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天敌一样的老嬷嬷告老还乡去了,花晓葵顿时欣喜的想跳舞庆祝。天更蓝了,花更鲜艳了,庭院里小鸟的鸣叫是那么清脆婉转,空气都清新了起来。农奴翻身把歌唱,没有天敌在一边虎视眈眈,看什么都顺眼啊,就连奈落继任城主之位底下的家臣开始催促他早日完婚也不能破坏她的好心情。

来城里的除妖师有一名幸存者,受了重伤被当成已经死掉埋入泥土,意志力惊人的自己爬了出来。坐在池塘边盯着谁来快活的游来游去的鱼儿看了好半晌,嫌无聊的花晓葵决定去看看那个幸存者。

前因后果她都清楚,不打算多事的告诉那个叫做珊瑚的除妖师,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反正迟早会知道,奈落那个家伙似乎也不太在意别人事后会不会发现是他搞的鬼。阴谋就是要一直把人蒙在鼓里至死都不晓得是谁搞的鬼才够水平嘛,让真相湮没在时间河流中。

走在干净光滑的地板上,听见前面传来一些动静,花晓葵掀开竹帘看见背上缠满白色绷带的珊瑚正吃力的站起来,一手扶着柱子,一手粗暴的抓开前面的竹帘,饱含怨恨愤怒的声音冲外面厉声道:“那个叫犬夜叉的半妖在哪里?我要杀了他!!”

“咦?你在干什么?”花晓葵迷惑的出声问道。受了这么重的伤就不要乱动啊,伤口会裂开的。

“……”听见背后传来的声音珊瑚立即侧头看,抓下竹帘的手指尖泛白,愤怒怨恨的脸表情有些可怕,似乎在仇视一切眼睛看见的人。

“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要乱动的好。”示意身后跟着的侍女退下,花晓葵放下竹帘走进来。

虽说只是知情人之一并没有帮过奈落做坏事,助纣为虐,还是感觉看见作为受害者的珊瑚的霎那心底滑过一丝不自然,视线对上她充满怨恨愤怒的眼神,这丝不自然扩大,产生一种古怪的错觉,仿佛珊瑚是在指责她怨恨她……下一秒打碎心中奇异的幻想,花晓葵自嘲,拯救天下普渡众生这样任重道远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事上不公平的事情多着呢,痛苦也好怨恨也好,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只一瞬间就什么都没有了,能在心中安慰自己他们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生活又如何,面对这样骤然的剧变,失去的滋味是相通的。

珊瑚闻言只是多瞄了一下,侧过头继续看着外面,手吃力的扶着柱子撑住虚弱剧痛的身体,抓住竹帘的手无意识使劲几乎抓烂帘子。痛苦得到宣泄似得歇斯底里,珊瑚用自己还虚弱的声音吃力发出厉声质问,“那个半妖在什么地方?!”

“珊瑚?”奈落状似非常惊讶,仿佛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没想到却突然爬起来冲过来质问。视线掠过珊瑚看见走进来的另一个身影,优雅略显急促的站起身,快步走到柱子边。“珊瑚,你的身体不能乱动,快点躺回去!”

珊瑚大大的喘息,手上力道大的抓破了竹帘,身体晃了晃,对于重伤的身体而言这样简单的举动也会引起强烈不适,更何况她的情绪激动。没有放弃询问,珊瑚直接忽视了城主版奈落冲披着狒狒皮的傀儡激动的问:“那个半妖,杀掉了村子里人的半妖……咳咳,在什么地方?你所说的都是真的,村子真的被攻陷了,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傀儡微垂下头,以一副恭敬的语气回答:“是的,整个村子没有一个活口,都被残忍的半妖犬夜叉杀光了……我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发现,除妖师的村子里都出都是犬夜叉叫过来的妖怪,就算有一俩个幸存的活口也被大火烧死了。”

珊瑚更加激动,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快要窒息,眼里充斥愤怒几乎烧红了眼,她恨不得现在立即插翅飞到那边去杀死仇人,身体一阵阵抽搐似得剧痛却让她几乎站不住。

“葵姬,你现在感觉怎样?在房间里闷了那么久,你终于肯出来走走,我真是太高兴了。”温雅弱气的年轻城主紧张的走近扶住花晓葵,脸上难掩担忧之色,小心翼翼的呵护,“你不久前大病一场现在才刚好,不能太劳累。看看花草,在庭院里走走会让你的心情好些,但还是需要多休息。”

