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二章

疼……

非常的疼……

浑身都被碾的粉碎,然后慢慢重新组装起来一样的剧痛,花晓葵意识模糊,只知道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苦难受。

妖鸟的血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含有妖力的血刺激到花晓葵体内潜伏隐藏已久的能量,充当了催化剂的角色,就像一滴水滴入了沸腾的油里,剧烈反应。

渐渐地,剧烈的疼痛中渗入痒麻,就像蚂蚁爬过一样难耐,陷入半昏迷的花晓葵无意识的扭动身体,双手乱抓自己想缓解痒麻。胡乱抓出一条条红痕,无意识下的力道没轻没重,有的地方甚至被抓破,渗着血丝,毫无察觉的继续乱抓。

认出抓花晓葵的只是普通的妖鸟,血液没有特殊作用,百思不得其解下也只能先把昏迷过去的少女带回去。妖鸟血液流过的地方都起了红泡,被火焰烫伤了一样,尤其是脸,惨不忍睹。找了草药敷上去,却发现又发起烧来,浑身难受的乱抓,桔梗没有办法,怕她会一直继续这么伤害自己,只能找根绳子把花晓葵绑起来。

好热……

好难受,身体动不了……

眼皮重若千斤,挣扎着睁开,视线由朦胧到清晰。花晓葵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女孩,见自己醒了似乎很高兴,陌生的语言从她嘴里蹦出来,浑噩的大脑一个字都没听懂。呆呆傻傻的瞅着她发愣,困乏的重新闭上眼睛。

就这样醒醒睡睡,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细心照顾下,花晓葵恢复过来,经过这次莫名的病倒,身体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具体说不上来,下意识这么觉得。

花晓葵很苦恼,她貌似是穿越到古代日本了,首先是语言不通的问题,其次是生活能力的问题。掉到这个落后的地方,没有便利的工具,她一下子就变得笨拙,什么都不会。

幸好桔梗不嫌弃她麻烦,发现语言不通后便开始教她语言,都一样是从头开始学,索性连文字一起教。文字和桔梗的妹妹枫一起学习,桔梗忙的时候就让枫教她口语。英语从来都是低空划过的花晓葵首次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有语言天赋,短短的时间内就速成了一门语言。

排在语言不通后面的生活能力问题,在学习语言的时间里也渐渐流露出来。在无知觉中换上巫女服,被妖鸟抓破,沾满血的衣服自然早就扔掉。花晓葵压根就不会穿巫女服,习惯了有纽扣有拉链的衣服,突然学穿巫女服,感觉怪怪的。

当枫发现花晓葵不会烧饭,那诡异惊讶的眼神,不论过多久都记忆犹新,发现她不会洗衣服,已经有前,科枫没有太惊讶,但那眼神,一度让花晓葵怀疑自己其实不是正常人,而是个低能儿,毫无疑问,她被个小不点鄙视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吃白饭的,花晓葵自告奋勇跟着桔梗去采药,虽然神经兮兮的怕草丛里跑出条蛇来。桔梗有意指导着花晓葵辨认草药,每次都会把采到的草药的药性和她简单讲一遍,这一贴心举动让什么都不会的废柴葵感激涕零。

两手抱着今天采的草药,花晓葵跟在桔梗身后,慢慢走回村子,心里想:早知道会穿越,她就把《本草纲目》背下来了,这都是生活的资本啊!

发现前面有几个村民站在田边,看着水田里的稻子议论纷纷,一个个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对耕种为生的农民来说,最令他们担心的莫过于庄稼长得不好。瞅瞅水田里的稻子,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很茂盛。

虽然以前下过地割稻子,但那时玩的心态更多,花晓葵对水稻的生长情况,更多的来源于书面了解,她只见过刚插上的秧苗和等待收割的稻子。见到这个情况,不知道村民在苦恼什么,好奇的想问,但觉得在这里问似乎不太好。

在村民们恭敬的问候下,走回木屋,放下今天采的药,枫正在做晚饭,悬在火堆上的锅热气腾腾,香味四溢。

“好香!肚子好饿啊……”垂涎的坐火堆旁等着开饭。

“再等等就可以吃了。”枫手上搅拌了下说道。

盯着不断冒热气的锅发了会呆,迟疑了下问出刚才憋心里的问题,“桔梗,你知道村民们聚一起在苦恼什么吗?”

“村民们因为庄稼的问题在苦恼,稻子结穗太少,收成恐怕会不好。我可以保护村庄免受妖怪的骚扰,但稻穗的问题我帮不上忙,只能这么看着。预料到惨淡的收成,村民们的情绪受到影响,都在为此发愁。”桔梗叹了口气,语气颇为无奈。

“说起来,我看见田里稻子的穗好像的确是不多的样子,稀稀拉拉的,原来是穗结得不多啊!”花晓葵恍然,只知道原生水稻的产量不如杂交水稻,看见田里水稻目测数量可怜的穗,还以为是正常来着。

“你连水稻结穗直接影响收成都不知道吗?”枫不可思议的睁大眼睛,音量微微提高,她实在无法想象竟然有这么笨的家伙存在,看起来不像是哪个贵族家里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却笨拙的令人难以置信,而且还缺乏常识。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没见过这个品种的稻子,不清楚它一般情况下的产量。”花晓葵再一次感到自己被小不点枫鄙视了。

