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花晓葵快乐的蹲在草地上采摘野花,嘴里唱着儿歌,比起一首一首推出来令人应接不暇的现代流行歌曲,果然还是小时候学的儿歌更令人印象深刻。

随着时间,破碎的魂片渐渐融合,容易疲惫的毛病减轻了一些,人看上去精神活泼很多,不似刚苏醒那几天慵懒疲乏的无力,恍若夏天被热晕了脑袋昏昏欲睡,精神松懈。同时力量也在跟着恢复,想瞒过贴身侍奉的侍女耳目溜出城不费吹灰之力。城堡里景色虽然不错,但不变的风景看久了会腻的,关在小小的四面墙里看见的景色哪有外面看见的好。

摘了一大束鲜艳的野花,花晓葵随意坐到柔软的草地上,青山绿树,遍地野草中夹杂着漂亮的野花,空气里混合着植物的芬芳,深吸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精神振奋。

“奈落那个家伙,也不晓得跑出城去干什么,竟然自己一个人偷偷溜出去都不带上我,果然是受不了城里的无聊跑出去兜风了,我呆着也很无聊啊……唔,也可能是受不了那些琐事,毕竟老城主已死阴刀继任了城主之位,管理一个城池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嘴上不满的嘟囔,花晓葵眼微微眯起,享受拂过的微风,柔和的风调皮的绕着长发打个转,轻轻撩起。

城堡里没有四魂之玉的气息,毫无疑问奈落离开人见城了,大概是做什么事情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去让人见城的人知道,城主一般不会随意出城,而且一旦出城身边必会有属下在,以妖怪身份想做什么事情的确不适合这样光明正大的出去。

抬头望着天空缓缓飘过的浮云发呆,脑海里思绪流转,想起被奈落挑拨鼓动的珊瑚,花晓葵百思不得其解。

奈落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了夺取四魂之玉把除妖村的高手叫到城里设下陷阱杀掉可以理解,挑动妖怪袭击村子也能理解,大本营总不能随意让人知道,除妖师怎么想也不太可能会成为同伴站在他那一方,拿那些低级妖怪当枪使省力,高手是都被叫走了,但不代表村子里就只剩下武力低下的老弱妇孺。奈落是以鬼蜘蛛为媒介联系到一起诞生的妖怪,组成身体的妖怪怨恨着除妖师,五十年的时间奈落的意识越来越强,逐渐吞噬了体内不和谐的残存意识,虽然起不到决定性作用,但妖怪的怨恨多多少少还会有一点影响,哪有什么会是绝对百分百。

鬼蜘蛛的本质是个凶残的强盗,尽管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木乃伊很难看出什么气势来,但不是谁都能像他那样变态,简直就是一朵奇葩,因为思想太邪恶,散发的邪念竟然吸引一大群妖怪过来,也不是谁都有他那样的勇气,坚忍不拔,都成木乃伊了还贼心不死,顽强的直让人感叹祸害遗千年。负负得正是单纯的数学题,奈落的诞生证明了现实。

前面的可以理解,各种因素,各种原因都能揪出一点尾巴一点蛛丝马迹进行推敲,后面的就不明白了。喜欢玩阴谋的家伙通常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奈落挑拨珊瑚追杀犬夜叉对他有什么好处吗?鬼蜘蛛觊觎桔梗对桔梗有妄想,以至于奈落嫉妒犬夜叉疯狂的想宰了他,还能解释的通。

嫉妒是病毒,它会一点点蚕食理智,将人变得偏执毫无冷静可言,一遇上嫉妒的特定人员,再高的智商也会噌噌的往下掉。嫉妒的后果可大可小,对阴险狠毒有足够手段能力却独占欲强小心眼的人而言,这个理由比什么都充分,比什么都理直气壮,无理取闹也能变得理所当然。

奈落嫉妒犬夜叉?

花晓葵伸出食指轻点唇,眉头不经意蹙起,思绪转动,这个说不通啊,奈落有什么好嫉妒犬夜叉的,没道理认定他一样的找茬。这个动机可以排斥。

奈落一直认为污染的四魂之玉才是最美丽的,但他已经晓得玉的真相,冒然接近使用那份力量只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玉诅咒的厄运套牢,作为污染玉的祭品之一。现在四魂之玉的碎片被她封印住,玉的意识无法作祟,只能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没有后顾之忧,奈落可以随意使用那份力量,这种情况,就算心里的念头曾经死心也不排除现在死灰复燃的可能。

四魂之玉会传递怨恨,周围有强烈的散发源就会诚实的反映出,光芒渐渐污浊散发出黑色光芒。珊瑚受了重伤,体力不足,必定无法靠自己强撑着找到犬夜叉,更何况是战斗,然后四魂之玉就有出场机会了,已经不顾一切的珊瑚会拒绝的可能性很小。

奈落因为想污染四魂碎片而挑拨珊瑚,乍听之下真的很荒唐,人命在他眼里竟如此轻贱,只是祭品而已,但细想却反驳不了,那家伙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