……奈落,你演的真够卖力,可惜这温柔的关怀只会令她起鸡皮疙瘩,萌生狠狠踩你一脚的冲动。花晓葵扯扯抽搐的嘴角,作为演技不太行,持久力又差的冒牌葵姬公主,她表示压力很大。

“阴刀哥哥,我的身体早就好了,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多四处走走才能好的更快,心情好了就什么都好!”哥什么哥,又不是真正的小萝莉,这么叫真恶寒!真后悔当初为什么觉得葵姬会这么称呼阴刀,无论关系如何,用尊称总不会出错。现在改还来得及吗?花晓葵腹诽,手上不动声色的抚开奈落扶着自己的手。

珊瑚扒住柱子大口大口的喘气,奈落唤人进来扶她躺好,听闻村子噩耗的珊瑚心情久久无法平息,即使受了重伤也阻碍不了她想报仇的决心。牛角尖越钻越深,也许不经意间潜意识里已经生出拉着仇人一起下地狱的想法,跟家人伙伴在那个世界团聚。

“刚才发生什么了吗?受了这么重的伤却爬起来乱动。”花晓葵低头看着面有痛苦神色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珊瑚。

因为方才的举动,奈落叫来了医生帮珊瑚检查一下伤口。细心的重新敷上药,把绷带包扎好,完成任务的医生便告退。

“奈落跟我报告消息的时候不慎被珊瑚听见,我以为她已经睡着了……”城主版奈落露出一丝苦笑,似乎在懊恼自己的不谨慎。

珊瑚静静的躺着休息了一会儿,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时而空洞,时而愤怒。花晓葵有几分触动,本来就称不上冷酷的内心不禁生出几分同病相怜的怜悯。谁更加悲惨谁能说的清,初到咋来的她倒霉的被妖怪袭击受了重伤,不但孤身一人连语言都听不懂,太多陌生太多仿徨,不止一次萌生出就这样死掉算了的念头,大概是性格使然,最后都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付出行动,有人在身边关怀就算听不懂语言也感觉心情好了很多。

奈落注意到花晓葵眼底的变化,那种夹杂怀念怜悯的复杂光芒,眸子里冷光一闪而逝,心中思绪转动面上不显半分,不动声色的继续扮演好温慈仁厚的阴刀城主。柔和的目光担忧的注视受伤不轻却倔强的珊瑚,有一丝自责,有一丝惭愧,仿若真的是一个体弱多病被保护的很好性格纯良温厚刚接手城主之位颇为不成熟的年轻城主。

珊瑚强迫自己冷静,动一下就会剧痛的身体也无法阻挠她的决心,她要报仇!

“把我的战斗服拿过来,我要换上回村子!”珊瑚撑着身体坐起来,忍痛道。

“珊瑚?”年轻城主满眼错愕,对她这个粗暴冲动不珍惜生命的决定感到不知所措,秀气柔和的眉毛不经意蹙起,清澈温润的黑眸滑过怜惜担忧。珊瑚坚毅倔强不顾一切的眼神让他动容,不忍明知她是送死却什么都不说,欲言又止,迟疑再三还是劝阻:“珊瑚,你受了很重的伤,就这么过去的话……你可能会死!”

“就算这样我也非去不可,破坏了村子杀掉村子所有人的凶手我一定不会放过的!!”珊瑚激动愤怒,扯痛伤口表情扭曲了一下。

“阴刀哥哥说的对,你伤的很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何必急于一时呢。”花晓葵细声劝道,暗自纳闷,奈落挑拨珊瑚去追杀犬夜叉有什么目的,难道指望一个重伤的女孩子能够杀掉犬夜叉那只身强力壮活蹦乱跳的蠢狗?就算使用四魂碎片也很奇怪啊,迫切想宰掉犬夜叉,不想亲自动手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所以逮着一个就赶鸭子上架试试吗?不过真奇怪,动机是什么呢?

