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花晓葵揪着奈落的衣襟使劲往下拽,身高问题啊身高问题,不这么做太没气势。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杀气腾腾,额角有一个十字路口欢快的跳啊跳,终于逮着好多天不见的奈落,花晓葵亢奋啊。

“哦,那个老嬷嬷?”奈落对揪住自己衣襟的手不以为意,玩味的瞅着离自己很久的脸,又大又圆的眼睛里气愤满满,无声的控诉。第一次瞧见花晓葵对自己的出现抱以热忱,奈落心底滑过一丝愉悦。

“对,就是那个老嬷嬷!”花晓葵咬牙切齿。

“她怎么了吗?她是原本服侍葵姬公主的嬷嬷,同原本的贴身侍女一起送到人见城的,对葵姬公主忠心耿耿,比起已经病死心存异心妄想飞上枝头的贴身侍女箩衣,即使发现‘葵姬公主’不对劲也不会声张,而是忠心的打掩护。你的身体就是葵姬本人的,不用担心她会发现你是假冒的。”见花晓葵这么咬牙切齿,奈落不禁挑眉,缓缓说出留下老嬷嬷的原因。

“什么啊,她的确有帮忙打掩护,但跟我的痛苦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什么都要管上一管,这样不行那样不可以,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压抑束手束脚过!她肯定是发现不对劲了,紧迫盯人,有一点毛病都挑出来,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和葵姬有仇,逮到机会故意折磨我来着!跟那个老嬷嬷比起来,你真是个好人啊奈落!!”花晓葵激动的发出一张好人卡,脸就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咬牙切齿,握拳,“她简直就是我的天敌!!”

“唔……”收到好人卡的奈落若有所思,优雅的坐着,脸色依旧憔悴,眸子里的光彩却宣示他并非表面上那么虚弱不堪,沉吟道:“你没有接受过贵族公主繁琐复杂的礼仪教育,难怪会感觉不舒服,是我失策了。葵姬公主本是寄人篱下,虽然内定为少主夫人,但一日未成事实她大概就无法安心,看见大病一场后性情大变的公主心中难免焦急。”奈落瞳孔缓缓变为暗红色,卸去伪装后气质截然不同,眉宇间的忧郁神色变淡转为了邪魅,优雅而危险。“既然这么痛苦,何不亲自动手让碍事的老太婆消失?让一个人类的老太婆无声无息消失对现在的你而言并不是难事?现在城里有妖怪作祟,大家也只会以为她被妖怪吃了。”

“什么叫并非难事,你在唆使我干坏事吗?我是讨厌那个老太婆,但远没有达到要杀掉她的地步,重要的是,她对我没有恶意,是世界观差太多引发的矛盾。”花晓葵收回手揉揉太阳穴,一想到那个老嬷嬷就脑袋隐隐作痛。

“愚蠢的伪善,你若是果断的动手除掉她就不必这么痛苦,宁愿自己痛苦也不忍心对源头下手,是你活该!”奈落毫无安慰意思的落井下石,语气里嘲弄满满,暗红色的眸子全无动容。

“解决的办法有很多,干嘛一定要用最坏的那个,我喜欢委婉一点的,你若是因为行事作风太绝了而四处结仇,那才叫真的活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抬高下巴斜睨奈落。

“所以,你希望我能以少主的名义把她调走?”奈落好整以暇的问。

“嗯嗯!”花晓葵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奈落,眼里满是期望。

“坏人让我来做,你自己躲在背后吗?真的那么讨厌就自己开口,阴刀殿下是仁慈温厚的少主,将没有犯错的老嬷嬷放逐,会让人心寒啊!”奈落勾唇,暗红色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花晓葵。能够在四魂之玉里面和玉的意识对峙五十年,却对一个无用的人类老太婆没折,脆弱的生命很轻易就能让她消失,真是愚蠢的伪善。无论是良知还是道德,当心中的怨气一点点积累,终有一天会爆发将那些无谓的束缚抛到角落,那份摧毁一切的愤怒怨恨,才是最真实的感情。

