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手上紧紧抓着四魂之玉的项链,好不容易抓住机会趁乱浑水摸鱼得到的战利品可不能因为一时大意遗失了。冲着犬夜叉而来的妖怪前赴后继,“犬夜叉”神色凝重眉毛紧拧,他可不想替人背黑锅冤死在这场混乱当中。犬夜叉那个蠢货,无论何时展现他的蠢笨都不会有问题,为什么偏偏选在这种敏感时刻生出类似背弃的念头?就算是个低贱的半妖体内留着人类愚蠢的血液也应该有脑子才对!

“犬夜叉”飞快的穿梭,跟妖怪缠斗间不知不觉竟朝着村子里靠近,眼珠一转,心中顿生一计,操纵的好的话,不但可以解决眼前的困境,让前来发泄怒火的妖怪退下,还可以将犬夜叉遗留下的烂摊子收拾干净。

少年透出几分娃娃气的脸孔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金色的眸子朝气耀眼,一样的脸孔却没由来的透出一股阴鹜残忍的气息,宛若匍匐在阴暗中生活的魔物探出脑袋,恶意不加掩饰四处散发。

桔梗一箭一箭的射出,灵力下降致使堪称妖怪克星的破魔之矢威力大大下降,妖怪数量实在太多,不知道消灭了多少却还是不见减少,村子在妖怪有意的破坏下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废墟。桔梗累的气喘吁吁,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心中蓦地涌出不详的预感,犬夜叉为什么一直没赶过来?前次的妖怪大突袭,犬夜叉几乎是和她同时赶到,但这次却是迟迟没赶过来,是被妖怪拖延了步伐,还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无法立即赶来吗?

妖怪数目太多,众多妖气散发交杂,混乱一片,分不清谁是谁,桔梗无法从这一片杂乱过分的妖气中找出犬夜叉的气息,巫女对妖气的灵敏感知在这种情况下宛若两眼一抹黑,被大大干扰,只能凭眼睛看。

神社被破坏的一刻桔梗马上就知道了,但这种情况她脱不开身,无法第一时间赶过去察看四魂之玉的情况。四魂之玉情况不明,犬夜叉迟迟没出现,眼看着村子几乎毁于一旦,桔梗心中不免焦急万分,不详的预感如阴云越盘越浓,让妖海耗去太多灵力的她几度分神差点被妖怪打中。

“犬夜叉”轻松的跳跃穿梭,眼中闪烁着猎物的残忍光芒,飞快的朝桔梗靠近,嘴里模仿犬夜叉发出一声焦急急促的叫唤,“桔梗!”一手干脆的撕裂一个妖怪的身体,一边战斗一遍靠近桔梗,好似要一起并肩作战。

“犬夜叉!”桔梗回头看见他手中的四魂之玉惊了一下,“四魂之玉?”

“我把它抢回来了!”

对桔梗而言犬夜叉是值得信赖的人,现场混乱自己又消耗了太多灵力疲惫不堪,桔梗竟然没有发现犬夜叉的异样,下意识放下警惕转过身,从箭筒里抽出一支箭正要打算搭上弓。

附近躲废墟旁瑟瑟发抖的村民惊恐震惊的瞪大眼睛,瞳孔狠狠收缩,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桔梗大人!”

只见“犬夜叉”在桔梗回过首后立马收敛起单纯的模样,唇边勾勒起一抹残忍阴险的冷笑,金色的眼睛里野兽般的嗜血凶厉几欲溢出,狰狞的恶意不加掩饰,抬手冲着桔梗狠狠挥出一爪,狰狞深可见骨的伤口就出现在桔梗身上。

桔梗听见村民的惊呼,下一秒感觉到一阵剧痛袭来,“啊……”身体承受攻击平衡不稳,狼狈的向前扑倒,正要搭上弓射出的箭矢掉到了地上。

是谁,是谁攻击了她?

桔梗抬头回首,瞳孔剧烈收缩,心脏收到重击一般骤然痛的她喘不过气,几乎窒息。

“犬夜叉”满手鲜血,金色的眼睛完全不见平时的单纯朝气,阴鹜嗜血,浑身缠绕着一股邪佞暴戾的气息,唇边挂着一抹无比讽刺的笑容,狠狠嘲笑。手上捏着四魂之玉,满眼鄙薄轻蔑,“桔梗哟,四魂之玉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桔梗犹在不可置信中,眼睛睁得老大,好似想看清楚这到底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噩梦,身体颤抖。

这一突生的变故让妖怪也不禁停下来,察看动静。

“笨蛋,你以为我真的会想变成一个软弱无能的人类吗?你以为本大爷是什么人?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因为区区一个人类巫女而想摒弃妖怪的血变成一个一无是处的低贱人类?一切都是为了夺得四魂之玉演的戏而已,有了它我就可以变成真正的妖怪,有了它我就能得到强大的力量成为厉害的大妖怪!身为犬大将的儿子,这场妖怪战争的中流砥柱,我怎么可以逃避应该担起的责任!!”

