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敢问路在何方……”花晓葵就只会只一句,自娱自乐的重复来重复去,提着黄色大背包站在草丛里苦恼的瞅着前面。

这片林子显然不常有人走,花晓葵转悠了半天都没有看见可供走的路,一眼看去杂草丛生无处落脚,树木郁郁葱葱,满眼的绿色,茂盛的树木枝叶舒展,落下大片大片的阴影,太阳当空照竟也只有几缕阳光穿过繁茂的树冠细碎的落到地上,渺无人烟,只有鸟叫虫鸣,阴气森森的。

花晓葵苦恼啊,枫之村到底在什么方向?飞的足够远,确认犬夜叉追不上后停下来,然后就在林子里转悠,结果发现自己从哪个方向飞过来都迷糊了,走了几天看见最多的就是树,这个时候就知道,指南针果然是一个伟大的发明。不是她路痴,实在是周围没路走,走前人留下的路跟自己开辟一条路出来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野外认路有技巧,分辨方向有技巧,随便一个人跑到不认识的深山老林,无论何时都能准确的分辨方向找出通往人类聚落的路,那野外探险的必要装备里干嘛还要指南针,那不纯粹是累赘吗!

低头,将脚下的野草踩实踏平,花晓葵一屁股坐下来,叹气,“唉……”

以前跟桔梗一起出门的时候不觉得,等到自己一个人出来才发现,在野外认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戈薇的背包里除了泡面还有很多零食饮料,薯片可乐什么的,方便野外求生的工具有手电筒、打火机、一个医药箱、晚上睡觉用的折叠式床被,便携式雨伞勉强也算,原本应该有一个不锈钢质的饭盒,不过抢背包的时候没有顺便顺走。加上几本课本,防晒霜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还算齐全,毕竟在古代呆过一阵子,缺什么应该发现了才对,但是为什么就是没有指南针?

想想戈薇那身校服,在野外走竟然穿短裙,就算喷上一斤的花露水也会很痒,没蚊子咬,但被杂草划过也会留下很痒的红痕,犬夜叉鼻子那么灵敏肯定受不了浓重的气味,戈薇一直穿成那样,是腿上露出来的部分皮太厚了才不会痒吗?

花晓葵无聊的坐在草丛里,一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探到背包里翻翻找找,抓出一包番茄味的薯片。开封,捏住一片放入口中,很久没吃薯片了特别怀念,这都是生活在现代的记忆啊!

“没有指南针的话,就只有随便挑个方向慢慢走了,先到人类的村落再说,跟别人打听一下总会有线索,可惜这个时代消息塞闭的很,能准确找到的可能性不高啊!桔梗五十年前很有名,但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她曾经生活的村子?”自言自语,吃薯片。

一包薯片很快就吃完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条塑料袋把薯片的包装袋塞进去,系好后放到背包的隔层里。看看这充满生机的绿色世界,再想想现代的塑料污染,于心何忍啊!

“有一副扑克牌,戈薇还蛮懂的享受的嘛,不过我一个人玩起来没意思啊!”无聊的把玩几下扑克牌就失去了兴趣,一个人能玩些什么呢,算二十四点吗?

背后依靠着大树,仰望天空,白色的云朵缓缓飘过,形状变化莫测,阳光鲜少能有穿过茂盛的树冠投到地面上的,树木太多,对阳光的竞争也很激烈啊,每一棵树都想照到更多的阳光。

突然,一个光团从视野里滑过飞向远处,拖着尾巴,像流星一样却奇异的没有发出摩擦空气的声响,仿佛只是一个单纯的光团,

“UEO……”花晓葵茫然的眨眨眼。

慢吞吞的站起来,提提重量不轻的黄色背包,朝流星滑过的方向走去。

啊……这一定无量天尊给她的提示啊!拜遍了漫天神佛总算发生点不同寻常的事情,虽然出现的稍微晚了点。

一路上杂草很茂盛,草叶子擦过布料发出细碎的声音,走着走着花晓葵就又感觉到脚底粘上了破碎的草叶子,有些还钻到了袜子里,痒痒的很不舒服。再一次由衷的佩服戈薇,不管是装逼还是真的皮厚没感觉,能坚持到现在实在厉害!

渐渐往前,感知里慢慢出现一股妖气,恍若受伤的野兽,妖气很不平静,暴戾混乱,夹杂淡淡的血腥味。

黄色的大背包真的很重,提的花晓葵感到手痛,放下休息一会儿。她感到散发妖气的源头就在不远处,也许是某只受了伤的妖怪,这种时候接近是很危险的,受了伤的妖怪容易焦躁不安,较平时更加警惕暴躁,攻击性加强。妖气纯度很高,不是一般的低级妖怪可以比的,应该是高级妖怪,但花晓葵一点也不害怕。四魂之玉中都是些外表丑陋的低级妖怪,但有玉的力量维持,它们并不比高级妖怪差多少,甚至要难缠很多倍,不会死,不会累,战斗方式也会渐渐变得高明,真是讨厌!