“呃……”花晓葵僵硬,她辛苦扮演葵姬公主的同时,奈落也在扮演阴刀少主……

花晓葵忧郁了,难道她就无法逃离天敌老嬷嬷的荼毒摧残了?果然还是离开人见城,是是,离开这里最好了,没有老嬷嬷唠叨的地方,花儿更加鲜艳,天空更加湛蓝,连微风都更加温柔和煦,就算立即看见犬夜叉那胆敢脚踏两条船的蠢狗也可以勉为其难宽容一下下,听听他那榆木脑袋如何辩白,然后再抄起园艺师之剪把心里的想法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那不是殴打,也不是蹂躏,是友情的交流,五十年不见的热情叙旧。

人见城的天空妖气盘旋,乌云密布,即使是一般人都能看清其中的诡谲,阴风阵阵,夹杂恐怖的气氛让人心底一股子寒气直冒,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注视,浑身不自在。

花晓葵愤愤的瞪着奈落,见他不但没有一点帮忙助她脱离苦海的意思,暗红色的妖瞳还流露出好整以暇的看戏神色,戏谑的瞅着她,无良的揶揄旁观。这几天奈落大概真的不晓得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忙着跟四魂之玉相亲相爱,琢磨该怎样利用它的力量使自己得到最大的好处。听这么一诉苦倒感兴趣起来,眼神讥讽,唇边的弧度嘲弄,里里外外透出的气息都在表达一个信息:你真蠢。

怨气缭绕,花晓葵脑袋上冒出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欢快的跳啊跳,富有节奏。喜欢落井下石的家伙,你的趣味就只能这么低级吗?!

瞪啊瞪,奈落好整以暇丝毫不受影响,优雅的坐着直视前方,即使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感觉到无聊,任花晓葵拼命瞪眼发射死亡射线,以不变应万变。最后花晓葵瞪的眼睛痛了,自己也不知道在较什么劲,悻悻的收回视线,揉揉眼睛,连挪带爬的移到窗户边,本来想看看星星,但黑压压的天空只有一片诡谲的妖气,哪有什么星星。

“奈落,你想干什么?这么夸张的妖气存心引人注意吗?虽然我一次面都没有见过,但那个人间城主只怕已经是你的傀儡了,这个城池实际上是有你暗中掌控。不要告诉这几天全心投入四魂之玉,疏于对属下的管理才让它自作主张弄出乱子来,我不会相信这种推脱的话。”

“哦……那么你认为我是想干什么呢?故意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引谁过来,桔梗,犬夜叉,还是……”奈落语气意味深长,令人捉摸不定真实意图。

“据说城主派人出去请人来除妖,一般的巫女法师不值得这么费心,你把桔梗引过来有什么好处,把犬夜叉引过来又有什么好处?如果是为了四魂之玉,把人引到自己的大本营就代表了没有让他们活着回去的意思……呵呵,没有我的封印,你敢随意使用四魂之玉?奈落,你已经知道了,四魂之玉的真相,它究竟是个怎样的东西。玉里面有很多很多的妖怪,怎么也杀不死,砍成碎块也很快就会恢复,同样,我受伤了也很快就会治愈,永无止境的战斗。人类巫女翠子,在加上数不清的妖怪,某方面来说和你很像不是吗?”花晓葵回头看着神情莫测的奈落,仿佛这番话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唇边的弧度没有一丝改变,暗红色的妖异眸子淡漠的不含一丝情绪。