四魂碎片一直没有奇怪的变化,肯定是失败了,如果真是她想的那样,奈落出城大概是又想到什么阴损的招数以达到污染四魂碎片的目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奈落真的很执着,不知道什么叫放弃,为了达成目的老虎胡须都敢撩一撩,还有什么不敢的。鬼蜘蛛也就因为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无论被殴打了多少次,下一次见面继续不知教训的犯同样的毛病,然后再次被扁。这么乐此不彼,绝对是个合格的M,可惜她不是S,被强迫成一个伪S真是悲哀,然后各种暴躁。

花晓葵努力回忆,奈何剧情什么的实在没有太多印象了,在四魂之玉里面的时光磨灭了很多记忆,残存的部分断断续续,比较清晰的地方奈落好像已经不是人见城城主。

想了半天还是回想不起来有没有关于奈落最近偷偷出城做什么去了的剧情,想不起来就算了,这种东西最大的作用就是做参考,不能深信不疑,虽然没能改变桔梗死亡的命运,但知晓的轨迹已经歪掉也是事实。想知道,亲自去瞧瞧不就清楚了!

心动不如行动,花晓葵丢下采摘的鲜花,兴冲冲的朝有四魂碎片气息的方向跑去,奈何装束实在碍手碍脚,且体力不济,没跑几步就蔫掉了,改用慢吞吞的散步法。

视野里渐渐出现一座城堡,看上去跟人见城一模一样,但里面没有任何生气,死气沉沉的,明明天边已经鱼肚翻白,太阳正要升起,这里的天空却阴云密布一副妖气冲天的样子。

从城堡的大门进入,慢吞吞朝着四魂碎片气息的方向走,踩在光滑干净的地板上,拐个弯,看见一身惹眼红衣的犬夜叉背着一个穿日本校服的女生跳跃落到珊瑚旁边。动画片上常见的水手服,白色为底的长袖上衣,褶皱绿色短裙,和古代完全不同风格的现代装束,既亲切又膈应。紧追着犬夜叉跑过来的是一个法师,手上拿着禅杖,一身深色的打扮,穿着木屐。有着蓬松狐狸尾巴的小孩子跳下地,紧张的叫道,“云母,你怎么了?!”

“让弟弟伤害姐姐吗?”法师看了一眼呆愣跪倒看着地面出神的男孩,再看一眼浑身是伤的珊瑚以及旁边的飞来骨,顿时明白过来。

“太过分了,竟然做这种事情!”女孩不敢置信。

犬夜叉也很气愤,冲着前面胡乱喊道:“奈落,你在什么地方,快点给我出来!!”

空荡荡的城堡里飘起奈落的声音,优雅中略带疑惑,“弟弟杀死了父亲和同伴,而姐姐却不愿意杀掉弟弟,比起自己的性命弟弟的生命更加重要吗?为什么为变成这样,我不明白。”

“你又不是珊瑚当然不明白,悲观的坚持人性本恶,要理解这种感情很困难!”花晓葵接口道,从阴影里渐渐走出来。“我还在奇怪,你突然跑出城堡是想做什么,原来是这样。奈落,一天不做坏事你就皮痒,浑身不舒畅?”

“呃啊!”犬夜叉目瞪口呆的看着阴影中走出的人,指着她,惊讶的都有点口吃,“你、你是葵?!”

“葵?就是枫婆婆所说的那个,曾经也是枫之村巫女之一守护四魂之玉跟奈落瓜葛不清的那个巫女吗?”弥勒眼睛睁大,惊愕的音量有些拔高,语速不自觉急促。

“但是,她不是五十年前就死了吗?而且,就算没有死,现在也不应该这么年轻啊!”戈薇迷惑不解,就算犬夜叉一口叫出对方的名字,但年龄严重不合,一时不能肯定是不是他认错人了。

“葵,你……你……”犬夜叉继续错愕,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鼻翼轻动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脱口而出,“你不是应该比枫还要老才对吗?人类就是那么容易老,五十年的时间就会变成一个老太婆!”

(#‵′)凸

她讨厌“老太婆”三个字!!

曾经被奈落惊吓到的花晓葵额头爆青筋,发出几声恐怖的笑声,阴恻恻的说:“我没有变成老太婆还真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

“好可怕……”七宝咽咽口水,躲到戈薇后面害怕的抱着她的小腿。

“不止这一点犬夜叉,不但没有老,外表似乎……会不会小了点?葵大人这个年龄就跟桔梗大人一起守护四魂之玉?”弥勒敏锐的察觉出另一个问题,似乎并不是单纯的外貌不变青春常驻的问题。

“呃…啊!看上去好像小了两三岁的样子……”经弥勒提醒也注意到的犬夜叉不解的紧盯着花晓葵,回忆印象中的样子,跟眼前的对比。

“五十年的时间,不但没有老,反而小了两三岁,这是怎么回事?”想不通缘由的弥勒将疑问的眼神投到花晓葵身上,研究怀疑。

“哼,那还用说,当然是我人品好!”花晓葵大言不惭。

“……”弥勒。(─.─|||

“……”犬夜叉。(⊙_⊙)

“……”戈薇。(⊙o⊙)

这个跟人品有什么关联吗???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59.09%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