珊瑚心意已决,没有再说话但眼中透出的光芒告诉别人她的决心。吃力的换上紧身战斗服,飞来骨放在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单脚踩在地板边缘穿上靴子。换上除妖师的战斗服,珊瑚顿时散发出一股犀利的气势,英姿飒爽,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干练的风范,英气逼人。

看的花晓葵好一阵羡慕,她也好想穿上方便活动的服装,十二单好妨碍活动,感觉束手束脚的,跑起来就跟带着负重一样,这鞋更不方便,穿了袜子还穿木屐,好不方便,夏天穿什么袜子嘛!想着想着,花晓葵不禁想念起那透气凉爽的蛛丝袜……

思维跳跃,花晓葵不知不觉转到一个奇怪的地方,惋惜怀念,目光转到奈落身上,眼睛一亮,顿时亮晶晶的看着奈落,星星眼闪烁。

正在扮温慈仁厚好城主的奈落顿感一股寒气窜上脊背,心里拔凉拔凉的,侧头瞧见花晓葵的星星眼,茫然困惑。照常理,以葵那容易心软的毛病,可笑愚蠢的善良,看见他陷害犬夜叉挑拨珊瑚,怎么想也不可能是这个反应啊,刚才还对珊瑚的遭遇生出怜悯,尽管不乐意看见嗤之以鼻但那才是正常反应啊!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又有什么出乎意料了?

思维再次跳跃不走寻常路的花晓葵成功的在奈落眼皮底下让他困惑了,而且最后还用了个“又”字。

“珊瑚,无论如何都要去吗?”尽管心里古怪但奈落还是尽责的扮演好阴刀,用一种担忧叹息的语气道。知道对方心意已决不会改变便不再阻止,尽一份微薄之力,披着狒狒皮的傀儡站在树木的阴影里。“你带着奈落一起去,一定会帮上你的忙的,他是一个很有用的男人。”最后煽情一把,完全符合爱惜人才温慈仁厚不失开明的城主形象,“珊瑚,报完仇后,我希望你能够回到城里,这个人见城,随时都欢迎你。”

珊瑚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一眼年轻的城主,带上飞来骨在傀儡的带领下缓缓走远。

人渐渐走远,直到看不见人影,奈落才再次缓缓开口,“葵,你有什么感想?看着我陷害犬夜叉挑拨珊瑚,心中已有怜悯的你为什么没有阻止?我的意图很明显不是吗,让珊瑚追杀犬夜叉,受了重伤的她很可能会死在战斗中。”

附近没有别人,侍女都退下了,只有花晓葵和奈落两个。

“感想?有什么企图很好想,但更深层次的,比如驱使你这么做的动机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陷害犬夜叉,你跟他貌似没仇?要说阻止珊瑚,我该怎么阻止,告诉她是你害的她家破人亡的吗,证据呢,而且,身为人见城公主的我说出这番话不会显得特别可疑吗?因为一时的怜悯而做出愚蠢的事情把自己带入尴尬境地,你是在小瞧我的智商吗奈落?当着你的面拆穿你的阴谋,我没那么傻,考虑过利弊后做或不做都不会有不良后果才叫举手之劳,如果我那么做了你会有什么反应,猜忌肯定是少不了的。既然两边都不讨好,我又何必自讨苦吃,反正能活下去的话她总会知道,你似乎不太在意事后阴谋会不会被发现,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啊奈落,真正的阴谋就是要让人至死都发现不了到底谁才是元凶。”花晓葵撇嘴,对奈落的坏毛病表示不屑,那些只能说是阴谋中的阳谋。

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一开始知道却没有救人的意思,现在跑出来好心只能说是愚蠢的假惺惺,两边都得罪。

“真是冷漠,不过意外的头脑清晰。”

“呐奈落,城里作祟的据说是一只很大的蜘蛛妖怪?”

“然后呢?”奈落有不好的预感。

“那它的尸体还在不在,有没有吐出很多蛛丝来?没有的话你就再弄一只过来,悄悄的,让它用蛛丝给我织一匹丝绸缝衣服,一定又轻柔又透气!不过蚕妖怪我也不会介意的,蚕妖丝绸应该更好,蛛丝丝绸是新开发的产品也许会有什么问题,蚕丝的话就不用考虑!”花晓葵顿时心花怒发,暗想自己的眼界怎么能这么狭窄,蚕妖怪明显的比蜘蛛妖怪要好啊,不过蚕不似蜘蛛那么随处可见,蚕妖应该会比较难找?!

“……”奈落忧郁的看着湛蓝的天空,无师自通可消除囧状态无视令人发囧源头的“望天”技能,后脑勺是密密麻麻的黑线。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57.58%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