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和式房间宽敞阴暗,灯火散发出昏黄的光线照亮周围一小片,偶尔摇曳晃动,渲染出一种魔魅的气氛,好似阴影中隐藏着什么诡异的存在,安静的沉寂,有一丝丝压抑。

奈落优雅的挺直脊背跪坐在地板上,大拇指与食指间捏着一块小小的四魂之玉碎片。即使碎裂了也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诅咒似附骨之蛆如影随形,小小的碎片散落各地,不甘寂寞的招蜂引蝶引起新一轮的腥风血雨。

捏住小小的碎片放到面前沉睡之人的额头,收回手静静的等待变化,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暗红色的眸子在阴暗里特别妖异诡谲,仿若觊觎的魔物。

少女紧闭着眼躺在榻榻米上,胸口有规律的起伏,长长的头发被身体压着,她似乎是睡着了,正在做甜美的梦。

放在少女额头的四魂之玉碎片已经被污染,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一点点净化碎片的污浊,光芒变得纯净的时候出现新的变化,碎玉里冲出一团云雾状的不明物体,在半空打了转后猛然撞向沉睡的少女,

安静半晌,少女睫毛颤抖一下,缓缓睁开眼睛。

花晓葵愣愣的望着天花板,一时间大脑还浑噩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身体似乎透出一种莫名的违和,她也说不出具体是什么,就是感觉不对劲。

稀里糊涂的发了会儿呆,终于注意到旁边跪坐着一个大活人,花晓葵惊的差点弹跳起,惊愕的瞪大眼睛,吓了一大跳。

因为房间的光线不是特别明亮,跟电灯是完全不能比的,随着灯火摇曳晃动昏黄的光也会变得不稳定,奈落的脸上有大片的阴影,越发衬出暗红色的眼睛妖异诡谲,就像黑夜里伺机而动的凶兽。

“奈落,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吓什么人啊!”花晓葵刷的坐起来,一脸惊吓的拍拍胸口。

过去那么久还是能够一眼认出并且无比顺口的叫出他的名字,神色莫测的奈落顿时表情发生微妙的变化,可惜迟钝的花晓葵没能看出来。

“你终于醒过来了,感觉如何这个身体?”语气平静的没有一丝异样情绪,老朋友叙旧似得熟稔,淡漠平静的状似漫不经心。

“这个身体?”花晓葵奇怪的重复,随即迟钝的感觉到似乎视线不太对,虽说她现在是坐着的,但为什么奈落好像长高了一样,跟他对视要头要抬的再高一点,难道是时间过去太久记错了?观察的盯着奈落看了好半晌,不知道是真的记忆出了错还是其他什么,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花晓葵不自觉喃喃出声:“我怎么觉得……有什么地方违和啊……”

“这个身体是用你的血液培育出的,不是你原来的身体。比不上你原来的身体是一定的,但现在你最好还是呆在这个身体,回去的话,会立即陷入沉睡,残破的灵魂被身体膨胀的力量挤压,岌岌可危。”奈落保持着优雅的跪坐姿势,脊背挺直,头微低,暗红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花晓葵,语气的淡漠的陈述。

“血液培育出的……复制体吗?为什么我不可以回到原来的身体里?”花晓葵不自觉皱起眉毛,迷糊已经过去,四魂之玉里的仿若无止境的战斗锻炼了她的意志精神,清醒过来后就冷静下来,眼神少了几分娇气懵懂,犀利冷静的好似出鞘的剑,锋芒毕露,现在的她是一个真正身经百战能够独当一面的战士。

黑眸审视的上下打量奈落,脸没有任何变化,不知过去了多久,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柔软微卷的长发扎成一束,柔柔的垂在身后就像海藻一样,眼睑上两道淡淡的天然蓝色眼影,妖异的暗红色眸子透出诡谲魔魅的气息,温雅如玉的俊秀长相冲淡缓和了眼睛带来的阴暗气息,浑身萦绕着淡淡的忧郁气质。

