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炎热的天气,太阳高高挂在天空,一朵白云都没有,酷热的阳光暴晒大地,狠狠的蒸发地上的水分,偶然吹过的风都是暖暖的带不来一丝凉爽,茂盛的草丛长满枝头的树叶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蔫耷耷的低垂着头,知了躲在树木的某个角落,发出一声一声鸣叫,知了知了……

枫之村的村民顶着烈日在农田里辛苦的劳动,热的汗流浃背,汗水浸湿了单薄的衣服,额头渗出的汗沿着脸颊一滴滴滑落,长期在农田里劳动的村民皮肤黝黑,掌心有许多老茧,弯腰累了,站直身体擦擦汗,抬手搭凉棚状望了一眼天空灼眼的太阳,捶捶酸痛的肩背,然后继续弯腰劳动。

待劳动告一段落,村民三三两两的坐到阴凉的树荫下,休息,聊天。枫之村有好几棵大樱花树,浓密舒展的树冠撑开一块阴凉地,有不少村民就在树下的阴影里纳凉,说说家常聊聊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一名打扮毫不起眼的旅人在这酷热的午后走进枫之村,想在这里歇歇脚。

擦擦额头的汗,向村民讨点水喝,谦逊温和的态度很得欣赏,年纪大的婆婆好心的递碗水给他。喝水解过渴,年轻人眯眼望了一下天空刺眼的太阳,天气实在热。礼貌的将碗还给婆婆,一位胡子很长的老大爷开口跟他搭话了。

“年轻人,自己一个人出门闯荡吗?”老大爷摸摸自己的胡子。

“是呀,我想自己现在还年轻,正好出门走走,四处看看长点见识。”年轻的旅人含着温和的笑容,有礼的回答。

“唉,年轻就是好啊,我年轻的时候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惜……唉……”老大爷不知想到什么,摸着胡子一阵叹息,眼中满是惋惜遗憾的神色。

“是呀,老了,比不得年轻人,只能呆在家里,能够抱抱孙子偷的几分清闲,就满足了。出去闯荡那是年轻人的事啊!”一位年纪也很大的老大爷接口道,语气也满是感慨。

旅人不知搭什么话好,稍微往后站了几步,身体被树荫遮住带来几分阴凉,空气还是闷热,但比直接被太阳晒到舒服多了。待在同一棵树下乘凉,总会不知不觉找到话题聊起来,你一言我一句的扯皮,村里人鲜少外出去很远的地方,手头上暂时无事聚一起悠闲的聊天,大家也都很乐意听听这位年轻人的旅人的所见所闻。

青年也不掖着藏着自己那点经历,他的口才很好,绘声绘色的诉说起自己的经历,各地见闻,这个缺乏娱乐的时代能有这样的故事听,也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大家听的津津有味,对温和谦逊的旅人不禁生出几分好感。

正当旅人说到兴奋处,大家也都听的聚精会神,天空蓦地传来一声尖锐的鸣叫,光听声音就知道这绝对不会是温和无害的生物。反射性的转头看去,年轻的旅人狠狠倒吸一口冷气,“妖怪!”

一只巨大的鸟形怪物飞过村子,目的明确直接的向村子另一边边缘的神社冲去,黑色的羽毛,伸展开的翅膀有十几米宽,尖锐的鸟啄,凶厉的眼睛泛着红光,粗壮有力的爪子指甲尖锐,这是一头看上去非常凶暴残忍的妖怪,远远看过去就一阵心惊肉跳。

村民虽然害怕但还算镇静,都是一副见怪不怪几乎习以为常的神色,望着妖怪飞去的方向都是理所当然到麻木,没有恐慌失措的骚乱起来。

“又来了!”老大爷叹气的摇摇头。

“是呀,只有一头而已,桔梗大人很快就可以收拾掉!”

“真是不死心,总是有妖怪觊觎桔梗大人保护的宝物。”

“嗯……你们好像一点都不害怕,那可是凶恶的妖怪啊!在野外要是遇见妖怪就完了,我运气好,从来都没有遇见过。”青年心悸的抬头望着妖怪飞去的方向,疑惑,“那头妖怪难道只是路过而已?”

“肯定是冲着桔梗大人保护的宝物去的,这样的妖怪,自从除妖师把不知道什么东西交给桔梗大人后就经常出现,我们也都习惯了这样的突袭,反正最后都会被桔梗大人收拾掉。”

“桔梗大人?是那位非常有名的巫女桔梗大人吗?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巫女坐镇,难怪都不害怕,这个村子一定很和平,妖怪的骚扰都被桔梗大人挡下了。”青年惊讶的赞叹,随即露出一脸羡慕村民好运的神情,语气也透出满满的羡慕肯定,让村民一阵自豪。

“桔梗大人真的非常厉害!”崇拜尊敬。

“有了桔梗大人的保护,我们的村子才能这么安详,只是……唉,如果葵大人没有……”没有把话说完,说话的村民又是一阵摇头叹气,非常的遗憾惋惜,眼底还有一分惶恐怀疑。

“是呀,葵大人还在的话……竟然会突然发生这样悲惨的事情,葵大人还那么年轻,还可以活上很久……”

“葵大人?请问……那个葵大人……?”青年听得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们说的“葵大人”是指谁。