看似对桔梗愚蠢的嘲笑,其实“犬夜叉”是说给妖怪听的,不动声色的观察妖怪的反应,他知道,这一番话恐怕很快会传开来。收拾犬夜叉的烂摊子,最干脆的办法无疑是亲手杀掉那个人类巫女,然后通过妖怪的口扭转犬夜叉的形象,不是自甘堕落,不是临阵脱逃,而是有计划的潜伏接近,为了夺取四魂之玉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成为真正的妖怪!

桔梗什么感受他没兴趣管,他又不是那个愚蠢的犬夜叉,他关注的是妖怪的反应。

“怨恨之血可以污染四魂之玉,让它散发出更强的力量……”被抓着的四魂之玉赫然已经被污染,散发着污浊的光芒,还在加深当中。“犬夜叉”讥讽的抬头望着漫天因为四魂之玉蠢蠢欲动的妖怪,金色的眼睛说不出的嗜血暴戾,“怎么,你们也想抢夺四魂之玉,对我的战利品感兴趣吗?”

高级妖怪对低级妖怪有着一定的威慑,即使犬夜叉只有一般高级妖怪的血统,这种威慑也不会消失,只是会比纯正血统的要弱。此时的“犬夜叉”说不出的强势邪恶,外强中干也愣是吓唬住了漫天的妖怪。

演戏演全套,“犬夜叉”一声轻蔑不屑的冷哼,暗暗抓紧时机脚底抹油开溜。

“可恶……可恶!!”从喉咙里发出悲恸愤怒的声音,桔梗下意识十指抓紧泥土,被背叛的痛苦撕心裂肺,扼住了她所有的心神,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抓起弓箭,无尽的怒火让破魔之矢威力大增,一支箭就能让被妖气遮掩的变色的天空露出本来面目,最后的生命力都燃烧起来了一样,威力一支比一支强。

看见桔梗突然力量大增,欺软怕硬,觉得继续破坏也没有意义的妖怪们纷纷仓皇逃窜。

“呼呼……”桔梗用弓支撑身体喘气,拼着最后一口气朝犬夜叉离开的方向前行。

“桔梗大人,您伤的很重,还是赶紧治疗!”

“桔梗大人,犬夜叉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他辜负了您的信任,实在是太可恨了!”

“果然是邪恶的妖怪,不可信任!”

“桔梗大人……”

“桔梗大人……”

受惊过度的村民无意识唱了一回黑脸,对犬夜叉的愤怒纷纷涌入桔梗的耳朵,火上浇油,让澎湃的怒火更是高涨,熊熊燃烧。

犬夜叉……犬夜叉!!!

什么气味?血……?

为什么……会有桔梗的气味?

这是……桔梗血的气味???

意识暂时被压制下的犬夜叉渐渐苏醒,桔梗的血味刺激着的他灵敏的嗅觉。

“犬夜叉,竟然这么快就有苏醒的迹象……”抬手看了眼沾满手的血液,“因为这个吗?真是愚蠢的执念,执迷不悟!”

血的味道……是桔梗血的味道!!

意识猛然清醒,将控制住身体的意识压制下来,身体僵硬了一下,正在林子里跳跃穿梭,因为这突然的不自然差点掉下来。犬夜叉落到一棵树上,惊骇迷茫,脑海里一片空白的盯住自己的手,桔梗血的气味正是从那上面散发出来,殷红的血液站满手,那是桔梗的血?为什么他的手上会沾满桔梗的血?

桔梗……桔梗现在怎么样了?

脑海一片空白的犬夜叉猛然反应过来,桔梗是不是受伤了?!

