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冷场,一道微风从几人身边穿梭而过,半晌,还是七宝首先反应过来。

“啊啊啊……你竟然要打劫戈薇带过来的忍者食物,果然是个坏女人!!”小狐狸指着花晓葵大呼小叫。

“喂,葵,你在搞什么?”犬夜叉也反应过来,一改呆愣瞪着花晓葵,“前面戈薇请你不吃,难道就是贪心的想全部抢走?我不会眼睁睁看着的!”

“那个,葵大人……”弥勒嘴角抽抽,思维跟不上,没想到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就是就是,忍者食物全部是我们的,才不会给你!!”小狐狸尾巴毛炸起,义愤填赝的大呼小叫。

“嗯?你有什么意见吗,狸猫?”寒芒战栗的锋利剪刀转向小狐狸七宝,花晓葵冷声威胁,故意叫错他的种族,果其不然,害怕的一溜烟躲到戈薇身后的小狐狸探出头来,满眼悲愤的叫道。

“我是狐狸!!!”七宝眼角挂着悲愤的泪水。

“管你是狐狸还是狸猫,竟然第一个大叫出来,很有胆量哦,论实力,这里你最弱了!”斜睨一眼七宝,剪刀重新指着戈薇,大喝:“老实把背包里的东西都交出来,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好多年没有吃现代食品了,光打劫泡面多没水准,当强盗也要有职业操守!

眼神飘向戈薇身边的黄色超大背包,看上去已经瘪了一些,但不妨碍花晓葵对它的兴趣。日本的食物太不合她的口味了,天天鱼,顿顿鱼,对于不怎么喜欢吃甚至还有点讨厌水产的人来说是多么大的煎熬,无论多久都不会习惯,有机会踹开一定毫不犹豫。当公主吃的食物也不见得好多少,花样变来变去还不是日本的特色。

弥勒跟犬夜叉都没有太大反应,珊瑚却是散发出剑拔弩张的气势,手摸上飞来骨,随时准备动手,对于可能和奈落是一伙儿的人,能够控制住自己不马上动手已经是她忍耐的极限。

“啊诺……能问你一下为什么非要打劫不可吗?”戈薇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得很艰难。

“哈?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花晓葵一脸“你真笨”的表情,示威的挥舞了下锋利的剪刀,“所谓吃人的嘴软,我才不要随便接受陌生人的馈赠,但是我肚子好饿,特别怀念泡面啊,我好多年没吃到这个味道了,就算是垃圾食品也无所谓,所以我决定打劫!抢过来的就不会嘴软了,我是很有原则的人啊!!”

“…………很有原则……”弥勒滴汗,抢劫也算有原则吗?

“哼,我可没看出来!”犬夜叉狠狠瞪一眼,不屑的抬高下巴,语气颇为不忿。

“……是这样吗,哈哈……”戈薇无言,唯有干笑以对,随即发觉到花晓葵话里的不对劲,“很久没吃到?葵君以前吃过泡面吗?而且……”这个口气怎么这么像现代人。

“那是当然,泡面又不是什么奢侈的东西,怎么会没吃过,学生一般没有没吃过泡面?”花晓葵对戈薇的问题表示鄙视,暗自嘀咕,跑到古代还穿的这么招摇,一身日本学校的校服,可以的话她也想穿现代的服装啊,可惜自个儿针线活功夫不太好,而且,就算制作出来在这个时代也属于奇装异服,她脸皮薄,不想被别人围观。

“唉咦?”戈薇惊愕的睁大眼睛,心里隐隐有一个预感,但不确定。“难道,你也是从现代过来的!”

“我看见你才惊奇啊,难道日本古代的民风没有我想象的保守,你竟然穿着一身校服四处晃悠,都没有被当成妖女吗?”虽说日本校服比中国的好看,但没有好看到去哪里都要穿?花晓葵低头瞅瞅戈薇的裙子,微不可察的撇嘴,她当自己到古代旅游啊,这么短的裙子,野外到处杂草丛生,走过还不痒死她,而且山里的蚊子咬过特痒,穿长裤才是聪明的选择。

“呃……”戈薇回忆第一次穿过食骨井来到这个时代,被枫之村的村民很不友好的绑起来,好像是被当成妖女或者间谍什么的可疑人物了。这么一想,感觉自己貌似的确是欠缺考虑了点,戈薇不好意思,“……算是有过一次……”

“没有犬夜叉他们护着,你肯定会被当成妖女抓起来,这个时代妖怪肆虐,民众神经被刺激的很脆弱,跟个爆竹一样很容易点燃哦!嘛……话说到这里为止了,”花晓葵坚定不移的实施打劫政策不动摇,寒芒战栗的剪刀指着戈薇,“把背包交出来!”

