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好几天不出现,现在突然跑过来干什么?还硬是装出一副病体未愈强撑着虚弱身体来看我的样子。”说的这个花晓葵就来气,拿走封印的四魂碎片后就迟迟不出现,多像卷款私逃的诈骗犯啊,把她丢这忍受天敌老嬷嬷的荼毒,呜呜呜……这一辈子都会对“老嬷嬷”这种生物有阴影!

“伪装当然要做足姿态,今天是特别的日子,而且,我再不来的话,你就要自己杀上门了?因为一个人类老嬷嬷而整日闷在房间里实在大出我所料,你不是别人可以随意牵制的人,真火大了就不会考虑后果,张前顾后仅是初期才会有的心态。”语调慢条里斯,优雅沉稳,顶着苍白憔悴的脸孔奈落依旧气势不减,隐隐散发威压。

“……不要你管!”花晓葵扭头,没有老嬷嬷在一边看着,坐累了便毫无形象的趴到干净平滑的地板上,非常不适应十二单,只感觉层层叠叠的累赘,第一百零一次幻想扒掉外面无谓的累赘留下一件就可以。

“穿上华美的十二单,你也不像是一个公主。难怪那个人类老太婆会那么唠叨,你的仪态完全不合格,若是条件允许,她肯定会让你回炉重造,直到打造出一个仪态万千的葵姬公主。无论怎么说,都是你自己的原因才这么痛苦。”奈落嘲弄的睨视花晓葵,语气平淡的陈述。

某只嫉妒的瞪着奈落优雅惬意的姿态,同样不是原装货,为什么他就没有一点不适,角色完美融入,仪态无可挑剔,好像真的是原生原长的阴刀少主。

“你刚才说今天是特别的日子,有什么特别的,葵姬的生日吗?”没精打采的蔫在地板上,软软的就像软面条。

“不是,城主派出的人已经到除妖师的村子叫来村中的高手,今夜就会开始除妖。”轻描淡写的陈述,暗红的妖瞳滑过一丝精光,冷冷注视花晓葵观察她的反应,神色隐含试探。

“唔?”花晓葵闻言睁开蔫耷的眼皮,爬起身调整坐姿,干净光滑的地板上盘腿而坐最好了,但穿着十二单不适合这个姿势。“那你跑过来干什么?”

“呵……你说呢?”奈落故意打哑谜就是不说出目的。

“谁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拐的弯儿。”

窗户外远远的传来一声恐怖的低吼,好似庞大的野兽在阴暗中发出嘶鸣,天空密布的乌云盘旋起来。经典的怪物出场前奏,要是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就更有气氛了,这么大的排场,真是生怕别人不晓得有怪物出现。

“喂奈落,添上几道闪电会更有气氛!”花晓葵嗤笑,爬到窗口望着远处天空盘旋的黑云漩涡。“前几天我都没有听见什么动静,想来应该不是因为我睡得太死,而是妖怪虚张声势没刻意制造出太大动静,反正城里人知道有妖怪出没就行了,今天这么大排场,大家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天空吸引过去。你蹲这里守着我,是想防止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吗?这个城池里最大的变数就是我了呢。”

“一部分,另外……”奈落伸出手,摊开手掌,掌心静静躺着一枚四魂碎片,散发着污浊的光芒。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被我封印的四魂碎片气息跟没有封印的不一样,而且,那些碎片已经变成了一个,单单一块碎片太奇怪了,只可能是刚得到需要我封印的。怎么说都在四魂之玉待了那么久,玉的气息对我来说就像夜里海洋上的照明灯一样。”瞅一眼奈落掌心的四魂碎片,对他翻了个白眼,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

“不要吗?这里面可是附有你的灵魂碎片。”

“哼!”一把抓过四魂碎片,困在玉里的残魂猛然飞出来,拉紧的皮筋猛的松手反弹一样冲向花晓葵,撞的她差点仰倒,身体表面浮现淡淡的晕,星光一样一闪一闪。又一片魂片收回,沉重感减轻了几分。

手上抓着四魂碎片,花晓葵忍不住想跟它亲切的叙旧,呵呵呵……落入她手中了混蛋!发出几声阴恻恻的笑声,净化掉碎片上的污浊,然后封印了它,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就算只是碎片,也可以出口恶气。待回神,目光迎上奈落似笑非笑的视线,掩面,她怎么能这么冲动啊,应该以这个为条件让奈落那丫的赶紧将老嬷嬷调走啊!!这么上道这么配合,让她情何以堪?!

见不得奈落得意,花晓葵捏着四魂碎片往袖子里一放,宣布“这块我没收了!”

奈落一脸不在意,眼皮都没眨一下,让花晓葵一拳打到棉花里,除了绵软还是绵软,那眼神仿佛就在看自己养的宠物闹腾,别样的纵容却也是无视到极点。

(#‵′)凸

你那是毛眼神毛眼神?