“不瞒你说,我们村子原本是有两位巫女的,一位就是桔梗大人,另一位是葵大人,虽然消灭妖怪上不如桔梗大人厉害,但葵大人有一项本领,可以保佑庄稼大丰收,但是前几天,葵大人突然原因不明的死了,就连桔梗大人也查不出她的死因,大家因此……嘴巴上不说,心里其实有些害怕,到底是谁不声不响的害死了葵大人……”说话的村民眼底闪过一缕忧虑,忧心忡忡。

“桔梗大人专门组织村民建设一座神社供奉除妖师送来的宝物,妖怪多是以那个为目标,刚才的那头妖怪也是,葵大人就是死在那个房间里的,实在太奇怪了!”因为刚才那一番愉快的聊天,对青年生出几分好感,这件事毫不隐瞒的对他说了,没人勒令过对此要守口如瓶,说起来没顾忌,疑问藏在心底也不吐不快。

“除妖师送来的宝物?”青年皱眉重复了一遍,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一样露出凝重的神色,一下子把村民给唬住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除妖师送来那个宝物后就经常有妖怪出现?总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啊,在此之前妖怪不是那么频繁?”青年没有立刻说出想法,慎重的询问。

“在此之前虽然也有,不过只是并不频繁,至少没有过大规模的袭击,或几天里接二连三有妖怪来袭击。”

“我听说,除妖师聚集在一个村子里,那里世代以除妖为生,肯定会被妖怪们怨恨,他们到底送了什么古怪的东西给桔梗大人,非常可疑啊!会不会是危险的,容易吸引妖怪袭击,甚至给别人带来厄运的东西?所以把经常接触那个东西的葵大人给害死了……”青年犹犹豫豫不太确定的说出自己的猜测,“听你们的描述,感觉真的很不详啊!”

“呃……这个……”

村民们不禁紧锁眉头,心底本来只是有点疑虑,但出于对桔梗的信任尊敬没有多想,听青年这么一说,捅破那层窗纸后自然而然就怀疑起来,除妖师是不是交给了桔梗大人一个非常会吸引妖怪还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厄运的危险东西?自他们来过后袭击的妖怪就明显多起来,如果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东西,会不会桔梗大人也会像葵大人那样被悄无声息的害死?甚至还给整个村子带来厄运?

这么一想,不由自主联想起那次妖怪的大规模袭击,铺天盖地的一片妖怪,天空都被妖气遮掩住,虽然桔梗大人拼命消灭妖怪,但还是有人受了伤,房子毁坏,枫大人还被划破脸毁容。

人的想象是丰富的,尤其是给以邪恶的定义后,出于对未知危险的恐惧,就会越想越害怕,进而衍生出许多阴暗,传染蔓延开,毒瘤一样占据心底,直到将恐惧的源头毁灭。愚蠢的人们不懂的什么叫自我冷静,什么叫反省自制,只会如失控的车头一样横冲直撞。

村民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面面相觑,气氛弥漫起紧张的情绪。

青年见自己的话竟然生出这样的效果,空气的气氛都开始凝滞,不禁说错话的进行挽回。“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也许不是那样,我没有亲眼看过那个东西只能随便猜猜!可能是除妖师觉得自己保护不了那个宝物,就交给了有名的巫女桔梗大人……之后经常有妖怪来袭击,大概、大概是凑巧,妖怪怨恨桔梗大人,找她给同伴报仇……那个葵大人,葵大人……”越说底气越不足,葵大人就死在那个神社里,该怎么跟那个宝物撇开关系,显然他编不出来了,再说凑巧实在说不过去。

一个村子的除妖师都保护不了的东西交给桔梗大人保护?妖怪也有同伴之情,为了同伴怨恨桔梗大人,接二连三的来骚扰,给同伴报仇?

这番话只起到反效果,村民心底的怀疑更深了,对四魂之玉的顾虑也渐渐浮上来。

不再说这个话题,村民不约而同撇开这个话题另外找了一个聊了起来,向青年打听外面见闻的继续打听,老人之间拉家常的继续拉家常,心底某个角落在渐渐发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的变质。

见大家都恢复正常,认为自己把话题搞僵的青年明显松了一口气,和他们继续说起来,一时间气氛融融。

天边飘来一大片云,渐渐挡住太阳,酷热的天气阴凉一些,没有那么热了,看看天色,旅人跟村民们告别,踏上行程继续赶路。

转身走出村头的旅人在村民看不见的角度,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冷笑,伪装成黑色的眼睛闪过猩红的光芒,邪佞妖异,随即若无其事的拉下蓑笠边缘挡住半张脸,渐渐走出村民的视线。

葵的死已经给他们埋下怀疑的种子,愚蠢的人类面临未知神秘的死亡,不灵光的脑子往往会生出无尽妄想把他们带入莫名的恐慌,稍微浇水刺激一下,让种子发芽,愚蠢的恐慌妄想会成为它最好的食物。人心就是那么奇怪的东西,也太过于肯定会引起反弹,稍微后退一步,留给他们以想象空间,反而能够起到奇妙的效果。

会结出怎样不安定的果实,他很期待!

不过,这场游戏还需要棋子,仅是这样而已太单调,主角是桔梗和犬夜叉,将水搅的更乱了才够有趣啊!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42.42%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