“你还是老样子,一脸欺骗性,如果眼睛的颜色伪装成黑色就天衣无缝了。”花晓葵扯动嘴角,态度不算熟稔却也不疏离排斥,眼底滑过微不可察的深思。

奈落的气息是怎么回事,那样庞大杂驳的妖气,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有感觉到,这怎么可能,隐藏的再好也不可能一点迹象都没有,他的妖气太混乱了,不用多么敏锐的感知就能捕捉到,简直就像黑夜里的照明灯,远远的就能发现,以前的她太迟钝,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天朝传说的妖怪大多精通隐蔽之术收敛妖气,但日本的妖怪似乎没有这个传统,大大方方的顶着一身妖气也不收敛一下。该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吗,她的实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奈落也没有闲着。

“从四魂之玉里出来,你似乎跟五十年前不太一样了,眼神犀利的就像锋芒,只有刚醒过来时迷糊了一下,现在冷静的可怕。呆在四魂之玉里的感觉如何?”奈落故作惊讶的轻哼一声,一点诚意都没有,只是应景的敷衍一下,眼中只有嘲弄讽刺。“五十年不见,不知道你的脑子有没有变得聪明一点,还是跟以前一样傻傻的,横冲直撞的只会做蠢事吗?”

“五十年?有这么久吗?”花晓葵发了下呆,虽然呆在四魂之玉里没有昼夜,但还是隐隐能察觉到时间的流逝,似乎没有五十年那么久啊。“什么蠢事啊,我只是不小心中了四魂之玉的陷阱而已,如果我赢了就不是蠢事而是英明的决定,没有蠢不蠢,只有输赢。”

瞅见被子上掉落着一块四魂之玉的碎片,花晓葵怔了一下伸手捏住它,拿起来放到眼前出神的看,半晌,喃喃:“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啊……四魂之玉碎了。”眼珠微转看向奈落,沉默的看着他,尽管早就隐隐知道却还是开口问他:“桔梗……死了吗?”

“五十年前就死了,被心爱的愚蠢半妖杀死了,真是撕心裂肺的一幕,付出信任却被狠狠背叛了。一切是那个叫做椿的黑巫女的诅咒,还是四魂之玉渴望鲜血怨恨做的祟?”奈落语气玩味嘲弄,暗红色的眼睛里是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捕捉到花晓葵眸光赫然冷下来,奈落没由来的一阵不悦,讥讽,“他们自己埋下的祸根,根本就不需要我做多余的挑拨。”把消息透露出去自会有怨恨愤怒的家伙过来。

花晓葵闻言思索片刻立即反应过来想到一个人,“杀生丸?他又来枫之村了吗?”

“不是,是这片土地上怨恨的妖怪,外敌来犯时竟出乎意料的团结,是领地意识做的祟,犬夜叉是犬大将的儿子,这场豹猫一族的复仇战争他理应出战,但是,那个愚蠢的半妖却想摒弃妖怪的血变成人类,竟然临战脱逃……”声音抑扬顿挫,优雅缓慢的告知已经过去很久的事情。

“临阵脱逃?不是……犬夜叉事先根本就不知道!”花晓葵下意识反驳,她是在维护事实,而不是替犬夜叉辩白。

“妖怪们不知道这些,它们只知道犬夜叉在错误的时间生出了错误的念头,妖怪从来都不高尚,只会诚实的遵从内心的愿望,怨恨也好,愤怒也好,因为豹猫一族来犯欺软怕硬不敢正面对敌的妖怪们需要发泄。”语气还是那么的风轻云淡,一点心虚都没有,仿佛自己从未背后推波助澜暗中聚集不稳定因素,最终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奈落一脸淡然平静,不懂声色将自己从里面摘出来,当初跟他交谈过的枫之村村民现在即使活着也是老太婆老头子,一脚踏进棺材了,袭击枫之村的妖怪压根不清楚到底是谁放出的风声。

只坐了一会儿,花晓葵感觉到脑袋一阵昏眩,力气顿时从身体泄漏一样,发软的差点倒回榻榻米,眼皮感到沉重,努力睁开不让自己闭上眼睛,迷茫,“怎么回事,身体没力气了……”

“因为灵魂太少了,即便是这个身体也无法坚持多久,回到原来的身体会直接沉睡,然后日复一日的承受身体里膨胀的力量挤压,熬过去固然可喜,熬不过就会就此消散,那个身体成为真正的空壳。”奈落说着从怀里拿出更多的四魂之玉碎片,放在掌心抵到花晓葵面前。