“……为什么还要打劫啊……”戈薇一阵无力,差点捂脸绝倒,一个现代人做出打劫泡面这样的事,就像古代人打劫不值钱的腌萝卜一样小题大做。

“我都说了,我是很有原则的!”花晓葵一本正经道。

“……”戈薇囧。知道对方是现代人却打劫泡面,跟以为她是古人打劫泡面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你胡闹的也差不多了!特意的从城堡里跑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枫之村可不在这个方向!”珊瑚沉声喝道,苦大仇深的恶狠狠瞪着花晓葵,她无法不怀疑眼前的人跟奈落的关系,不是一伙人奈落会允许这样一个不稳定因素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晃荡?

“说的也是,枫之村在那个方向啊葵大人!“弥勒附和的一指,眼底有一丝探究好奇,状似不经意的询问,“难道奈落的城堡在你来的那个方向吗?”

珊瑚闻言心下一跳,目光深沉的朝花晓葵方向看去。

“哼,你倒是满会动脑子的嘛!”花晓葵轻哼,目光掠过弥勒附有佛珠封印的手。

弥勒注意到,抬起手,看着手掌的目光流露出淡淡的忧愁苦涩,“这个是奈落下的诅咒,由爷爷那一代传到了我这一代,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像爷爷,还有父亲一样,被这个不断扩大的风穴吞噬殆尽!”没有说杀掉奈落就能解除风穴,弥勒聪明的挑了一部分讲,引人同情也好,避开敏感话题也好,这就是说话的技巧。

“哦……”花晓葵不置可否,随意问:“奈落为什么要下诅咒你知道吗?”如果是敌人,直接做掉才是他的风格?奈落曾经也有心慈手软的时候吗?

“我爷爷一直在追踪奈落,最后一次跟他战斗的时候被暗算,下了这个诅咒。”弥勒回答,这是别人告诉他的答案,然后他又告诉想知道的人。

“奈落做了什么坏事让你爷爷追着不放?”剪刀指着戈薇的动作收回,手垂下,随意握着剪刀柄。

“这个……“弥勒皱眉沉思,奈何实在想不出答案,从没有人告诉过他,只能遗憾的摇摇头,“我也不清楚。”

“切,无缘无故的被千里追杀,下个诅咒而不是直接咔嚓掉,已经是你爷爷的造化了!”花晓葵撇嘴,倒不是她有心想维护奈落,弥勒说不出个所以然让她怎么信服,难道自己脑补奈落干了坏事然后被弥勒的爷爷发现,然后发生了这场千里追杀的惨剧吗?

“爷爷他……”弥勒下意识想反驳什么,但他也仅是听说的,怎么为自己的爷爷辩白?但就这么承认的话不甘心,因为他追杀奈落的底气就没原来那么足了。一口气堵在胸口,倾吐不出,弥勒沉默。

“就算你不是奈落一伙儿的,但也肯定跟他关系匪浅,否则怎么会帮他说话!我一定会杀掉奈落,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动摇我的决心!!”珊瑚冷着脸厉声道,眼神似乎能刺痛人的脸皮。

“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就算不是亲自出手,奈落也是主谋,为了几片四魂碎片这么轻贱人命,说实话我看不过去,但我不想平白给自己树立敌人呢,你要报仇就自己去,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下,你要做好跟琥珀战斗的心理准备,那天的事情不会是唯一一次。”

“什么意思?”珊瑚皱眉,气势依旧凌厉。

“葵大人的意思是,奈落还是会控制琥珀跟珊瑚战斗,逼迫他们姐弟相残吗?“还是弥勒脑筋转的快,立即领悟到花晓葵话里的意思。

珊瑚咬牙,愤怒的恨不得立即将奈落千刀万剐。

戈薇情不自禁捂住嘴,无法接受这样恶劣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哼,真是叫人不爽的家伙!”犬夜叉冷哼。

花晓葵很想说,貌似砍了自己哥哥一条手臂的家伙没资格这么说。

“要不然呢,奈落特意让琥珀活过来,就是要牵制你们啊,与其派无数妖怪过来被你们斩杀掉,不如派一个不能斩杀的。”不过真奇怪,为什么只让琥珀复活啊,难道是人小好控制?还是正太看着比大叔舒服?花晓葵不禁思维跑题的胡思乱想。

“奈落那个家伙,真是太差劲了!!”戈薇气愤的说道,眼睛看向花晓葵,同样是现代来的让她感觉一下子亲近起来,“葵君,你告诉我们人见城在什么地方,奈落那个家伙那么差劲,一定要狠狠教训一顿才行,即使道歉也绝对不原谅他!”