花晓葵十字路口跳跳,真想扑上去一口咬死他。

果然还是桔梗最好了,同样是救命之恩,桔梗和奈落却是完全不同的,奈落只会气死她!

“我什么时候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啊不对,我什么时候回去干嘛要问你?!”深感自己昏头的花晓葵粗鲁的揪揪头发,瞪圆眼睛做出自认为最有气势的样子,“你把我的身体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奈落沉默不语,研究的目光直勾勾盯着花晓葵的眼睛,仿佛要看穿一切挖出她心底的秘密,突然,毫无预兆的放出杀气,暗红色的眼眸犀利凌厉充满冰寒刺骨的冷意,伪装的温雅玻璃般破碎掉。

花晓葵霎那反应过来,眼底的懒散迷糊一扫而空,温度降至冰点的犀利冷静,充满戒备警惕,进入备战状态,右手已经握住召唤出的园艺师之剪,只要奈落有一点轻举妄动机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房间内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剑拔弩张,充满浓浓的火药味,对峙半晌,奈落再次毫无预兆的收起杀气,姿态优雅满但是破绽,透露出不想动手的意思。

没奈落突出起来的变化搅得一头雾水,尽管紧绷的神经因为杀气消失无踪而慢慢缓和,但花晓葵眼底的警惕防备没有立刻消失干净,惊疑不定的看着奈落,脸色略显阴沉。

“果然呢,难怪从刚才起我就觉得你不太对劲,原本还以为是故意伪装出来的,但你显然没有太多天赋,否则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类老太婆发现端倪。刚从四魂之玉里出来的时候眼神凌厉的充满杀气,冷静的仿佛眼底的温度降至冰点,但再一次见面却仿佛回到五十年前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气势薄弱,可笑愚蠢的伪善……而那些都是五十年前的你身上所拥有的特质。不是刻意的伪装,而是性格根本没有多少变化,在四魂之玉里锻炼出犀利残酷一面,只有面对特定条件的时候才会出现,比如说强烈的杀气。感觉到危机威胁就会从无害的小兔子变为可怕残酷的杀戮者,比起刻意的伪装,除非遇上特定条件露出那一面,否则就是天衣无缝,谁都想不到。”

抓着园艺师之剪,眼底的防备尚未消褪,冷声道:“你就是为了确认自己的结论?奈落,你很想变成碎块吗,竟然突然毫无预兆的放出杀气!”

“哦,那么你为什么没有动手?”奈落丝毫不为对方话中的威胁所动容,淡定从容。

“你没有动,若是动了,现在已经变为碎块。我警告你,不要做无聊的事情,跟妖怪无止休战斗锻炼出的反射,我也没有办法抑制。”

“只要感觉到杀气就会紧张,然后攻击?”

“不是,针对我的杀气我才会反射攻击,其他情况感觉到只是会让我感到紧张。”如果是感觉到杀气就无差别攻击,不管是不是针对自己,那在四魂之玉里时翠子不就被她误伤了。

“你现在还不能回到那个身体里,原因你应该也能想到,残破虚弱的灵魂会被身体的力量无意识挤压造成伤害。”奈落转移话题似得回答起花晓葵前面的问题。

“……”花晓葵闭嘴不语,园艺师之剪锋利的两刃折射出冰冷的寒光,感到眼皮沉重一股睡意涌上来也不肯服输,瞪着眼睛强自振作。

“正如你所说,来到城里的除妖师全部都会死在这里,除妖师的村子也会被怨恨的妖怪们攻陷,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奈落不紧不慢的说。

花晓葵越来越困,仿佛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说:睡睡……

毫不意外的接住身体前倾的花晓葵,奈落伸手从她的袖子里拿走那块四魂碎片,“这个东西你拿着也没用,还是交给我,我会越变越强,不择手段是我的原则。你那可笑的坚持,愚蠢的伪善只会成为障碍而已,每一个人心中的黑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优雅低沉的嗓音宛若催眠一般在花晓葵耳边低语,“在一个危险的地方行走,身边带着无谓的累赘,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障更何况是其他生命的情况下,道德良知会被慢慢模糊,一次次选择,将累赘一个一个丢掉。与其一点点抛弃束缚,一次次做出选择,露出心中的黑暗,一开始就毫不掩饰不是会更加轻松吗?”

园艺师之剪落到地上,悄无声息的消失,花晓葵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深深的感觉到一股困意。

“因为黑暗,自私是理所当然的,不择手段是理所当然的,没有那些无聊的条框束缚,无论多么残酷任性的都是可以被接受。你不这么觉得吗?”

花晓葵揉揉眼睛,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完全不受奈落的蛊惑,太困了犯迷糊,犯迷糊了那些话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你在嘀嘀咕咕什么啊,跟个神棍似得!赶紧把那个可恶的天敌老太婆弄到其他地方去,要不然……”语出惊人。“我就把你们的梦境连接起来哦!!”

“……”奈落顿时真有种被自己口水呛到的感觉。

魂片融合让花晓葵感到分外困倦,无意识进入最佳状态。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56.06%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