因为身体突来的虚弱无力而变得迷惘涣散的眼睛映出四魂碎片,视线接触到的一瞬间,骤然飞出好几团云雾状的灵魂碎片,气势汹汹的撞进花晓葵的身体,就像拉紧的皮筋猛然放手松开一样,撞的她东倒西歪差点找不着北。

“这个身体拥有你一样的能力,我花费了数年功夫才培育出来的完美品,无论是气息气味还是体质都与你原来的那个一模一样,因为时间的关系年龄稍微小一点,但没有关系,这只是无关紧要的一点。人类的寿命短暂,人类女子的青春更是短暂,白捡了青春年轻两三岁,你应该高兴才对。”

制作出一个代替品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用她的能力进入梦境,即使四魂之玉已经随着桔梗那个愚蠢的女人消失,但梦境是相连的,只要找到进入的门就可以到达任何一处。灵魂不在身体里却依旧充满生机,没有死去,他发现葵的身体与灵魂有着某种微妙的联系,若有若无但没有断去,根据这一点大胆的判断葵还活着,还有希望恢复。

为什么要这样费尽心机,奈落自己也想不明白,独自一人不择手段的变强,混入人类当中看尽人生百态,他不禁想,难道是因为他也产生了那种可笑的感情爱?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他否决了,太愚蠢荒唐,桔梗那个愚蠢的女人,曾经让许多妖怪忌惮的巫女却因为虚无飘渺的爱情变得无能,最后白白送了性命,犬夜叉那个愚蠢的半妖,也因为这种愚蠢可笑的东西得罪了这片土地大部分的妖怪,白白失去了一个树立威信在妖怪中取得一席之位不再被辱骂鄙视半妖身份的大好机会。

他奈落怎么可能会重蹈覆辙,犯下跟他们相同的错误,只是羁绊而已,从她救下鬼蜘蛛到无意间促使“鬼蜘蛛”跟“奈落”彻底融合消去分歧结下的羁绊。

“四魂之玉的力量的确很好用,过分依靠的话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沉迷,被它夺取心神,成为一个毫不自知的傀儡,真是可怕的东西。你呆在四魂之玉里想出来却因为它的碎裂而跟着陷入窘境,五十年前它把你困在了玉里,五十年后我用它的力量将你从里面释放出来,玉里面不止一个意志吗?”最后虽然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四魂之玉的力量……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的情况?”花晓葵抬头,眼神还是有些涣散,强撑着才没有立即闭上眼睛昏过去,破碎的灵魂不会立即恢复过来。“你怎么知道我进入了四魂之玉里面?”

“你原本的身体在四魂之玉重现这个世界的时候做出强烈反应,玉碎掉的一刻眼睛睁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至于我怎么知道你是进入了四魂之玉而不是死了,哼哼……你自己泄漏出来的啊!放心,我有试验过,四魂之玉的力量有的时候真的很好用。”

“呐,奈落……”花晓葵脸色古怪,撑着最后一点精神,憔悴郁卒的问:“你一直说不能回到原来的身体,已经过去五十年,我是不是……变了一个比枫还要老的老太婆?!”

奈落闻言一怔,神情高深莫测的注视紧张望着他等待答案的花晓葵,没有正面回答问题,优美的唇勾起一抹暧昧不明的弧度,有意让她听清楚的嘴巴一张一合,缓缓说:“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五十年的时间足以变成一个鸡皮鹤发容颜褪尽的老人,不再青春,不再美貌……”

什么!花晓葵如五雷轰顶,心中小人呐喊状,变老太婆了吗果然是变成老太婆了吗???

刺激太大,花晓葵两眼一闭昏了。

贵公子样的奈落一脸无辜,他没说谎,人类的寿命的确短暂,他其实是想表达一下对葵是个人类却不老的惊讶,谁知她没听完就昏过去了。

奈落收起四魂之玉的碎片,优雅的站起身,无声无息的离开房间。有些地方不一样了,但葵的性格却一点没变。眼神变得犀利冷静,气势泛着不容置疑的煞气,尖削凌厉,跟五十年前有着天壤之别,但性格却没有变化,还是一样单“蠢”。

可怜的花晓葵被误导了,做梦都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老太婆,在噩梦中挣扎,内牛满面。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

46.97%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