见状,花晓葵撇撇嘴,你若真的不在意四魂之玉的隐患,就不会刻意装纯一副拾金不昧的样子把四魂之玉交给她,封印了之后便不动声色的拿走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知道的人物有限,就目前掌握的人选,排除掉一个个可能性,五十年前把四魂之玉交给桔梗的除妖师可能性最大。除妖师知道四魂之玉的传说,甚至比一般人还多清楚一些事情,他们是聚成一个村子一起生活的,四魂之玉的碎片要是落到他们手中,硬抢比较麻烦……以你的思维模式我猜也只会用这样粗暴的方式,鬼蜘蛛原本就是个抢夺成性的强盗,狗嘴吐不出象牙,强盗变不成君子。”花晓葵对奈落表示鄙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白长了一张温雅俊秀的脸。

奈落不会让那些除妖师活着回去是肯定的,除妖师的村子会怎样就不确定了,不过可以自己继续推敲揣摩,剧情印象实在太模糊了。以人间城主的名义把高手都叫走,村子的防御力下降到最弱,这个时候潜入村子里把四魂之玉拿走最好不过,不过仅是偷东西那就不是强盗而是梁上君子了,干这个行业的本身就很可能在享受那种杀戮抢夺的快感。奈落走的是计谋路线,喜欢把别人当枪使自己躲幕后坐收渔翁之力,鼓动别人去进攻除妖师村子压倒性的大过自己亲自动手的可能。接着往下想,谁对除妖师最心怀怨恨呢,而且是那种积怨已深,逮着机会就会迫不及待冲到前头?是妖怪,低级妖怪都不怎么聪明的样子,而且有绝对的动机,知道除妖师村落防御力下降到最薄弱的时候,一定会兴冲冲杀气腾腾的奔过来。

“你想把除妖师的高手都叫到了城里,然后通知怨恨除妖师村落的妖怪,那个村子的防御已经下降到最薄弱,借刀杀人剿灭除妖师村子,轻松拿到四魂之玉?解决贪图四魂碎片而逗留的妖怪对你来说不是问题。我说的对不对?”

“哦……葵,你的脑袋原来还满灵光的!”奈落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夸奖的没有一点诚意。

“我本来就很聪明,什么叫‘原来还满灵光的’?!”花晓葵炸毛的低吼,要不是怕被天敌听见一定会大声咆哮。

“哼,你还真的很顾虑那个老太婆!真是可笑!”奈落毫不客气的讥讽,暗红色的妖瞳无比阴冷,语气阴恻恻的,优雅却天生让人听了不舒服,像是在存心挑衅,“知道后你打算怎么做,阻止我吗?人类巫女总是喜欢愚蠢的为毫不相干的人拼命,你在桔梗的影响下,也变得跟她一样傻了?是除妖师把四魂之玉送到桔梗手上,即便如此你也要庇护他们?”

“你的脑子被四魂之玉吃了?我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那个闲情逸致管别人?!四魂之玉一日不收集齐,我的灵魂就一日不能恢复原状,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多,我还没有活够呢。再说,你对我有恩,我记牢的,不过……”花晓葵不经意皱眉,撇撇嘴,“你的行事作风跟我不合,让我感觉有些不舒服,就跟那个讨厌的老嬷嬷一样膈应,想拿到四魂之玉没必要做的这么狠毒,不给人留一点余地。五十年前除妖师会因为那份自知之明将四魂之玉交给有能力净化保护它的人,五十年后也一样,犬夜叉不是在收集四魂碎片吗,跟在她身边的女孩还貌似是桔梗的转世。”花晓葵抬头望着天花板,认真的研究了一下它的纹路才慢吞吞的说:“不使用四魂碎片的话,让他们从除妖师村落拿走也没关系,反正实力不会因此变强然后增强收集碎片的阻力。”

“我还以为你会怨恨除妖师呢,迁怒是人类最常有的情绪。”奈落用一副意外的口吻说道。

“阴险狠毒的你只能仰望我的善良大度!”花晓葵脸部红心不跳,仿佛腹诽除妖师在心底对他们挑鼻子挑眼鸡蛋里挑骨头的人不是她。

“……伪善。”真正善良的人不会一个劲的夸奖自己善良。

“善恶仅在一念之间,至理名言啊!”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

54.55%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