“水稻还有其他品种吗?”枫奇怪的问。

“那是当然。”肯定的点头,花晓葵瞅着桔梗,犹豫着要不要说,一直吃白食一样让人养着,没什么贡献,即使桔梗善良的不介意,她自己也感觉怪不好意思的,帮忙采药其实算不了什么。令村民愁眉苦脸的稻子结穗问题,她可以帮忙解决,终于找到自己的一点用处,心里很高兴,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桔梗注意到花晓葵的欲言又止,细心的回想起刚才的话题,前后联系了下,聪敏的领会到什么,问,“困扰村民的稻穗问题,你有什么办法或建议吗?如果能帮忙解决,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粮食收成的好坏关系到村民的生活。”

“我有办法……可以帮助村民,只是桔梗……”忐忑不安,话到嘴边又打了几个转,紧张纠结。

“有什么难处吗?”注意到花晓葵的犹豫不决,桔梗体贴的说,“如果实在很为难就算了,有这份心意就好。”

“不,不是。那个桔梗,你……有没有注意到救我的那一天,我抓在手中的壶,园艺师之壶?”咬咬牙,鼓起勇气说出来。

“园艺师之壶?我有注意到那个壶,你一直紧紧抓在手里,想来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我带你回来的途中,那个壶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那个壶,有什么特别之处?”桔梗回忆那天,略带疑惑的问。

“园艺师之壶的力量对植物很有好处,只要把水装进去,洒到庄稼上,结穗的问题就迎然而解,而且,那天缠绕住妖鸟的粗大绿藤就是我用园艺师之壶变出来的。”花晓葵紧张的心跳如擂鼓,盯住桔梗的脸观察她的反应。

“原来如此,那个奇怪的壶有这样的作用。可是,它不是消失了吗?”桔梗的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我想用的时候就可以把它召唤出来。”见桔梗的神色没有流露出异样,才渐渐放下心来,伸出双手成捧状,精致美观如艺术品的园艺师之壶显现出来。

枫惊讶的看着凭空出现的精致洒水壶。

“那真是太好了,村民不用再为稻穗的问题发愁了。这个壶……园艺师之壶变出的绿藤把妖鸟缠得死紧以至于难以飞行,掉落下来,好好锻炼或许会是件不错的防身工具,它的威力……?”桔梗真心的为一个难题被解决感到高兴,略带疑问的话里透出关心。

“那天已经是我能发挥出的最大威力了,以前都没有试验过到底能做到何种地步,都只是用来浇浇花浇浇菜。”用园艺师之壶里凝聚出的水浇花太浪费,普通的水装进去沾染上一点力量洒上去就可以了。

“葵以后好好锻炼怎么使用园艺师之壶,有点能力自保也好。村民们的接受能力有限,冒然像刚才一样召唤出来也许会吓到他们,你还是一直拿在手中比较好,突然遇见危险了也好直接应付,省去召唤的空隙。”桔梗思索了一下,提议道。

“这个……我召唤出园艺师之壶的时间有限,时间一到就会消失,那次就是这个原因。”那一场莫名的病后,直觉有什么不一样了,盯着精致如艺术品的壶,若有所思,“现在也许可以重新试验一下,看看时间限制是不是还是那个样子。那场病来的莫名其妙,是被妖鸟血液中残留的妖力刺激到也说不定。破而后立,我病得那么惨,浑身痛得厉害,还痒得受不了,若真是那个原因,总该有点变化?”

“明天我会和村民们说,葵不用担心他们的反应。怕我会排斥这种力量,所以才一直吞吞吐吐犹豫不决”桔梗语气一如既往的优雅冷静,眼里透着包容,“只要不是拿去作恶就好。”

“这个力量真的好神奇,你以前竟然用它浇花!”枫的眼神诡异极了,更深层的意思:鄙视。

“……我又不种田。”无辜的瘪瘪嘴,不浇花浇小菜园还能干啥?老是被个小孩子鄙视我太挫败了,虽然她是无意识的,没有恶意。

摸摸自己光滑的脸,花晓葵感叹,“病倒的时候脸疼得那么厉害,我还以为自己会毁容呢,幸好没事!”心血来潮想照镜子,来这里好几个月了都没照过镜子。

“马上就要吃饭了,你怎么会突然想照镜子啊?放心,长得很漂亮!”枫奇怪的看了花晓葵。

“不用这么夸奖我,我知道自己长相一般……”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里找出的脸,还是那双眼睛,还是那个鼻子,还是那张嘴,但五官拼凑起来的感觉和以前完全不同了,看上去要漂亮,明明没有什么大变化,视觉效果却差很多。因为脸受到的刺激多,体内的能量把脸修复的时候顺便微妙的协调了下吗?

“怎么了?”枫见花晓葵的表情有点古怪,问道。

“没……没什么。”放下镜子,没人会嫌弃自己变好看了,尤其是没有变成陌生的脸,还是自己原来的那张。即使视觉效果不同,认识她的也能一眼认出。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3.03%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