花晓葵沉默,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她把自己弄丢了,不但不清楚枫之村在什么地方,连自己出发的人见城也迷糊了!

“我能理解葵君不想插手别人私事的心情,但是,只是告知一下人见城的位置应该没关系,城里的人还都不知道他们的城主是个冒牌货,要是因此遭遇什么不测……”戈薇期待的盯着花晓葵,诚恳的说。

“哼哼,我已经知道你的回答了……”花晓葵哼了两声,没有回答戈薇的问题,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矮身一把抓起黄色大背包敏捷的跳开,暗暗为背包的重量惊了一下,随即喜滋滋起来。轻盈的越上树,居高临下望着犬夜叉几人,嚣张得意的大笑,“哇哈哈哈,你们太大意了!东西我抢到到手了,再见!”

“啊!我的课本还在背包里!”戈薇惊叫。烧开水的时候数学书拿出来看了一下,但泡好面后就随手放了回去,所以她身边现在一本书都没有。

“葵你这个家伙……”犬夜叉握拳,凶巴巴的瞪视站树上的花晓葵。

“身手意外的轻盈啊!”弥勒玩世不恭的轻佻口吻,心里却在思索,葵大人是无意识的维护奈落,还是真的是因为惦记戈薇大人的包趁大家注意力被引开来了个突袭?

“啊啊啊,戈薇的忍者食物全都被抢走了!”七宝天塌了一样一脸崩溃。

犬夜叉脚尖一点跳上去想把包抢回来,花晓葵立即敏捷的闪开,身体轻若鸿毛,一手提着沉重的背包,一手召唤出园艺师之壶,随意一甩。倾涌而出的绿色藤蔓把犬夜叉捆个结实,做跳跃状正要追上去的犬夜叉差点跌下树。

挣扎无果,犬夜叉冲着花晓葵咬牙切齿的吼道:“混蛋,你赶紧把戈薇的包还回来!”

“我抢到了就是我的!”近似于飞的跳跃,轻若鸿毛的身体缓缓落到另一颗比较远的树上,花晓葵提着背包无限得意。

“云母!”珊瑚一声喝,可爱的双尾猫应一声,喷出火焰变化成了一只马一样大的大猫。

“这个可不行,才不要和你们玩你追我赶的游戏,虽然我飞的未必比云母慢!”一见苗头,花晓葵便手快的用藤蔓困住云母,顺便把珊瑚弥勒也缠住。

花晓葵提着背包刚想离开,戈薇的声音从下面传过来。

“葵君,你为什么要庇护奈落,他那么差劲,难道你真的跟他关系匪浅,甚至爱上他了吗?”戈薇大声喊道。

花晓葵脚底一滑,身体失去平衡栽到了树枝上,被交错的树枝卡住了。园艺师之壶消失,背包斜斜的垂下加重失衡,一时站不起来。珊瑚的话可以忽视,可以说人家那是带有偏见的话,关系匪浅这个成语的含义还是比较暧昧的,哪种关系匪浅自己慢慢脑补,但戈薇说的就不一样了,什么叫□上了奈落,她是那么傻那么轻佻的人吗?初恋是非常重要有意义的啊,随便送出去了多蠢多轻佻,对象一定要看仔细了!至少要找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

“别瞎说,初恋这么有意义,挑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那才叫做享受,奈落那家伙还差得远呢!!”花晓葵抗议。

都说女孩子懵懂的时候容易喜欢上一些莫名其妙的人,所以初恋往往是苦涩的,花晓葵决定要挑个好恋人让自己的初恋有个完美的落幕,而不是留下伤疤一样的苦涩烙印。

“那为什么连人见城在什么地方都不肯告诉我们?”戈薇不太相信。

“我自己都迷失到不晓得什么地方去了,哪里还清楚人见城在哪,这种地方又没有路牌标明!!”花晓葵气的大喊,喊完后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感觉万分丢人,抱着背包赶紧闪人。

“………………原来是迷路迷的昏头转向了!”戈薇汗。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66.67%
目录
共6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