反正附近没人,背包丢这里也不会被偷走,一路提过来真是重啊,手心都红了。设上一个结界防止有动物比如猴子什么的乱翻,花晓葵朝那边走去。

银白色的长发随意散乱,一身白色的厚重和服,背后压着一条毛茸茸,风华绝代的男妖脸上有点血污,不大不小的皮外伤,真正严重的是肩膀处,伤口狰狞的外翻,白色的和服血迹斑斑,压着的毛茸茸也满是血污,轻巧的铠甲破损不少。即使受伤一身狼狈也无损男妖的绝代风华。

花晓葵走近一点,意识陷入浑噩的男妖被触动了凶性一样猛然坐起朝她发出威胁的兽吼,眼睛一片猩红,显然还没有从余韵中清醒,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

陌生人进入警戒范围让男妖清醒过来,眼中猩红渐退露出金色的兽瞳,冷着脸,充满警惕与驱赶意味。银色长发随意垂下,肩膀的伤泊泊的流血,他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冷冷的注视不速之客,只要一有异动,不介意撑着受伤的身体消灭来者的架势,气息不善。

“哟,好久不见了杀生丸!”花晓葵无视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笑眯眯的冲他打招呼。

杀生丸不语,审视的目光强烈的如有实质,被一个巫女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让他本来就不好的心情更加糟糕,对方熟稔的语气好似认识他一样,但记忆里完全没有印象。气氛一时间陷入诡异的平静,压抑的让迟迟得不到回应的花晓葵脸皮差点僵掉。

“人类?”好半晌,杀生丸才发出状似疑问的声音。

“嘛……应该还是。”五十年还不老,花晓葵也不太确定自己还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人类,但跟妖怪比起来,绝对还在人类的范畴,就算成仙了也是人啊!

然后杀生丸就不再说话,完全没有跟花晓葵说些什么的兴致,半阖着眼睛休息,看似慵懒已经卸去警惕,但对花晓葵的警惕丝毫不减,不着痕迹的关注。受伤的虚弱状态遇见人类巫女,任他平时再怎么轻蔑不屑人类都会警惕,不自量力的小虫子就是喜欢趁人之危。

气氛又冷场了。

“……真是不有趣的家伙……”花晓葵嘀咕。杀生丸看上去似乎是无视她的存在了,但是,一旦有异动一定会第一时间察觉,敢有不轨之心就干脆的消灭掉,现在没有动手大概是不想多事,休养疗伤要紧。

以杀生丸的听力自然不会听漏花晓葵的嘀咕,丝毫不为所动,自顾自的休息。

“呐,杀生丸,你以前去过枫之村,应该知道它在什么位置?我想去枫之村但是找不到路,五十年过去了记忆都模糊掉,妖怪寿命普遍长记忆力应该更好一点,能给我指个方向不?”抱着试一下也不吃亏的态度问杀生丸,想当然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应,花晓葵不气馁。

杀生丸靠着那条毛茸茸闭目养神,对花晓葵的话充耳不闻。

看上去软绵绵的毛茸茸看得花晓葵眼馋,想上前去摸摸但没那个胆子,不是实力问题,现在的杀生丸正虚弱着呢,偷偷摸一下毛茸茸也不是多大的事,躲开恼怒的一鞭子就成,他总不可能为了这么件小事耿耿于怀的从此记恨上,是气势问题,被瞪一眼就情不自禁正襟危坐的气势!

“反正天色看上去也不早了,我就留这里过夜好了,虽说怕黑的毛病已经不药而愈,但一个人呆林子里还是感觉怪怪的。你的伤不需要治疗一下吗,虽然我不会高明的治疗术但止个血还是可以的,妖怪的恢复力强,你还在流血真是不对劲啊!”

杀生丸无视之。

“不说话,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花晓葵径自说道。

转过身走进林子里,穿过丛丛杂草将黄色大背包提过来。选择跟杀生丸一起是经过考虑的,犬夜叉遇见桔梗之前似乎一直都是漂浮不定,但邪见那个时候却能那么快找到犬夜叉。杀生丸在这里,邪见一定会找过来,到时候就可以从他口中问出枫之村的位置了。杀生丸十有**是没印象了,但邪见不一定,那么一个聒噪的妖怪,问出想要的答案也比较容易。

空气中淡淡的血味让花晓葵闻着不适,杀生丸一直在无视她的存在,放任伤口不管了一样闭目养神,让她不禁想做点什么。站起身,试探性的走近几步,果然看见杀生丸睁开凌厉的双眼,警告满满。花晓葵视若无睹,存心试探对方底线一样又靠近几步,见杀生丸尖锐的指甲隐隐浮现绿色,妖气虚弱的像是随时会消失。本意不是刺激杀生丸找抽,花晓葵摆摆手,“别那么紧张,我只是想给你止血而已。”

杀生丸不为所动,依旧用一种冰冷厌恶的眼神排斥花晓葵的接近,指尖的绿色蠢蠢欲动,似乎下一秒就会化成鞭子挥出去,然偶事情出乎意料。不晓得触动了那里,指尖的绿色毫无预兆的消失,杀生丸抽搐似得蔫下来,浑身僵硬,气息混乱,猝不及防正面接下风之伤受了重伤,而强行调动妖力让他伤的更重了,风之伤残存的力量在体内乱窜。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这么紧张做什么,剑拔弩张的,就这么讨厌人类接近?”看见自己的靠近让杀生丸眼神更冷,花晓葵嘴角抽了抽,真是固执!

杀生丸浑身僵硬,体内乱窜的残留力量让他自顾不暇,眼睁睁看着花晓葵顺利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检查他肩膀上的伤势,杀气暴起,金色眸子中毫不掩饰的冰冷跟厌恶。

“真是吃力不讨好啊!“花晓葵不耐烦了,竟然都没有趁机偷摸一下那条令她垂涎的毛茸茸,右手覆上伤口散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血渐渐止住。和服跟毛茸茸上的血污就让他自己清理好了!

做完后花晓葵就从背包里抓出一包薯片自己坐一边悠闲的慢慢吃。虽然帅哥脸色很糟,但长得帅有气质,什么表情都不损半分,看着养眼啊!牛bb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犬夜叉)地狱阴谋师的伴侣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68.18%
目录
共67章
倒序