立即转身就想回村看看桔梗的情况,另一只手上抓着什么他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心急如焚的只想知道桔梗的情况。然而当他匆忙急促的返回村子边缘,看见桔梗,想过去跳过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桔梗却对他拉开了弓。

箭穿过皮肤刺入体内,一阵剧痛,犬夜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桔梗,四魂之玉脱手掉了下来,落到地上。“桔梗,你竟然……”一句没说完的话,犬夜叉不甘不解的闭上了眼睛。

耗尽最后的力气封印住犬夜叉,弓掉到地上,桔梗艰难颤抖的走过去捡起四魂之玉,死于非命,果然是死于非命啊!

“四魂之玉,竟然为了这种东西……”

奈落隐藏在暗处将整个过程看在眼里,暗红色的眼里滑过一抹讥讽嘲弄,低醇的声音轻描淡写的平静,优雅的冷漠,宛若一个毫不相关的旁观者。“真是叫人意外的结局,最终也不过如此而已。将四魂之玉的消息稍微透露给无知的村民,把犬夜叉所在位置的情报泄漏给妖怪们,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迟早会让人知道,村民愚蠢但并不是没有脑子,时间一长总会发现的,怨恨着犬夜叉的妖怪也迟早会找到这里,我所做的只不过是让他们提早知道。不用说任何谎言,不用做任何挑拨,只是把迟早会被发觉的东西告诉别人。埋下祸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们自己啊!”

暗红色的眼睛映出桔梗倒地的情景,冰冷无情,轻声道:“游戏已经落幕,差不多该收网了。”

奈落刚想过去将已经没人能保护的四魂之玉夺走,神色骤然一变,阴沉的可怕,有谁进入了他藏起葵身体的洞穴!只差一步,只剩下最后一步将四魂之玉拿走而已……奈落深深的看了一眼桔梗死了尤捏紧的四魂之玉,匆匆朝隐藏的洞穴赶去,葵的身体不能有任何闪失,没有了桔梗,随时都可以拿走四魂之玉!

因为这一念之差,奈落最后没能成功拿到四魂之玉,待他回到枫之村想取四魂之玉时,玉已经连同桔梗一起烧掉了。

四魂之玉里,花晓葵跟妖怪拼命战斗,园艺师之壶杀伤力不足,而妖怪们即使被打成碎块也会很快恢复,她处于很不利的位置,但四魂之玉的力量让玉里战斗的她也成了不死之身一般,即使受很重的伤很会快速恢复过来。

花晓葵不停的战斗,她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在这个鬼地方没日没夜的战斗很久了。疼痛已经让她被迷惑的心神清醒过来,她知道自己中了四魂之玉的陷阱。陷入苦战也没有忘记进入这里的初衷,寻找四魂之玉的心灵之树毁了它,但妖怪纠缠不清实在让她分不出心神来,应付眼前的困境就已经拼尽全力。就算似乎想死也死不掉,但受伤很痛苦,尤其是伤了又伤,恢复后又受伤,如此循环,只能不停战斗尽量避免受伤。

周围不知为何竟然渐渐升温热起来,漆黑一片只有她、翠子跟妖怪的地方竟然离奇的冒出火焰,妖怪被烧的嗷嗷叫,挣扎打滚,烧焦的地方很快结疤愈合长好肉恢复如初,然后又被烧的焦黑……

“怎么回事,四魂之玉又在搞什么鬼?”花晓葵口气暴躁,透出浓浓的警惕。

“不清楚,恐怕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叫做桔梗的巫女……”翠子的话只说了一半,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桔梗……火焰……”这里是四魂之玉的梦境,火焰是它反映的现实吗?

花晓葵抓紧园艺师之壶,心中已经有数,桔梗……还是死了吗?死于黑巫女的诅咒,还是死于四魂之玉的诅咒?

火焰燃烧,到处都是火焰,无处可逃,翠子奋力劈开火海但很快又会被火焰填补上,只能得一丝喘息。即使这样战斗也没有暂停,战斗已经成为了全部。

“我怎么能够……在这里结束?我怎么能够永远停留在这里?”花晓葵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奋力嘶喊出心底的话:“我是梦境园艺师,梦境能困的住我一时,但困不住我一世!!”

园艺师之壶泛起光芒,形态肉眼可见的发生变化,待光芒散去,出现一把精致如艺术品约半人高的大剪刀。花晓葵抓紧剪刀柄奋力一挥,杀伤力大增,眼前的妖怪瞬间变成一堆碎块。

“你给我等着瞧,四魂之玉!!!”

现实中,花晓葵的身体泛起绿色的光芒,表面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流水一样隐隐流动,四魂之玉随着桔梗烧掉,她闭上眼睛,不再睁开。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45.4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