着一丝渺茫的期望,低沉的声音轻柔呢喃,“你真的死了吗,葵?”

花晓葵紧闭着眼睛,呼吸已经停止,心脏也停止跳动,意识不在这个躯体里,她什么都没有听见,更无法给出回答。无力的躺在奈落怀里,柔若无骨,因为惯性使然脑袋无力的偏向一边,头发柔软垂落。

奈落没有再说话,温柔的抱着花晓葵坐着,这个位置视野很广,还能利用角度很好的隐藏起自己不被发现,阴柔文雅的脸没有一丝表情,只有暗红色的妖瞳泛着猩红妖异的红芒,充满无限嗜血暴虐,蠢蠢欲动。微风拂动他微卷的柔软长发,水藻一样柔柔的飘动,几缕跑到前面落到花晓葵的脸上。

天空被白云遮掩住,风的作用下,堆积的白云缓缓移动,渐渐露出一小片湛蓝的天空,纯净的湛蓝色一点点露出,金色的阳光也从白云的缺口照射下来,有幸最先照耀到的植物开始光合作用。渐渐的,布满天空的白云被风一点点吹走,露出整个湛蓝的天空,阳光照射大地,光和热源源不断的挥洒到地面上。

金色的阳光照耀到花晓葵身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皮肤表面隐隐泛起一层光膜,淡淡的若隐若现,冰凉的身体竟然渐渐回温,好似又注入了新的生机跟活力,使假死的身体恢复过来。

奈落很快察觉到这种变化,惊喜诧然的睁大眼睛,猩红的光芒从眼里消退,抚摸皮肤,已经不再冰凉,也恢复些许血色。聪明敏锐的意识到是阳光的缘故,当机立断扯下花晓葵白色的上衣,她自制的胸衣贴身穿着,没有完全春光外泄。

直接照到更多的阳光,这种奇异神秘的变化更加明显,皮肤下好似有什么在流动,流光暗动,衬得皮肤晶莹剔透泛着水润的晶质感。奈落的注意力完全放在这个变化上,那还有功夫注意露出的诱人春光,即使手臂正环抱花晓葵半裸的身体,心中也没有任何杂念。

“光……阳光……”奈落皱眉喃喃,阳光让葵失去生气的身体重新活跃起来,这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如果奈落今天没有把花晓葵的身体抢走,阴错阳差让她照到阳光,充足的光照给身体注入新的活力,花晓葵就真的死了!谁家死了人会让尸体露天晒太阳的啊?而且不能是一小会儿,时间必须充足,奈落无意间的行为歪打正着啊!

皮肤下流动的光华颜色渐变,浮露出浅淡的绿色,游走全身的过程中颜色渐深,形成水晶一样剔透纯粹的深绿色,流惯循环全身一遍后隐入皮肤消失不见。

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在奈落的注视中缓缓睁开,可惜,眼神涣散目光呆滞无神,好似失了魂。眼中倒映出奈落俊秀阴柔的脸孔,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呆呆的,傻傻的,仿佛只是一具没有灵魂但活着的空壳。

“葵?”奈落轻声唤道。

没有反应,连眼珠都不曾转动,只是会呼吸的空壳,对外界没有任何反应。

醒过来也是一副呆滞无神的样子,奈落皱紧眉头思考原因,蓦地灵光一闪,“你进入了梦境?”

“梦境”两个像触动了什么机关,让她有反应了,眼珠微动,涣散呆滞的眼神稍微有点神采,嘴唇蠕动想说什么却连张嘴都忘记了一样,音节含在口中怎么也吐不出,无意义的沉闷呜咽。

“葵,别急,你想要说什么,慢慢来。”奈落安抚道,脑子转的飞快,葵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遗失了重要的存在,连说话都忘记该怎么说一样,那么,她是想说什么?梦境里恐怕发生了什么非常不好的事情,现在残存的只怕是她最后的意识。

梦境,危险的梦境,谁的梦境需要她去冒险?

难道说……暗红色的眸光一暗,瞬间阴沉下来,牙缝里挤出他的猜测,“四魂之玉?”

看见怀里人蓦地收缩的瞳孔,奈落知道自己猜对了,为花晓葵莽撞的擅自行动气的脸黑了。

“……玉……四魂之玉……”嘴唇轻启困难的吐出,眼底最后的神采拼命想表达,努力想把信息传达出去,但她已经不会思考,奈落说对了关键,她就下意识的只会重复这四个字,无法自己组织语言表达意思。

“我知道了。”奈落反握住花晓葵细滑柔腻的手,搂进怀里安抚的轻拍她的背,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气息吹过敏感的耳朵,无意识瑟缩了一下,染起一片嫣红。

美人在怀,上衣刚才被他扯下了,手下感觉到柔嫩光滑的触感,身体也感觉到怀里的柔软娇躯,幽幽的体香一缕缕钻入鼻间,注意力回来发觉到,奈落不禁一阵口干舌燥,环抱的力道忍不住大起来,好似想将人揉进自己的体内,暗红色的眸光深沉。

如果是平时的葵,绝对不可能乖乖的让他抱着不反抗,这只是一具空壳而已,葵现在被困在四魂之玉的梦境中凶多吉少……

闭上眼,睁开后恢复了平时的眼神,带着讥讽嘲弄,透出妖怪的戾气,仿佛算计着什么不怀好意的邪恶,即便什么都没有,阴郁的暗红色妖瞳也容易令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哼哼哼……葵,为了桔梗那个女人,你竟然真的那么做了!那就让我看看,桔梗跟犬夜叉所谓的爱情到底有多牢固,值得你这么做!!”暗红色的眸子闪烁着阴狠戾气。

这一刻,鬼蜘蛛和奈落互不相让的争斗暂时停止,本来已经处于下风的鬼蜘蛛竟然冒头从意识空间里出来,跟奈落同时掌握这个身体,不经意间寻到一个平衡点,让两个意识开始融合。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七章

40.91%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